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节

沧月2018年08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怎么不开灯!明知道我要来,居然还敢不开灯吗?”忽然间,门口响起了一个暴躁的声音,如同雷霆般炸响,嘶哑而低沉。

门不知何时开的,一盏灯笼如同幽灵般的飘进,在门口顿住,执在一位青衣童子的手里。门边的黑暗里,一个黑黝黝的人影站着,脾气暴躁地张口就骂。

“少主见谅,奴婢只是听从少奶奶的命令而已。”老侍女的脸色都变得如同纸一样的白,扑通跪了下来,战战兢兢的分辩,“少奶奶要看鸢尾花,所以命奴婢灭了灯……”

“没用的老奴才!”黑影一步跨了进来,一脚踢倒了那个分辩的侍女,冷冷的哼了一声,“还敢顶嘴?给我滚出去呆着!”

等两个侍女都跌跌撞撞的退出后,黑影才转过身,看了她一眼,从鼻子里又哼了一声:“一朵花有什么好看的!莫名其妙的女人!”

“啪!”他一挥手,花朵连瓶子狠狠的跌落在地面上。

“哎呀!”终于忍不住,千湄惋惜的叫出了声,同时,恨恨的看了那个黑暗中的人一眼。她的夫君……这就是她的夫君?

灯被陆续的点起,房间渐渐亮了起来。

“喂,你就是萧忆情送给我的新娘吗?抬起头来,让我看看!”正陷入了初见未婚夫君的羞涩复杂心理,耳边却听见了一个粗暴的声音——那样无礼的语调,几乎让在江南长大的她觉得匪夷所思。

不行……不能对他生气。龙家对于听雪楼很重要……

终于,她还是压抑住了不快,在灯光下缓缓抬头,脸上还准备了一个温文典雅的微笑、然而,她的笑容展开了一半,却冻结在了那里。

——那张脸!

近在咫尺的那张脸苍白的不似人脸,高高的鹰钩鼻,浑浊的眼珠几乎要凸出眼眶,嘴巴大的出奇,裂着笑,连带得整个脸部都怪异的抽搐了起来……

龙,龙家的少主——青崖公子?!

🐼 落·霞+小·说 w ww - l uox i a - c oM-

虽然预先得知了未婚夫君的面容丑陋,但是此刻眼前的那张脸还是超出了她心理所能承受的能力——于是,千百次考虑过的第一次相见时说的话,就这样冻结在了唇边。

毫无办法掩饰脸上和眼睛里的震惊和恐惧,千湄就这样呆呆的站在那里,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未婚夫的脸。

“哈哈哈哈!……”看到她发呆,青崖少主忽然爆发出了一阵奇异的大笑,面容更加可怖的扭曲了起来,伸手抬起了她的下颔,把面孔更加近的贴了上去,“你怕了?……哈哈,哈哈!和所有女人一样,你怕了吧?”

“没……没有的事!”挣扎着,她终于回答了,一边用装饰出来的勇敢面对着眼前的人,一边挣扎出了一个微笑,“我是你的未婚妻子……一切都会习惯的……”

“假话……女人就只会说假话!”千湄觉得下颔一阵剧痛,那只手忽然加力,捏的她白皙的皮肤起了红痕。

浑浊的眼睛里闪现出了恶毒的怒意,他嘴里腥臭的气息喷到了她脸上:“不过,不管怎样,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后你如果对我说假话,我就把你的头切下来!听到了么?这是我给你的第一个警告!”

“很,很痛……”她用力挣扎着,好容易才从那粗糙的手里挣脱。

青崖少主似乎很欣赏她挣扎的样子,嘴角又裂开了,笑着拿出了一串钥匙,扔给了她:“大婚典礼在下个月举行,明天起我要去琼州为那里的渔民祭祀龙王,婚礼前我会回来的……你在这段时间里,就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吧!”

“是的。”她低下头,轻轻回答,把钥匙轻轻抓在了手里。

金属敲击着,上面用珐琅盘出美丽的花纹,有各种的颜色。

“哪把钥匙开哪扇门,昊天总管会告诉你——老实呆着等我回来,别想耍什么花样!”青崖少主再次恶狠狠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出门。

“您慢走。”恪守着淑女的准则,在未婚丈夫出门时,她仍然保持着微笑,在门内敛襟行礼,同时,极力让自己的目光平静的注视在那一张丑陋的脸上。

她必须要尽快习惯……那个人是她的丈夫……

看见她执着坚强的目光,那双丑陋的眼睛里,忽然有一点点的意外。

“还有!给我记住,那扇紫色雕花的门是不准打开的,知道吗?”人都已经走出了门外,忽然青崖少主回过头来,严厉的警告,“那个地方,必须要到大婚的那一天,才能作为洞房迎接新娘!”

“好的,我一定不会进去。”她低眉顺眼的回答,轻轻的说。

青衣的童子掌灯引路,她的丈夫象鬼魅一般的飘然而去,衣衫在风中娑娑作响,但是走在木廊上却没有脚步声,在走到走廊尽头后,转了个弯,然后消失。

那里,只有一盏水晶绣球灯在夜中飘摇。

珠箔飘灯独自归。

她的目光看向了旁边那扇紫色雕花的门,又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一串钥匙,纤细的手指轻轻握紧。有些稚气的眼睛里终于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昊天……昊天。你住在哪里呢?

 

莺歌屿的夜,静谧得出奇。

远处的海浪无休止的拍打着礁石,偶尔传来海鸟的叫声,诡异而凄厉。侍女们都睡在外间,空落落的大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连自己呼吸和心跳得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窗外忽然传来了一阵簌簌的风,千湄在锦被中瑟缩了一下,把头埋到了被子里。

忽然间,她的呼吸停顿了——有人!有人在房间里!

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细微的风的声音。虽然没有走动的步伐声,但是却有一个细密的呼吸却隐约传来。显示出房间里还有第二个人的存在。

不是幻觉吧?不是吧?

为了辨别,千湄用力屏住了呼吸,却仍然听见了空气中轻轻的呼吸声。

然后,不等她从恐惧中反应过来,那个声音却渐渐靠近,靠近……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床边,呼吸的气流几乎触及了她露在外面的发丝,似乎是俯下身来,注视着躲被子里的她!

千湄只觉得全身僵硬,手下意识的在被子里抓着什么,却什么也抓不到。

“唉……”黑暗里,她忽然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在咫尺的地方叹息,森冷诡异,不带一丝人的气息。一只冰冷的手轻轻放了上来,隔着被子轻轻抚摩着她的头,“真漂亮……真漂亮啊……”

“花一样美丽的女孩啊……”

“请记住不要欺骗……不然的话,是要变成鸢尾花的……”

“第十二枝鸢尾花……真可怜。”

说话时呼出的冰冷的气息弥漫在左右,千湄心剧烈的跳动着,跳动着……不知过了多久,在对方没有再说话后,一分分的积攒着勇气,终于唰的一声掀开被子,在黑暗里猛的坐了起来!

“谁?谁在那里!”她颤声问,大声招呼外面的侍女,“点灯,快点灯!”

外间的老侍女闻声跌跌撞撞的进来,点起桌上的红烛。

昏暗的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但是,在妆台上镜子的里,她居然看见一双眼睛闪烁的光亮!

有谁在看她……有谁在看她!

千湄毛骨悚然地蓦然回头。没有人,一个人也没有……她回头,正看见墙上挂的夫人的肖像,拈着一朵火红的鸢尾花,有些忧郁,有些诡异的微笑着。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居然看见画像上美女的眼睛轻轻眨了眨!

她恐惧地瞪大了眼睛,扑到画前,却发现那只是一张薄薄的纸而已。

“少奶奶,怎么了?”老侍女张着昏花的眼睛,漠然的问,“做噩梦了么?”

“刚才……刚才,有人进到房间里!你们为什么不拦住她?”第一次,由于恐惧,她摆出了主人的口吻,厉声,“在外间睡,也不知道把门关好!”

另一个老侍女这时挑着灯出去看了看门,转身回来,冷漠的回答:“禀告少奶奶,门是关好了的,没有人进来过……绝对没有。”

她们的脸,在晃动的灯火下,看起来如同鬼怪。

毕竟才十六岁,千湄无法可想,颓然坐下,把头埋到被子里,嘤嘤哭泣了起来。

好害怕,真的好害怕!

昊天……昊天在哪里呢?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