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章 风音蝶魂篇 · 3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僧一道的神色,刚开始是有些审视意味的——毕竟,对于这样一位名动天下武林的奇女子,没有人不存有好奇心,即使方外之人也不能免俗。

然而,等视线投注到这个站立在碧水旁的女子身上,明镜大师和张真人的眼色都略微一怔。然后阿靖看见他们的手指、在宽大的袍袖底下轻轻移动掐算。

她忽然有些厌恶起来……又是命运。

这些懂得术法的人,太执着于所谓的宿命和预言。就如她的师父白帝,即使号称剑术玄学一代宗师,居然却不能杀死她这样一个小小的孩子——因为他惧怕命运的改变,于是放任这个可能遗祸他弟子的女孩活了下来。

如果看见命运让人变得懦弱……那还不如看不见。

“靖姑娘。”两位术法大师分别起立,致礼,她也是静静地回礼,却没有出声。

再度往她脸上一看,明镜大师和张真人交换了一下目光,仿佛同时看见了什么。心照不宣的,两个人便一起告退了。烨火和弱水也跟着师父离去,转身的时候,烨火看了看阿靖,有些欲语还休。

“好久不见。”周围登时安静下来,唯有风簌簌穿入竹叶的声音,萧忆情仍用平日那种平静莫测的眼神远远地注视着绯衣女子,血色淡漠的唇边露出微微的笑意,“你好么?”

“如果好,还用楼主你亲自来么?”她也是淡漠的回应着,走过去,在竹榻边上坐下,有些讽刺的看着他。

“赶着来这里、是因为我很担心你,阿靖。”唇边的那一丝笑意忽然转成了苦笑,低低的,听雪楼主看着她,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哦?”绯衣女子笑了笑,看着小臂上被鬼母藻缠绕而留下的印记,眼神仍然是倔强而冷漠,“征战武林这么些年,你可从来没有为我担心过——放心,虽然我不是那个迦若的对手,但也不至于死在他手下。”

萧忆情嘴角的笑意逝去了,他的眼眸如风般拂过对面绯衣女子清丽的脸,她脸上的神色冷漠而充满锋芒,一如她袖中的血薇剑——这么多年来,一直如此。

他忽然叹息般的呼出了一口气,低低注视着她,眼神沉沉:“你知道我担心什么——阿靖,你真的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么?”

“有。”沉默了片刻,绯衣女子的手轻轻按上颈中的护身符,回头,直视他喜怒莫测的眼眸,忽然静静道:“那个迦若,是我以前的同门师兄青岚。”

听到那样的话,听雪楼主的手不易觉察的抖了一下,视线垂了下来,秀气的睫毛掩盖了他此刻的眼睛,只是瞬忽之间,他又抬眼看着楼中的女领主,微微咳嗽着:“是么?”

“你何必作态?烨火应该已经密告过你了。”冷冷看着他,阿靖眼神是冷漠的,甚至带着几分讥诮和不屑,“她是你派来监视我的眼线,不是么?你也该知道她是那岩山寨的人。”

“咳咳……”仿佛要说什么,然而萧忆情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忙用手巾掩住嘴角,方一接触,便染上了黑色的血沫。他的手指探入怀内,痉挛的抓住了一个白玉小瓶,然而因为手指不停颤抖,一打开,瓶中红色的粉末便洒了一桌。

绯衣女子蓦地起身,瞬间出指点了他心肺附近的大穴,将瓶中剩余的药粉倒入案上的一盏苦茶,扶着给他喝下。待得他喝尽了杯中的茶,便道:“不要随便动用真气,我去叫墨大夫过来。”

“不用……先别、别叫他。”然而,在她刚站起时,手腕却被他扣住,阿靖回头,看见他衰弱无力的眼睛,那样的冷彻而阴柔,迷离得有些女气。

她忽然间就怔了一下——这个人身上,永远带着这种奇异而矛盾的气质。

他的眼神是阴柔却又强悍的,他是一个病人、然而这个病人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世上大部分健康人死在他的面前!这种阴柔中糅合的强悍形成了一种莫测而致命的吸引力,让无数武林人士对于这个传奇产生了深不可测的感觉,不敢稍有不敬。

。落。霞。小。说。🍒 w ww…L u ox i a…co m

“有很多话……咳咳,说开了反而好。”他修长的手指扣住她的手腕,指骨有一种琉璃般脆弱的感觉,虽然服用了药物,他仍然是微微咳嗽着,却花了很大的力气,缓缓对着她说。

阿靖坐了下来,反手扣住他手上的尺关穴和少泽穴,缓缓将真力送入,助他化解药力。

“你有多少机会能够杀我?”忽然间,咳嗽着,竹榻上的病人闭目问了一句。她一惊,手指下意识的扣紧——腕上尺关穴是人身大穴,稍微用力,便能让人半身无力。

“你也知道……病发作的厉害的时候……我连墨大夫都不允许他靠近。咳咳……在发病的时候,一个小孩子…都能杀了我……”断断续续的,听雪楼主苦笑着说,感觉到扣紧他手腕的手指在一分分松开,“阿靖……你有多少机会、能杀了我啊……”

“那是你胆子大。”许久,她涩声回答了一句,“或许有一日我就真的会杀了你。”

风声入竹,萧忆情咳嗽着,看着苗疆一片欲滴的青翠,以及颜色艳丽的蓝天,目光疲倦而高远:“那你认为…我还会派人监视你?”

“可是如果不是烨火告密,你从何处事先得知我与迦若的关系?”她的手指松开,然而目光里的冷芒却不曾稍减。

“咳咳……迦若就是青岚,这个秘密我是通过另外一个途径得知的,早在派你来苗疆之前。”听雪楼主微微咳嗽,温柔的凝视她的眼睛,叹息般的轻轻道:“我知道你有个师兄,十年前为了救你留在了苗疆的重围里。这个事情…我在两年前就知道了,青冥。”

“两年前?”绯衣女子的眼神陡然雪亮。

“不错。”萧忆情微笑,眼神迷离莫测,望着高天流云,淡淡道,“告诉我这个秘密的人,曾有个名字叫做青羽……”

“高梦非?!”再也忍不住,阿靖脱口低呼。

“是的——就是我们听雪楼、曾经的二楼主。”嘴角忽然浮现出哀伤的笑意,他回答,“也是你曾经的二师兄,青羽。”

“可他答应过、永远不会将我们的以往泄漏出去……”阿靖怔住,喃喃自语。忽然间,又笑了起来,笑容中是平日一贯的冷漠轻蔑:“是了……凭什么我相信他能守住他的诺言?我不是连他也杀了么?”

用过了药,萧忆情的气色稍微缓和,用手撑着竹榻让身子微微前倾,静静看着绯衣的女子,道:“我并没有刻意追究你的过去,但是你来到楼中不久,他就故意泄漏风声让我得知你和他的渊源——希望以此降低我对于你的信任。”

他的眼睛沉寂如大海,仿佛千亿的星辰都沉入了其中。

她早该料到、以听雪楼二楼主的心机和手腕,本来也是就会如此的……只是她因了“青羽”的缘故,一直都未能看清楚他在十年中的改变——

青岚亡故后,他们两人离开沉沙谷流落中原。

带着血薇剑的十三岁女孩一出现在江湖、就因为血魔女儿的身份遭到了无休止的追杀与排斥。他们两师兄妹相依流落江湖,挣扎了好几年——终于在某一天,青羽不告而别的离开了……他是有自己的野心和目标的,怎能因为她的出身连累到在江湖中奋斗的路。

身怀绝艺的青羽,总不会为了护着一个邪道魔王的女儿,而葬送了大好前程。

几年之间,他便迅速的崛起在江湖中,名动武林,最后甚至赢得了萧忆情的重视、邀请他入主听雪楼,共谋大业。

他不再叫“青羽”,而有了新的名字:高梦非。

往世如幻梦,但觉今是而昨非。

对于赢到手的一切,听雪楼的二楼主显然是满意的——他从来不曾为舍弃过什么后悔。

或许在某一日,因为蓦然看见新加盟的女领主时,有过刹那的震撼——然而与她再度重逢时,他考虑的最多的、还是她的出现会对于他篡夺大权的计划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吧?

毕竟,白帝那个预言,三位弟子都铭刻在心。

所以,他选择了先发制人——将自己与舒靖容的过往,有意无意的透露给楼主。

他料想着、以萧忆情内心的敏感和多疑,阿靖在楼中必然不能成为楼主的心腹——何况,要冥儿信任别人、的确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可相对来说,要让两位当权者心存疑虑而相互猜疑,那便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了。

他的推断,本来应该都没有错。

可惜,到了最后的关头,如预言所说的那样,他还是死于血薇之下。

阿靖安静了半晌,慢慢将记忆中各种零散的片断串在一起,一一印证。各种复杂的情绪在眼底沉浮着,忽然,她再度笑了起来:“楼主,你的胆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高梦非的野心从来不曾刻意掩饰过,然而因为爱才、也因为对于自己手腕和控制力的绝对自信,萧忆情依然给予他在听雪楼中的高位大权,起用了这位极度危险的奇才——同时,也时时刻刻警惕他的反噬。

在听雪楼内乱中,他将她安排为最后的关键,对付背叛的高梦非。

在叛乱最后势均力敌的混乱中,她一招“易水人去”、刺入二楼主高梦非的心口,粉碎了那个染血之梦。

她以为萧忆情不知道青羽和青冥的过去,才如此安排——毕竟,在武功上,除了萧忆情和高梦非、听雪楼中便只有她最高,三楼主南楚又为人温和诚挚、不善于作假,所以才不得不如此谋划。

然而,楼主居然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是高梦非的同门!

明知如此,那么他为了平叛、走的又是如何险的一着棋……

“是很冒险——但是我赌赢了,不是么?”微微咳嗽着,然而听雪楼主有些欣悦的笑了起来,那千亿的星辰仿佛再度浮出海面,“我赌你不是他的同党,我赌你不会背叛听雪楼。”

“如果输了,你坟上的白杨如今也该有合抱粗细了。”即使是她,也不自禁的喟叹了一声。江湖仇杀争斗本就残酷无情,为了稳定听雪楼至尊的地位,他又用多少心力挫败了多少变乱和阴谋。

“阿靖:我从来都是信任你的,希望,你,也能信任我。”他看着绯衣女子,目光真挚而深切,凝重的一字字说。

然而阿靖却只是握紧了袖中的血薇,许久,才轻轻道:“好罢……我试试看。”

虽然只是听到这样的答案,听雪楼主却蓦地笑了,病弱的脸上有淡淡的奇异的光,低低道:“谢谢。”

他站了起来,看着远处忙碌的自己人马,忽然有些感叹的低语了一句:“真希望……我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

绯衣女子一震,在他走向部下时,忽然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既然你知道——那么,为何还故意派我来苗疆对付拜月教?你难道不怕——”

“我很怕。”萧忆情的脚步蓦然停止,迅速截断了她后面的话语。然而却是不回头的一笑,笑容里有沉寂寥落的神色:“我又赌了一次,但是这次我很怕我会赌输——我有些后悔、连夜赶了过来。”

顿了顿,他终于回头微微一笑:“所以……赶来看见你还在,我真的很高兴。”

他的笑容映入她眼中,阿靖心中蓦然有一种柔软的感觉,让她平日淡漠一切的内心有些动摇:要如何对他说,在听说他要赶来的时候、她内心也是有喜悦意味的。

她的内心,竟然有过那样软弱的感情。

“为何…为何一定是拜月教?你从来不曾花不相等的代价来对付一个不值得征服的教派……你为何一定要对付拜月教?”忍不住,她仍然提出了这个一直困扰的疑问。

竹径上,白衣公子回过头来看着她,嘴角有极度复杂的笑意,然而,眼神深处却忽然泛起了刀锋一样雪亮的光芒!仿佛有什么掩盖的幕布忽然被扯下,露出了峥嵘凌厉的内心。

“我恨它。”蓦地,萧忆情淡淡说了三个字,一字一顿,“就像你一定非常恨那岩山寨一样——我恨拜月教。就是如此。”

不等她从惊愕中体会他话语的深意,听雪楼主转过了身子,不再看她,淡漠地从碧水修竹中穿过:“我见过迦若了,真是非常可怕的对手。我不会为难你……在我和祭司对决的时候,请你置身事外。”

他最后留下的一句话在空气中荡漾,便如拂过树林的风。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