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一章 倾城之血 · 2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被封了数日,被打通的经络还是暂时有些凝滞,阿靖低着头,暗自调息,带动内力在经脉中缓缓推行,将各处大穴一一打通,手指却是收拢,握紧了袖中的血薇——她没有看见明河此时奇异的眼神,她只准备着一旦回复了行动能力,立刻就拔剑而起!

然而,调息刚到一半,忽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腕。抓的很用力,指甲上似乎套着尖利的护甲,划破了她手上的肌肤,刺痛让绯衣女子抬起了头,看了一眼眼前的拜月教主。然后,即使冷定如阿靖,都被对方眼里那样骇人的亮光慑了一下。

“说!你是不是回来找青岚的?……说什么跟着听雪楼过来对付拜月教,其实你一定是回来找青岚的!”明河的手猛地抓住了阿靖的手腕,长长的水晶护甲刺破绯衣女子的肌肤,然而拜月教主绝美的脸上却是弥漫着可怕的表情,定定看着听雪楼的女领主,颤声,“十年来,迦若好好的待在月宫,可你为什么还要回苗疆来?青岚……你的青岚已经死了!为什么你还要……还要回来找他!”

阿靖抬头看了她一眼,默默无语。她闭气调理着内息,不想因开口分神而让这一股流转于任督二脉的真气走岔——然而,听得拜月教主这样的话,看到这样的表情,她眼神蓦然闪烁了一下,低下头去,不再看她。

原来,是这样……十年来,青岚守护的是这个人么?

或许,因为眼前这个要守护的人,他才会做如今这样的事情吧……就像十年前为了保护她和青羽从苗寨生还、他可以舍弃性命一样;如今他一定也是为了守住目下所要守护的东西,才选择了如今的路……青岚做事,总是由他的理由的。

这个叫明河的拜月教主,应该很幸福吧?

他的守护,是她幼年时曾经拥有过、但是却随之永远失去的东西。

阿靖低头,许久,忽然间抬头,看着拜月教主微微笑了一笑——那样的笑容在她冷素的脸颊上盛开,让自恃容色的明河都看的呆了一下。

在一呆的刹间,绯红色的光芒忽然如同流星一般从阿靖的袖中流出、划破空气!

拜月教主脱口的惊呼还未发出,剑已经划破了她咽喉上的皮肤,切出一丝鲜红的血迹——她的惊叫停顿在喉里,然后迅疾如闪电的绯色袖剑也毫厘不差的凝住。

“带我下山。”阿靖的手探出,扣住明河的手腕,食指连弹,铮铮几声弹落了她指尖的水晶护甲,手指一切,扣住拜月教主手上大穴,将她刹那间制住,“不然,我就斩下你的头来!——我不信拜月教还有什么术法可以让死人复活?”

明河的眼睛里是震惊的——这个沉默数日的绯衣女子,一直是漠然的低着头,还是第一次在她面前展现出真正凌厉的一面。

她还是小看了她……小看了这个能和萧忆情并肩战斗走到如今的女子。只是一个刹那间的不小心和不谨慎,就已经让自己落入了这般境地。

血魔的女儿,听雪楼的女领主,这个带着血薇剑的女子是这般传奇的人物。

落。霞。小。说。

原来,传言非虚。

“那朵蔷薇,命运的纺锤……时来运转,三族会聚。然而冥星照命,凡与其轨道交错者、必当陨落!”——占星女史的预言,忽然间又响起在拜月教主的耳边。

明河忽然间还是冷笑了起来,咽喉上架着剑,她只是一笑,锋利的剑刃摩擦她颈部雪白的肌肤,流下殷红的血来,然而拜月教主似乎毫不介意,她目光瞬间亮了,盯住在一边的阿靖,冷笑:“要杀我?你知不知道杀了我、迦若也活不了?他目前就在神殿,因为被恶灵反噬而昏迷——如果没了我,他就别想再醒来了!”

拜月教主斜觑着绯衣女子,颊上那一弯金粉勾的月儿都闪着冷嘲的光芒,轻声挑衅:“你杀啊……你有本事就真的杀了我,然后等着给迦若收尸吧。”

架在她脖子上的绯红色袖剑,蓦然不易察觉的微微一震。

然而,看到阿靖没有下手,明河非但没有如释重负的表情,反而仿佛猜中了什么似的,冷笑起来:“你是回来找青岚的!是不是?青岚……呵呵,你的青岚——”

一时间,仿佛自恃对方不会真的下手杀自己,拜月教主反而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眼神是说不出的嘲讽冷锐,她的手指反过来,忽然握住了阿靖扣住自己手腕的手。以为对方要反击,阿靖想也不想,闪电般出手,下意识的点向她尺关穴,然而甫一接触,就发觉拜月教主的手上毫无力道,完全是没有武功的模样。

阿靖只是微微一怔,不明白这样柔弱的女子为何忽然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刹那间明河的手指已经握住了她的手,用力拉紧,死死不放手。拜月教主定定的看着她,眼睛里忽然闪出奇异的亮光,大笑起来:“好,我带你去!带你去看你的青岚!——过来,我让你看!”

那一个刹那,仿佛感觉到了对方眼里极度妖异的力量,绯衣女子陡然有些莫名的心惊,茫茫然之间居然被她拉动了几步,走到墙角。

明河停下脚步,手抬起,落在一个石雕垂莲上,按动机关。

——阿靖蓦然想起来了,是那个神龛……那个用元菜供奉着的神龛!迦若在他的房内,只怕还埋藏着什么极大的秘密吧?

果然,轻轻一声响,墙上缓缓凸现出了那个神龛,神龛上的石雕精美无比,但是石拱不像一般那样是敞开、显出里面供奉的东西,相反却是用砖石封了起来,上面用黯淡的颜色写着什么符咒,已经褪的差不多模糊不可辨。

阿靖一眼看过去,只看到开头几个暗红色模糊的字——

“当神已无能为力”。

不知为何心头大震,阿靖手指忽然剧烈抖了一下,血薇剑在明河颈上拖出一道血痕,她看着那个神龛,眼前忽然有些模糊——血红色……血红色!仿佛记忆里有什么东西苏醒了,漫天的血色弥漫了过来,浸没了一切。

“青岚!我知道你是回来找青岚的!看,你的青岚在这里!”

明河看到绯衣女子恍惚的眼神,冷锐的笑了起来,更加毫无顾忌的从剑锋下走了出去,冲到那个封闭的神龛前,忽然从供台上抓起那把切割元菜的刀,狠狠一刀刀刺入封闭神龛的砖石上!一下,又一下,仿佛疯了一样,拜月教主用刀撬着砌好的砖,眼神雪亮。

阿靖想上去重新拉住疯狂的她,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在刀子刺入封闭的、写满符咒的神龛时,她看见有暗红色的血,从砖石中汹涌而出,蜘蛛般蔓延爬行开来!

当神已无能为力……那是谁写上去的?那是什么咒语?

阿靖的眼前,忽然笼罩住了一层血色——那十三岁从苗寨生还以后,每次恶梦里都要出现的漫天漫地的血红色!滔天的血汹涌而来……青岚,青岚……十三岁的孩子在血泊中抱着血薇剑,悲哀而无力的喊着这个名字。

“啪”的一声,最后一块砖也松动了,掉落到地上,奇异的血还从壁龛中不停地流出来,渐渐蔓延了整个地面,向着阿靖站立的地方逼过来。

“青岚!你的青岚!——你看……”拜月教主停住了手,喘息着,回头看着惊呆在一边的绯衣女子,眼神是激动而雪亮的,带着嘲讽冷笑,侧开身子,让阿靖的眼光投入到墙上那个不过两尺高的小小神龛里。

奇异的殷红的血,不停地从那个被撬开口的神龛里涌出,无穷无尽,汩汩在地面上逼近她。冷定之极的阿靖,忽然间竟然颤抖的拿不住剑,目光直直的看着那个黑洞洞的神龛,仿佛那里面有什么极为强大的力量,吸引住了她的视线。

忽然间,仿佛不可思议般的,绯衣女子从胸臆里发出了一声惊呼,疯了一般的抢身过去,一把推开站在神龛前的拜月教主,双手着伸入洞口,十指颤抖着,捧起了一件东西。

那奇怪的血还在不停蔓延,已经没过了她的脚背,阿靖却丝毫不觉,只是定定看着手中的事物,眼神空空荡荡,全身如同风中的叶子一样发抖,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看到了?青岚已经死了……你的青岚已经死了!”看到对方这般,明河却似乎忘了趁机脱身,舒展和欢跃第一次压抑不住的升腾在她眉目间,拜月教主吐了一口气似的,嘲讽般的笑了起来,“所以,迦若,是拜月教的迦若!他是拜月教的祭司——你回来也没有用,迦若不是青岚了!这世上,没有青岚了!”

那奇异的血也湮没过来,然而奇怪的是拜月教主雪白的丝履上,却毫不沾染血腥。

——对于拜月教的教主,月神的纯血之子,拜月教任何术法都无法产生效力。

一把将那东西抱入怀里,绯衣女子眼神空空荡荡,仿佛刹那间魂魄被抽空了,血薇剑从她手里垂落到地上,剑尖沾染着血污。一向来冷漠孤高的听雪楼女领主低了头,看着满地血污,喃喃道:“怎么……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血从壁龛上、从她袖上不停涌出,仿佛无穷无尽。

那个刹间,阿靖居然完全忘了此时身处何方、面临着如何的境况和危急,也忘了什么要脱离、要抓住眼前这个人质——她只是紧紧抱着那样东西,喃喃自语着,“铮”的一声轻响,血薇剑竟从她手指间松脱,掉入满是血污的地上。她眼神空茫。

剑掉到地上的刹那,明河眼神亮了,她飞奔向石屋的门,一把推开来,大声呼喊:“来人!快来人!”

 

从祭司住所的白石屋中退出,以教主要单独清静一会儿为由,青衣术士不动声色的调开了石屋附近听雪楼的子弟。只可笑明河那样的女子,拥有这般的掌控力,身上流着纯正的月神之血,却也毕竟是个女子,会被人心内某种感情荫蔽住眼睛……

这十年来,他冷眼旁观着一切,不用灵力和幻术都能看出教主对于大祭司的情愫,这一点,也成为他深心里早已打算好的用来牵制分化两人的最后手段。想不到如今牛刀小试,果然派上了大用场——早知道,或许不必借助萧忆情的手、也能消灭迦若?

孤光微微冷笑起来,摇了摇头,屈指计算着时间,想来靖姑娘身上血脉应该不时即可打通,当时他只推不在即可避开。而迦若祭司身受反噬,一时间也未必能回复过来。

——在他的计划中,这次靖姑娘逃脱下山,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一边想着,拜月教的左护法微微低头笑了起来,苍白阴郁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神色——他这样的人,只怕心中开出来的梦昙花、该是灰黑黯淡的吧?

“呵,呵……”低头走着,回到自己居住的房中,孤光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摇了摇头。

然后,他走入房内,吩咐弟子们自己要开始冥想静坐,不可打扰,便一关门将自己和外面的月宫隔绝了开来。青衣术士拿起案上的剪刀,从雪白的云版纸上剪下一角,写下一行字。写完等墨迹稍干,折叠着成了一只纸鹤,手指沾着茶水在上面迅速画了几个符号,默念一句,指尖一弹。只听扑簌簌一声响,那只纸鹤蓦然活了起来,展开双翅从天窗上飞出。

孤光点头叹息,然而眼神却是有些复杂的明灭着,看着窗外月宫的景色。此时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分——那是他自小就熟悉的一切,圣湖,神殿,红莲,山岚,白石砌就的房子……一切都沐浴在淡淡的血红色夕照内。

“红莲烈焰,焚尽三界。”看着如血的夕阳,青衣术士喃喃念了一句,不知是那一卷上的语句,脸上蓦然闪过令人心惊的冷笑,那笑容、竟如同来自地狱的闪电般耀眼。

他的教派,他信仰的神,他的子弟门人……所有眼前这一切,在明日清晨来临之前,就要被烈焰燃尽了吧?

“血薇已脱身,迦若遇反噬。机如瞬电,君其善用之。”

想着那只飞入云霄的纸鹤翅上带着的那一行字,青衣术士脸上慢慢浮出了冷漠的笑意。

为了获得力量,他什么都可以背弃,什么都可以漠视——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偏偏那一朵雪白色的梦昙花,却一再的浮现在眼前,让他感觉到一丝丝的不自在。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