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一章 梦幻空花 · 1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

“香燃尽的时候,如果你还没有回答我,那么就准备着‘诀别’吧……”

“以澜沧为界,勒住你的战马!如果非要强行吞并整个武林的话,请想想你将要付出的代价——如果你不想她成为月神的祭品的话。”

只听得到话语,然而,努力地看着四周,他却无法看到任何清晰的东西。一切,仿佛是虚幻而不扭曲的,似乎隔了一层袅袅升起的水雾——他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是无数穿着白袍的人影,一起一伏,不停止地做着机械的膜拜状,奇怪的诵唱之声如波涛般传入耳膜——

“在巨屋中 在火屋中

“在清点一切岁月的黑暗中

“请神——

🐕 落·霞*小·说· L u ox i a · c om

“告知我的本名!

“当月自那一处升起

“众神依次说出他们的名字

“但愿、但愿此时——

“我也能记起自己的本名!”

注:引自《亡灵书》​

声音带着奇异的音韵和唱腔,如潮水一样慢慢漫进人的耳膜,从耳至脑、至心……让他渐渐有昏昏沉沉的感觉,一时间,似乎时间都已经静止——只看见唯一一点清晰的火光:那檀香的光,在慢慢移动、黯淡下去!

他无法回答,只有冷汗涔涔而下。

“时辰到了……祭典开始!”

那个声音毫不留情地宣布,忽然间——四周变成了血红!火!是四处燃烧的火!

他看不到她——然而却清楚地知道,她被火海吞没了!她在火里……她在火里!

“阿靖!阿靖!”所有的镇定都已经耗尽,他终于忍不住脱口惊呼出来,用力地拨开迷雾,四处寻觅着,对着那虚空中的声音厉声喊,“——住手!快灭火!放她出来,放她出来!——我答应你们!”

“迟了……已经迟了……”

“焚烧一切的红莲火焰一旦燃起,将烧尽三界里的所有罪孽!”

“住口!让她出来!”他想斩开重重的迷雾,却发现那却是如水一般地毫不留痕迹……他不知道她在哪里,然而,他知道她在火里……在烈焰的焚烧里!

“放她出来!快让她出来!”他开始失去了控制,一直往火焰的深处冲去——

“施主请止步!”

忽然,有什么清冷如水的东西滴了下来,彻骨寒冷,让他神志忽然一清!

 

“楼主!楼主!醒醒……快醒醒!”陡然有近在咫尺的呼喊,同时感到有人用力地晃动着自己的双肩。听雪楼的主人从恶梦中睁开眼睛,看见的依然是熟悉的书斋里的摆设。桌上桫椤香静静的萦绕——这个中原武林的权力中枢,还是如同往日一样,外表的安静之下隐藏着说不清的急流暗涌。

听雪楼的现任主人、二十六岁的萧忆情抬起头,看见的是三弟南楚焦急担忧的脸。

“大哥……你被魇住了。刚才你的额头和全身忽然象火烧一样的烫!”看到对方罕见的失态,南楚也有无法掩饰的担心,“明镜大师料的不错,果然是有邪魅入侵!”

“哦?”他却只是淡淡回应了一声,想着方才假寐时候的梦,心里也有异样的不安。这几年听雪楼南征北战,扫并大小帮派,终于在中原武林确立了霸主地位——而后,他就决定将锋芒直指苗疆,想消灭苗疆最大的拜月教后,将澜沧江以南也置于自己的影响力之下。

然而,这次他刚将人马从洛阳总楼派出,不到几天、他却几度受到来自万里外可怖术法攻的击!

“幸亏大师及时喝破,楼主你才醒过来——”顺着南楚的目光,他看见了旁边正合十默诵着的老僧——僧人的手上,还有一个净瓶,方才自己额上的水,只怕也是这位弹上去的。便是这醍醐灌顶般的一滴甘露,冷彻入骨,将他从那个恶梦中惊醒。

“……心无挂碍,无有恐怖,远离一切颠倒梦想……”老僧不停诵着的,居然是那部号称所有经文之“心”的《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许久,等老僧念完了以后,缓缓睁开眼睛,他们陡然看见老僧眼睛布满了血丝——仿佛火一般的血丝!

“施主,方才你被困在那人的用灵力结成的‘界’里头了。”明镜大师声音枯哑,“好厉害的术法……这一次是侥幸,对方没有出全力,要是——唉,只怕贫僧也不能抵挡啊。”

“大师,请问世上果然有所谓的术法和幻力吗?”萧忆情啜了一口茶,滋润了喉咙,更加惊讶地发觉喉咙里居然真的有火的气息!但他只是镇静地继续问:“拜月教的术法,是佛、道、儒中的哪一流派?——中原可有能压制它的方法?”

老僧缓缓摇头:“不瞒施主,拜月教不属于任何流派,传说是以道教为主,结合了远自西域东瀛的术法和苗疆的巫蛊之道,以月为最高神明,以教主为凡世最高领袖。自开创出来后,流传于两广云滇之地已有一百多年,教徒无数,势力庞大。”

“哦。”萧忆情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不过据老衲所知,虽然在苗疆信教之人众多,但是大部分人却只是信奉教义的一般教徒而已,连教主都是不修习术法而潜心研究教义之人——真正懂得术法的,教中不会超过十个人,再加上地方偏远,所以,中原对于拜月教的所知很少也不足为奇了。”

萧忆情微微颔首——看来自己一开始就派楼中唯一的女领主舒靖容带人马远赴大理,这个决定果然没有错误。阿靖也罢了,换了楼中其他人,只怕根本难以应付拜月教这样可怕的对手吧?本来是想借助风雨组织的力量,先除去拜月教里最棘手人物的,但出乎意料的秋护玉居然拒绝了。

“那么,大师可知道‘迦若’这个人?”他问,神色慎重。

“迦若?”老僧身子一颤,手里的净瓶不自觉的一倾,水溅出了少许。

“就是拜月教的大祭司,听说和教主明河一起掌管拜月教已经五年多。”南楚在一边轻轻补充,“苗人的传言和教徒的描述并不可靠,我们搜集来的资料里,却没有丝毫他的过去历史和师承来历——我们想知道,他究竟是怎样厉害的一个人物?”

“错了……”蓦然间,明镜大师手执念珠,默诵,开口打断了南楚的话:“错了!——他已经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一时间,连萧忆情的脸色都沉了沉,但是,还是不说什么。

“难道他还真的是神不成?”南楚扬眉冷笑,手按上了腰畔的剑柄。

“阿弥陀佛……或许是。”老僧合十,淡淡答道,“灵力如此,看破红尘生死,超出三界五行,他的修为已经到达了飞升之境——在凡人眼里,已经是神了。”

“就是说,以凡人之躯,是根本无法和他相抗衡的吗?”听雪楼主终于发问,目光深沉莫测,“用武学之道,根本不能和术法相对抗吗?”

一边问,他蹙起了双眉,有无法掩饰的恐惧预感传来——

阿靖!

 

千里之外的澜沧江旁。

“撤!”眼看着手下一个接一个地倒了下去,钟木华知道这个破庙中的神秘人实在是太厉害,立刻下了命令,“我来断后,快回去禀告靖姑娘!”

顾不上收拾同伴的尸体,听雪楼残余的子弟立刻往外冲去——陡然间,先到门边的一名帮中子弟发出了骇然的喊叫:

“钟老!门、门不见了!”

“蠢材!莫吓破了胆!——听雪楼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白发老人一边全身心地戒备着破庙中那个不知隐身何处的神秘人,一边呵斥着属下慢慢往外面退去,“镇定!快找到出口离开!”

“老天!门、门呢?门真的不见了!”然而,身后楼中弟子人的叫更加众多,几乎所有人都发出了惊讶恐怖的呼喊,钟木华终于忍不住回头往门口看了一眼。

老人的脸忽然因为恐惧而抽搐!

——果然,门没有了!在原来进来的地方,门没有了!

“擅闯神庙者——死。”

昏暗破烂的庙里,某一处忽然传来了冷冷的声音,宛如空谷回声般萦绕。

声音方起,钟木华毫不犹豫、闪电般地飞身往声音传来的地方一刀砍了过去!虽然已经六十开外,这个老人的悍勇还是一如年青时。

“啊!”惨叫声响起,刀砍中的是血肉之躯——然而,定睛一看,刀上面容扭曲的,却居然是自己手下的一名子弟!那个年轻弟子不敢相信的看着同门长辈,眼睛因为痛苦而凸出,喃喃:“钟老……为什么、为什么……”

白发老人骇然抽刀,死尸扑倒,血流了一地。身后子弟虽然悍勇,但是看见如此诡异的局面,也不由惊呆在当地!

“快逃……快逃啊!不管了,把墙砍倒吧!”终于,有人无法忍受这样的气氛,然后疯狂般地动手开始抽刀往黄土墙上砍去。然而,奇怪地的是刀落之处,感觉居然是软绵绵的。

“噗!”忽然间,墙里喷出了鲜血!

“为什么……为什么砍我?……”墙问,带着震惊和不敢相信,然后缓缓瘫倒——倒地后,却竟然化成了并肩作战的听雪楼的同伴!

在死人倒下以后,那一道黄土墙还是在原来的地方。

拿刀的子弟骇然尖叫,神志昏乱已极,只顾拼命挥刀乱舞,护住周身——“妖怪!妖怪!”

“以汝之血肉,为祭献月神之美酒……”庙里又传来一句轻飘飘的话,扑簌簌一声轻响,角落里忽然飞出了一群五彩的蝴蝶,如幽灵般飞向剩下活着的子弟。

滇中气候温暖,本来就多蝶类,大理更有著名的蝴蝶泉——但是在这样恐怖的夜晚,看见那些美丽不可方物的蝴蝶,每个人心里都冒起了寒意……蝴蝶翩然降临,带着死亡的气息。可是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所有人只是又恐惧又沉醉地站在原地不动。

钟木华全身冷汗,虽然在心里告诉自己要立刻拔刀,但是偏偏身体却仿佛在沉睡。

蝶在一些子弟身上落下了,然后,从容优雅地展开卷曲的针状尖管,刺入脖子上的动脉……一个子弟,两个子弟……慢慢地,所有人都带着惊惧交加的神色倒下了。

妖怪!妖怪!他一遍遍在心底骇极而呼,可是没办法挪动身体……只有眼睁睁地看着一只绚烂无比的彩蝶,缓缓飞落在自己的肩膀上,吸管慢慢展开——

“唰!——”

忽然,他觉得刹间有一道凌厉至极的剑气破空而来,直斩向他!他不由闭上了眼睛。

“快带子弟们走!”陡然,身边有人伸手推了他一下——一推之下,他登时发现身体重新可以移动了。

“靖姑娘!” 他惊喜地脱口呼了出来,只看见绯色的剑光如同闪电一样在破庙里四处回翔,一只只绚烂的蝴蝶在剑光里被斩为两段!——

然而,那些蝴蝶落地后,却居然化成了一片片纸灰!

还没有死去的弟子都恢复了知觉,每个人都低声惊呼:“靖姑娘!靖姑娘来了!”

陡然间,似乎战意重新燃起。

“钟老,快带他们走!”斩落了最后一只蝴蝶后,一身绯衣的女子落在破庙堂中,静静地执剑凝视着某一处虚空,头也不回地对属下断然吩咐。

“可是属下怎么可以让姑娘一个人留在这里?”钟木华知道那个神秘人的厉害,不由担心。

“你们在这里也是送死!以你们的能力,又如何能抗拒术法?”阿靖毫不客气地解释了一句,已经不耐烦起来,厉声道,“快走!这里我来对付就行了!——我替你们破开了迷障,快走吧!”

钟木华和听雪楼众弟子回头,赫然看见庙门已经重新在原来的位置上出现!

一行人不敢多耽搁,立刻从那个神秘的庙里鱼贯而出。

门外正是满月时分,月华如水,繁星满天。在呼吸到野外清新的空气和感受到拂面的微风时,所有人都不由深深吸了口气——

“立刻回去告诉楼主:对手的实力比预先想的要强很多!请他立刻加派人手过来!——记住了,一般的武林高手没有用,要派术士和阴阳师过来!”

在退出庙门的时候,钟木华听见了靖姑娘用传音入密吩咐。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