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一章 倾城之血 · 1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舒靖容……是么?”白石砌就的屋子里,裹着孔雀金长袍的女子看着被左护法带来的绯衣女子,嘴里缓缓吐出一个名字,眼神闪烁了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泛过。

圣湖边上被封住穴道的女子,是被月宫里的左护法孤光领命带回祭司居住石屋的,然而,一进入迦若起居的地方,却看见迎接她的是拜月教里那个最神秘的女子。虽然任督二脉被封,然而在看见明河的刹那,绯衣女子眼睛里瞬时也闪过了雪亮的光芒。

——有敌意。直觉上,她感到眼前这个绝美女子心里直逼而来的敌意。

天性中防卫的本能瞬间抬头,阿靖在放下来的肩舆上,不动声色地坐直了身子,冷冷的看着拜月教主,等着她先说话。

明河没有说话,从内室里走出来,侧过头,目光穿过左护法的肩头,也是定定看着眼前这个绯衣女子——那次治伤以后,她就没有再看过她,所以再度重逢的时候,她忍不住将这个给拜月教、给她自己人生带来惊涛骇浪的同龄女子,细细端详。

那便是迦若深心里一直映着的那个影子么?即使几度轮回,百劫沧桑,即使身体毁灭、心魂片碎,却也是每一粒碎片上都会映出的那个影子?

所谓的夙缘,便是如此么?

阿靖也是静静地看着颊边勾着一弯金色新月的女子,心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忽然极轻极轻的叹了一口气,终于先开口打破了沉默:“青岚怎么样了?”

“青岚?”怔了怔,仿佛对于这个名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拜月教主顿了一下,忽然间有些嘲讽的掩嘴呵呵笑了起来,“青岚?……你说的是迦若祭司吧?”

“不管是迦若还是青岚,我只问你他如今怎么样了。”绯衣女子眼睛清冷,说话依旧是以往那般的决断干脆,“他是不是中了你对他施行的什么咒术?以他的修为,除非是教主才能让他如此吧?——”

明河止住笑声,然而唇角还是残留着一抹复杂的冷笑,定定看着听雪楼的女领主,忽然点点头:“看来你还是不能真正恨他的——无论他是青岚还是迦若,无论你们是敌是友。即使你杀了他,但是也只能是因为立场不同,而不是因为你恨他。”

绝美的女子仰起头,定定看着天空中已经浮现的新月,眼神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神色,忽然长长吐出一口气来,苦笑:“我一直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有过什么样的往事,会这样深切入骨的烙在一个人的灵魂里?我看不到迦若的心,他的力量太强。”

明河抬起手来,五指纤细修长,雪白如玉,那是从来未曾劳作过的手,指尖上套着水晶雕刻的护甲,尖细晶莹。拜月教主将手递给站在一边不出声的左护法,低低吩咐:“试着把她的记忆读出来给我看,孤光。”

“是。”青衣的术士躬身抬手,让教主将手轻轻放入自己手心,然后他另一只手,握住了肩舆上绯衣女子的手腕,冰冷而松缓。

阿靖微微蹙起眉头,抬眼看了一下这个方才将自己从圣湖边上带回的青衣术士。

“靖姑娘么?萧楼主托我设法带你下山去。”在圣湖边扶起她的时候,这个清秀然而却有些阴沉的青衣术士陡然用幻语,在她耳边轻轻叮嘱,然而嘴里却是冷漠的对着一起过来的月宫子弟吩咐:“将这个女子带回祭司住所,教主吩咐的!”

“是,左护法。”旁边的拜月教教徒上前,将被封住任督二脉的她扶上肩舆。青岚用来封住她经络的手法是如此怪异,她这几天一直不停地暗中用内力冲破穴道却始终无法可想,如今只有暂时忍耐,安安静静地任别人摆布。

她听到青衣术士的低嘱,眼里有惊讶的光芒一闪而过。她知道对方位居拜月教左护法之尊,却不料萧忆情早已将其收罗至麾下——甚至在她来到滇南之前,听雪楼主交代了大小事务,唯独却没有将这一着深埋的棋子对她和盘托出。

“并非我派烨火监视你——迦若是你师兄这件事,我是通过另外途径得知的。”那一日,在她见他事事了如指掌、误会他派人监视自己在苗疆的行为,她愤然而起,听雪楼主微微咳嗽着,轻声对他解释。

——如今她终于明白,所有拜月教的内幕消息,可能都来自眼前这个埋藏的极深的内应。甚至,那一日在记川上截击右护法清辉,破坏拜月教的传灯大会,只怕也是眼前这个青衣术士透露消息的缘故。

绯衣女子暗自心下一惊一冷——那个人,究竟心里还藏了多少东西?

肩舆起来的时候,孤光有意无意的抬手扶了她一把,阿靖的眼睛迅速从他手腕上扫过,袖中露出一角的淡蓝方巾,系在术士伶仃的腕骨上——她认得那方手巾——那本是那个病弱之人片刻不离身的惯用旧物。

她不再多看孤光,眼神只是一扫而过,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漠然而坐。

然而此刻,在看着孤光的手冷冷覆上他手腕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深藏着询问和戒备。

孤光没有看她,甚至不能再用幻语之术——在拜月教主面前,任何拜月教的术法都是枉然。青衣术士的手指迅速在她手腕上划过,阿靖感觉到他写了一个字“忍”。

她低下头去,不再看任何东西。

拜月教主的手和绯衣女子的手,分别放在孤光的左右手心,青衣术士微微阖上眼睛,咀唇无声地翕动,仿佛念动什么咒语。拜月教主闭上眼睛,然而脸色忽然就有些改变——

她看见了……那样遥远的记忆里,她看见了碧水映出的影子,小小的,孤寂的。

碧水中映着一个小小的孩子。那个宛在水中央的女孩,抱着绯红色的剑,在灵溪中散落的白石上孤寂的站着。繁茂的溪流上,千朵野荷盛开。

然后,她终于看到了溪边榕树下静坐着的白衣少年——仿佛是在等人,等了很久,衣襟上已经落满了花叶。他的笑容是淡泊而温和的,那种包容一切的力量,让平静的笑容显得光芒四射——那、那是谁?是迦若?

不不不,怎么会是迦若……那只是青岚,只是青岚。

那个一去不再复返的青岚。

“你是谁?”一个声音清泠泠的问。碧水中的影子开口说话的时候,空气中流动着冷冷的寒意,甚至连溪水边草丛里生机勃勃的鸟鸣虫吟,都蓦然停止了。白衣少年微笑着,站了起来,对她伸出手:“我叫青岚。”

明河忽然被什么刺痛了一下,闭合的眼睛忽然一颤。

便是这样的初遇么?——这种蓦然刺痛心灵的感觉,是当日青岚第一次看见这个小孩时、同样出现过的吧?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少年了,在成为祭司的迦若的心里,这一缕微小而深切的刺痛,居然一直存在。

雪白修长的手,在术士手心中微微颤抖,然而术士手心另外一只手却是冷定的,没有一丝不安——虽然那只同样修长的手上已经因为数道伤痕而失去了玉雕般的美感,然而却相应的获得了超常的定力,冷定如铁。

明河紧闭着眼睛,脸上却不停泛起复杂的光芒——眼前浮现出无数昔日的幻影。

开满繁花的小径。一望可知,那些并不是天然的花草,而是用幻力催开。小径上,抱着血薇剑的孩子自顾自的沿着往前走,忽然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干吗把我的名字告诉那个家伙?——我只告诉你一个人的啊!”

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啊……

听得那句话,白衣少年脸上露出了安静温和的笑容。毫无如今迦若祭司眉间冷厉邪异的神色,而只是一种来自隐忍、安详和恬静的力量,令人心神安宁。

——那、那是青岚?!

那便是青岚?她当初在苗寨里救起那个奄奄一息的白衣少年就交给了母亲华莲,当她再度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是迦若,手中操控着邪异力量的迦若——她,从来无从得知青岚是如何的样子。

那便是他的昔日,那便是……他和她的初见?孤光只觉得手心微微一痛,明河的手不知为何痉挛了一下,水晶套甲划破他的手心。

陌上的繁花仿佛被风卷起,纷纷扬扬了漫天,五彩的花瓣映着日光,美丽的令人炫目。

“哎呀……”孩子脱口叫了出来,抱着剑看着满天飞花,然而转过头来,不知为何眼睛里忽然充盈了泪水,迟疑了一下,伸出冰冷的小手,“青岚…青岚哥哥。”

青岚哥哥……青岚…哥哥……

那个孩子用有些忧郁飘忽的眼睛看着,伸出冰冷的小手,抱住前面白衣少年的脖子,怯生生的唤。白衣的青岚眼神温和,俯身抱起绯衣小孩,将一个护身符小心翼翼地挂在她颈项中。

记忆中,一切都是平静安详的,仿佛清泉无声滑过山涧。

——然而,到了那一刻。铺天盖地的血忽然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瞬间盖住了一切!

陡然间,读取着记忆的明河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满目的血红、血红……那个少年,那个温和沉静的少年,去了哪里?去了哪里!

招魂。哀恸。绝望的恸哭。满手的血。

“我再也不要为任何人哭。”

有一个声音在记忆中响起来了,恍如惊雷一样的回响在苍穹里。应该是最深刻的自我暗示,那句话的力量是如此强大,让传递这句话意念过来的术士全身都微微一震。

那以后的记忆是封闭的,再也读不出来,再也看不见,仿佛有什么屏障隔开了这个绯衣女子的心,即使孤光居然也看不到半分——那又是什么样坚定的内心力量?

青岚……迦若……迦若祭司。

拜月教主的手放在左护法手心,眼睛紧闭,“看着”过往一幕幕的回忆,然而渐渐地、却有泪水从紧闭的眼角蓦然滑落。那样悲悯深沉的往事,不知不觉间湮没了她……就是这样的记忆?就是这样的记忆,存留在“迦若”的心里,始终无法抹去吧?

所以,白衣祭司如今才会这样的眷顾这个绯衣女子吧。

青岚……青岚。原来,这就是青岚的样子。

“够了…够了!” 绝美的女子猛然惊醒,触电般的将自己的手从术士手心抽出,苍白着脸,退了一步定定看着漠然的绯衣女子,她抱着自己的肩,在房中来回踱着,因为情绪的激动和难捺的嫉妒而全身微微颤抖。

孤光没有出声,只是看着教主。走了几步,明河顿住了脚步,看着绯衣女子冷冷笑了起来,仿佛忽然下了一个什么决心:“好,青岚……青岚,嘿嘿,我让你看看你的青岚!”拜月教主脸色苍白,眼睛里有猛烈的火光幽然燃烧,她指了指屋外,吩咐孤光:“你们先出去。”

“是。”孤光躬身,然而想了想,显得有些为难,看了旁边的阿靖一眼,“可迦若祭司还在反噬力的昏迷中,教主单独和她在一起的话,万一……”

“她被封住了筋脉,怕什么?”拜月教主眼神有些可怕,让左护法不由得不敢对视,低下头去,放开了握着阿靖手腕的手,讷讷称是,带领一众教中子弟退了出去。

门关上了,绯衣女子依旧低着头漠然看着地面,眼神却是不易觉察的变了一下,她瘫痪已久的手指,在衣袖下缓缓收拢——方才,在握着她的手、施术读出她昔年记忆的时候,孤光已经的手覆在她腕上,借机悄悄打通了她被迦若封住的筋脉!

“迦若祭司还在反噬力的昏迷中,如今让教主单独和她在一起的话……”

——孤光刚才退出前说的话,分明是暗示她目前是最佳的脱身时机吧?

阿靖的手,在袖中静静握上了血薇剑的剑柄。然而她眼睛还是漠然的看着地下,没有一丝表情,更不曾看到目前拜月教主是用怎样一种可怕然而又疯狂的眼神看着自己。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