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章 记川溯影篇 · 4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们一起逃了出去,没有被拜月教抓住。然而,那个年轻人带着她回到家乡时,却发觉拜月教的人已经抢先一步找到了他的家,而且已经毁灭了他的家族!

“他们不得不再度出逃,相依为命的浪迹天涯。每一个地方都不敢停的太久,只怕拜月教派出的杀手会如影随形的跟来。

“这样漂泊不定的生活,整整过了四年。四年中,他们有了孩子……然而,在长年的躲避追杀的流浪中,年轻人和他妻子的关系却淡漠下去。”

说到这里的时候,萧忆情停了一下,唇边泛起一个嘲讽的微笑:“所谓的患难见真心,或许就是如此?”他叹息了一声,不等身后的绯衣女子回答什么,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男子后悔了自己当时的轻狂和意气——他本来是一个有着多么大野心的人……他的梦想是建立自己的天下武林,成为一代宗师霸主。

“然而,因为拜月教如附骨之蛆的追杀,他根本连稳定下来都不可能,更不用说什么昔日的霸图和梦想!日复一日,他只是在保护妻子、躲避追杀中提心吊胆的渡过——不过也幸亏他武艺超群,好歹保全了家人四年。

“但是他和妻子之间的爱情却再也不复相识时的热烈,他的脾气变得暴躁,动辄抱怨,这个昔日意气风发的青年觉得自己将会无所事事的死去,似乎有意无意的埋怨起来。”

夜风吹来,风里带来了绯衣女子短促的冷笑。萧忆情也是苦笑了一下,俯下身,将手中的河灯轻轻放入水中,凝视了半晌,才伸手,轻轻将它推开。

站起身后,他的语气陡变,忽然间有了金石交击般的冷冽——

“然而,他不曾了解他的妻子是怎样一个女子!曾是拜月教神女的她是那样的高傲和要强,为自己成为丈夫的累赘而耻辱……他的每一句抱怨,都是她心头的一根毒刺。

“终于有一日,他回家的时候只看见四岁的孩子在哭,却不见了妻子。

“她,竟然自己返回了拜月教。

“她希望自己来领受一切惩罚、而免除教中的追杀!

“她希望她的丈夫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安定的未来……”

瞬间,阿靖的眼睛也是一片雪亮——她的神思有些恍惚,却依稀有痛彻心肺的感觉。或许是同一类的人吧?如若是她,或许也会如此吧?既然他已经后悔了,就无法再相守下去……那末,在变成相互憎恨之前,就让她用自己的血将一切了结罢!

至少,她不会再成为他的负累。

阿靖看见萧忆情站在河边,伸手扶住河边的凤凰树,身子却微微颤抖。

又是有怎样的感情、在听雪楼主的心中掠过?

“或许只是被艰辛的生活蒙蔽,在看见妻子留下的书信时、他心中的爱情和悔恨同时爆发——根本忘了被追杀的可怕,那个人抱着孩子千里迢迢追回了苗疆灵鹫山。

“然而,就在他到山下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惊人的传闻:拜月教主为了表示对圣洁教规的维护,严厉责罚了她叛逃的妹妹。在一年一度的圣湖血祭中,下令将她活活沉入了湖底。

“他们来的时候,祭典已经完毕……湖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留下。

“那个凤凰花下的女子,已经化为白骨,沉睡在水底。

“在山下听到那些消息时,父亲捂住了孩子的嘴,生怕他会哭叫出来,让拜月教徒知道了他们的身份——然而,那个孩子非常懂事,不哭不叫,一滴泪都没有流。

“他终于得到了安定与时间,可以慢慢实现他一生的抱负……他回到了中原,按照他从小的梦想建立起自己的势力,一步步扩大。终于,他成了称霸一方的大人物。

“然而他的灵魂却从来没有安宁过。他想忘记、从头开始,然而没有办法。他总是在午夜梦到妻子,梦见她已经在阴暗冰冷的湖底悄然化为白骨,然而骷髅深深的眼窝却依然注视着他——温柔一如往日,低声对他说:‘我无法解脱’

“是的,她的灵魂被阴毒的术法困在了湖底。她无法解脱。

“每一夜他都从梦中惊醒。那个成了英雄的人,终究没能好好享受他的功业和成就。他死的时候,只有三十八岁。”

最后的叙述,在风中依稀散去,萧忆情凝视着那一盏河灯,缥缈远去,眼睛里的光也是渐渐淡远,低低咳嗽着,他的肩膀颤的更加剧烈,仿佛连肺都要咳了出来。

阿靖没有说话,只是抬起眼睛,静静看着他,目光清亮柔和。

听雪楼的主人,眼睛里蓦然腾起了迷蒙的光亮,仿佛极力平定着自己的声音,终于安静地说出了最后一句:“为了记念亡妻,在那一年,他给自己的孩子改名为‘萧忆情’。”

话音一落,仿佛再也抑制不住地,他爆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全身颤抖着。用力将手巾捂住嘴角,然而黑色的血迹依然慢慢渗透出来。

“楼主。”她过去,扶住他的手肘,低低唤,从怀中拿出药瓶打开,递到他手中。

然而他的手却痉挛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定定看着她,唇边泛起了奇异的笑容:“阿靖……你说,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她也非常爱我,是不是?”

“是。”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低低回答了一句。

萧忆情的手指却一分分收紧,紧得几乎要扣断她的腕骨:“但是——她到如今都还在拜月教的湖底!这些邪教的术法禁锢了她,她不能解脱……她时时刻刻都在受着折磨!”

绯衣女子被他忽然间的愤怒和悲哀所压倒,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抬起眼睛看着他,看着他苍白的脸上泛起的血潮、和眉目间再也难以掩饰的仇恨。四年了……记忆中从相识开始,这个人便是淡定从容、生死不惊的,有着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定力。

然而,今日他眼中的怒火仿佛是在地狱里燃烧!

那是龙之怒……无论谁忤其逆鳞,都会被雷霆之怒焚为灰烬。

“我等了二十年,二十年!五年前我羽翼未丰,不等我有能力出兵,那个华莲教主就归天了……好容易我今日做好了一切准备,你居然和我说、不能扑灭那受诅咒的一族,要我找另外解决的途径?!”微微冷笑着,他看着她,眼睛里有阴暗而邪气的光芒,“你要我如何?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母亲的遗骸永葬湖底、不得超生么?……咳咳,咳咳!”

他激烈的语气,到最后终于被剧烈的咳嗽再度打断。

病弱的年轻人靠着树,猛烈的咳嗽着,全身微微发抖,不住的喘着气。阿靖连忙扶住他的肩膀,将药物给他服下。

她清澈的眼睛里,忽然有了微微的迷惘之意。

她五岁的时候死了母亲,仇恨死死的铭刻在她心里。过了十年,在十五岁的时候她携剑追凶于天下,用了三年时间一一杀尽了当年围攻她父母的七大门派、十一位高手。

血魔之女的名字,由此响彻天下。

她明白那种仇恨是什么滋味——父母死的时候她体会过一次,青岚死的时候,她又体会过一次!……她自己都无法放弃仇恨,又如何能反驳他?

阿靖扶着他一起在树下坐下,感觉他的呼吸在慢慢平定下来。

萧忆情微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的可怕。他慢慢松开了握着她手腕的手指,她看见一圈青紫色清晰的烙在她白皙的皮肤上。

他恐怕也是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回顾自己的往事,什么样的愤怒和仇恨,居然让听雪楼的主人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坐在凤凰花树下,看着前方静静的河流,看着万盏河灯缥缈流去,听着夜风中传来的人群哭丧之声和悠扬悲怆的镇魂歌,阿靖的眼睛里忽然泛起了苍茫的笑意。

原来,这世上唯独死亡是公平的——无论对于谁,都是那样留下毫不容情的烙印——哪怕拥有权力地位如听雪楼主人。

“阿靖。”出神的时候,她忽然听见身边的人轻轻叫了一声。

她回过头来,在树影的黯淡下看见他睁开的眼睛,清冷安宁如同一泓秋水。药力显然已经起了一定的作用,萧忆情不再咳嗽,只是有些衰弱无力的看着她,完全不复片刻前那样的凌厉逼人。

萧忆情唤了她一声,等她回头了却又不说什么。沉默了许久,他忽然笑了一笑:“好了……一直想和你说的,我都已经说出来了——接下来的一切,由你自己判断。”

阿靖一怔,方才想说什么,萧忆情的目光却再次投向了夜中静静流逝的河水,忽然自嘲般的笑了笑:“今天难道真是见鬼了?……这些话,居然就这样说了出来……”

的确,无论他或者她,对于以前的往日从来都是深藏于心的。

然而,在盂兰盆节之夜,在这条河边,他们却不约而同的回顾了最灰暗的往日。

他们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子夜,静谧的出奇。

在走过河上浮桥的时候,阿靖看到了河边立的一块石碑,刻着两个字:记川。

她忽然微微的笑了,想起了听过的一首歌谣:

有一条河叫做忘川,喝一口忘川的水便能忘记一切;另一条河叫做记川,喝一口记川的水便会想起一切。喝一口忘川的水再喝一口记川的水,忘记了一切又记起了一切。

出自辛晓琪·《忘川》​​​

然而,世上某些事情,却是永远无法忘记。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