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六节

沧月2018年08月1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夕阳刚刚从海天的交界处落下,整个岛屿被淡淡的薄雾笼罩着,荒原里弥漫着说不清的诡异气息。

“呼,呼,呼……!”四周静的出奇,沿着后院里那条荒凉的小径奔跑着,只有她的喘息剧烈的回荡在空气里。胃里渐渐有忍受不住的剧痛……鹤顶红,她知道是鹤顶红发作了!

昊天,昊天!你在哪里?

她的视觉渐渐模糊了,顺着小径跑着,感觉前面的路越来越窄,那些光秃秃的灌木不时的钩住她的衣衫。不行……不行了……她恐怕支持不住。但是,就算是死,也要先去告诉他,让他快点逃离……绝不能让昊天被少主抓住!

“砰”,踉跄奔跑之中,额头上忽然撞上了什么吊在半空的东西,她下意识的抬头——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腐烂的脚,就悬就在离她鼻尖不足一尺的地方。

顺势抬起目光,她的尖叫声再次响彻在这片荒凉的灌木林中!

死人……没有头的,死去的女子尸体……一具一具,悬挂的林中到处都是,在海风的吹拂下,彷佛要活动起来的飘荡着。

十一具……十一具无头的尸体!

千湄忽然想起了那些比她早来到这里的新娘的遭遇,眼睛里有近乎疯狂的恐惧,大声嘶喊着,跌跌撞撞的往湖边跑去——

“昊天,昊天!”

胃里的绞痛终于让她在走近池沼时摔倒在地。然而,意识和视线都渐渐模糊的她,嘴里还在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呼唤着。

她的身体重重跌下,扑倒在盛开着火焰鸢尾的湖边,震的花朵纷纷颤动,仿佛一群被惊起的蝴蝶。她模模糊糊的想着,这似乎很好……自己最后居然会死在鸢尾花丛里呢!

那么,她的尸体上,将来也会开满了美丽的花朵吧?

这里……这里池沼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鸢尾花?是因为这里掩埋了很多很多的尸体吧?是无数女子的灵魂的汇集吧?

“湄……”忽然间,她听见有人走过来,在她身后停住,呼唤她的名字——那样熟悉的,温柔的声音——昊天,昊天!

她涣散的神智忽然间凝聚了起来。

“快跑!少主知道了!他马上就要来……就要来杀你了!”挣扎着,她用微弱的声音急切的回答,想转过身看他最后一眼,却没有半分的力气。意识在迅速溃散,视线也渐渐模糊成了一片,看不见任何成形的东西。

“湄,你怎么了?”他关切的问,从背后抱起了她。

“我,我……中毒了……你自己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她的眼睛模糊成了一片,但是却急切的说,用力推开他的手,“快走,昊天!”

“带你一起走。”他在她背后说,然而,他却从衣袖里抽出了一把雪亮的解腕尖刀,缓缓伸向她修长美丽的颈部!

她看不到那把刀的刀刃上,映出了的却是那张极端丑陋的面孔——青崖少主!

听到他的回答,她笑了,眼泪一连串的顺着脸庞落下,打在他手上。她筋疲力尽地摇着头,悲哀地喃喃:“不成了……不能连累你……昊天。我……我真的好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啊!可是、可是——”

她喘息着,摊开了右手,微微苦笑:“我、我真是个没有用的人……我下、下不了狠心投毒呢!他、他虽然难看,但是……难看并不是罪——”

由于鹤顶红,她纤弱的手指都已经变成了青紫色,然而,在右手长指甲中,那药粉完好的保留在那里,一丝未动。

严严密密的填满了指甲的缝隙,完好保留着。

渐渐死去的女子脸上,忽然有无奈而凄凉的笑意:“昊天,原谅我……要我为了自己的幸福……而要别人去死……我实在、实在是做不到……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是你呢?如果……如果是昊长成这样子,或者,或者有那样的脾气……我都无所谓……无所谓……”

“但是我不爱那个人……所以,宁可死,我也不能……不能嫁给他。”

“昊,你快走吧……快走……他、他就要来了!”

她用了最后一丝力气,去推他,但是手伸到一半,就颓然的滑落了下去。

“啪”,那把悄悄的贴上了她脖子的刀,忽然间就跌落在枯草上。

听到那样的话,蓝黑色的眼睛里有震惊而不可思议的神色,丑陋的脸上带着近似于崩溃的表情,看着这个垂死的女子,仿佛看的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神祗。

沉默了许久,他忽然伸出了手,用所有力气拥抱住了她,痛哭。

他抱起了她,折下无数的鸢尾花插在她乌黑的发间,让火红的花朵映着她惨白一片的脸。她已经陷入了弥留前的昏死中,苍白的脸上残留着痛苦的表情,但是嘴角却含着一丝解脱般的笑意。

他抱着她走过盛开着鸢尾花的池沼边,脚下踩着累累的白骨和腐尸——那是历代龙家新娘的坟冢,上面喧嚣的开着绝色美丽的花朵。

她穿着长长的红色嫁衣,衣裾拂着地面,轻触着一朵朵跳舞的花。

走过开满花朵的坟场,穿过悬挂着尸体的灌木林,他茫然地横抱着她,仿佛一个幽灵一样游荡在荒野上。然后,从那扇小小的侧门进去,来到廊道下,点燃了那一盏摇曳的水晶绣球灯。

瞬间,整个廊道里的所有吊着的宫灯,都一齐亮了起来!

那些不知从何处出现的仆人侍女,整齐的排列在长长的走廊上,恭谨的低着头,跪着等待,其中,那个老侍女手里托着一个精美绝伦的水晶瓶子,静静等待着什么被放入。

那,是多年来每次婚礼后必备的仪式。

“这个,再也用不着了……”然而,这一次少主只是瞥了一眼那个早就准备好的花器,淡淡挥手,摘下了脸上精致无比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俊美的容颜。他抱起她,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对着跪满了走廊和庭院的族人和仆从,一字一句的宣布:

。落。霞。小。说。🍒 w ww…L u ox i a…co m

“她,以后就是你们的女主人!”

看见他手里横抱着的,虽然昏迷但是明显还生存着的新娘,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不可思议的——虽然没有声音,但是低低的震动和神色的变换还是在人群中风一样的掠过,相互交换着喜悦震惊的眼神,所有人狂喜的俯身下去:

“恭喜少主!贺喜少主!”

辉煌的灯火随着主人的离去而渐渐远离,那些各自回房的仆人中,有人忍不住的低低叫了起来,欢喜无比:“哎呀!樱红姐姐,我说的没错吧?——她,她真的和以前那些女的不一样!她是不一样的!”

“看把你高兴的……”旁边穿着杏红衫子的侍女白了那个雀跃的绿衣丫鬟一眼,但是目光中却有如释重负的神色:“真是没想到——少主居然被她打动了。”

“你知道龙家历代男子都是猜忌心特别强烈,动不动就怀疑自己的妻子不忠,后院的荒地里,不知道埋葬了多少女孩的尸体!特别夫人又偏偏曾经做出对不住老爷的事情——所以少主自小的脾气才那么奇怪。”

“总是对于嫁过来的新娘不放心,想出许多奇奇怪怪的法子来试探……”

“怕对方天性的不贞或者贪婪,才总是向外宣扬龙家嫡子丑陋的谣言——然后,在那些女孩子远嫁过来后,又以总管的身份引诱那些的女子犯下杀夫的罪行……这些年来,已经有十一个女孩子在下毒的时候被少主杀了呢!”

“少主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奇怪,有时候都让人担心他自己也濒临崩溃发疯的边缘——幸亏,千湄小姐没有成为第十二朵鸢尾花啊……”

“她不但救了她自己,也救了少主。”

“从此以后,莺歌屿,应该会回复到平静了吧。”

 

“湄……”这已经是他这一个时辰内第二十七次呼唤她了,然而,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她还是很柔和的应了一声:“嗯?”

看着她喝药,他的却一直一直的握着她的手,不肯放开。在他看着她的眼睛里,隐藏着说不出的深深的、近似于痴迷的爱恋。

“身体好一些了吗?那些毒还让你觉得难受吗?”他万般怜惜的看着她病弱的脸,伸手,轻轻抚摩她水一样的乌黑的长发,“都是我不好……”

“昊是最好的。”陡然间,她微笑着截断了他的话,抬手抚摩他额环正中的宝石,看着他深蓝色眼睛里映出来的自己的影子,重复着以前的话,“我喜欢昊!……只要是我喜欢的,就是最好的……哪怕是丑八怪也好,是魔鬼也好……”

他低声叹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吗?”

“是的,直到永远……”千湄微微地笑着,用手抚摸着他的咀唇,轻声低吟:“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他一颤,缓缓抬起眼,看定了她,忽然轻微的叹息了一声。原来,等了那么久,他这一生,终于是等来了就他的人。千湄也看定了他,却觉不着他的眼神深处是什么,问他自己,怕也说不明白——只知道这一生,他们,是谁也逃不过谁了。

“把那些花烧掉好么?”她微微的叹息,手指间缠绕着他的头发。

“好……”他吻上了她的樱红的咀唇,把那一声承诺送入她的舌间。

“请一定要永远爱昊儿……”夕阳下,海浪无休止的拍打着礁石,那染了暮色的浪带了些微的绯红,如雪一般的四散开来。站在船头,龙夫人看着来送行的千湄,握紧了她的手,低声的叮咛,“他是个奇怪的孩子。非常的脆弱,也非常容易走极端……他一旦爱上一个人,那真的是爱到了骨髓里,但如果你有一天背叛他的话——”

“不会有那一天的。请您放心。”千湄微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坚定的回答,“我很爱很爱她……娘。”

她的眼睛里,有纯洁的、深邃的、坚贞的爱恋。

“啊……那就好了……我也可以放心走了。”长长吐了一口气,龙夫人嘴角终于有了笑意,“谢谢你,如果不是听了你的劝告,昊儿是不会放我走的……”

千湄笑了,她笑的时候,仿佛有千亿的星辰掉落在她眼睛里:“不,那不是我的缘故。而是因为,昊,他一直也是很爱你的呀!”

“真是谢谢你,千湄。”看着包扎好的手腕,龙夫人真挚的握住了儿媳妇的手,但神色黯然,“我知道昊儿是不会原谅我的……他虽然放过了我,却永远不愿意再见到背叛他父亲的我了——我走了。你们你们两个人,请一定要白头到老。”

“是的,母亲。”

远处的崖上,一个人默默的站在那里,看着风帆从海天尽头消失。

“还在躲在这里看吗?船已经走远了……”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叹息,一双手从后面伸过来,围住了他的腰,依偎在他身后,轻轻的说。

海风吹的衣衫猎猎飞舞,但是他的眉宇间却有极度的寂寞。他低声叹息:“她走了……母亲,终于还是不要她的儿子了……”

“但是我会在的,我永远都会在这里。”柔软的小手抱紧了他,把承诺送到了他耳边。他回过头,看着她眼里澄澈坚定的表情,眉目间的沉郁阴冷忽然间如同冰雪一样的融化。他微笑着点了点头,伸手挽住了她的腰,抱紧。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静静依偎着,看着崖下在暮色中燃烧的野火。

火红火红的一片,翻腾着,漫卷着,围绕着那一片荒凉的池沼烈烈燃烧,发出滋滋的声响,仿佛有恶灵在烈火中哀嚎……

“都烧掉了。”看着在火中摇曳的鸢尾花,他忽然低声若有所失的说了一句。

她立刻再次抱紧了他,彷佛他会忽然也消失在烈火中,喃喃重复:

“是的……都过去了——但是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我爱你。”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2 条评论

  1. 水源说道:

    不错

  2. 终于有一个he文了说道:

    唉,终于有一个happy ending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