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章 双星黯夜 · 1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红蝠王?……他、他居然认识飞翼!?”手臂上的伤已经包好,在木楼中,烨火捧着受伤的红色蝙蝠,独自低语,想着迦若最后留下来的话,惊讶莫名。

“我还记得你……能驭使红蝠王的苗疆小姑娘——你不认识我了么?”

他居然知道自己是苗人——他是谁?他是谁?

十岁那年寨子被灭后,自己就流落中原——那么,他是在那之前见过自己么?

烨火怔怔的呆着,掌中的飞翼微微挣扎,发出受痛的吱吱声,然而,它的主人却依然深陷在昔日的回忆中,没有理睬。

英俊神秘的白衣祭司,披散的黑发和额环间的宝石,以及他那深沉如海、无法回溯推算的往昔……这一切,完全是她所陌生的——他是谁?难道自己幼年在那岩山寨里时,曾见过他么?

只有一些依稀的熟稔感觉……那种感觉来自于他临走伸手画出符咒的那一瞬间。

他伸手的瞬间,她看见有什么辉光闪烁在他手指间。

一个小小的、玉石的指环。

——难道、难道是……!

 

十岁。杀戮与火光。自己关于故乡的最后一幕回忆。

“有汉人妖孽进了寨子!小心!小心!”

那一日,她记得自己在竹楼中午憩,忽然间听到外面人声沸腾,老巴朗将竹筒敲得砰砰响,惊动了整个寨子。十岁的她揉着眼睛,从竹席上起身,想跑出去问爹爹出了什么事情,然而忽地眼前一花,床前已经站了两个汉人装束的少年郎。

那个穿白衣的看起来温和些,空着一双手;另一个穿青衣的却手持双剑,剑上有猩红的鲜血一滴滴落下,洒在她竹楼的地面上。

那些服侍她的侍女们,已经静悄悄地躺倒在竹楼各个角落里。

“呀!——飞翼!飞翼!”孩子惊恐地叫了起来,呼唤自小养起来的守护灵兽。

红火色的蝙蝠应声从梁上飞下,直扑敌人。然而那个青衣的少年身手却快的如同鬼魅,在她第一声叫喊还没有发出来的时候,手指抬了抬,她的喉咙便哑了。同时,她的身体瘫软了下去,手足一阵麻痹和剧痛,痛的她流出了泪水。

同一时间,旁边的另一位白衣少年抬起手,凌空画了一个符号,那只火红色的小蝙蝠便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半,扑簌簌的在半空扇动着翅膀,却飞不过来。

“岭南的红蝠王?这个丫头还有些本事呢。”应付完了飞翼,白衣少年转过头来看她,见了她那般痛苦的脸色,轻轻叱了同伴一句,俯下身来解了她除哑穴和软穴以外的穴道:“青羽师弟,不过是个小孩子,出手别那么重。”

然而,那个叫青羽的英俊少年看着她,眼中却是愤怒的光亮:“冥儿也是个孩子!这些该死的苗人就忍心把她关起来这样折磨么?!青岚师兄!”

十岁的她哆嗦了一下,看着他那样的眼光,自觉的往白衣少年身后躲了躲。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然而她敏锐的感得这个白衣少年显然比较温和、也比较安全一些。

然而,听到师弟这样的话,叫青岚的白衣少年却不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然后一抬手将躲在后面的她拉了起来,手指扣紧了她的咽喉。

因为窒息,她的嘴不自禁的张开,然后,她就觉得有什么东西流入了喉中,苦涩而炽热。

“告诉你们的寨老那岩!他的女儿那燕在我们手上!”

她还没有想清楚自己被灌下了什么,白衣的青岚已经将她拉了出去,走到竹楼的廊子下,双手托起她的双肩,将她高高举起,对楼下奔忙的族人厉声大喊,“那燕已经中了金波旬花提炼的毒!一个时辰内,如果不带我们去见青冥,她就会死!”

少年方才还温和的语气,在此刻却是那样凌厉。她感觉胃里有热流沸腾,被高高的举着、展示给楼下熟悉的叔叔伯伯,十岁的她蓦然明白了自己的险恶处境,惊骇交集的,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爹爹说过,住在沉沙谷里面的汉人哥哥姐姐,全部都是族人的死对头。如果碰到了他们要赶快逃跑,就是逃不掉了,要马上喊救命——不然,这些人是会杀人、吃小孩血肉的。

不久前,她听那芦姐姐说,长老们抓住了一个沉沙谷里的女孩子,关在地牢里。她现在知道:这两位汉人哥哥、一定是为了关在地牢里那个小姐姐而来的!

听说族里人本来也没有想杀她,只是想逼她说出白帝在沉沙谷里布下的玄机,然而那个比她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却是出奇的倔强,寨子里的人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刑法,甚至施用了蛊虫。然而她咬烂了自己的嘴唇,却没有吐出一个字。

如今落到了汉人女孩同伴的手上,他们会用同样的法子来对付自己么?

想到这里,她哭得越发厉害,然而被点中了哑穴发不出声音,只好抽泣颤栗而已。

“快放了小姐!不然寨老饶不了你!”

被举在半空,她俯视着,看见了族人们聚集在竹楼下,平日服侍她的那芦姐姐吓得脸色发白,却仍然咬着牙战战兢兢的站出来呵止。

“罗嗦什么!——快去叫你们寨老放了冥儿!”身边叫青羽的青衣少年不等她说完,手指一抬,十岁的她只看见白光如同蛇般从他手指间游出,瞬间从那芦姐姐头上一掠而回!

“再罗嗦一句,我要你的头!快放了冥儿!”他冷厉的叱道。

“哎呀!”那芦满头的银饰仿佛被一剑砍开,片片落地。她捧着头,尖叫一声退回了人群中,不敢再说话。

慌乱了片刻,她看见爹爹已经赶过来了,后面跟着族里的几个长老法师。

人群蓦然一片寂静。族人都纷纷恭谨的退开,给爹爹和长老让出一条路来。

爹爹在竹楼下停住,看着被举在半空的十岁女儿,刚毅风霜的脸上毫无表情。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 a - c o m +

青岚举起她,站在高高的竹楼上,修长的手指扣紧了她的咽喉。她眼珠乱转,看见那双修长秀气的手上还带着一只玉石的指环——然而,就是这样无论从哪一面看上去都是温柔可亲的哥哥,在说起杀死她的时候也是眼神冷酷。

他们的确是会杀了她的……为了那个地牢里的小姐姐。

爹……救我……救救我……她害怕极了,拼命的挣扎着,然而发不出一个字。

这时,她看到爹爹转头,和身边几个伯伯们商量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扬起头看着竹楼上面,对两个汉人少年厉声道:“好!我放了你们的人,你们也放了我女儿!”

片刻后,人群散开,让出了一条路。

十岁的她第一次看到了那个女孩子……那个被族人拖过来的昏迷的小姐姐。

“冥儿。”那一瞬间,她感觉到托着她的手颤抖起来,青岚和青羽同时脱口唤了一声,显然是叫这个女孩的名字。

那个被拖过来的女孩子只比自己大几岁,然而一望而知受到了极其残酷的拷打,全身血肉模糊,被拖过来时、沿路那些沙石都嵌入了她的伤口中,形状可怖。

“该死的畜生。”咬着牙,身边的青羽低低吐出一句话,手指缓缓扣紧了剑。他飒地转头再次看着寨老十岁的女儿,眼睛里的光芒带着可怕的血腥味。

“青羽,不要这样。”虽然因为同样的愤怒和激动,那双手在剧烈的颤抖,然而白衣的青岚却阻止了师弟眼中投向十岁女孩的杀气,“她不过是个孩子……”

话音一落,青岚放下了她,但是一只手仍然扣在她的咽喉上,她垂下眼帘,就能看见他修长有力手指上那只温润的玉石指环。

他拉着她,一步步走下竹楼来,青羽按剑站在两人的前方,对着楼下簇拥的苗人冷冷道:“好,你们退后,将冥儿放到前面空地上,我们交换人质!”

那岩寨老举起手,缓缓挥下,所有寨子里的人都退开,让出了一个十丈见方的场地,将昏迷中的女孩放在空地中间。两位少年缓缓下楼,走到了场地中间。

“冥儿!”在青岚俯下身去查看那个女孩的时候,她听见他低低唤了一句,然而,那个血团也似的人根本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微弱的呼吸着。

青羽一直没有动,按剑而立,四顾着周围虎视耽耽的苗人,保持着警戒。

“你回去罢!”看到同伴那样重的伤势,白衣的少年已经来不及多想什么,看也不看她,手上加力将她推出,同时俯下身去抱起了那个叫青冥的女孩儿,丝毫不顾她满身的血污,紧紧抱在怀中,唤着:“冥儿?冥儿?”

她忽然间放松了,然而,又感觉有些委屈的想哭——十岁的她,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忌妒那个被打得很惨的汉人姐姐。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