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篇 紫陌 · 2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清高的父亲,拒绝了许多有权有势人的提亲——因为自身高不成低不就,既不愿意女儿跟随了不如自己的人家,也不愿意女儿高攀了显贵去做小。每一次回绝的时候,她不由得又暗自庆幸父亲一贯的桀骜清高起来。

她继续沉迷于那个江湖的梦中,即使远远的看见了那个白衣公子一眼,便能痴痴想上好几天。然而,那个人却只是淡淡的,脸上渐渐有憔悴的气息——听人说,那是因为他的父亲得了重病。于是,她便天天都在观音面前,开始祈求那个未见过面的老人健康。

她只是把整颗心都放在那个人身上,丝毫顾不上其他。

直到那一日,官差破门而入,一条铁索带走了父亲,她才清醒过来,知道大祸已降临。

“我爹犯了什么法?你们为什么抓他!”

“他在潮州任上,贪污了国库银两。如今有人告发,要带他去刑部审问!”

“冤枉……我爹一生清白,绝对不会做那种事情!”

她抓着官差的衣袖苦苦哀求,却被扯出了家门,踉跄跌倒在路上。平日的相熟的左邻右舍在门缝里看着,却不敢过来。顾不得矜持和体面,她披头散发地扑倒在地哭了起来。

有马蹄声由远而近,然后停下。她没抬头,却听到耳边有人静静地问:“怎么了?”

居然是那个朝思暮想的声音!——紫黛蓦地僵住了身子,甚至不敢抬头,生怕一抬头,如今满脸泪痕的苦相便被那人看了去。她只是低着头,抽泣着,也不作声。

“起来吧。”见她不肯回答,那人道,轻轻扶了她一把——果然是江湖人,也不如何拘泥于男女授受的规矩。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他在耳边好声好气地问。

她顺势站了起来,嗫嚅着,低着头,飞红了脸,正待说什么,却听见另一行马蹄声急促的奔过来,马上那人一叠声的急唤:“少楼主!少楼主!快回楼去,老爷不好了!——”

那只手猛然颤了一下,她的心也随着一抽,抬眼看时,那人已经扭头看着听雪楼的方向,只是眼睛却依然平静,呵斥着来人:“江浪,如何能当街说起楼主病情!”

来人飞身下马,跪地称罪,可眉目间满是焦急之情。白衣公子极力克制,然而还是难以掩饰眼里的焦急之情,他再也顾不得她,径自翻身上马,抖开缰绳,头也不回的奔了出去。

她一个人站在街上,看着他绝尘而去,看着左邻右舍在门窗后躲闪着看她的眼神,第一次觉得深入骨髓的绝望和无助。是的……对她而言,他终究也只是个路人,偶尔扶了一把而已。他的世界,是她完全不能了解的;而她平凡人的苦楚,也是不为他所知。

这些天来,自己那些痴心妄想,在现实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脆弱。

她,又怎能指望他?又怎能指望任何人?

想透了这一层,紫黛的心便冷了一半。

她在一夜之间长大了,变得冷静而理智。她决意不再做以往那些旖旎的情思,那终究不能解救目前父亲的厄运,而那些武林侠士,恐怕也不能帮她一些什么——家里的这一切,现在只有她一个人承担了。

那一晚,礼部侍郎谢梨洲遣了媒人来,想收她为第五房如夫人。

仿佛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稻草,她想也没想,也顾不上羞涩作态,甚至没有询问在押的父亲的意见,她便自己一口答应了婚事。是的,她需要借助谢家的势力来解救父亲……即使那个侍郎已经足以做她父亲。

第二天,周紫黛便出嫁了,没有三媒六聘,只是一乘花轿,便从侧门抬入了谢家。

三天以后,她的父亲洗清了嫌疑,从牢笼中走了出来。然而,清高桀骜的父亲却反而大骂起谢家的乘人之危,连女儿的自行允嫁,也被他骂为失行丧德。

失行……她却笑,莫不是她早就注定的命运么?

她成了谢家的五夫人,而父亲却再也没有来看过她。

她也是安静的,每日只是从谢家的高楼上望出去,看见着那个神秘大门后的院子……有一幢白色的楼阁,孤寂的立于满院的青翠中,灯火深宵不熄。

她也知道,在街上碰见他的第二日,也就是她出嫁的那一天,听雪楼的萧老楼主去世了,近日来听雪楼中人马进出频繁,似乎有做不完的事情。

明白了当日他绝尘而去的原因,然而,事已至此,她也只有淡淡苦笑。

原来,他们之间毕生的缘分,只不过浅薄如此罢了。

一日午后,在谢家别墅小院中,百无聊赖的散步。

墙角有一架蔷薇,居然已经微微开了几朵花。今日记起,特特的过来看,却不由怔了一下——原来昨夜风大,竟然将那仅有的几朵花也吹了一地。此时尚不是蔷薇盛开的季节,只怪这花开的早了,躲不过狂风,也就这般凋落成泥。

🍇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她怔怔望着,忽然间泪流满面。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她原本以为,嫁入豪门的自己,是再也见不到身在江湖的他了。然而没有料到两年以后再见到他,却已经是恍如隔世。

“萧公子眼光也忒高了,莫非连洛阳城中的花魁紫黛姑娘也不入你的法眼么?”不愿意放过有钱的大主顾,老·鸨谄笑着,对雅座内的客人卖力的推荐,“来我们风情苑消遣的客人,不叫姑娘来陪坐怎么说得过去?何况是公子这样身份的大人物!”

然而任凭老·鸨说破嘴皮,雅座中的数位只是淡然静坐,慢慢啜饮着面前的酒,外面的莺啼燕语竟似半句也到不了那些人心头。老·鸨心里一怔,暗自叫苦:莫非这次听雪楼的人来光顾这里,是为了解决江湖纠纷来着?可不要闹出什么事才好!

她正待退出,却见居中而坐的白衣公子放下了酒杯,眼也不抬的说了一句:“如此,便叫紫黛姑娘过来吧。”

老·鸨唯唯而退,一把将她扯了过来,暗自使了个眼色,低声道:“里头那些是江湖豪客,得罪不起,小心服侍吧……等会有什么不对了,立刻躲一边去,知道不?”

姐妹们一听到江湖仇杀,脸色都变得雪白,只有她泰然自如,点点头:“妈妈放心便是。”

她自顾自走上楼去,脸色丝毫不变——江湖啊……只因了那个人,江湖对她来说并不可怕,反而是她心中一直珍藏的梦。即使是平日接客,她也多愿出去见那些姐妹们躲着的江湖豪客,听他们说一些江湖上的武林掌故,门派争斗。似乎,从那些人眼中,能看见昔日牵念过的人。

“不必进来,在帘外唱个曲子罢。”脚步刚踏到珠帘外,里面便有人淡淡吩咐了一句。

那一瞬,她的脚步止住了,再也没有半分力气。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他,是他!

她僵在了帘外,华丽的珠宝下,面容苍白如死。

寂静。她没有唱,里面的客人便也不催。楼里的气氛有一丝丝的奇怪,甚至连风吹过来,都带着莫名的肃杀之气。

珠帘低垂,然而,尽管内心是惊涛骇浪,她却没有一丝的力气去抬手拂开那帘子,看一眼帘后的人——回到洛阳后,到处听人说这两年听雪楼声名鹊起,已经在他的率领下成为洛阳最大的势力,和原先执牛耳的天理会正斗的不可开交。

风尘中经年,她的消息来源已经越来越广,再也不像少女时拘在小院中,只能凭着别人的只言片语来想象那个大门背后的他,想象属于他的那个广阔而不可琢磨的江湖。

萧忆情。萧忆情……她现在已经打听到了他的名字。然而,他却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两年了,在他的记忆中,恐怕也早已磨灭了那个提水路过的少女的影子了吧?

无论如何,她与他之间,已经是云泥般的遥不可及。

定了定神,紫黛终于恢复了常态,拿起了手中的红牙板,轻启檀口,就站在珠帘外,轻轻一字字的开始唱起曲子:

“二月杨花轻复微,

春风摇荡惹人衣。

造化本是无情物,

任它南飞又北飞!”

她唱的很哀婉,扫了大家的兴致,旁边的雅座里面已经有人开始在骂。然而,珠帘后,那个人却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做声,隔了片刻,却道:“进来吧。”

什么?他、他要她进来?……进去做什么?该不会是如那些买笑追欢的客人们那样,要……紫黛怔住,红牙板啪的一声摔落在地上,手指微微颤抖着,忽然一咬牙,拂开了帘子走了进去。

“来的果然是你。”她一进去,就听见他对着她说了一句。

那个白衣公子坐在桌前,眼神是寒冷而飘忽的,一如当年。她不禁又惊又喜。他还记得她?他、他竟还记得她!

她脸上的笑容不自禁的绽放,然而,身子却忽然一轻,仿佛被人一把拎起,向前急推!她惊叫起来,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只觉得瞬间这个雅座内杀气逼人而来!

她被人推着,身不由己的对着居中而坐的他冲了过去,白衣公子仍然只是定定的看着她身后,目光闪也不闪,随手一掌推向她的肩头,将她带开到了一边。

“天理会忒没人才,居然派你来杀我?”

漠然的,他看着她身后随之而来的某人,吐出了一句话,明灭不定的眼中杀气逼人。她的心飞快的往下一沉——原来,他方才认出来的人不是她、而是悄悄跟在她身后的神秘人?

萧忆情那一掌推向她肩头。然而,目光瞥见她,却略微怔了怔,掌势到了中途忽然一转,变推为扶,揽住了立足不稳的她。同时,他右手袖中流出了一片清光。

夕影刀。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