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篇 跋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洛阳。北邙山。

初夏,清冷的山风吹来,北邙山上的长草青青,一片片的起伏如波浪。

所有素衣白冠的人都在山下停驻,跪地相送。那拖地的白袍和高高的素冠,如同雪树一般林立,幡幢在风中飘飘转转,梵唱和祝颂的声音氤氲蔓延,缥缈虚无的召唤着去往彼岸的灵魂。素衣白冠的听雪楼子弟中,不是有人压抑着低低的哭泣。

送葬的人们都停下来,跪送着那两台白石的灵柩。青色的刀和绯色的剑交叠着置于灵前,白石的灵柩并排放在一个檀木的肩舆架上,由四位护法抬着,沿着小径抬上北邙山。

没有立碑,没有筑墓,甚至,送葬的人都在山脚停住,不许上山。

那白石的灵柩,最后埋葬在青青碧草下的何处,只有亲手下葬的四位护法知道。

而他们,从一开始就已经立过誓约:上北邙山以后,结庐守墓,终此一生不再下山。都是经历世事过的人,看破了尘世聚散如泡影之后,失去了效忠的对象,那还不如就这样隐居在北邙山上、了此一生。

到了选好的墓穴边,四个人默不作声地轻轻放下灵柩,看着黄土一寸寸的湮没两台白石的灵柩——湮没了那一段众口相传的武林传奇。

曾经有过多少激荡的风雨、指点江山的凌厉,然而,如今剩下的只有这一片碧草、一抔黄土、和黄土之下沉默相伴的孤独灵魂。

寸寸光阴如握不住的流沙,从指间转瞬滑落——人中龙凤……那样骄傲而敏感的两个人,却终其一生都无法真正的走入对方的生活,只是那样隔着看不见的屏障遥望了彼此多年,到最后依然相互猜忌、相互伤害,一至于同死。

希望,在所有一切都平静以后,他们能静静地相守于这一片青青的碧草下罢?

紫陌轻轻握住了黄泉的手,想起种种过往,只觉一幕幕的悲欢如潮水般涌上心头。楼主,靖姑娘,不知道这个世上能记住你们的人还有多少,然而关于听雪楼和人中龙凤的传说,一定还会在江湖的众口相传中、辗转流传到百年后。

他们四个人都没有说话,山风越来越大,吹拂起每个人的长发。从山上回看,山下白云茫茫,白云尽头、洛阳仿佛在极其遥远的地方。遥远得犹如那回不去的昨日。

黄泉。紫陌。碧落。红尘。

原来每一种,都是一种幻灭。

 

注:《黄泉》和《红尘》两篇部分情节,分别脱胎于陀斯托耶夫斯基《罪与罚》以及希区科克的短篇《XX大街XX号》(一个短篇,太久了都忘了名字),特此说明。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