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白楼的正厅里,斜阳的影子透过镂花窗投进房间,一片昏黄的斑驳。

这个天下武林的权力中枢,平日里曾有过多少指点江山、激荡风云的气势;然而今日,在这温暖而虚无的斜阳里、却居然充满了一种茫然而凄烈的意味,渐渐如润湿般、无声无息地一点点渗透弥漫开来,侵蚀了所有人的心。

寂静。沙漏上的沙子悄悄的流泻。

数十个白衣人静静侍立在殿内。一殿衣冠似雪。那,都是听雪楼分布于天下各处的坛主以上的精英,每一个人都是只手可翻覆一方的豪杰——然而此刻,那些江湖高手云集在一起,却没有一个人敢说话,连呼吸都用内力逼缓,仿佛怕惊动了什么似的,只是一齐默默的看着大厅的尽头。

——在燃烧着长明灯、供奉着鲜花的尽头,停着一对白石的灵柩。

青色的刀和绯色的剑,交错叠放着、置于灵前。

“各位,还有半个时辰。”蓦然,为首的南楚抬头轻轻的宣告,打破了此刻的宁静。在灵柩的四个角落,听雪楼四位护法如同渊停岳峙般侍立一侧,沉默地守护着他们这一生里所效忠之人。

那,已经是最后的一程。

侧头静默地凝望着沙漏,四人中,西北角上那个黄衫男子的眼睛里泛起了淡淡的雾气,默不作声的伸过手去、轻轻从快要滴尽的沙漏中握起了一把沙,收拢手指,看着砂子从指间如同水一样细细密密的流走。

那是人的手所不能抓住的东西……

楼主……连你那双曾翻云覆雨的手也无法抓住的东西,又是什么?——是生命?是爱情?还是时间?一生征战、令天下武林为之臣服的你,到了最后,却只是和那个人一起沉睡在北邙坡那片碧草之下。

那么,曾经对你发誓效忠的四护法……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他的手指开始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痉挛着收紧,仿佛想拼命抓住一点什么,然而他越是抓紧,往日的一切就如同砂粒般,从收拢的手指间悄无声息的流走。凝视着空空如也的手心,蓦然间,他的泪水无声无息的滴落在沙中。

那是他归入听雪楼门下五年来的第一次落泪,幸亏,并没有人注意到。落入沙中的泪水转瞬被吸去,只留下淡淡的痕迹。

🐕 落·霞*小·说 w w w · L u ox i a · c om

“黄泉,该起灵了。”身后有同伴的声音,黄衫男子闻声回头,看着另外三个人。

碧落。黄泉。紫陌。红尘。

听雪楼仅次于三领主的四位护法。

是怎样的一场因缘际会、让他们四个人在这里相遇?又是怎样的一个人,令他们四个人为之俯首称臣?——如今,一起站在终点的他们回首望去,却有暮云遮远、不见来时路的茫然。

如同那一对白色的灵柩里,埋葬的是他们自己的往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