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篇 碧落 · 6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正宫侧殿,里外搜遍,没有。

寝宫,箱笼全开,罗帐漫卷,没有。

花园,水池,亭台楼阁,掘地三尺,也没有。

看得出,自从听雪楼攻入幻花宫那一天起,这一个多月来,碧落从来没有停止过疯狂的寻觅,几乎所有的地方都找过,所有幻花宫残余的弟子都被拷问过——然而,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小吟的下落。

只知道她的确被宫主从大青山抓回来过,因为丢失了至宝踯躅花而受到残酷的责罚,然而因为她毕竟培育出过一朵踯躅花,宫主没有处死小吟,只是逼令她回去继续看护剩下的两枚花籽。甚至在宫破前夕,都有人见过她……然而,谁都不知道后来她去了哪里。

唯一知情的或许是幻花宫主,可惜那位宫主在自知大势已去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刎,将所有的秘密一并带入了地下。

碧落在他自己的权责范围内,最大限度的调用了听雪楼人马,在方圆千里之内搜寻小吟的下落。由于一开始的约定,萧靖两人都没有对此表示任何异议,反而加派了更多人手前来帮忙。然而,真的是天地茫茫,似乎伊人渺然如黄鹤。

阿靖看着宫中狼藉的场面,看着碧落锲而不舍的四处寻找,心中忽然有深深的叹息——

排空驭气奔如电,

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

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

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

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

雪肤花貌参差是。

………………

“如果在这里找不见,我翻遍苗疆、走遍天下也要找出小吟来。”在她身边匆匆走过,碧落铁青着脸,说了一句,脸上有一种偏执的表情,“我不会就此罢休。”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啊……或许,人只有这样失去了,才能永久的珍惜?

他所寻的,或许已经不仅仅止于“至爱的女子”,更是象征着这个不羁游子半生中所错过的、一切值得把握的东西……当千帆过尽,他终于觉醒到了自己在生命中错过了太多、竟然没有一件能够握在手中的。

只此一念,便令他疯了般的寻找,想重新寻得一生中可能再也遇不到的那一点“真”

 

巡检了一遍刚攻下的幻花宫,阿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自己回到了入口圣殿中,等着大护法一起返回。

——然而,显然是再度寻觅得忘了时间,碧落根本没有跟着女领主一起回来。

只有弱水一直跟着她,站在这个空阔森冷的圣殿里。圣殿里的摆设一目了然,空空荡荡,除了不知名的神像,就是石雕的龛座与供桌,绯衣女子有些无聊在其中漫步观望,漫不经心的将目光从一座座神态各异的神像上扫过。

弱水却是提着一颗心跟在后面——在术法阴阳师看来,这个空空荡荡的圣殿里却有说不出的诡异阴森。用天目看去,整个圣殿沉积着厚厚的灰色物,显然包孕着无数的怨愦念头,让她不寒而栗。然而,这些武林中人,却是毫无觉察般的自由来去,看得她提心吊胆。

——毕竟是苗疆邪教,不知道杀了多少无辜,才在这圣殿中积累起如此强大的怨念。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弱水看见靖姑娘走入了圣殿北方最尽头那个神龛,蓦然间,仿佛什么被惊动一般,地上本来缓缓流动的灰色物猛然翻涌起来,如一条巨蟒般向绯衣女子兜头扑下!

“靖姑娘,小心!”弱水失声惊呼。

毫无所知的阿靖根本无动于衷,只是抬头,继续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着那个神龛,根本不知道此刻的万分凶险。然而,那强大的怨气一进入绯衣女子身侧三尺,陡然被雷击一般的瑟缩了起来,弹开数尺,粉末般的散落回地面,四处蠕动。

弱水惊呼着扑过去,然而靖姑娘只是莫名其妙的看着她,也不以为意:“怎么?”

弱水的天目看得到身侧的一切,然而却不知如何对靖姑娘解释,讷讷说不出话来。她的目光只是停留在对方颈间的一个小挂件上,那里有一个很旧的木质小牌,发出温润的光泽。然而,学道女子的眼睛却因为惊讶而睁大——

太强大的了,这个护身符上的力量!

“弱水,你看这里!”不等她脱口惊问,靖姑娘却蓦的开口,她本来一直都专注的盯着那尊最尽头的神像,此刻更是抬起手来,直指木雕神像胸口某处,“看这里!”

弱水的眼光不由自主的顺着她的手指看去,瞟了一眼,随意的说:“像是天竺那边的湿婆神啊!”话刚说到一半,修道女子全身一震,脱口惊呼:“呀!那、那里是什么!”

 

“大护法,靖姑娘有令,让你速速去入口圣殿见她!”

🐢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正在反复将一寸寸的空间再度的搜寻一遍,耳边忽然听到了属下的传话。青衣男子剑眉一扬,眼色便是一冷:虽然已经是听雪楼的下属,然而至今为止,他桀骜不羁的脾气根本没有削减半分,就算是人中龙凤,他们的话,他也是高兴就服从,不高兴根本不听。

正要不耐的喝退属下,然而,看着下属有几分焦急、有几分惊恐的眼神,碧落心中蓦的腾起一种寒意,他来不及细细猜测这种寒意背后的意思,一把推开属下,直直往圣殿方向掠去。

“靖姑娘,不要动它!小心!”

刚到入口处,就听见殿内有人紧张的惊呼,是弱水的声音。

碧落一踏入圣殿,看到里面一切如旧,没有半点异常。然而不知为何,他蓦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冷意,机伶伶打了个冷颤。眼光看去,只见圣殿最北角深处,神龛旁,火把明灭之下,听雪楼的女领主居然跃上了供桌,抬手似乎要从神像的胸口处拿下什么东西来。

那个龙虎山来的小道姑急切的在一边叫,吓得脸都白了。一见他进来,忙不迭地上来拉住他袖子:“大护法,你…你快快阻止靖姑娘!让她不要动那神像!……这个地方怨气很重,她、她如果一动弄塌了神像的话……”

弱水一边连珠炮似的说着,一边因为焦急连连跺脚。

——她、她要怎样向这些凡尘中的人,说明她此刻看到的诡异景象?!

地上那些因为畏惧靖姑娘颈间护身符力量、而伏地退避的怨气,此刻仿佛沸腾般的卷了起来!发出常人听不到的咝咝声音,四处如毒蛇般的围绕着靖姑娘,作势欲扑。而绯衣女子却丝毫未觉,自顾自的抬起手,皱着眉将手探入佛像胸口处那道裂痕中。仿佛看见了什么,眼神瞬间甚为奇异。

那裂痕中,弱水看见有极其阴毒的怨气顺着缝隙丝丝透出,那种渗出的怨气、居然丝毫不忌靖姑娘颈中护身符的保护,绕住了绯衣的女子。

“不要!靖姑娘,别动它!”弱水见情势,已经再也忍不住的跳了起来,她急切的神情终于引起了碧落的留意,听雪楼大护法虽然不知何事,但是立时足尖一点,飞掠上神像侧边,格开了女领主的手:“小心有危——”

忽然,青衣剑眉的男子,片刻间顿住了他的话语。一瞬不瞬的,看着阿靖手里的东西……

——那是一朵奇异的花。

没有完全绽放,只是一个含苞的骨朵。仿佛不知费了多少心力,才从神像的石隙中钻出,浅碧色的花瓣上,居然带了丝丝红色的痕迹——似乎是一只纤细的手,费力的撕开了厚厚的屏障,将染着血的指尖,微微的露了出来,无助的求援。

踯躅花!

那湿婆神像胸口裂缝中,绽放出来的居然是踯躅花!

碧落眼睛里面陡然有雪亮的光芒,他不顾一切的掠过去,伸手——

“碧落,不许过来!别看!”阿靖的手握着那朵花的花茎,对着听雪楼的大护法厉声喝止。然而,碧落丝毫不听她的命令,径自过来,抢夺那一朵浅碧色的花儿。

“退开!给我退开!”阿靖蓦的按剑,绯红色的光亮如同腾蛟跃起!

“叮。”双剑相交。碧落从神龛上飘落,一直踉跄着退开三尺,才勉强止住去势。剑尖在地上拖出长长的痕迹——弱水看见地上那一层灰蒙蒙的东西剧烈蠕动起来,仿佛受到了什么造化,要吞噬北角中的两人!

靖姑娘手里已经抓住了花茎,被方才那一剑震动了位置,退开的时候一扯动,仿佛被联根拔出——刹那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中奋力挣出,登时整个佛像轰然四分五裂!

“小心啊!”她再度脱口惊呼,抬头唤靖姑娘,然而,修道之人的眼睛蓦的瞪大了——神像里面!那里!那里面!所有灰色的怨气,居然是从佛像那一道裂口纷涌而出!

强烈到无法形容的怨气汹涌而出,刹那将绯衣女子包裹在其中!

然而,不等弱水扑过去,碧落护法一站稳身形,已经再度掠了过去,转瞬也消失在那一片诡异的灰色中。修道者眼中,只能看见那一片不停翻涌的灰色。

奇怪的是,不等弱水跑出去叫人进来解救,只是刹那间,那充满了怨念翻涌着的灰色就平静了下来,慢慢散开。

弱水的眼睛,终于能看见湿婆神像前令她惊栗的一幕。

湿婆神像片片碎裂,露出了石雕层里面的内胚。

石像里面,用作内胚的,居然是一个真人!

那是一个穿着红衣的苗人女子,然而美丽的脸上却已是惨白毫无生气。那样潮湿的水下圣殿,奇异的是,那个显然已经死去多日的女子尸体,竟毫无腐烂的迹象。

苍白的女子,就这样被封在代表了“死亡”的湿婆神像内,保持着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前的姿式、头微微上仰,半张着嘴巴,无血色的脸上凝聚了最后那一刻的痛苦和恐惧,仿佛无声的祈求着上苍。

然而,有一朵奇异的花,从她胸前的锦囊中蜿蜒生根,开放。根须密密麻麻,茧一样包裹着她。蛇一样蜿蜒游走在女子周身,甚至沿着血脉扎入人的体内,仿佛从以身躯为养料,尽端处开出了一朵浅碧色诡异的花来!

那朵踯躅花,不知道凝聚了什么样的念力,居然硬生生的在石的封印上钻出一条裂缝来!

“小吟、小吟……”那一刹间,碧落的脸色忽然宁静起来,仿佛怕惊醒什么一样,轻轻的唤着,走过来。弱水压抑住了惊呼,因为她看见了:本来那些四处弥漫、蠢蠢欲动的怨气,在碧落的脚步踏过之处,纷纷都如烟般的淡薄散去,消于无形。

阿靖仿佛也被眼前的景象镇住了,看见青衣男子上前来,下意识的退开了一步。然而,她忘了松开手中拈着的踯躅花,一退之下,那苍白的女子身体就这样顺势被她拉了出来!

“小吟。”在尸体倒下的刹那,碧落伸出手,抱住了她,“小吟,是我。”

“是我……我来了。”

刹那间,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弱水看见死去女子那苍白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然而,那一朵带着丝丝血迹的踯躅花,却在瞬间绽放开来!

这一次,弱水没有提醒靖姑娘小心——没有怨气,没有阴森,那朵花绽放的时候, 满殿竟似有光芒微亮、馨香浮动。

 

“靖姑娘,大护法他根本不听劝告,每日都喝得不省人事——可怎么好?”石玉的神色是焦急的,然而,绯衣女子听了,却只是轻轻一叹,没有说什么。

当碧落抱着小吟的尸体走出水面,不知为何,一接触外面的空气,那苍白的躯体忽然间就化为了腐土灰尘,令人不忍目睹。连着那朵绝世的花儿,也一并枯萎——什么都没有留下……那根支柱已经塌了……上穷碧落下黄泉,再也找不回那个叫小吟的女子。

其实,本来以碧落昔年的性情,未必会这样的看重那个女子。因为从一开始,他便是个游戏风尘的过客。如果跟他说什么坚贞、什么永恒,当时年少风流的他或许只会嗤之以鼻。

浪子成性的他曾经对着每个遇到的女子承诺“永远”,然而他心里不相信有永远的爱情;那个痴情的少女也对他倾诉过“永远”,但是那个才十几岁苗女未经人事,如果让他们两人结成夫妻,只怕迟早也是一对怨偶。

所谓的永远只是一个谎言。在这个瞬乎如浮云的世上,聚散离合,从无定数,唯有改变才是永恒不变的真理,哪里又会什么是可以永远不变的呢?

然而,永恒的死亡终结了一切,将一切凝固在一瞬间。从那一刻开始,她对他的爱便是永远的,生生死死钉在了他的心里。

永远无法再否认、永远无法再抹去。

小吟,小吟……如今,苍茫海里的踯躅花已经开了一年又一年,然而,上穷碧落下黄泉,山长水远,天地茫茫,恐怕是再也相见无期了。

原来,人这一生中,唯独“离别”,才是真正的永远。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