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篇 红尘 · 3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离开永阳坊、离开长安的时候她不过十四岁。离开的时候,还是小孩子的她、身上已经背负着一条人命。

母亲一直都是懦弱的,无论在里坊的白眼冷笑、还是在客人的淫威面前——然而,那样懦弱的母亲,第一次发火、却是对着自己唯一疼爱的女儿。

母亲的恩客里面,脾气最坏、来得也最勤快的是个叫马叔的中年人。那个男人有着瘦峭的脸,细细的胡须,和一张焦黄脸皮,满身猥琐气息。然而,母亲似乎很畏惧那个人,因为据说这个人、是在长安的衙门里当差的。

他的脾气不好,母亲小心的侍侯着,每次他一来母亲就紧张的打发她快点出去。然而,有时候她晚上回家,还能看见母亲流着泪打扫着被砸过的房间,擦拭着满身青紫色的伤痕。

那一天马叔来得特别早,喝得醉醺醺的。母亲出去洗衣服了,只有她独自在房里。那个满脸麻子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上下打量着她,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呦,以前怎么就没发现红儿原来是个美人胚子呢?”

一边说着一边走近来,拿出一个银锞子塞到她手心里,摸着她的头笑起来。

她也着了魔一般的没有害怕或者躲闪,只是甜甜的对着那个猥琐的中年人笑起来——多少次了,每次看见母亲身上青红色的痕迹、想起那些禽兽是如何地折磨母亲,她心里的恶毒就再也压抑不住。

真的……真的好想把这些人都立刻杀掉!

“马叔叔好。”她溜了马叔一眼,眼角带着笑意,手心里却握上了一根雪亮的毒刺。该死的家伙……满嘴的酒气,肮脏的手……用那样肮脏的手来碰母亲和她……她今天就要用失心针,让他永远都不能再动!

“来……红儿是个好孩子,陪叔叔玩好不好?”马叔被她一瞟,立刻眉花眼笑,抱起了她,让她坐在他的膝盖上,双臂紧紧抱着她幼小的身子,将充满酒气的嘴凑到她脖子上和脸上,双手也开始不老实的上下移动。

“叔叔好坏……痒死了!”孩子笑着,忸怩着伸出雪白的小手拉开那个满脸麻子的大叔——手指间藏着那支毒针。在对方几乎没有察觉的瞬间,她用毒刺轻轻在马叔手腕上刺了一下。那个欲·火熏心的男人没有注意到这如蚊虫叮咬的刺痛,只是把她抱得更紧,凑过来在她脸上乱拱着。

孩子娇笑着,小手再次敲敲的伸出来,揽向麻脸男人的脖子——手指间,那枚蓝莹莹的毒针闪亮。只要再来一下,这个猪猡就会横尸就地,到时候用化尸水化了,拿去浇那株晚香玉算了。

她心里懒洋洋地想着,眼神里没有丝毫迟疑。

“下贱!快给我滚出去!”忽然间,门砰的一声大开了。孩子还没有转过头,脸上就热辣辣的挨了一下——那个耳光的力量将她整个人打飞了出去。

她惊恐地抬头,看见母亲苍白扭曲的脸就在眼前,恶狠狠的看着她,嘴里发了狂一样的骂着,不由分说地一把将女儿推出,重重关上了门。

她滚落在台阶下,捂着脸呆住了——从小到现在,母亲还是第一次打她!

贱……母亲居然骂她贱!她才下贱!她才下贱!

十四岁的她哭着跑了出去,沿着坊里唯一的一条路远远跑了开去,心里充满了憎恨。她、她今天,本来只是想帮母亲对付那个马叔的啊!如果不是看不过眼那个家伙如此欺负母亲,她才懒得动手呢!

一阵阵的委屈和痛苦撕扯着她,她捂住肿起来的脸颊,极力忍住不让眼泪从眼里掉出来,在心里发誓、永远也不要再见到母亲。

落*霞*小*说ww w_l uo x ia_c o m _

身后的房间里有激烈的争吵声音,伴随着母亲的哭叫——她知道,马叔又在殴打母亲了,不过中了失心针的毒,他也神气不了多久,很快发作的毒性就会让那家伙抽搐而死……孩子无动于衷的站在路边的土坡上,听着母亲的哭叫,然后继续往前跑了出去。

贱人!……自己找的!活该她被打!

抹着眼泪,她却只是跑,跑,跑……正午的太阳在头顶白花花的照耀,黄土筑就四壁的永阳坊是那样的大而无边,她的脚步空旷的回响在土路上——

片刻间,她似乎有一种错觉:她永远都跑不出这个自小生长的地方。

 

在江湖闯荡了很多年,她再也没有回到过永阳坊。然而,她的确永远都走不出那个地方。

不止一次,她梦见自己回到了永阳坊,梦见母亲苍白的脸——有时候是温柔的哼着《紫竹调》哄她入睡,有时候却是恶狠狠的,骂:“贱!给我滚出去!”——然后劈手将她推出门去,让她一惊而醒。

当年,在跑出去很远后,她才想起来:如果那个马叔死在房间里,母亲会如何?她……会受连累么?

那个时候,她在江湖上已经闯出了名号:红蝎。她残忍,放荡,冷漠,独来独往,谁也琢磨不透她的踪迹与心思,只知道她是一个毒辣阴险的暗杀高手而已。

然而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懦弱的——很多次,她都想回到永阳坊去看一看,然而,不知为何,却始终没有勇气。

即使在江湖上漂泊了那么多年,桀骜执拗的她却还一直没有悟出这一点,一直到某一天,有一个人对她说:“你居然看不出来?在当时、你母亲是用她唯一能做的方式、用尽了全力在保护你啊!”

“你不该恨她。”说话的时候,绯衣女子的眼角有闪亮的光芒。

不知为何,听到靖姑娘这样淡淡的叙述,泪水却接二连三的从她本来已经干涸许久的眼眶落下。感情上的死结在瞬间被点破,她痛哭出声。

那一刻,她终于有了返回永阳坊的勇气。

近乡情怯,鼓起了勇气打听母亲下落。然而,人事全非。连坊门口的张裁缝也已经认不出她是谁,听她打听,只是叹息着,说:“这一家么?以前的住的女人是个暗娼,怪可怜的……独自拉扯着一个女儿,为了不饿死又能怎么样?”

“本来她老老实实的接客挣钱也罢了,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这个女人居然敢和恩客争吵起来,而且还下毒害了那个倒霉鬼!啧啧……听说是那个家伙想对她的女儿下手,被暗娼给阻拦了……不过,那个人死相实在恐怖啊……”

“本来是判了秋后问斩,后来运气好碰到了大赦,才改为流刑,被压到了沧州草料场那边服劳役。”

“她女儿本来就不懂事,对娘说话没大没小的。那一天和她娘吵了一架,居然就跑的不知踪影了……唉唉……后来有街坊说,在什么窑子里看见过她,或者说在大户人家看见她当婢女——你说说,一个小女孩自个跑出去能有什么活路?”

张裁缝的话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半,蓦然想起眼前这个打听消息的旅客也是一个女子,连忙顿住了话语。然后有些惊疑的悄悄打量来人……似乎,似乎有些眼熟呢。

就在他偷看那个漂亮女孩子的时候,看见旅客美丽的眼睛里滚落出了一串的泪珠。那个佩着剑的厉害女子,就这样忽然掩着面哭了起来,仿佛一个无助的孩子。

最后一次见到母亲,是在沧州的草料场里。

寻觅了那么久,终于知道母亲如今被流放五百里,到了这个地方。赶来的她用迷香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守卫,偷偷地潜入到那些被流放的人居住的地方。

草料场的土坯房阴暗而低矮,陡然间,她仿佛看到了多年前居住的永阳坊。

在最靠里那一间土坯房里,她终于找到了母亲。费了那么长时间的原因,是因为她已经认不出那是她的母亲了……母亲躺在一片肮脏的枯草里面,眼里没有了昔日的光彩,头发也变成了枯燥的脆黄色,颧骨高高凸起,身上散发着异味。因为得了重病,所以单独住在一间里,身边放了一个缺了口的磁碗,盛着半碗混浊的水和一个咬了一口的冷硬的馒头。

她惊呆住,许久,才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娘?娘?”她在昏迷的母亲身边跪下,低低呼唤,小心翼翼地推推那个憔悴的妇人,生怕母亲已经再也不能回答她的话。终于,母亲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她,费了半天的力气,昏暗的眼神才忽然亮了起来:“红儿?!”

母亲颤抖着伸出手,想拥抱女儿,然而她却僵在了那里,竟然有下意识的恐惧和躲闪。瞬间,她耳朵里响起的是当年母亲那一句恶毒的怒叱:“贱人!滚出去!”——那一巴掌似乎还在脸上火辣辣的痛。她一瞬间有些退缩不前。

“对不起。”忽然间,耳边却忽然听到了母亲咕哝了一句,“当初……打疼你了么?”

“娘!娘!”那一瞬,泪水从她眼中涌出来,她扑了过去,抱住了奄奄一息的母亲,哽咽,“红儿不好……红儿对不起你……马叔、马叔那个家伙,其实是我用毒针扎死的啊!”

“小孩子莫乱说话!……那个混蛋是娘杀的!是娘杀的!”母亲吓了一跳,连忙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才松了口气。她将手放在她头顶上,慈爱的摩挲着,断断续续地低声:“来,让我看看你……红儿,你、你真比娘当年都漂亮多了……嫁人了么?”

“娘,我们回家去,好不好?”她听不下去了,抱起了母亲,仿佛童年母亲哄她一样轻轻柔柔的说着。母亲病的只剩骨头,轻如一片叶子。她哽咽着,背起了母亲:“我们回家去吧……你再给我唱那首曲儿,好不好?”

她要回永阳坊去,母女两个人团聚,再过以前那样平静的生活——她再也不会嫌弃自己的母亲,再也不会允许任何人来伤害母亲!因为,她已经有足够的力量,维护她想要保护的。

她不顾一切的背起了母亲,掠出了关押她的沧州大狱,向着长安日夜兼程。

然而,她再也回不到从前。

三天之后,母亲病逝在途中——那里,离长安还有一千多里。

她再也没有机会对母亲说自己其实一直都深爱着她。因为太爱母亲、所以年幼的心才因为不理解产生那样强烈的恨意——那时的她只是恨母亲的下贱和失贞,却并不了解生活的艰辛和贫穷女子的悲哀……她还太小,还不懂得。

她忽然明白了当日母亲为什么要打她、为什么要让她滚出去:惊惧交加的母亲,在推门的刹那已经知道女儿陷入了什么样的危险,她,只有用唯一的方法尽快让女儿逃脱,所以不惜用最恶毒的语言把她给骂走——

“下贱!给我滚出去!”

在她恨着母亲、逃离永阳坊时,母亲为了保护她、而承担了杀人的罪名。在她怀着绝技,在江湖中飘荡时,母亲却一直被关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牢里。

而在她因为悔恨而回去找母亲的时候,母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她再也回不到从前。

安葬完母亲以后,她加入了听雪楼,改名字为“红尘”。

在十丈软红里面奔走了那么久,却仿佛跑不出昨日那个黄土坊。十年了,回头乍一看,在人群中走过,居然连一些些的人气都没有沾上,仍然是飘摇无依。如今名动江湖了,有人惧怕了,反而不如童年——那个时候,至少还有母亲是真正关怀她的。

她来到听雪楼,并且从此定居了下来——那是因为靖姑娘——那个曾经用一句话点破了她心中魔障的人。如果不是绯衣女子那样冷静而犀利的话语,她或许连和母亲最后的一面都来不及见到。

听雪楼里的每一个人都敬畏靖姑娘,甚至连楼主都对她相当敬重,而那个绯衣女子面纱下的眼睛,从来也都是冷如冰雪。

她想,靖姑娘的童年,只怕比自己更加惨烈。

然而,靖姑娘的内心某处,一定有一个柔软而善感的地方——要不然,她又怎能明白母亲当年的心境。

 

“靖姑娘……”重伤的弥留里,红尘恍惚笑了一笑,想伸手拉住那个绯衣女子的手,告诉她,自己一直是多么的感激她,同时,也希望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为什么对于旁人的内心能一眼看到底的她,对于自己的内心却一直都无法正视?

然而,神智又在一点点的消失。

“紫竹调……紫竹调……”在恍惚中,她只是下意识的喃喃自语,母亲哼唱的旋律萦绕在耳边,一重又一重。阿靖握着她渐渐冰冷的手,轻轻叹了一口气,低着头,对一直守在病榻旁边的碧落道:“请你将那曲子弹给她听,好么?”

听雪楼女领主的话,第一次那样的温和,甚至带着一丝的祈求之意。

碧落微微一怔,却没有立刻回答,仿佛在挣扎着。许久许久,他不再说话,只是低下了头,静静坐到了案后,摆开了古琴。

在指尖碰到弦的时刻,他发觉自己心中似乎有什么屏障在片片破碎——曾经,他在内心发过誓,只为那个人弹奏这首曲子而已……如今他终于明白,世事,从来没有绝对。

就像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竟然会有人能不顾性命的也要他活下去一般。

柔和的曲调从他手指底下渗出,慢慢扩散,思绪也慢慢延展开来……那样的细雨,那样的笑靥,那样的往日……消失在岁月深处,一去不回头。

忽然间,他的手指震了一下:寂静的房间里面,居然有人轻轻的唱起了那首歌谣!

拉着垂死的人的手,阿靖俯下了身,轻轻用手指理顺红尘的头发,一边低低的和着碧落的琴声、哼起了那首《紫竹调》。没有人听过靖姑娘唱歌、甚至没有人想象过、这个平日冷漠的女子居然还会这样歌唱,然而,碧落却真真切切的听见了。

那一瞬间,他一向冷静稳定的手指顿在了弦上,微微颤抖。

“靖姑娘,请用这个给红尘治伤罢。”他起身推开琴,走到了绯衣女子身前,从怀中拿出一只玉匣递给了她,然后转身就走。

阿靖打开了那个白玉匣子,即使冷静如她、竟然忍不住低低惊呼了一声:一朵浅碧色的花,在匣中凝固的怒放。

踯躅花?竟然是碧落视为生命的那朵踯躅花!

碧落走出门去,生怕自己一回头,便会改变主意。

那一朵花,就让它永远的绽放在自己的梦里吧!

小吟、小吟……苍茫海里的踯躅花已经开了一年又一年,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寻找,可是你又在何方?天地茫茫,恐怕,我们是再也相见无期了。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