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章 双星黯夜 · 2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被青岚毫不考虑的推出,踉跄了几步,却不知道为何没有立刻跑开,反而关切的回头、看了看那三个哥哥姐姐。然而无数族人对着她焦急的伸出手来,那芦更是急得眼睛里都是泪水:“小姐!小姐!快过来!”

十岁的孩子吓了一跳,连忙回头准备投入亲人的怀抱——然而,忽然之间,她却看见族里的大巫师脸色阴沉的从怀中拿出一支牛角做的小笛子——

“哎呀!”从小见多了法师们奇奇怪怪的法术,直觉到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她叫了起来,“傀儡虫!傀儡虫呀……”

就在那一个瞬间,她看见那个昏迷过去的女孩子忽然被操纵般的动了起来!

青冥抬起了手,手指间夹着一根蓝光盈盈的针,向着白衣少年的胸口拍了下去。

只是咫尺的距离,青岚根本来不及避开——

“哎呀……”她哭着叫了起来,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

然而,被魔笛无形操纵的那只手,却忽然在半空中僵硬了——仿佛另外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在抢夺,青冥的手颤抖着,停滞在半空中。

昏迷的人身体在微微发抖,阖着的眼睑底下眼珠在不停地动着,看得出、是在极力挣扎着想醒过来——虽然衰弱到了如此,这个女孩的意志力、居然仍能和傀儡虫相抗衡!

“铮。”就在她的手迟疑的瞬间,一边守护的青羽蓦然出手,闪电般弹掉了青冥手中的毒针,同时青岚也已经点了她的穴道,防止她再度不自禁的动作,抱着女孩站了起来。

在他站起来的时候,仿佛经过了计算、无数的毒箭、毒针、吹箭……都纷纷往场地中间的三位少年招呼了过去!

“该死的!”青羽手中的剑已经化成了一片白光,忽然身子飞纵了出去,一把将快要跑出空地的十岁女孩子拎了回来,“自己孩子的命都不要了么?”

青衣佩剑少年的眼神已经闪亮如剑,凌厉而不容情,一把拎着她的后领,将她的身子横扫过去,挡在三人面前、作为盾牌。

“爹爹——”忽然间天旋地转,晃动的视线中看见无数明晃晃的暗器向自己刺来,十岁的她吓得大哭起来,拼命挣扎。

“青羽,不要这样!”身边的白衣少年急叱,然而因为抱着冥儿也已经无法腾出手。电光火石之间,女孩只看见眼前白衣一闪,所有打过来的雨点般的暗器忽然全部看不见了……

“师兄!你、你竟然做这么蠢的事!”耳边,蓦然听到了青羽有些震惊的声音。

然后,她看见眼前的白衣上,有一行鲜红的血缓缓流了下来。

挡在她面前的青岚一个踉跄,几乎倒下,他双手依旧横抱着那个叫冥儿的昏迷女孩,然而肩背上却被暗器打中了好几处,血纵横流在雪白的衣襟上——

那一瞬间,无法腾出手来的他转过身,用肩背挡住了打向孩子的暗器。

这个哥哥救了她……这个哥哥竟然救了她!

“咳咳……快走、快走。”面对师弟的责问,青岚也只是无奈的笑笑——青羽的做法是对的,虽然残酷了一些,却是生存必须的手段。而他,却只是无法看着这样年幼的孩子死在面前、却不动手救助——虽然这是多么愚蠢的行为,他自己心里也清楚。

🌹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看到他这样的举动,甚至连那些苗寨里的人都惊住了。

“好吧好吧!”没有时间再说什么,青羽也是苦笑着,一用力、将手上的寨老小女儿扔了出去,抢身上去从师兄怀中接过昏迷的女孩,“我们快走!”

“土、寨老……我们,我们要追么?”看到少年们已经奔出了一段距离,那些呆住的苗人中才有法师反应过来,低低问头领。

“追。不能让他们这么跑了!”咬着牙,寨老不顾叫着“爹爹”扑到怀里的小女儿,冷冷下令,同时一把推开了饱受惊吓的女儿那燕,“没有用的东西!居然被那群汉狗给救了——真是丢尽了我那岩的脸!”

十岁的她蓦然呆住,怔怔的看着父亲因为愤怒而青筋凸出的脸,忽然感觉到奇怪的陌生,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姐……小姐不哭……”侍女那芦这时慌忙上来抱起了她,拉到一边。

她抽泣的靠在那芦怀里,周围那些叔叔伯伯都已经不再理睬她、而各自忙着追那三个哥哥姐姐去了。听到兵刃破空声,幼小的孩子忽然不停的颤抖起来,怯生生的抬头,问:

“那芦……他们、他们会死么?爹爹会杀了他们么?我、我不要那个哥哥死啊……”说着,孩子呜咽了起来。此时,那只被定住身形的小蝙蝠也扑扇着翅膀飞了过来,绕着小主人上下盘旋。

“……”方才那个汉人少年的举动,也让侍女内心震动不已。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那芦只是抚摩着孩子柔软漆黑的头发,微微叹息。

十岁的苗寨寨老女儿那燕,攀着侍女的肩膀,看着一行人离去的方向——

那个穿着白衣的汉人哥哥已经看不见了,然而,从那一角落笼罩着的浓重巫气可以看出、爹爹他们在和对方做着激烈的交战……

“我还记得你……能驭使红蝠王的苗疆小姑娘——你不认识我了么?”

记忆中,那个白衣祭司微笑着伸出手来,凌空画了一个符咒。

他的手指间,有一个小小的玉石指环,闪着微弱的光芒。

是他……难道真的是他?那个十年前闯入山寨救人的白衣少年?

如果迦若就是那个叫“青岚”的少年,那么,按照他们两人的对话推断,靖姑娘…岂不就是那个叫“冥儿”的女孩?

——那个十年前被抓到寨子里来、严刑拷打得奄奄一息的小女孩。

——那个青岚和青羽拼了命、也要维护的小师妹。

他们联袂的闯入,引起了寨子里前所未有的动荡,几乎全部巫师术士都倾巢而出去追拿三个少年。然而,趁着那岩山寨里这样的动乱,一直蛰居在灵鹫山上的拜月教却趁机出手,一举灭亡了这个号称苗疆最强盛的山寨!

所有的男丁都被杀死,年轻的女子们被下了蛊毒,被迫忠实于拜月教。

十岁的她,拼了身上蛊毒发作生不如死也要离开那个月宫。在侍女那芦的帮助下,逃脱后在泉州城外遇到了云游四方的张无尘真人,入了他门下,成了今日的二弟子烨火。

不知道那三个少年后来如何……或许已经死在了族人的围攻下吧?

然而,却不料在今日、竟然又看见了他!

他……居然成了拜月教的大祭司·迦若。

可笑的是,昔年那岩山寨的寨老女儿今日却成了听雪楼门下的人,准备前来攻打拜月教。

世事……难道都是如此令人哭笑不得的么?一直感念的救命恩人,十年来寻觅着,然而一旦见面了,却又是变成水火不容的局面。

“青岚。青岚……”仿佛鼓足了勇气,烨火低下了头,抚摩着掌中的飞翼,感慨万分的喃喃念着这个名字。

“那岩寨老的女儿,你终于记起来了么?”身后忽然有清冷的声音,烨火大惊回首,看见了挽帘而入、静静看着她的靖姑娘。

那个叫青冥的十三岁女孩儿。

 

离开木楼已经很远了,然而体内的刺痛在慢慢地加剧,蔓延……他抬手,掌心向上,承载着月光。奇怪的是,天幕中那一轮明月、居然再也不能给他任何转移痛苦的能力。

而伤势却在恶化。

刚才那一战里,虽然表面上他占尽上风,然而他却知道自己在施用“指间风雨”时,遭到了咒术的反噬——

所有术法都有反作用,通称为“反噬”或者“逆风”。如果施用法术失败,在施法者没有防护的情况下,咒语将以起码三倍的力量反弹回施术者本身。而即使施用成功,也会有一定的力量反弹回来,造成潜移默化的不良影响。

这是术法家都知道的常理,对于这种情况,天下各派的术士们也都有不同的防御方法,原理大都是将反噬的力量转移到别处。

即使拜月教的大祭司,也不例外——

因为咒术反弹而造成的小小伤害,这种情况他以前不是没有遇到过。然而,令他惊讶的是、这一次,他居然无法同以往一样将反噬的力量转移出去!

明河、明河她……或许已经采取了什么措施。

凝聚的真气渐渐有涣散的迹象,迦若皱起了眉头,加快了脚步——无论如何,他要赶在月沉之前回到灵鹫山的月宫,不然,越来越溃散的神智支持不了反噬回来的袭击。
走了几步,脚下的感觉却越来越虚浮,他视线也有一些模糊。恍惚中,仿佛周围的树林中浮起无数幽暗的眼睛,怨恨而阴冷的看着他——糟糕。

那些恶灵……那些恶灵又回来了么?那些以往死在自己手下的无数冤魂……居然趁着他衰弱的时候、涌现出来了么?

杀一人,聚一魂。

在拜月教十年,他杀了多少人,已经不可计数,圣湖中累累的白骨见证他灵力增长的过程。转换怨气为灵力,驭使死灵和鬼降——在苗疆近似于神明的拜月教祭司,所掌控的力量却是如此阴毒……

平日里仗着自身修为的深湛,那些聚集听命的恶灵无法作祟,然而如果出现今日一般的失误、让他灵力降低的话,那些死灵和鬼降恐怕会群起反噬。

特别是那些被他活生生放干了全身的血、做成鬼降的少年男女魂魄,只怕是一直以来都恨不得食他的血肉而后甘吧?

今夜,真是不该离开月宫来这里……

今夜是拜月教一月一度的开启宫门的时候,也是为了对苗疆百姓显示教中“神力”的时机——身为大祭司的他、此时应该在大殿的宝座上,一一接见前来祈福禳灾的子民,用他的灵力表现“神迹”、让那些百姓更加相信月之神的力量。

明河该是真的愤怒了吧?……所以才停止了转移对于他的术法反噬。她是想让这个不可一世的大祭司知道,即使独步于天地间,他,仍然不能少了她的助力。

“可依陀洛阿梵密托安谛。”

苦笑着,集中最后的灵力,迦若轻轻念出了那一句咒语,瞬间,雪白的巨大幻兽凝聚成形,一跃而至,匍匐在他的脚边。

“朱儿……带、带我回月宫。”白衣祭司拍了拍饕餮的额头,饕餮亲热的打了个响鼻,伏下身来驮上衰弱的主人,对月啸了一声便奔了出去。

然而,刚奔出几步,饕餮就警惕的停了下来,前爪扒着地面,冷冷看着前方的虚空。

月光明亮,前面几步便是一条小溪,在月光下泛起万点波光——然而,溪面上却慢慢腾起了一层稀薄的雾气!

无数双惨白的手从溪水中伸出来,那些死去许久的灵魂们安静地聚集在半空,用诡秘怨恨的眼睛看着他,形成了一个圈,将祭司和幻兽都包围在内。

迦若感觉到身体中剧痛的蔓延在加快,仿佛有什么在撕扯着他的身体,将他全身往各个方向拉开——莫非是天意……居然让他在这里遇到一条冥河……

苗疆不多见的极阴的水……是能汇聚所有阴灵的地方。在这里,冥界的力量会战胜阳世。即使他平日来到这种地方,也需要小心防护、更何况今日这样的状态!

饕餮在怒吼,一次次的扑向虚空,却一次次的被看不见的力量撞了回来,落在圈中。溪面上水汽蒸腾,死灵聚集成一道墙,安静地一次次阻挡着幻兽的进攻,却丝毫没有反击的意思——

迦若蓦地明白了:他们,是想将自己困在这里到月亮西沉、不然自己有返回月宫补养灵气的机会!这样,等天一亮,自己就会因为衰弱变成普通人,丝毫无法对付这些恶灵。

“朱儿!我给你破开灵瘴——跃过溪对岸去!”有些孤注一掷的,他下定了决心,摘下额环中镶嵌的宝石,双手紧握,喃喃念咒,将所有的灵力注入宝石中。忽然,用力将那一块“月魄”对着死灵结成的屏障扔了过去!

宝石映着天上的月光,焕发出璀璨之极的光辉,那些死灵纷纷避开,来不及退开的,就在光芒中如冰雪般融化!饕餮大吼一声,对着虚空中出现的那一个缺口飞跃了过去。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