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二章 红莲赤炎 · 2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叮。”在血薇剑再度疾刺咽喉的刹那,迦若在急退之间抬手,右手食中二指并起,在刻不容缓之时挡住了剑——毫厘不差的,剑尖刺在了他中指的指环上,发出小小的清脆的声音。然后,碎玉片片冰裂。

“啊?”陡然间,阿靖却不知为何怔了怔,手中的剑微微一滞。

那个刹间,那个小小的破裂的声音,似乎一直响到了她内心最深处去——绯衣女子冷漠清傲的眸子里,瞬间再也控制不住的流露出深切的哀痛。忽然间,不知道多少的回忆汹涌而来,压的她再也不能够思考和行动。

就在这一瞬间,看到了剑幕中出现的空挡,迦若立时抬手,闪电般的探出去,直点向阿靖的眉心,手指的尖端因为灵力的蕴集而在黯淡的暮色里闪出淡淡的蓝光。

“你不是问我是什么东西吗?”抢身过去,毫不留情的点向阿靖眉心死穴,白衣祭司的目光冷漠迷离,口气冷淡,“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青岚。”

阿靖在失神的刹那后回过神来,看着欺近的对手,手腕急转,长剑挥出弧形的光幕,挡住隔空点过来的手指,然而,仿佛半空中有什么看不见的力量刺来,忽然间她手中的长剑就是剧烈的一震,几乎脱手。

“其实,我什么也不是。”力量交错的那一瞬间,迦若的口气忽然变得有些哀痛,他深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然而手上却丝毫不缓,在震开血薇剑之后,继续点向绯衣女子的左肩,“对,我什么也不是……”

白衣祭司的那一指迅疾如电,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右手的剑被震开,来不及回护,要反手封住对方的进攻,就必须腾出左手来——然而,危急的刹那,阿靖却抱着死去的人的头颅,紧紧的,不肯松开手来。

她不愿再松手……虽然,失去的,已经永不再回来。

迦若的手指点中她左肩的肩井穴,刹那间将女子的身形定住。阿靖左臂上的血浸透了衣服,殷红的血顺着他的手指流下来,染上雪白的长袍,祭司低下头来看着她熊熊燃烧的眼眸,忽然间有些复杂的笑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

“青岚已经死了。”他额环下的眼睛冷漠如冰雪,看着阿靖,蓦然抬起手来,指着自己的心口,垂下眼睛,“在这里死了!”

“我什么也不是。”迦若的手指,轻轻勾起绯衣女子颈间带着的那个檀木护身符,低下头,极轻极轻的,再次重复了一句。他的眼睛在额环下闪烁着清冷的光芒,带着微微的茫然和悲凉,安详从容,“不生不死,不人不鬼。”

“你——”然而,阿靖的视线和他交错却在刹那间如遇雷击,脱口惊呼。

不不不,那……那分明是青岚的眼神!绝对不会错……虽然过了那么多年,那样的眼神,她从未在任何别人眼中看见过。只有青岚,只有青岚。

她忽然明白了自己当时为什么将眼前这个人认定为青岚——就是因为这样的眼神。

虽然已经是完全陌生的脸,然而这个白衣祭司却有着青岚一样的眼睛,在看到那样神色的时候,她就完全相信自己是和青岚重逢在苗疆,他们十年前失散的地方。然而……没有想到,那却只是一场梦!

“这一次的相逢,其实是虚幻的,不过是镜花水月。”

那样的一句话,忽然间就响起在耳畔。

当时白衣祭司话里的深意,原来就是如此!

凝视了她片刻,忽然间,青岚的眼神从祭司眼里消失了。迦若不再说话,一把将被定住身形的绯衣女子交给了身侧围上来跪拜的拜月教弟子:“好好看着她!不能再让她逃脱了!——让教主亲自来守着这个听雪楼的人……”

顿了顿,迦若的眼睛投向宫门,那里,已经有刀兵相交的冷锐声音传来,伴着很多濒死的痛呼和哀嚎声——听雪楼…听雪楼已经来了吧?

血与火,必将湮没明月?这一次的大战以后,整个月宫、甚至整个苗疆都要变成修罗场吧?萧忆情是夹带着复仇的怒火而来的,发誓要让拜月教彻底在苗疆消失;而拜月教的弟子们,虽然武功低微,大部分人也不懂术法,却个个都是殉道者般的无畏于死亡。

这一次,难道真的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么?

冰陵预言过的,甚至上一代占星女史预言过的拜月教的“大劫”,就真的要覆顶而来?

🐕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 om

青岚……青岚,如今,你已经看到了她,守住了那终将会相逢的星宿——接下来、就来帮我实现我的愿望吧。

 

灵鹫山。月宫。朱雀宫门口。

“护法…护法大人,您终于来了。我们、我们已经…守不住……”宫门口的弟子看到了那一袭掠过的青衫,带头的坛主终于松了一口气,血污满身的扑过去跪在孤光的脚下,断断续续的禀告,然而说到半句,声音便渐渐消散,身子一扑,在满地的血污尘土中死去。

青衣术士将平日里穿的舒袍缓带衣衫换下,穿了一身窄袖束腰的劲装,那一柄从来不轻易带出屋外的灭魂剑背在他肩后,整个人充满了杀气。

“护法……护法大人来了……”欢呼声低低的在那些尚自苦战的拜月教子弟中迅速传播开来,那些已经无力再支持下去的子弟擦着额头流下来的血和汗,眼睛里闪出光芒来。

拜月教以教义立足苗疆,虽然教义深入人心、教徒无数,但是却多为普通百姓,平日只知膜拜供奉月神,每当月圆之夜彻夜静心忏悔所有罪孽,不但不会术法、甚至连练习武功的子弟都鲜见。然而此刻,云集在月宫前的,却是渡过澜沧的听雪楼人马——那曾纵横中原武林、扫并一切帮派的执武林牛耳者!

宫门口的尸体已经堆到了半人多高,大半是拜月教的年轻子弟。然而,以那些堆叠起来的尸体为屏障,剩下的弟子们还在拼尽了全力守卫宫门,完全是凭了殉道者般的狂热、抛开生死不顾,和一轮一轮有秩序冲上来的听雪楼人马拼杀!

血肉的屏障已经越堆越高,守卫宫门的子弟也渐渐少了下去。青衣术士站在血泊中,看着门外再次涌上的听雪楼人马,忽然间挥手,下令:“都退开,让我来。”

“是。”听到护法的指令,弟子们长长舒了一口气,当先几名弟子登时纷纷退开,让出一条路来——孤光护法的灵力,在教中仅在迦若祭司之下,如今他一旦出手,朱雀宫的压力将会减轻一半吧。

“大家将这个护身符带上,这是我专门在月神前祈祷而来的。”一边走过去,孤光一边将手中的一袋玄黄色灵符散发出去,吩咐弟子们带上御敌。

青衣术士站在洞开的月宫朱雀门前,在新月初升的黯淡天宇下,看着层层如铁桶般包围了月宫的听雪楼人马,眼睛里忽然有隐秘的笑意——这泼天之血,就尽情的洒下来吧!把这明月、把这月宫这灵鹫山、这所有上下三界,全部一起湮没吧!

——他无所谓,只要能得到力量!

“铮。”一声轻响,灭魂剑从孤光背后跃出,在空中几个流转,跳入他手里,青衣术士站在堆满了弟子尸体的宫门口,冷淡的微笑着,回剑——然而不是杀向底下围攻上来的听雪楼人马,而是忽然一挥手,将左右同守大门的两名拜月教副坛主一举制住!

周围弟子骇极,然而却刹间发现自己连惊叫都惊叫不出来——仿佛被什么术法定住了身形,他们个个如同木雕泥塑一般立在原地,无法移动分毫。

玄黄色的灵符。

那道由护法发下来的“护身符”定定贴在了他们的身上,定住了所有人。

“拜月教左护法孤光,特来迎接听雪楼主入宫。”长剑挥出,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将层层堆叠的尸体推开,剑尖上带着子弟们飞溅的血,轻轻下垂点地,青衣术士微微躬身,在洞开的宫门口微笑着轻轻开口,看着山道上。

仿佛接到了什么命令,山道上听雪楼的人马已经停下了手,无数烈战中的人却居然不发出一丝声响,无声左右如潮水般退开、让出一条路来——

路的尽头,一顶软轿由四位青衣童子抬着,从山道上悄无声息走上来。

“咦?”这边忽然情势大变,听雪楼人马也是蓦的一怔,当先抢攻的几人停下手来。然而看到倒戈的人,一个穿着湖蓝衫子的少女陡然间皱起了眉头,脱口低低惊呼了一声。

孤光没有留意说话的是谁,只是看着山道上远处的一顶轿子。然而听雪楼当先抢攻的湖蓝衫子少女却怔怔的盯着他看,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走到尸体堆积如山的山门旁,提剑护着自己,微微仰起头看着青衣术士,终于,开口问:“是你?”

“喔?”孤光怔了一下,一直到蓝衫少女走到面前才看见她,忽然间,忍不住的笑意就溢出了术士冷漠阴郁的唇角——呵,原来是她。

那朵雪白的梦昙花。

“你说我是谁?”孤光蓦的笑起来,低头看着那个走到面前来打量着他的蓝衫少女,用一种他自己都想不到的语气反问。真是奇怪……怎么说这个女孩都不该再认得他,那朵梦昙花,已经汲取了她心里关于那一日的所有记忆。

弱水果然被他问住了,一时间居然怔了一下答不上来。背后的同伴看到她贸贸然的走出去,到那个敌友未分的人面前,都替她捏了一把汗,低叱着让她小心。然而蓝衣少女提剑防备着,却依然有些纳闷的看着孤光,忽然冲口道:“我认得你。”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