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二章 红莲赤炎 · 1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祭司的眼睛瞬间凝定,看见了绯衣女子受伤左手抱着的那只黑匣子——那一瞬间,迦若的手竟然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抖,一直冷郁漠然的眼里闪过电一般的亮光。他在教徒的簇拥中、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定定看着。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他退了一步,阿靖却是紧跟着踏上一步,继续逼问,然而声音却也是颤抖着的。她手中的血薇剑直逼他心口,绯红色的剑身上幻化出清光万千,映着祭司苍白的脸。

“冥儿……”迦若抬起手,并指挡在剑尖前,眼神也是出乎意料的有些乱了,他声音里蓦然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哀痛之意,“你说我是谁?”

阿靖看着他抬起的手——右手中指上,那只偏小的玉石指环勒紧手指——那是她当年雕琢的第一件饰物,却在青岚送她护身符时、作为交换送给了师兄。

他的手指上戴着她送的玉石指环,他叫着她本来没有任何外人知道的名字,他念过那首白帝门下不传之秘的剑诀,他拥有朱儿那样的幻兽……

他是谁?他是谁?他是……青岚?!

“不要叫我冥儿!不要叫!”绯衣女子陡然间眼睛里腾起了疯狂和昏乱,她厉声叱喝,右手瞬间划出一道弧形,逼得白衣祭司再次退开三尺。阿靖的手渐渐发抖,她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迦若,眼睛里哀痛忽然间深不见底:“你不是青岚!——青岚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她颤抖着手,猛地回手打开手中的黑色匣子——那个方才血战中,她不惜用血肉护卫而不让旁人伤到半分的神秘黑匣。她的手上流着血,血从指尖一滴滴落下,重伤的左臂无法准确的完成这个动作,蓦然,那个匣子失手从她怀里落下!

那个瞬间,不知道为何,连迦若都仿佛遇到雷击,下意识的往后退开,然而眼睛却盯着那个落下、打开、翻落的匣子,宝石额环下的眼睛里复杂的变幻着。

“啪。”匣子落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掉落了出来,微微翻覆了一下,停在地上。

那是一颗头颅,十五六岁的少年的头颅。

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法子,眉目居然仿佛如生前一般,温文而沉静,带着悲悯从容的神色。然而,从那整齐的切口来看,这颗头颅被人一刀斫下、时日已经很久了。

头颅从匣子里滚落出来,在地上保持着阖起眼睛淡淡微笑的表情。

迦若忽然间说不出话来,看着地上孤零零的一颗人头,他的手颤抖的越发厉害,忽然间回过手,压在自己的眉心上,仿佛极力控制着什么,颤声问:“你、你怎么找到的?谁告诉你的!——谁告诉你的!”

听得拜月教祭司这样的询问,阿靖身子蓦然颤了一下。忽然间,她冷笑起来,越笑越肆无忌惮:“原来我一直被当傻子骗?居然相信你是青岚……明明你的脸和青岚完全不一样,明明幻兽在主人死后可以再次选择宿主,明明知道你是敌方的人可以不择手段……我居然一开始就毫不怀疑地认为你真的是青岚!”

在绯衣女子的笑声里,迦若的脸色苍白如死。

少年的头颅在阿靖的怀里安静地对着他微笑,漆黑的头发,一绺一绺,挽在阿靖浸透了鲜血的手臂上——少年青岚的脸,却是如此安详空明的,仿佛所有一切愿望都得到了实现,再无任何牵念。

青岚……青岚。什么又是你的愿望?

如今你眉间的笑容那样的淡定,是因为终于再度见到了那个人、守住了终将相逢的星宿么?

高台上的拜月教主看到了神庙里蓦然掠出的一袭白衣——那是昏睡的祭司终于提前醒转,明河还没有从喜悦中回过神,已经看到了底下圣湖边上迦若和阿靖对峙的一幕——明河的眼睛里,忽然掠过说不出的悲伤和暗喜。

终于……到了揭开一切的时候了!

那个倔强不服输的绯衣女子,号称武林中翱翔九天的凤凰,今日终于知道她所要的东西,早已经永远的失去了吧?她的青岚……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迦若,只是迦若,拜月教的大祭司。和她——无论是舒靖容,还是青冥,都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因为立场的不同,他们两人已经是誓不两立、你死我活的敌手。

如今听雪楼已经攻到了山下,迦若这一番和这个女子真正决裂、撇清了关系,自然可以再度将她抓回作为人质,及时的逼萧忆情退兵。

自己实在是太意气用事了……居然因为一时按捺不住,就打开神龛、给那个自以为倔强高傲的女子,看了迦若的秘密。差一点……差一点就坏了大事呢。幸亏月神保佑,祭司提前醒来,事情才有了转机——这样一来,不但拜月教依然可以抓回这个举足轻重的人质,她也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将那个女子深心里对于迦若的眷恋,彻彻底底的抹去。

明河微笑着,然而眼里却是有些不确定的。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一直不对……那是她从来没有意料过的、超出她思考过的问题范围的东西。

“快将圣湖边上围劫舒靖容的人手,都调到宫门口那边去!——这里有大祭司在,她逃不了的。”看到山下的动乱和尘土已经慢慢毕竟宫门,黯淡的天宇下,新月照耀着祭坛,拜月教主开始吩咐,“对了,去看看,为什么孤光护法还不出现?是不是方才我的命令他没有接到?——让他赶快带着子弟们,去宫门口拦截听雪楼人马!这边,只要大祭司擒下了舒靖容,我们就能消弭这场兵灾乐。”

“是。”坛主领命,匆匆退下去,消失在密密麻麻的人海里。

圣湖边上,三千拜月教的子弟一见到祭司,立刻脸上升起了敬慕的神色,纷纷低头、退开,渐渐将包围放大,让祭司和绯衣女子单独站在空地里——那样的情景,居然和十年前的那岩山寨里一摸一样。

只是,人质和保护者之间,角色已经和当日完全不同了。

“真是可笑啊……”阿靖微微闭了一下眼睛,似乎强自压抑下了什么,然而苦笑却是忍不住的从她唇角溢出,“我还一度下了决心,绝对不让白帝师父的预言成真——即使青岚杀我,我也不会杀他!”

她睁开眼,狠厉的盯着眼前白衣披发的拜月教祭司,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和深蓝色的眼睛,冷笑起来:“果然好计算!这样一来,顶着青岚的名号,我就无法对你下手了。”

不知道为何,自从那个匣子落地后、眉间一直纠缠着苦痛神色的白衣祭司陡然微笑起来了,反问了一句,神色舒展开来:“你,当真想过宁可自己死也不会杀青岚么?——他若是知道了,在九泉之下也会不安的。”

绯衣女子的手指一震,低头看着怀里那个十年前熟悉的脸,她手指上的血流在头颅苍白的肌肤上,触目惊心。阿靖的声音陡然间有了痛极的颤抖——

“没有用……原来,我怎么样挣扎、思虑、取舍,都是没有用的!”她的声音发抖,带着一丝不甘心、一种凄厉,“早就已经是注定……那个预言十年前就已经开始实现了!两年前,我杀了青羽——在那个时候,预言就已经完全成真了!”

“是的。”迦若蓦然间叹息,漆黑的发丝垂下,掩住他的眼睛,只听得他叹息,“你说的都没错。青岚在十年前,便已经死在了苗寨里了。你们突围后他没能跟上来——因为,他已经死了。”

“那么,你究竟是怎么知道所有过往一切的?”阿靖的眼色再度凝聚起来,针一样直刺眼前的白衣祭司,声音里有难以掩饰的愤怒,“你、你……你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能知道得这么详细,这样一丝不漏!你究竟是谁?”

“呵,呵……”低着头,迦若忽然再也忍不住的轻轻笑了起来,他缓缓摇头,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般,只是笑了两声,却不说话。

“你杀了他?是不是!”阿靖眼神里面蓦然有火焰燃烧,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问。

“我不但杀了他,而且,我还吃了他。”迦若瞬的抬起头来,深蓝色的眼眸里面带着妖异的笑意,看着眼前半身是血的绯衣女子,也是一字一字的回答,“是的,我吃了青岚,得到了他的力量——也顺带着继承了他所有的记忆。”

落l霞x小x说s

“什么?!”阿靖的手猛地一哆嗦,抬头冷厉的看着眼前的白衣祭司,眸子烈烈燃烧起来——那是多年来深心里埋藏着的回忆、在一旦完全破碎之后变成的红莲烈火,几乎可以焚烧天地三界所有一切!

“拿命来!”

绯红色的剑光冲天而起,划开黯淡的天幕,仿佛有淡漠的血色从天际泼下来。

迦若仿佛预料到对方蓦然间施展出凌厉杀手,这时陡然足尖加力,退开三尺,然而血薇剑上吞吐的剑气还是划破了他肩头的衣服。

在重重剑影里,白衣祭司的身手快如鬼魅。虽然因为提前苏醒、反噬的影响还没有彻底褪去,他的脸色有些衰弱苍白,然而对比起孤身杀入重围、血战前行到此处的身负重伤的绯衣女子,他却算是完全占了上风。

然而阿靖的眼睛里有鬼神都要惊骇的亮光,她咬着牙,左手抱着青岚的头颅,一任血流淌了半身,右手的血薇剑却是招招抢攻,迅疾凌厉、有如闪电纵横。她此时施展出的剑术,竟然因为杀气而到达了毕生的颠峰。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