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九章 深澜沉恨 · 2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拜月教主怔住,看着大祭司沿着大理石的台阶走下圣殿、去往圣湖边,她追了出来,追上去和他并肩走在廊道里,眼睛里却有掩不住的喜悦的光:“你…你居然不生气?我杀了她,你也不怪我?”

“你玩什么把戏……”然而,一路疾走着,迦若的眼里却有淡漠的光,头也不转的淡淡回答,“你明明已经把冥儿救回来了。”

拜月教主一怔,顿住了脚步,抬头看着他,惊诧无比:“你……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迦若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声音因为毒性侵蚀依然有些衰弱,“冥儿死没死,我心里有感觉,你骗不了我——何况你答应我的事,何尝翻悔过。”

明河呆在廊道上,看着白衣祭司一路走过去,风从远山上吹来,吹得廊道下的护花铃一片乱响,迦若从廊中走过,黑发和长衣一起在风中扬起:“真是莫名其妙啊你——她现在该在圣湖边上等待月升、好把毒性彻底逼出体外吧?”

明河张口结舌的站在那里,半晌,才回过神来,揽起衣襟再度追上去和他并肩走,有些迟疑的问:“听雪楼要灭我们,她是萧忆情那边的主将、死了不正好?”

“你知道什么。”迦若走着,看着圣湖中开放的红莲,眼神淡淡的,“冥儿活着才好——有她在月宫,萧忆情就不敢攻上灵鹫山半步!”顿了顿,仿佛有什么喟叹,白衣祭司摇摇头:“——他这样的人,能为冥儿忍让到如此,已经算是难得。”

拜月教主一震,恍然明白过来什么似的,颔首,看着迦若,然而这一次眼神里面也有丝丝的喜悦:“啊……原来那个靖姑娘对听雪楼这样重要……我不知道。”

“你笑什么?”迦若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她,问。

明河神色却是蓦的明朗起来,抿嘴一笑,摇头:“不笑什么~~~”

新月慢慢升起来,从林梢露出一线皎洁的光亮。

圣湖边的凤尾竹筏上,那个绯衣女子在月下静静沉睡。

白衣祭司的手覆盖在阿靖肩头的伤口上。那里的死灰色依然触目惊心,隐隐在皮下翻涌,然而却被银针细细密密的扎住了,无法蔓延一步。有殷红的血洒落在绯衣女子的身上——那是明河刺破了手指,将自己的血滴在她的周身。

阿靖眉间的死灰色已经暂时控制住了,然而体内的尸毒却依然要到今夜的施术后才能拔除完毕。

“开始吧。”终于有些沉不住气,将托着绯衣女子的手放下,让阿靖继续静静的昏睡,白衣祭司抬起头来,对着高台上凝神观测月冕的明河开口。

“等一下。”神殿的祭坛上,拜月教主一袭华丽的长袍在月下奕奕闪亮,然而绝色女子眼神凝重的看着银针在石面上投下的细细影子,注视着肉眼几乎看不见的移动,用心掐算着时间,“太阴星方位尚未到天宫,此时不可。”

迦若没有反驳——虽然他灵力惊人,但是在疗毒这件事上,却完全没有法子和明河相比。

明河的手,一直放在神龛上,凝定如水。

那里,神庙最高处,供奉着的是拜月教三宝之一的天心月轮——以传说中的西昆仑美玉琢成,嵌着八宝缨络,上面用金粉细细密密的写满了符咒。

那是拜月教开山教主亲笔写下的咒语,用来压制圣湖中那些可怖的怨灵。

而这个天心月轮,也是圣湖的唯一控制水闸——一旦转动,湖底的闸门就被打开,有禁锢死灵作用的湖水将泄入地底,而那些死灵便会失去控制而四散逃逸。

——这样的结果,即使是拜月教的人都无法想象的。所以数百年来,从来没有过。

落*霞*小*说* 🐱 w ww … l U o x i a … c om

“你是最强的术士,所以血鬼降的毒对你来说尚自可解。但她却是普通人——”看着尚自昏睡的绯衣女子,拜月教主眼色冷淡,“何况看来她中的毒比你深,若不是你将一半的毒性分流入你体内,她哪里能撑到如今?”

顿了顿,明河眼神更加冷漠犀利:“迦若,清辉护法呢?他和他的血鬼降怎么了?”

白衣祭司震了一下,一时无言。

“是不是……是不是已经被听雪楼的人杀了?”拜月教主皱起了眉头,咬着牙,“传灯大会被扰乱,散回来的弟子和我说,萧忆情和舒靖容联手闯入,截击了清辉。”

“我去的时候清辉已经死了。”然而,说起同门的死讯,迦若却是毫无介怀,淡淡道,“他的鬼降吃了他,我怕血鬼降噬主后成为大患,就和听雪楼主合力除了它。”

“你和听雪楼主合力除了它?”明河怔了一下,唇角露出不知奇怪的笑意,正准备说什么,忽然看着月冕、眼神就是一凝——

“时辰到了,放手!”

迦若眼神也是一敛,声音未落,右手闪电般抬起,手腕连点,出手如电。分毫不差的拔下了阿靖肩头的银针,同时,左手便是断然往前一推。

轻轻一声响,竹筏沿着湖岸上白石的滑道移动,翩然入水,向着万朵红莲之间飘去。

与此同时,高台上,拜月教主的手微微用力,极其小心的、转动了一下天心月轮。虽然只是极小极小的转动,然而明河的眼神却是凝重无比、仿佛生死一线。

月升到了天宫的位置,那一刻月光投射在圣湖上,泛起森冷的银光——就在这个刹那,湖中万朵红莲忽然仿佛燃烧、在月下化为千万缕轻烟,氤氲的满绕湖面。

那是在月下升腾的怨灵,被湖水禁锢。

然而,正要回归于那一片碧水的千万怨灵,随着天心月轮的微微一转,仿佛敏锐的感觉到了湖水欲泄的趋势,瞬间沸腾、挣扎着往空中跃去!

明河整个人的力量都扑到了月轮上,双手用力,死死将稍微转动的月轮一点点扳回原处。

——只是这样一个细微的动作,却仿佛让她耗尽了所有力气。

然而,那些怨灵已经如愿的被惊动,在湖面上瞬忽来回,陡然发觉了竹筏上沉睡的绯衣女子。空气里陡然有听不见的嘶喊,那是死灵们看见了生魂的惊喜,呼啸般的,那些怨灵迅速集结在竹筏附近。

迦若的手拢在袖内。虽然站在岸边,他也能感觉到湖面上涌动的是如何可怕的力量!

看着那些死灵簇拥着、湮没了冥儿的竹筏,白衣祭司的手不自禁的有些因为紧张而颤抖。

“不用担心,它们没法子伤害她——我的血是它们的禁忌。”显然是看出了迦若心中的紧张,转动了月轮的明河伏在月冕上,微微喘息,“拜月教主是月神的纯血之子——我画下了穴咒,圣湖的怨灵们,是伤害不了她的。”

果然,那些凶恶的怨灵虽然扑到了阿靖身侧,却无法逼近半步。

沿着绯衣女子的周身,用鲜血画了一个符号。

然而,银针一拔,阿靖肩头的死灰色却是毫无顾忌的蔓延开来,疯狂滋长着。

那些怨灵陡然又是兴奋起来,低低嘶叫着,显然知道了美食的到来——云集着呼啸而来、呼啸而过,转瞬间,那一缕活了一般的死灰,就被吞噬得干干净净!

“毒这样才算是拔完了……”拜月教主疲惫的看着风起云涌的湖面,显然也是为这样强大的阴毒力量而震惊,喃喃叹息,“你的冥儿的命,算是彻底保住了。”

“多谢,明河。”祭司的声音里,也有掩饰不住的疲惫。

 

月下的圣湖泛着神秘的银光。湖边神庙的侧室中,插在壁上的火把熊熊燃烧,映照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屋子正中,放着一只青铜大鼎,鼎中水平如镜。

月至中天。月光通过屋顶一列小孔,忽然间就游移着射落在水镜之上!

雪袍白发的女子,俯身注视着水镜,神色忽然变了。

“冰陵,看见了什么?”拜月教主一直不出声的站在一边,看着占星者祈祷,此时却再也忍不住的脱口问了出来,脸色有些紧张,“月神给出了什么样的预示?”

那个叫冰陵的女子缓缓直起身,转过头来。火把明灭之间,映出她的脸——苍白的皮肤下,竟然隐隐泛出淡蓝,一头长发如雪瀑般直垂腰际——或许,那就是一个人常年居于圣殿,足不出户不见阳光的结果?

拜月教中占星女史冰陵。

那是一个自幼以来,就将身心都奉献给了月神的女子。从日出到日落、从月出到月落一刻不离的侍奉月神左右,足不出户,独自在圣湖边上闭门研习天象,拥有惊人的预言能力。平日,即使是教主,轻易也不能去打扰她——然而这一次听雪楼大兵压境,驻马于灵鹫山下,拜月教前途莫测。即使一向沉的住气的明河,也忍不住提出要借助她的力量、想预先看到拜月教的命运。

雪衣白发的女占星师,右手执着金杖,左手指向水镜,指尖被刺破,有鲜血一滴滴落入水中,幻化出缕缕奇异的变化。

仿佛什么附身,占星术士看着水镜中鲜血的漂浮变幻,脸色渐渐空灵,缓缓开口。然而飘出的却是行吟般的歌唱,声音和她平日大相径庭:“命运之轮已经启动,尔等只能静待。”

脸上露出了敬慕的表情,知道占星师已经开始了预言,拜月教主默默举手加额,退到一边,静静聆听着那仿佛天际回声般缥缈的吟唱——

“湖内的白骨,血脉的指引,不曾湮灭。龙之怒,烈焰巡于世间,二十年的隐忍后,血与火将掩盖明月……时来运转,众星相聚。然而冥星照命,凡与其轨道交错者、必当陨落!”

拜月教主听到“陨落”二字,脸色不自禁的苍白,打断了长长的歌吟,颤声问:“谁要陨落?冥星照命?是谁?”

“很多的事情,我无法清晰地透露。”冰陵垂目而立,声音依然犹如梦呓,神殿里没有风,然而她银白色的长发却无风自动,手指轻点水镜,曼声歌吟,“那朵蔷薇,握着命运的纺锤,宿命如缕不绝。沉沙谷里陨落的星辰,不再复返……当三界都已经成为劫灰,唯有湖中的灵魂,不曾湮灭。”

“蔷薇?”明河的手渐渐发抖,握紧长袍的下摆,“血薇?”

拜月教主蓦然抬起头来,目光闪电般的落在占星师身上:“你说,那个听雪楼来的女子,会让迦若死么?是不是?那是宿命?那就是宿命?冰陵,能说清楚一些么——”

虚幻的语言,犹如风一般飘散在空中,冰陵的长发飞扬,右手的金杖指向天心明月:“我所知的也只是这些……不可知的尚自存在——就算手心掌握了星辰的轨道,也无法预知全部的宿命啊。月光是否还能照耀这一片土地?血与火是否必将湮没明月?”

顿了顿,长时间的静默,仿佛冰陵自己也被自己那两个问题问倒。许久许久,悬在水镜上苍白纤细的手上,鲜血不停地滴下,散入水镜,水镜已经变得血红夺目。

“或许,轨道可以错开。”最后,冰陵吐出的话却是如此,手仿佛忽然无力,重重按入鼎中,激起高高的水花。

拜月教主再度举手加额,向月神像跪拜,退了下去,然而脸色苍白如死。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