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章 穹月沉浮 · 2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看着阿靖沉默不语,迦若微微笑了,仿佛知道她此刻内心的想法。袖子一拂,陡然间起了一阵清风,风中千万朵繁花纷纷扬扬而落,五彩夺目、异香扑鼻,每一朵大花中心,居然还有宝妆妙颜的天女起舞。

那是青岚十五年前为了博她一笑的术法——然而今日他再度施展出来,精湛远胜昔日。

“你看,这些花好看么?我们回沉沙谷,在竹林精舍前后都种满这样的花,高兴的时候就召花中的精灵来歌舞,好不好?”迦若的声音轻柔而低沉,仿佛空谷传音,听入耳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人不知觉的心神迷醉。

昔日的一幕幕,仿佛画卷一般在阿靖眼前展开:灵溪畔春水初生,野荷绽放,一切都欣欣向荣。唯有她周身冰冷,站在缥碧的溪水中间,抱着血薇,不知何去何从。

她的心,仿佛也忽然间回复了童年时:仍然是哀伤和无助。

她在等待那双手、那个少年。他将会带她走,回到那个温暖的梦里的家。

“江湖不是个好地方,你留在那里、终究有一日会死于兵刃……冥儿,离开听雪楼,我们一起回沉沙谷去吧。”青岚的声音透过十年的岁月传来,依旧那样和善亲切,“听雪楼对于你来说,真的比我和沉沙谷更割舍不下么?”

他抬起手来,修长苍白的手指上带着一个玉石琢的指环,似乎有些小了,勒得手指很紧,然而,迦若微笑着抚摩着它,淡淡道:“你看,你小时候送给我的东西我都还带着呢——我送你的护身符,你还留着么?”

“还留着。”阿靖轻轻回答了一句,手指抚着项中的紫檀木护身符,眼神也是柔和而恍惚的。

“青岚、青岚哥哥。”她轻轻叹息了一声,仿佛屈服般的垂下了眼帘,如童年时那样对白衣少年伸出手去,然而她内心却仿佛一再得反覆提醒她:不能答应他……不能……不能离开听雪楼……

飞花在身侧旋舞,灵溪畔的景色如梦如幻,亲切熟稔,青岚对着她含笑俯下身来。

“靖姑娘,这是梦魇幻境!小心!”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然而,一声厉叱横空而起,刹那间喝破了所有。

飞花,歌舞,溪流,夕阳,野荷……一切温情脉脉的往昔转眼成空。冷月下,阿靖伸出去的手臂静止在半空,而她身侧的白衣祭司蓦然回头,看着推窗从木楼里跃出的朱衣少女,眼光一刹间冷厉如电。

“何人破我术法?”一字一字,迦若冷漠出言。

烨火抬头看看空中迅速散去的阴云,皎洁的月光下,她迅速掠过来,挡在阿靖身前,举手当胸,结了一个手印:“龙虎山张真人座下二弟子烨火,向迦若祭司讨教!”

“张无尘那个老道?”迦若冷笑,“你的师父在我面前也不敢献丑,你倒是胆大!”

冷笑中他的身形陡然掠起,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手指间陡然有风声大作。

满天的乌云刚刚在烨火的驱赶下散开,此时却以更快的速度在烨火头顶聚拢起来,转眼之间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撒了下来!

“呀。”烨火不防他的术法召唤如此迅速,在防护咒术来不及念完的时候,已经有雨丝落到她身上,她急忙抬手相挡——“嗤”的一声,柔软的雨滴仿佛钢丝,刹那间对穿过了她的小臂!

“指间风雨?!”血如同喷泉般的涌出,烨火脸色转瞬苍白。

幸亏此时咒术也已经念完,一顶看不见的伞瞬间展开在她头顶,挡住了下落的雨点——然而,即使勉力做到了如此,雨声却越来越急,那伞离开她头顶的距离也在一分分的下降。

太、太诡异的力量……这个白衣祭司的灵力居然强大到如此!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靖姑娘,你快走!萧楼主刚和我联络、说他和碧落红尘护法已经离开洛阳,不日即将来到滇南……你、你快走……我来挡他一下。”烨火手腕一抬,呼啸中一只红色的蝙蝠从她袖中飞出,直扑迦若而去。

担心不懂术法的靖姑娘会卷入其中,烨火一边用所有的灵力支撑着那把无形的伞,一边着急的喊。然而,她一开口,灵力涣散,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伞”转瞬间千苍百孔,雨点如同钢丝般呼啸而落。

“唰!”忽然间,居然有另一种不同于术法的力量横空而起,贯穿雨中!

乌云下,朵朵绯色蔷薇绽开,空灵曼妙不可方物——然而那不是用幻力凝聚出的花朵,而是纯粹的剑气!

凌厉之极的剑气削断了雨帘,激的雨水向外飞溅,站在一旁的施术者也不得不举袖遮挡,“嗤嗤”几声,白衣被雨水与剑气所袭,陡然出现了无数细微的小洞。迦若腾出了一只手,指住了那只红色的蝙蝠,仿佛出现了看不见的屏障,蝙蝠扇动着翅膀,却停止在离他一丈开外的地方。

绯红色的剑光恍如银河天流,倒卷而下,在烨火身边带起一片清光。光幕下、那急骤的雨丝居然点滴不入!

“好一招血薇香影……”忽然间,迦若微笑起来,收手,缓缓鼓掌,“冥儿,你今日的剑术修为,当超过师父昔年。”

他一收手,凝聚在烨火头上的乌云登时缓缓散开。同时,“吱”的一声,仿佛力气耗尽一般,那只红色的蝙蝠坠落在地上。烨火不顾身上有伤,抢身过去捧起了它。

剑光同时消失。皎洁的明月下,绯衣女子执剑而立,眼神冷漠。血薇在她手中犹自微微摇曳,幻化出清影万千——

剑出花开,剑收花谢。枯荣之间,往世成烟。

“你不该对我用术法。”阿靖淡淡看着眼前的白衣祭司,冷漠中的语气带着依稀的痛楚,“你果然不是以前那个青岚,即使回到沉沙谷又有何用?我们再也回不去从前。”

迦若也静了片刻,低头看着地上斑驳的月影,忽地,轻轻笑了笑:“动用了幻境心魇回到昔日,在那样的情况下苦劝你跟我离开听雪楼,你都不肯答允——如果我好好的和你说,你会答应么?冥儿?”

“……”一时间,她默然。

的确,“离开听雪楼”——这种想法不知为何,在她看来是不可实现的。

“其实我早知道你不会答应。”迦若摇摇头,竖起手指,指尖上忽然开出一朵紫色的野罂粟花来。月光下,他脸上的笑容有淡淡的苦涩:“在青羽背叛听雪楼的时候,你都能下手杀了他——那么,听雪楼对于你来说有多重要,我明白。”

瞬间,阿靖眼睛里也有潮湿的感觉,尽力平定着内心的波澜,静静问了一句:“既然知道……那么你今夜还来做什么?”

迦若蓦然笑了起来,宝石的辉光映着他的脸,天神般光彩夺目:“我今夜来,只是想确认一下那个人对你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谁?”反射般的,她开口问,然而心中刹那间却震了一下。迦若果然只是微微而笑,温和地看着她,宝石额环下的眼睛深蓝如海:“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他伸过手,将手上那一朵紫色的野罂粟递给她,神情和动作宛如当年。然而阿靖看着他,看着他手中那朵幻力凝聚成的花,眼色冷漠,动也不动:“迦若祭司,我从来不接收敌方的任何东西。”

迦若深深看了她一眼,忽然微笑——弹指间,那朵罂粟骤然化为粉末,随风消散。

“你说得对,我们再也不能回到从前。我已经不是青岚,你也不再是青冥!”他大笑,回身,然而笑容中却有轻松释然的表情,“冥儿,你记住了:从这一刻起我们便是你死我活的对手——如果萧忆情带着听雪楼人马踏入月宫半步,我一定要让他神形俱灭!”

“我会尽力劝他放弃进攻拜月教的计划。”静静地,绯衣女子忽然回答了一句。

转身离去的迦若和站在身后的烨火同时惊住,看着他探询的目光,阿靖却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血薇,淡淡道:“进攻拜月教本身就是不明智的抉择,只会两败俱伤——无论从公理还是私心出发,我都会尽力劝阻楼主罢兵。”

“萧忆情,”白衣的祭司微笑起来,摇摇头,“他不会听你的劝告的,他有他出征的理由。何况,拜月教灭亡了也没有什么不好。”

他的微笑,虽然温和,然而却有洞彻一切的残酷和冷漠。

她即使愕然,也没有再问下去。

“青岚师兄,即使师父有那样预言,我发誓:即使你动手杀我,我也绝不会对你出手!我要破除这个命运的诅咒。”她收起了剑,语声几近叹息,“我不想看到这一天……也不想看到你和楼主动手。”

“冥儿。”听到那样的话,迦若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回过头,静静看着阿靖——即使两人划清了敌我的界限,他却依然坚持叫着这个名字:“冥儿,不要试图逃避。”

不等她出言,白衣祭司微微又笑了起来,伸手轻抚她的秀发,轻声道:“上天创造出生命,也许就是要让你亲眼看看这个世界、到底可以残酷到什么地步——或许将来你会杀了我、或许我会在那个诅咒实现前先杀了你。不过,无论如何我都有足够的勇气看着未来,相信如今的你也应该有……是不是,听雪楼的靖姑娘?”

那一刹那,阿靖居然忘了躲开他伸过来的手,听着他微笑的嘱咐,她暗自咬紧了牙,不出声的用力点了点头。不知不觉间,她仿佛又成了往日那个聆听师兄教诲的女孩。

“很好,我知道你不用我担心。”迦若继续微笑,拍拍她的肩膀,“你一向好强,如今也有足够的能力了……所以——!”

他话音未落,阿靖蓦然拔剑!

“叮”的一声,从他指间射出的光芒击在剑上,四散消失。

“哈哈……很好,冥儿,你从来不曾让我失望呢。”迦若猝及出手,在落空后却击掌大笑,离去时忽然闪电般的看了在一边警戒的烨火一眼,微笑,“我还记得你……能驭使红蝠王的苗疆小姑娘……你不认识我了么?”

在两个女子都没有回答过来之前,拜月教的大祭司一声长笑,伸出手指凌空画了符号,转瞬间,他的身形消失在原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