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篇 紫陌 · 3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是紫黛第一次看见他动手杀人,然而,她完全没有惊惧。在第一眼看到时,她便被那样妖异凄美的刀光迷醉——那似乎已经不是杀人之刀,而只是极美的艺术,美得令人心醉。

刀光出现之后,一切只是短短的刹那。

刺客的血洒落在楼面上,而听雪楼诸人脸色都不变。

“没事了,紫黛姑娘。”短短的一刹后,她听见他在耳边说,温和而沉静。她忽然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仿佛忽然又回到了十六岁那一年,只知道低下头,咬着嘴角,心中乱跳。

是啊,他已经不记得她了……

她心下一酸,本以为沦落风尘以来,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再打动她的心,然而,他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却依然让她几乎落下泪来。罢罢罢……如今的她,不同于深宅大院里的好人家女儿,如今,还有什么事做不得?趁着今日难得见到那人,难不成又这样错过了不成?

把心一横,她索性依了现在紫黛的身份,对那个离席欲走的人娇娆微笑:“如何急着要走,不留下来过夜?莫非是紫儿陋质,挽留不住公子?”

听得这样的话,那个白衣公子反而怔了一下,停下脚步看着她,莫测的眼睛中闪过了叹息之色,淡淡问:“两年了,如何沦落至此?”

一语出,她惊在当地。

他……他果然还是认出了她!他眼睛中映着盛装艳服的自己的影子——那个艳名动洛阳的风情苑花魁紫黛。然而,他却记起的却是两年前那个风雪中汲水的寒门少女,那个当街痛哭的绝望女子……

她忽然羞惭满面,不知所措。

要如何告诉他她后来的遭遇?那只是一个薄命女子随波逐流的命运而已,在这些无所不能的武林人看来,那似乎只是软弱无能的后果。

嫁给谢梨洲后,本以为能做一个侍妾在大院里终老。不料家里的主母好生厉害,容不得得宠的她,便趁着谢梨洲离京的空挡,叫了牙婆来将她卖去了长安青楼。由于容色出众挂了头牌,沦落红尘辗转经年,不知吃了多少苦头。

因为心头有一点牵念,挣扎了一年,还是回了洛阳来。然而,脱籍却是遥遥无期的事——这个世道,女人的命运就像浮萍,吹到哪里,便是哪里了。

落`霞-小`说 Ww w # l u ox ia # c o m

失行妇……原来,那真的是她的命运。

在听到那句话后,她便再也没有留住他的勇气。他看着她,也没有再说什么,眼光渐渐转为温和悲悯,叹息了一声:“世情薄,人情恶。你定然有迫不得已的原因。一介弱女子,又如何能归咎于你……当年我若是能留下来多问你一句就好了。”

她哭得越发厉害。他的谅解和宽容,只是让她明白、命运残忍地让她和怎样的一个人擦肩而过!

他用淡蓝色的手巾为她拭去眼泪,覆在她腕上,然后带着属下拂开珠帘走下了楼。外面斜阳依稀,白衣公子落寞的行来,抽出玉箫,随手敲击着走廊上的朱栏,今日的偶遇让他有些微的感慨,拍遍了阑干,他曼声轻吟:

“章台柳,章台柳,

昔日青青今在否?

纵使长条似旧垂,

也应攀折他人手

……”

高楼上,听着他渐行渐远时吟的诗句,她泪落如雨。

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咬着牙,她硬生生的止住了哭泣,握紧了手——事已至此,如果一味的啼哭,那末离他只会越来越远吧……她,总得做点什么了。她必须要追上他,否则,她将连那个背影都无法触及。

脉脉斜晖里,她用力握着手中那一条淡蓝色的丝巾,仿佛下了什么决心。

半年后,风雪之夜,她挑灯踏雪而来,在听雪楼守备森严的大门前,将那条淡蓝色的手巾作为信物,请求守卫转交楼主。

飘雪的轩窗下,披着白裘的年轻公子展开手中丝巾,只看得一眼便霍然起立。手巾上写了一行字:“明晚日落时分,天理会第一高手云起受命、截杀听雪楼二楼主高梦非于北门长亭外。”

听雪楼主冒雪而出,顾不上周围手下送上来的伞和大氅,疾步追去。

“紫黛姑娘。”在那个紫衣丽影将要转过街角的时候,他及时唤住了她,将丝巾在手心用力握紧,眼神慢慢严肃起来——这个女子,似乎不知道自己这一来就是要卷入无尽的江湖是非中去了……偷窃讯息,传递给听雪楼,这有多么危险,她知道么?

萧忆情沉吟着:“紫黛姑娘,你刺探消息,恐怕已招了杀身之祸。”

“我知道。”她却是嫣然一笑,“我并不害怕。”

他看了她片刻,蹙眉:“不如我派人护送你回去。”

“那也是一时之计而已……难道听雪楼能护着我一辈子么?”在大雪中,洛阳的花魁蓦然回首,美丽的面容上有坚决无畏的光采,“紫黛心里有打算,不如说与楼主听:我在洛阳好歹也算交游甚广,能给听雪楼带来各种需要的消息——公子如不嫌弃,可否让紫黛加入听雪楼,以供驱遣?”

听到那样的话,听雪楼主不由怔了一下:这个女子,居然和几个月前在风情苑所见时判若两人!眼里有了神采,语气里也有了力量,不再是一个哀婉的随波逐流的烟花女子了。

是的,她,终于站了出来,第一次主动做出了选择。

她选择了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将与他一路同行。

 

从那一日起,她便留在了听雪楼里,成为了他身边的一位下属。萧忆情一直掩饰着她的身份,秘密买下了风情苑,让她成为那里的主人,然后,再让那个地方成为听雪楼最秘密的消息情报来源。

她也改了名字,叫做紫陌。

去掉了原来浓郁的脂粉味道,而空余恋恋的风尘。每一日,她闲来便坐在高楼上,将阑干倚遍了,看着洛阳城中阡陌大道上车马来去,掀起滚滚红尘。

紫陌红尘拂面来。

在这个醉生梦死的世上,尘烟散后,还剩下什么呢?

大家改口称二十一岁的她为紫夫人——她可以有权力不再去见那些她看不顺眼的客人,虽然这样,她的声名却在风月场中越来越大,人人都以一亲芳泽为荣,连天理会那个不可一世的总舵主江近月也不例外——世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便看的越是高。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

有时候,想起他吟过的诗,她也苦笑着自问。今在否?不在。那种少女情怀早已不再……然而,不再,她的心反而埋藏得更深更真。

一年多了,收集来整理好、送到听雪楼那边的情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

终于在那一日,他过来,在和她详细的讨论过武林最近传闻动向后,忽然说了一句:“明日,听雪楼将进攻天理会总舵……紫陌,你也跟着一起来吧。”

她怔住,不知是悲是喜。

他终于有了一击必胜的把握,终于要让她公开成为听雪楼的一份子,而不在是暗自布下的一枚棋子!她多年的等待,也总算是有了一个得见天日的时候——然而……他看着她的眼神,却只是仿佛看着一个风雨同舟的同伴而已。

或者,这样也好。

对于她来说,只要挑一个近一点的位置,能好好的看着他就足够。

那一日,她第一次目睹了什么是江湖,什么是杀戮。

一日之间,和听雪楼在洛阳争霸的天理会被灭门。她站在血污里,眼睁睁地看着数以百计的人在自己面前呼号着死去,而其中,居然还有那个多年前遇到的少年。在萧忆情问起那个负隅顽抗少年的情况时,机敏的她马上提供了自己所知的情报。

然而,她没有想到楼主用了那样的手段摧毁了少年信念。在泼天的血腥中,看着碧梧下一袭白衣如雪的年轻公子,看着他深不可测的眼睛和几乎是洞穿一切的冷漠,紫陌却忽然感到了寒冷——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离他很近了。可那种洞穿一切的眼神,只有在看着无动于衷的事物时候,才会拥有。

没有人能走近这个人的内心。

反而是天理会门下的那个少年——那个绝望的、痛哭着的孩子,却能让人由衷的感到生命的真实和成长的痛楚。这一点,在她十六岁的时候也曾经有过。

看着这个少年,阅尽风尘的她,心中居然有丝丝缕缕母亲般的温柔和触痛。

“黄泉还小,性子又偏激——你有空多照顾他。”回去时,听雪楼主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眼光从她脸上扫过,却隐约含了深意。

紫陌的心里便是一惊:那眼色,似乎也是淡漠而洞穿一切的。她有些惴惴然:虽然在那个人身侧,却丝毫不知道他心里作何打算。

但,既是他吩咐过了的,她便是尽心尽力的去做。

然而,那个叫黄泉的少年性格桀骜偏激得很,好几回她去那间小屋子照拂他时,他总是不言语,也不理睬,就当她是透明的一般。幸亏紫陌见识也多,对此并不生气,只是将房子整理了,放下带来的新被褥衣服,做几样合口的小菜,便自顾自的离去。

时间久了,这样的相处倒也不显得不自在。到后来,偶尔她问一句,少年也会“嗯”的答应一声,却不多话。

自从加入听雪楼以来,这个孩子简直是疯了一样的练剑。楼主指定让二楼主高梦非来教导他剑法。这位二楼主在武学上督导的严厉几乎是骇人听闻,每一次接受指导回来,黄泉都能洗下一身的血水。她在一旁看着,心里也渐渐涌起了一种疼惜。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