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篇 碧落 · 3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数年前,游剑江湖的他来到岭南,遍访名山大川,听风踏月,往往于明月松风中弹琴长啸,也曾在竹楼溪边与如花苗女说笑谈情,风流倜傥得一如在中原。

听说大青山苍茫海一带有绝世奇花出现,作为武林中人,自然也免不了好奇,于是携琴带剑,来到了大青山麓。一连在山中游荡了数天,非但没有找到传说中的浅碧色花儿,反而忘却了归路,迷失在岭南重重叠叠的大山中。

仗着一身武功,自然也不怕虎豹虫豸,然而转来转去,风景虽然如画,却令人烦躁不已。

一日,偱着一条小径走着,却发觉路尽头居然是一面断崖,不觉气恼,干脆也懒得继续寻路,坐下来休息,心里想着堂堂江南第一剑、难道就这样困死在这里不成?

心下越来越烦躁,为了震慑心神,他连忙拿出古琴,弹奏起《猗兰操》,平息心中如潮的杂念。

幽谷寂无人声,唯有他的曲调悠然传入九霄。断崖下,他凝神奏曲,调与神合。然而,忽然间,他却听到了另一种曲声——有短笛的合奏,从断崖上方轻轻飘下。

是谁?他惊愕地抬头,只见湿润雾气萦绕的悬崖最高处,居然隐约可见一座小小的竹楼,依稀有红衣女子倚窗,乐曲声正是从她指下飘出。

他不由得惊喜的笑了——原来,在这样山穷水尽之处,居然还能邂逅到传奇。

号称剑胆琴心的他,半生艳遇已然无数,对于如何把握眼前的机会已经有了太多的经验。他想象着这深居在幽谷绝壁的女子,本身就该是如何的孤寂落寞,既然也深通音律,那么就不妨如当年司马相如一样以琴心挑之,一曲《凤求凰》,便可结下又一段世外情缘。

他不急于求成,却也不再急于走出大青山,只是每日的来到崖下,用古琴弹奏,来引得崖上的女子横笛呼应。

谷中少有人烟,乐声缥缈的时候,他有时甚至也会以为自己真的已不在人间。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除了以曲声应酬,那个竹楼上的红衣女子却丝毫没有和他见面的意思。而一向号称倜傥自负的他,又如何会唐突的上去拜访一个陌生女子?于是,局面就僵持在了那样的暧昧里。

在他几乎已经失去耐心的时候,上天却赐给了机缘。

那一日午后,依旧在崖下弹着琴,却感觉到雾气忽然在山谷中凝聚了起来——南方本就多雨,等不及他收拾琴具退到树下,蒙蒙细雨便洒了下来。

云雾笼罩着山谷,断崖上部已经完全隐没在了雨气中,而笛声,也已经停止了。

雨打湿了他的衣襟和古琴,令他忽然心生去意。或许……缘也只尽于此吧?不可强求了……他想着,有些落寞的背起琴,站了起来,雨丝淋在身上,也没有什么感觉。或许,待明日雨晴了,是该好好寻路出去了。总不成在这个深山老林里被困住一生吧?

在他站起身的时候,无意瞥了一眼断崖上方,忽然怔住了——

缥缥缈缈的云雾中,雨在丝丝的飘落,如一匹透明的、看不到头的白色绸缎摇曳而落。在云雨之间,却居然有一顶打开的绸伞从崖上飘摇而下!

那……是她扔下来的伞?!

那张开的绸伞犹如一片白云,从悬崖上悠悠落下,美丽不可方物。

他惊喜的迎上去,伸手接住了。竹骨绸面,轻盈而精致,伞面上还用湘绣婉转的绣了一朵浅碧色的花儿——可以想见,伞的主人是如何兰心蕙质的女子。

他爱不释手的将伞握在手中,细细端详,在白绸的伞面上发现了用红色丝线绣着的一个小小的”吟”字,想来,该是这个女子的闺名了。

他笑了,将伞执在手里,对着云雾萦绕的山崖,朗声道:”在下江南青衣江楚歌,谢过小吟姑娘赐伞,改日必当相谢!”

说话的时候,笑容不自禁的溢出了唇角。从来没有女子,能从他猎艳的手中逃脱。这一次,又该是如何旖旎的风光?

明日,他便攀上了绝壁,借口还伞,去寻访那个崖上吹笛的红衣少女。在他推开窗子的那一瞬,里面那个正在梳头的人惊呼了一声,乌黑的长发瀑布一般垂落在地上。

以后的一切,便是如同千百个传奇里面描述的一样了……

她美,她年轻,她聪慧,然而正如他所料想的一样,幽居深谷的她却是寂寥的——自他第一眼在竹楼上看见她起,就觉出了这个女子内心深处的孤独和寂寞。

看见他从绝壁上如飞的攀援上来,她只是微微愣了一下,仿佛想到什么似的神色一黯。然而,转瞬间颊边盛开的却是如花的笑靥,她收起竹笛,连鞋也来不及穿、赤足从竹楼上奔了下来,一身大红色的衣衫,脖子上挂着一只金丝绣的锦囊,银钏在她雪白的手腕和足髁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伞呢?”她提着裙子奔下了竹楼,迎上携琴佩剑前来的英俊男子,笑吟吟的问,丝毫没有中原女子的忸怩作态。苗疆的女儿,果然不愧传闻中的热情开朗,敢爱敢恨。

“敢问姑娘芳名?”他从背后的行囊中拿出那把伞,递了过去。她却只是攥着那只金丝绣的锦囊,微微含笑,一抿嘴一对酒窝:“小吟。”

“在下阮肇,偶入天台,有幸邂逅了天上的女仙。”收敛不了以往风流的本性,他一开口便是如此调笑。话出口了才觉得唐突,然而看那个红衣女子,不知道是否懂得这汉人的典故,却只是越发笑的深了,那一对酒窝,甜,而且圆润。

于是,一切就按照传奇该有的样子发生了。

那时候他还是十足的浪子心性,习惯了这样的到处留情,并未放入多少真心在这一段情上——既然他有幸邂逅了一段传奇,他,自然应该按照传奇中主人公该做的去做,要不然岂不是辜负了如此艳遇?

那大半年,他们两人就在这寂无人烟的大青山深处如神仙眷侣般的过着双宿双飞的日子。

或是登山涉水,同行于青山碧水之间,看水穷云尽。她笑语晏晏,偶尔唱起苗疆的歌谣,婉转如出谷黄莺。或是共登绝顶,临崖而立,天风浩荡时,他抚琴,她横笛,于明月松风中听来宛如天籁。

就是在衾枕之间,也是鱼水欢浓,欢愉远胜他以前所有的美丽情人。

只是,沉迷于享受着这段奇遇带来的无上乐趣,他却并未留意过: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出身、为何会独自居住在深山中?——然而,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到时候可以挥袖而去,片云不留。这些不相干的,多问何益?

她是冰雪聪明的,这些日子完全不问他的来历以及来意。即使他平日偶尔提及,她也只是一笑掩住了他的嘴:“江郎为何而来,小吟心里有数呢!”

平日里,她横笛,笛声欢快而悦耳,带着几分天真,多半是他未曾耳闻过的苗疆曲调——某一日,却忽地听到了熟悉的旋律,忍不住问她那一首是什么?她便笑盈盈的说那曲子叫做《紫竹调》,是江南的民歌,她特意去学了来,以取悦于他。

这个苗疆少女居然有如此柔婉深致的心思,不逊于江南女子,令他禁不住有些微的感动。她却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嘴里轻轻的唱,郎呀妹呀的,看着他的眼神里柔情似水,却意味深长。

深山里的日子是过得快·活似神仙,唯一让他有些不舒服的,便是小吟颈间那个金丝绣的锦囊——不知里面装着什么,日日贴着小衣放在胸口,即使与他在枕席之间,也不肯取下来片刻。他偶尔触碰到,她便要很紧张地格挡。

然而,除了这一点,小吟却是绝对胜过他以往任何女子的……她的笑,她的娇,她的轻颦浅笑,和剪水双瞳中清澈的水光,都令他迷醉不醒。

一年过去了,他居然完全忘记了要回中原。

“你压到它了……”一日,缠绵间,她忽然微微喘息着,推开了他,抬手护住胸口那个锦囊。他被扫了兴致,皱眉,终于忍不住问:“那是究竟是什么?”

她撑起了身子,解开锦囊细细看里面装着的东西,嘴角却泛起一丝琢磨不透的笑意:“江郎,你何必明知故问呢?”不等大惑不解的他再度追问,看过锦囊中的东西,小吟的脸色却忽然变了。手一软,撑不住身子,几乎瘫倒在他怀中,红润的双颊转眼苍白下去,眼神变了又变,竟然看不出是悲是喜。

“怎么了?里面的东西压坏了么?”看她那样,他不忍,柔声问。

她似乎怔住了,过了很久才听见他问话似的,反应过来:“啊,不、不。没事——它很好,非常好……我本来没有想过它真的、真的会……”依然是又悲又喜的复杂神色,她再度看了一下锦囊中盛着的东西,微微叹了口气,从榻上起身,披衣走到外面的院子里去了。

他有些莫名的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对于她,实在是了解的太少太少——她是谁?为何居住在这个深山老林里?那锦囊里又是些什么东西?传说中,苗疆那些如花的苗女都善于用蛊,能用巫术让情郎对自己死心塌地。

他想着,暗自打了个寒颤。

那一天以后她的话就明显少了下去,人也失去了往日的活泼伶俐,渐渐沉默憔悴,甚至在和他一起时都有些心不在焉。问她有什么事,却总是支吾,整日里不在竹楼,偏偏往深山里走,一呆就是半天,回来的时候脸色更加沉重。

“江郎,会永远爱我么?”

“江郎,如果有一日我们的情缘尽了,你可会永远记得我?”

这样的话,也渐渐从她的嘴边日复一日的冒出,让他大为不悦——只管享受眼前的欢愉罢,这些世外的情孽俗事,她每日叨扰来干吗?生生败了两人的兴致!他有些不耐起来,虽然也应承着说“永远”,但觉着她已经不如往日可爱,与以往那些恨不能将他一生束缚在身边的女子没有什么两样。

于是,在她每日去深山不知干吗的时候,他一个坐在竹楼上,看着大青山上聚散不定的白云,竟然真的渐渐有了归去之意。毕竟,江南吴越之地的红袖飘摇,楼上帘招,也是这个天涯游子心中又一道风景。

只是……该如何同小吟开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