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一节

沧月2018年08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南海龙家的新娘似乎又死了……”看着从鸽子腿上解下来的信函,萧忆情有些惋惜的微微叹了口气,“真是奇怪的事情啊。”

“这一次的新娘是滇南凤凰花家的二小姐吧?”旁边的绯衣女子展开了一幅画像——上面是一个方当及笈年龄的绝色少女,鬓上簪着一朵火红的凤凰花,她蹙眉,“龙家是怎么对外宣布的?——还是说新娘是因为有私情而羞愧自尽的?”

“是啊,第十一个新娘。”

“谁会信?太蹊跷了。”阿靖皱了皱眉头,“难道女方家族能轻易罢休吗?”

萧忆情笑了笑,把她手上那幅画卷拿了过来,挂在密室的墙壁上——那里,已经整整齐齐的挂了十幅少女画像。他冷笑了一声:“海南龙家……你以为云贵两广之地能有对抗他的力量吗?即使心里怀疑,有谁又敢说半个字?”

阿靖眼里闪过厌恶的表情,不说话——她也知道,在遥远的南方,在天和海交际的地方,那里有一个类似于神话传说的家族:龙家。

没有人记得那一个家族的人原来姓什么,只知道他们居住于一个叫莺歌屿的孤岛上,由于历代的嫡子都具有预言潮汐天文变化的能力,而被海上的渔民奉为神明,变成了龙神的象征,后来,干脆以“龙”为姓。

那个家族几百年来在云贵两广的势力和影响,甚至在朝廷之上!

“也真是的。明明知道龙家历代主人都面貌丑陋无比,而且脾气暴烈,动辄杀妻弃子——为了那个家族的势力和财富,居然还是不断有人把自己的女儿往那个火坑里推。”萧忆情摇头,看着壁上十一张少女的画像,叹了口气。

其中,还有号称江南第一美女的苏妩和武功排名武林前十的女剑客叶翩芊。

——连这样的人,一进龙家的莺歌屿,都是玉陨香沉!

“但是,如果能成为龙家的女主人,以他家那样势力和财富,所得的回报,也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动心。”阿靖眼睛看着南方的天际,悠然说了一句,“如果能和龙家结盟的话,听雪楼日后要对付滇中的拜月教,也就不必腹背受敌了……”

萧忆情眼睛闪亮了一下,忽然沉默。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他知道阿靖的意思——

“那么,是要派出一个楼中的人去龙家吗?”他问,手指拨弄着鬓边的白玉流苏,眼睛里有深思的意味,“是要听雪楼和龙家结亲,送一个女子去做新娘吗?”

“已经有十一位新娘死了……如果听雪楼的新娘也失败了的话,将彻底失去和海南龙家交好的可能吧?”有些沉吟地,萧忆情轻轻咳嗽了几声。但是,无疑,一旦成功所能得到的巨大利益打动了他,听雪楼主陷入了反复的权衡中。

“我们对于龙家的资料实在是很少,并不了解为什么每一代龙家嫡子在正式娶妻之前,总是要莫名其妙的死很多新娘。”

“只是知道龙家虽然有天文潮汐方面的天赋,但是却是一个代代面貌丑陋不堪的家族,而且似乎是被诅咒一样,那样大家族中经常有妇女暴死的消息传出……似乎,虐杀女子,是那里的传统啊——连第一美女的苏妩和武功排名武林前十的叶翩芊都诡异的死去了,那么我们楼里要派出什么样的人才好呢?”

似乎是和身边的绯衣女子商议,又似乎是一个人在沉思,听雪楼主俊秀的手指不停的拨弄着白玉流苏,目光变幻莫测。

忽然,沉思的他猛然震了一下,眼睛闪耀如电光:“让江千湄去!”

“千湄?她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啊!”阿靖不由一震,惊讶,“而且虽然是吹花小筑的杀手,却是个从来没有完成过任务的杀手!”

萧忆情的眼光忽然冷漠如同冰雪:“千湄当然不是好杀手。既天真,又善良,还有莫名其妙的自我牺牲精神——如果不是看在她哥哥江浪是为听雪楼死去的份上,我也不会容忍她那么多次的失败。”

他顿了顿,似乎是权衡了什么,一字一字道:“不过,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打动龙家嫡子的吧?”

“可是她才十六岁——”绯衣女子低声重复了一遍。

“阿靖,你十六岁的时候,又在做什么呢?”听雪楼主蓦然问。

阿靖呆住。十六岁……十六岁……她忽然不说话了。烈火,鲜血,屠杀,复仇……那样惨烈的十六岁花季!如今,她已经二十三岁——回忆十六岁,已经是恍如隔世。

“十六岁,已经不是孩子了。”萧忆情冷漠的回答,似乎也回忆起了什么,目光变得遥远莫测,“我不可能长久收留千湄在楼中的,她也该为我做些什么了……”

“真不愧是听雪楼主。”阿靖的目光也冷漠起来,不知道是钦佩还是讽刺,“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是不能活在你身边的,是吗?”

 

“尊贵的听雪楼主人,在下是龙家的总管家臣昊天,奉少主之令来迎娶楼中的江小姐,去莺歌屿做龙家至高无上的正夫人……”朱楼上,一个家臣在一切完备后出列,单膝跪下禀告,同时呈上了婚帖和礼盒——

“这是我们南海龙家的传家至宝‘辟水灵犀’,是婚定的聘礼,请楼主收下。”

萧忆情对于珍宝的兴趣向来不是很大,虽然是稀世奇珍,但也只是随手拿过看了看,便交给身边的阿靖,吩咐:“等一下你拿这些去给千湄过目——反正这些聘礼,也是要随着她嫁回到龙家去的。”

“我们少主说,希望借着这次婚姻,以后能和贵楼结成兄弟之好。”

那个家臣低着头,但是略微带点深蓝色的眼睛还是在垂下的发丝后闪烁。虽然是面对着中原武林的霸主,但是神色依然那样从容自信——不愧是龙家的家臣。坐在萧忆情身边,绯衣女子暗自赞叹了一声。

“那么,请带江千湄小姐回去罢。”萧忆情目光也落在这个低着头的家臣身上,看见他隐藏得很好的精神气,暗自判断着这个人的功力,一边淡淡回答,“顺便替我向青崖少主问好,说中原听雪楼希望能和龙家结成秦晋之好。”

“是。在下告退!”家臣站起。

——在起身的瞬间,看见他的脸,所有的人,包括男人和女子,老人和青年,都不由齐齐一怔!

非常俊美的男子,宛如神话中走来。有着和中原人不同的蓝黑色眼眸,脸部的线条利落而英俊,齐额勒着额环。在额环上宝石辉光的映射下,这个来自远方的男子焕发出令人震惊的光芒,仿佛本身就是一块光芒四射的宝石。

“历代以相貌丑陋著称的龙家,居然有这么人物出众的属下。”在对方干练利落地退下后,萧忆情也忍不住轻轻对旁边的阿靖称许,“而且,虽然他刻意在收敛真气,还是能看出他的武功非常了得。”

“奇怪……”阿靖只是说了一句,“那些来的家臣,似乎外貌都很出众。”

蓦然,在一旁的二楼主高梦非抱着胳膊冷冷插了一句:“或许,莺歌屿上只有龙家嫡宗才历代丑陋?所以才心理扭曲,老是怀疑自己的新娘和那些外貌英俊的家臣有私情,做出婚礼前杀妻那么血腥诡异的事情。”

阿靖和萧忆情相互对望了一眼,没有说话。

“你和千湄说了实情了吗?”阿靖问萧忆情,带着几分忧心,“她知道未来的丈夫是一个怎样的人了吗?”

“没有……我只是告诉她龙家少主的相貌丑陋而已。”萧忆情咳嗽了几声,仿佛掩饰着什么,“如果告诉她,在之前已经有十一位女子在新婚前夜死去,也只是白白的让她担心而已,于事无补。”

“无论如何,千湄应该不会反对的你的决定。”阿靖叹息,“那么听话乖巧的女孩子,就算是听雪楼要她去死,也是不会拒绝的。”

 

“江小姐,吉时已到,请出阁。”

听到门外龙家家臣催促的声音,“啪”的一声,喜帕掉落在大红的地毯上。

“靖姑娘。”十六岁的女孩子抬起清澈的眼睛,看着旁边陪伴的绯衣女子,“我……我有点害怕——南海,那么远的地方呢!”

她的眼睛如同受惊的小鹿,让人怜惜不已。

“千湄,如果觉得勉强的话,就不要去了。”因为知道女孩的性格,所以她故意那么说——果然,女孩子用力咬着嘴角,还是装出了一副坚强的样子:“没关系!我可不是软弱的娇小姐啊!我是听雪楼的人!就算龙家的那个青崖少爷丑一点,我也能忍受,他脾气不好,我也会尽力讨他欢心——龙家对听雪楼很重要。不是吗?”

看着那稚气眼睛里装出的老成,阿靖内心深处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

可怜的女孩,还不知道自己将要走上的是怎样危险莫测的道路呢!

“千湄,海南莺歌屿那么远,你嫁过去以后,即使是萧楼主也无法照顾到你了——你要学会保护自己啊……”终于,阿靖忍不住轻轻说了一句。

“靖姑娘……去龙家的话,很危险吗?”有些无法理解的,千湄追问,孩子气的脸上满是疑问,那样天真的目光,让绯衣女子冷漠了很久的心,都隐约有刺痛的感觉。

“楼主,他们走了。”站在高楼上远眺,出神的萧忆情忽然听见了身边绯衣的女子轻轻叹息了一声。绯衣女子低声道:

“但愿她平安当上正夫人。”

“但是,或许,她会成为那第十二个女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