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章 记川溯影篇 · 1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师姐,镇南王世子没事了么?”大理镇南王府客厅中,一见绿衫的弱水出来,烨火便有些担忧的站了起来——上好的普洱茶,她居然一口未喝。

“抓到了——你看这是什么?”弱水的神色有些疲惫,却忽然有些顽皮的笑了,手一抬,烨火眼前便是一暗,刺鼻的腥味扑来,浓重的阴邪气息让烨火本能的退开了一步,冲口道:“天……真的是鬼降?!”

“嘻嘻……是啊,师父昨天半夜里守在世子卧房,好容易才收服了这个来暗杀的鬼降呢!”弱水小心翼翼地将一个高不盈尺的葫芦捧在手里,招呼着师妹过来在口上贴满符录,“师父在和镇南王说话,让我们先将它封起来。”

烨火被空气中奇异的霉味薰得皱眉,但是第一次看见真正的鬼降,还是让她大为惊异。她过来帮着师姐扶好葫芦,看弱水贴上符录。同时感觉到葫芦中有什么东西在猛烈的撞击着,咚咚直响。想起以前在术法书上看见有关鬼降的叙述,她心中有奇异的厌恶——

鬼降,是广泛流传于苗疆一带的降头术中的一种,是通过养鬼之术控制了一个鬼魂,令这个鬼魂去做种种事情,即驭使死灵。

为了培养鬼降,术士先要到树林去砍一段的木头,以种植在死人墓地旁的树木最佳,再用刀子雕成一口小棺木。准备完毕后,去找一些刚死不久的人的坟墓,掘棺取尸,用人脂提炼而成的蜡烛烧烤尸体的下巴,直到尸体被火灼出尸油,然后将滴下的尸油用预先准备好的小棺木盛之。法师然后迅速盖棺念咒,这个刚死去的魂魄就能听命而供差遣行事,来去如电而为一般人目所不能见,瞬间就能完成主人的指令。

此法虽然因为过于阴邪而被玄学正派视为妖法,然而在苗疆,却颇为盛行。

“是拜月教派出来暗杀世子的鬼降吧?”贴好了符录,葫芦里面的声音也小了下去,烨火皱着眉头问。弱水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是啊。镇南王的侧妃想让己出的次子当上王储、所以才暗地里请来了拜月教的鬼降。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可哪里瞒得过我们这些人的眼睛。”

“哎呀,那么镇南王他知不知道?”惊讶于权贵间竟有骨肉相残的事,烨火脱口惊呼。

“嘘……轻点。”弱水制止了她,不屑的冷笑,“哈,镇南王心里比谁都清楚呢。可是他宠着侧妃,又能怎么样?至多请师父过来帮忙避祸而已。”

冷笑着,弱水明朗的眉宇间忽然有愤恨的表情:“这些糜烂的皇族富豪,家里的丑事能少的了?师妹你别惊讶,姐姐可是从这里出来的,看惯了……如果不是当年娘早早送我出了家、跟了师父学道,恐怕我也早被害死了。”

烨火不说话,微微叹息了一声——

师姐弱水出身世家豪门,父亲纳有十多房姬妾,而子女却一无所出。弱水的母亲是第七房如夫人,生了弱水后地位陡升,遭到了其他女子的嫉恨,母女两暗地里好几次几乎被谋害。

终有一日,张真人云游经过,一见五岁的弱水,便和她父母说:“此女有仙缘,可随贫道出家——若不出家,则活不过三年。”

弱水父亲不舍,然而过不了多久,七夫人母女便再次被人暗中下毒,奄奄一息。惧怕女儿在家终究留不住命,父亲终于同意了夫人的请求,将唯一的女儿托付给了真人。

也许多亏了跟了师父,师姐才平平安安的活到了今日吧?虽然平日总是嘻嘻哈哈的样子,师姐的心里,也一直有些不好受吧?

烨火怔怔的想着,却看见师父结束了同镇南王的交谈,由王爷亲自送着,从书房走了出来。她们两人连忙收好了葫芦,跟着师父走出府门去。

“师父,你和镇南王在书房那么久干吗呀?我们在外面等的腿都软了。”方一出门,弱水便嗔怪,“而且我们这一次来不是为了对付拜月教么?怎么反而管起这些王府里七七八八的恶心事了?”

“你给我小声!生怕拜月教的人听不见是不是?”不满的瞪了弟子一眼,张真人叱道。

弱水吐了吐舌头,晃着手中的葫芦对着烨火笑笑。

“小心些!万一撞翻了、让鬼降逃了就不好了。”张真人对于这个调皮的弟子向来没法子,但是仍然解释了一句,“镇南王答应这一次不插手听雪楼和拜月教的事情——也是因了世子此次差点送命,他碍着王妃生气。此前,受宠的侧妃和拜月教的关系密切,顺带着镇南王治下子民都崇敬那个邪教……”

“哦,这次王爷能保持中立那就不错啦。”微微笑着,烨火答了一句,“拜月教在苗疆根深蒂固,要拔掉它、还真的牵扯方方面面呢。“

“是啊……明镜大师应该去了周守备府上驱邪——近几日谣传周守备的死对头千总陈定基想制他于死地、高价请来了邪教阴人想害了他性命。”张真人摸了摸胡须,缓缓点头,“唉唉……这般狠毒的妖术!施术者就不怕折了自己的阳寿?”

“咦?这么说来,周守备也是站到我们这边啦?”终于明白过来了什么,弱水问。

烨火笑吟吟的看了师姐一眼:“至少不会和我们为难了吧?他要忙着找千总算帐,拜月教的事情,该是懒得管了——这样一来,形式对于听雪楼就好多了,不至于四面为敌。”

张真人微微点头,看了大弟子一眼:“弱水啊,你对于人情世故一窍不通,这一些还要向你师妹学学!”

“可是,你们怎么知道王府守备那里正好有机可乘啊?万一他们都和拜月教扯不上呢?”虽然明白了此次出行的原因,但是弱水还是有些不服气的问。

“呵呵……这等谋划,自然是萧楼主的功劳。”有些感叹的,张真人微微颔首,“他似乎从好几年前就关注到苗疆了,对于进攻拜月教楼主似乎已成竹在胸,这里的人事无不了如指掌……短短时日便做到了各方制衡。真是厉害啊。”

弱水被复杂的关系搅得有些头晕,跟着师父在人群中走了一路,才慢慢地反应过来,张大眼睛叹息了一声:“啊,我现在明白那个萧公子为什么看上去总是病恹恹的了——老是想着这么费力的事情,能不累么?”顿了顿,见师父和师妹都笑,她忍不住也笑着问了一句:“师父,萧公子厉害,还是你厉害呢?”

然而,不等听到回答,感觉到了背上的葫芦似乎轻了起来,弱水下意识的伸手一探,忽然叫了起来:“哎呀!糟了——葫芦、葫芦空了!”

张真人和烨火同时色变,等弱水解下背上葫芦查看时,一入手便发觉份量轻了不少——然而,封口处的符录、却居然丝毫未破!

竟然…竟然有人、不需破坏符录结界,就轻易掳走了鬼降!

“我、我一直没有觉得有谁动过啊……”目瞪口呆的,弱水急道,有些快哭出来的感觉,“师父……这次我只有认啦——你回去罚我吧!”

看着葫芦口上分毫未动的符录,再凝神一算,张真人便抬起投来,拍拍焦急的弟子,叹了口气:“算了……以你的修为,实在怪不得你看不住。”

“嗯?”弱水和烨火斗齐齐一怔,却看见师父转过头,对着方才擦身而过的行人一稽首:“施主好高深的五行搬运大法……只是以施主的修为、何苦与小徒开玩笑?还请将收服的鬼降返回,贫道感激不禁。”

人群中,某个快要走上浮桥的男子站住了身,在如火的凤凰花下转过头来,微微一笑:“大师恐怕是看错人了吧?”

然而,在那个人回头的刹那,仿佛被强光忽然照住了眼睛,弱水视线一片空白——

那个人身上的灵力是如此的强大……那散发出来的“气”、在看得见精神体的她来说,一眼望去几乎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照得她看不见周围来往的平凡百姓。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

视线中,只有那个凤凰花树下白袍长发的男子、如同神一般的微微冷笑。

“迦若大祭司!”耳边,忽然听到了师妹烨火脱口的低呼,她的声音,也带着震惊和极度复杂的感情。弱水的心猛地一紧,盯着前面的白衣年轻人,有些发呆。

“贫道自问眼力尚可,并不曾看错。”依然是心平气静地,师父稽首。

“是么?”弱水看见祭司有些讥诮地微笑起来,额环上的宝石闪着夺目的光彩,迦若指着河边的凤凰树,开口,“那么请问大师:这河边种着的树有几棵?”

“自然是十六棵!”烨火平定了下来,默数了一遍率先脱口回答。

“不对……烨火,你数错了。分明是十七棵。”张真人微微摇头,抬起手,一棵棵的数过去,从左数到右,没错,果然是十七棵。

“这……”烨火呆了一下,自己再次数了一遍:还是十七棵。

她虽然满心疑虑,却不得不对着师父点点头:“师父说得没错。”

迦若却忽然冷笑了起来:“张真人,虽然你年纪也不轻了,可修习术法之人怎会如此老眼昏花?——分明是十六棵树,怎生数成了十七棵?”祭司微微抬手,从左往右重新数了一遍给他们看,一、二、三、四……不多不少,果然是十六棵!

“怎么会是十七棵呢?真人可否再为迦若数一遍?”带着些许的讥诮,祭司回头问。

张真人脸色凝重,抬起手指,一棵一棵数着:一、二、三……然而,居然只有十六棵!无论怎么数都只有十六棵……他、他居然数不出第十七棵来!

只有他明白,他的“分光化影”在一种不知名力量的压迫下,居然失效了……他的术法和幻力、根本没办法施展出丝毫!

“真人果然是年老了……”微微笑着,看着老道士和两位弟子惊讶的表情,拂了拂衣襟,白衣祭司飘然回身,扔下一句话飘然走开,“对了,有个叫明镜的大师、此刻恐怕有些不舒服……你们赶快过去罢。”

弱水和烨火本来想再度上去拦截要回那个鬼降,然而张真人的脸色却变了,厉声道:“快和我去守备府上!迦若今日一定是亲自去了守备府那边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