落霞小说

第十三章 茫茫彼荒 · 3

沧月2018年08月17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不信,我不信,我决不信!——那时候,她在心中倔强的反驳着,毫不退缩。最多无论如何,我发誓绝不杀青岚……即使他要杀我,我也不还手!我绝不杀青岚。绝不让那个诅咒实现!十三岁起,女孩就在心中暗自咬牙,下了一个决定。

然而……那个诅咒,居然是从十年前开始就实现了!

难怪…难怪她这十年来处处留心的打听,却从来没有他的消息——原来命运早已铸成了。枉费她十年间的牵挂,十年间的挣扎取舍……一切,都根本不以她的意念为转移。命运之轮在无声无息之间,早已从他们身上碾过,留下血肉模糊。

“我吃了他,如愿获得了他的力量。然而,却也不可避免地继承了他的记忆。”看到一直冷漠的绯衣女子这般崩溃般的反应,迦若蓦然吐出轻轻的叹息,走过来,低头看着阿靖,目光复杂的看不见底,“以前被我吞噬的那些人,从来没有这么高的灵力——然而,却也没有这么强烈的记忆……”

“那样的记忆冲入我的脑海,将几百年来我简单的记忆全部打乱了……怎么、怎么人类会有那样强烈的感情力量呢?以前我吃过的那些人,他们的记忆都被我消解了,唯有青岚的记忆沉淀在脑海里,从来不肯消失,时不时的泛起——很多时候,我都不明白,那究竟是‘青岚’的记忆、还是我自己本来就有的回忆?”

“第一次看见你,心里忽然就有个声音脱口呼唤:‘冥儿!’——刹那我感到喜悦和震惊……好像我自己真的就是青岚一样!”迦若苦笑起来,摇摇头,看着面前的绯衣女子,眼神复杂,“那一夜你中毒快要死了,我也感觉心灰如死、竟然宁可自己死了——天,我…我已经分不清、分不清是青岚的记忆,还是自己的记忆了!”

白衣祭司烦乱的用力按住心口,仿佛要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看个清楚:“我终于明白……当日,不是我吃了青岚得到了他的力量,而是、而是青岚他渐渐吞噬了我啊!”

阿靖怔了怔,抬头看他。额环下的眼睛里光芒复杂的变幻,时而熟稔,时而陌生。

他——究竟是谁?究竟是青岚还是迦若,还是…什么都不是?

泪水缓缓溢出眼眶,绯衣女子放下了手,指间是濡湿的泪水——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流下过泪水了?自从十三岁那年的招魂以后,离开苗疆在中原武林血战前行了十年,直至今日的地位——其中甘苦冷暖不计其数,然而,却是十年无泪。

可今日,终于感觉那重重的内心屏障都忽然击溃,所有的冷醒,所有的意志力完全粉碎了,看着青岚微笑的脸,陡然间,内心忽然软弱到仿佛回到八岁时的灵溪旁……然而,即使她如同十五年前那样,第一次对着陌生人伸出手去,可对方却忽然变成了幻影。

青岚微笑的脸只是幻象,粉碎在她指尖刚接触到他的刹那。

江湖风雨中慢慢冷漠的心,忽然感觉到了十年前那样的刺痛,更加撕心裂肺的灭顶而来。绯衣女子不自禁的弯下腰去,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别这样……别这样。”迟疑着,迦若俯下身来,眼里闪着的是遥远而熟稔的光芒,想拭去她颊边的泪痕——她的泪水滴在他手上,陡然间,手指上居然有灼烧般的痛楚。他仿佛被烫了一下似的,忽然收手,站起,退开。

青岚……青岚,你看到了么?她在哭。你的冥儿在哭。

而你又在哪里?藏在我心里的你,去了哪里?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的感情——甚至眼前这个人她也无法全部了解。那时候她太小……她实在太小了,可能还不明白自己曾经遇到过怎样的眷顾,还不能明白你心里那样深沉的感情——青岚,对于你而言,你是不惜用血来代替她的一滴泪的吧?所以,沉睡在我记忆中的你,要借我的手擦去她的泪么?

然而,不可以……这不可以。青岚,我是迦若。

因为有了这个名字,而有了自我的鬼降。

青岚,你有你守护的东西,而我也有我自己的——如今,我已经实现了你的愿望,用你的眼睛看着她平安离开苗疆,十年后又看见她回来和你相聚……你该满足。

如今,轮到我来实现我的愿望、守住我的夙愿了吧?

 

“你别骂了,我知道错了。”神殿内,看见祭司走来,明河低下了头,即使是当了拜月教教主,当他真正动怒的时候,她还是依旧同童年时一般感到畏惧的,讷讷低头,有些脸红,“我、我那时候看见青岚和她的记忆了——想起那样的记忆、也一定留在你心里,就突然……突然……忍不住就想让她那个痴想彻底灭掉!”

“青岚已经死了!迦若只是迦若——是不是?”明河抬起头,颊上的飞红还没有褪,然而眼里却是明澈的,定定看着白衣祭司。

殿外的风吹进来,迦若的白衣飘扬起来,宛如乘风。他站在殿口,光从外面透入,衬得他宛如剪影,虚幻得不真实。

长久,没有听到他的回答,明河忽然间无端端的害怕起来——从来都是如此…从来都是如此!她不知道这个“人”心底的真实想法,根本不知道。

五年前、他们两个人联手反叛,杀了华莲教主。被操纵了几百年的鬼降反噬了宿主,从此天地间再也没有能控制他的东西——他获得了实体、摆脱了无形无质的状况,成了如今丰神俊朗的白衣祭司。然而……不知道为何,对她而言,可以触及到的迦若,却反而比以前更加难以捉摸了。因为,他已经不再是纯粹的“迦若”了。

“迦若?迦若?”等待他回答的分分秒秒内,明河感觉心中忽然有莫名的恐惧渐渐将自己分解,她忍不住脱口,低低追问,声音发颤。

然而,陡然间眼前一晃,不见祭司举步,已经瞬间移动到了面前。

迦若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她,眼神温和平静,然而却隐含着说不出的沉痛悠远。

“是的,青岚已经死了。迦若不是青岚。”看着已经由垂髫稚女长成为绝世美女的明河,白衣祭司沉默许久,忽然低声说,“迦若,是明河的迦若。二十年前,二十年后,都是明河一个人的迦若。”

“迦若!”明河意外,陡然间眼睛明亮起来,抬头看他,欢喜的脱口叫出来,脸颊绯红,美丽不可方物,“真的?你、你太好了!”

白衣祭司低头,额环下的眼睛深邃如海,看着她微微笑了起来。

明河的脸在他眼前慢慢模糊,幻化出了那个六岁孩子的模样——二十年前,在圣湖旁边,红莲如火,一朵浮云飘过来,六岁的孩子陡然对着空气发话:“迦若……是你替我挡住太阳的么?——你、你太好了!”

漂亮的孩子对着半空张开手来,笑着:“迦若,过这边来!我们来说说话,好么?”

仿佛一阵清风吹过,孩子的发丝微微拂动。然而她对着身边的空气笑了,开始自言自语——是的,那是她一个人的迦若。只有她看得见的迦若。

那个几百年来被人操纵着杀人、没有思想没有实体的鬼降。只有这个孩子是把它当作唯一的朋友看待的——因为她也寂寞。

身为月神的纯血之子,下一任的拜月教主,这个六岁的孩子从小就是一个人长大的。即使她的“母亲”,自从生下她以后就再也没有抱过她,华莲和历任教主一样,只是将生下纯血的女儿当作了术法修习的一种罢了。而作为拜月教历史上唯一集祭司和教主身份于一身的华莲,更是灭绝了所有常人的感情。

偌大的月宫里,只有他们两个是最寂寞的——然而,它已经寂寞了几百年,从来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寂寞”;而那个孩子虽然只有六岁,可也是一生下来也是一个人的,不知道“寂寞”和“不寂寞”之间的区别。

但是,当那一次它如往常那样奉令杀人回来,掠过圣湖上方时,却听到底下忽然有个稚气的声音说:“你满身都是血哦!不去湖里洗一下么?”

作为拜月教最强的鬼降,它差点惊的从半空摔落——谁?谁居然能看见它?

它看过去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粉妆玉琢的孩子,正俯身在圣湖边上玩水,捧了一捧水,抬头对着半空里怔怔看下去的它说话:“看你都是血!你来洗洗吧!”

边说着,孩子一边从圣湖里又掬出一捧水来,对着它泼了过来。

“唰”的一声,它吓了一跳,立刻躲了开去——然而,依旧感觉到了水里的那些阴毒怨灵的力量。虽然是最强的鬼降,但对于圣湖里怨灵的力量还是极端忌讳的,它无法相信、这个孩子居然能无拘无束的在圣湖边上玩水?!

那么,她、她是——

“我叫做明河!你呢?”虽然半空中的它一直没有开口,可它内心的想法仿佛都能被这个孩子听到,那个漂亮极了的孩子扬起头来,对着它笑——果然,是拜月教主的女儿,难怪能无惧于圣湖怨灵的力量,同时能看见它的存在。

可孩子那样明媚的笑靥,让这只刚刚杀了人的鬼降忽然自惭形秽——名字?它从来没有名字。一只鬼降,需要名字么?

“啊?怎么可以没有名字呢?——名字里可有一个人的魂魄呢。”孩子虽然小,然而说起这些术法上的事情,似乎了解的已经很多。锦衣的孩子咬着手指,忽然笑了笑:“没关系!我替你取一个名字吧……迦若,好不好?我上午刚看了《迦若伽蓝》这卷书,很好听的名字~”

迦若……迦若?

“迦若,迦若!过来看,这朵莲花好不好看?替我摘过来……”

“迦若,喂喂,我叫你呢!过来看,这段经文是什么意思啊?”

“明天是天灯节,你陪我出去玩好不好,迦若?”

她说得果然没错——名字里有一个人的魂魄。就是这个孩子一声声的唤,将这个早已死了几百年的鬼降的魂魄一丝一缕的从圣湖底下沉睡中唤起,回到它的心中。

有了这个名字,它才知道自己是什么——知道自己是什么,才知道外物是什么。

那个孩子一年年的长大,变得越来越美丽,不再是圣湖边上那个玩水的小姑娘,而成长为明丽绝世的少女——然而它依然是个不老、不死、不活的怪物——她二十多年来都是寂寞的,从来没有什么人可以说话。然而,二十年的孤寂,对于它漫长的永生来说,又算什么?

它很害怕——怕眼睁睁的看着明河变老,衰弱,死去,而自己却依旧是不死的妖怪!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