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一篇 相思泪

沧月2018年08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相思泪。

水晶般晶莹剔透的相思泪,静静淌在他秀气的手指间——仿佛是沧海枯了以后、从情人眼里坠落的那一滴。

但是,那却是死亡的泪水,是蜀中唐门的绝品剧毒暗器。

唐门的第一高手坐在镜湖轩靠窗的雅座里,低头看着自己手中那一滴美丽不可方物的泪水。那胶一般透明柔软的东西,在他修长的手指间流动,折射出美丽的光泽。

刚烫好的女儿红还没有喝过一口,然而,他没有介意,也来不及介意。

——因为第七批的敌人又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这一次的敌人虽然只有两个,可他手中却只剩了一滴相思泪。

唐诤的心也渐渐沉了下去——他没有抬头看最后来的那两个人是谁,但是他知道,越晚出现在这里的人,在听雪楼中的地位一定越高。

最后踏上镜湖轩二楼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如玉树临风,女的如空谷幽兰,就这样踩过满地的尸体,来到他面前。

“唐兄,你果然从来都不会让我失望。”

先开口说话的是白衣的男子,带着微微的诚挚的赞许。而旁边那个穿湖蓝色衫子的女子则只是出神地看着尸首身上的暗器和死状,仿佛在想着什么难解之事。

👻 落·霞^小·说w W W…l u ox i a…c o m …

“南楚……原来这次行动最高的首领是你。”

听到声音后青衣人不觉一震,长长吐了口气——终于到了最后了。

看着面前的人,他自嘲似地笑了笑:“看来,我还是没有让听雪楼主亲自出手的价值啊……”

“大哥的身体不太好……他知道我了解你,才派我主持这次针对唐门的围剿。”南楚微微笑着。虽然面前就是立刻要决一死战的昔日好友,可他仍然在笑。

两个人,一滴泪。

唐诤的手指一动,相思泪颤巍巍地滑落手心——虽然明知必死,他也要最后一搏。

看着他手上那一滴相思泪,白衣男子忽然提议。

“唐兄,我们来赌一把如何?”

两杯胭脂般的女儿红。

嫣红如血,酒香扑鼻——然而,那滴泪已经融入了其中一杯中,无色无味,不着痕迹。

那就是赌约,以生命为代价的赌约。

透过袅袅的热气,他对着南楚颔首示意。

——可以开始了。

既然毒是他下的,那么南楚就有优先挑选的权力。

湖蓝色衫子的女郎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两杯酒,沉吟之色更深。

静谧得出奇的镜湖轩,满地的尸体,西湖上微微的风吹来,柳丝随风拂入,然而,楼中的气氛是诡异而紧张的。南楚深深看了他一眼,手抬起——

“婉词,你出去。”

忽然而,南楚对身边的女子缓缓道:“你也是毒药方面的高手,应该回避这样的场合。”

蓝衫女子脸色瞬间苍白,但是仍然不出一声地走了出去。

“你还是以前那个样子。”唐诤微微苦笑,“如果你不说,我也不会知道你身边那个女子居然就是‘神农之女’秦婉词姑娘……你何苦自断后路?”

“因为我想要公平。”南楚目光沉静而深邃,“一直以来,我想要的就是这个。”

“所以你跟随萧忆情?”唐诤讽刺地笑了,“要知道,象听雪楼这样以强压弱,用武力并吞武林,本身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

“看法不同而已,唐兄。”南楚摇头叹息,“我不和你争论……开始吧。”

他的身子微微前倾,注视了面前两只杯子片刻,终于,伸手去拿其中的一杯。

唐诤的目光闪了闪,嘴角抽动了一下。

然而,南楚的手在半空中忽然改了方向,在另一杯的上方顿住了。

唐诤的眉头皱了一下,忽然看见南楚抬头看了他一眼。

——是想在自己的目光变化中判断出正确的答案吧?唐诤想着,干脆吧眼睛闭了起来,他不能确定自己的眼睛会不会出卖他。

片刻,终于听到了液体流入咽喉的声音,他触电般睁开眼睛——是靠窗的那杯酒空了。

他的脸色瞬间变了变。

“不要急着告诉我答案……就让我自己等待结果吧。”南楚喝完了酒,仿佛有些不胜酒力似地,倚着窗台缓缓吟道,“酒入愁肠,化做相思泪……”

唐诤看着窗外,那里的柳树下,蓝衫的秦婉词手挽柳枝盈盈而立,因为极度紧张的原因,娇弱的身材如同风中杨柳一样微微颤抖,他忽然叹息了一声——

“南楚,其实这一次你本来没必要和我打这个赌的:对于我来说,一对二根本是没有胜的机会,而你们起码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可你为什么要和我赌呢?

“你是为了她吧?因为我手上还有相思泪,所以她和你都有一半死亡的几率……你怕我在最后的出手时选的是她,所以你才抢着和我打赌。”

“果然——酒入愁肠,化做相思泪啊……”

唐诤忽然变得很多话,然而,说完以后,看着南楚不自在的眼睛,他冷漠的眸子里闪出了笑意:“恭喜你能听完我这些废话——这证明你赢了。”

“相思泪的毒,可是七步夺命的。”

他大笑:“看来,尝过相思滋味的人,是没缘分再尝一遍相思泪的——”大笑中,他抬手去拿剩下的那杯酒,毫不犹豫。

“啪。”南楚忽然抬手碰了一下,杯子摔到了地上,碎成片。

然后,看了看地面,似乎无奈地扬了扬眉,道歉:“抱歉,不小心失手了……这一次的赌约算是没有完成吧!三个月后,我再来找你。”

“唐兄,再会。”

南楚就那样振衣而起,向门外走去,似乎完全忘了自己是来杀他的。

“来世再会……”忽然而,他听见背后的唐诤轻轻笑了一声。

大惊。他下意识地拔剑,反手护住背部空门——然而,已经迟了……电般回头,看见的却是那滴晶莹的泪,在唐诤手指间一闪而逝。他只觉得背后微微一凉,仿佛这早春江南的风忽然破体而入,酥酥懒懒的——相思泪!唐诤竟还有一滴相思泪!

“唐兄!”他震惊,心底蓦然悲痛莫名。

但是……但是、他哪里来的相思泪?唐诤方才明明已经用掉了最后一粒!

南楚的目光停在方才酒水泼过的地上,然而,光洁的木地板上没有任何腐蚀损坏的迹象——恍然明白了什么,他苦笑。

“你根本就没有下毒!对不对?方才两杯酒都是没毒的!”

毒发作的很快,死灰色迅速漫上了他的眼睛,看着唐诤,他的笑容有些苦涩:“一开始……你就想骗过我吧?然后……等我以为你死了离去时,再、再从背后杀了我……”

——谁都无法背对着唐门高手,甚至萧忆情也不能!

南楚的眼睛里已经完全充溢了死亡的颜色,然后,由于毒药的作用,有一滴一滴的奇怪的液体,从他缓缓合拢的眼角流下:“我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那是泪。

“南兄……我负你。”唐诤忽然叹息,目光沉痛,“然而,事关唐门生死,在下不得不……”一边说着话,青衣飘动,他已经从敞开的天窗里掠了出去——秦婉词应该还在楼下等候,楼顶上才是没有敌人的——他早已算好了方位。

他刚一掠出,身子还只探出屋面半个,却发觉外面的阳光实在耀眼——耀眼的如同闪电。

然后,闪电忽然贯入胸肺……

“奉楼主之令,候君已久。”

随同他身体重新跌落地板的,居然是湖蓝衫子的少女——手弹雪亮的怀剑,露出洞察一切的微微冷笑。不知何时,秦婉词居然早已不在那棵树下!

“南公子,真真吓煞人——幸亏楼主料事分毫不差,不然、不然……”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秦婉词连忙上去扶起南楚,从怀中取药给他服下,“你说你了解他,难道他不了解你吗?”

三月的风吹来,然而,整个楼里却是空空荡荡。

南楚睁开眼睛,看见的是秦婉词关切而含着爱意的眸子。他忍不住伸手、轻轻握住了垂到脸上的一绺秀发——经历了那样的生死,心底里深藏的感情终于掩饰不住。

他侧头看一边的唐诤的尸体,忽然而,看见死人闭合的眼角,有晶亮的东西闪动。

酒入愁肠,化做相思泪。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为什么唐门在许多小说都有,而且都是暗器,斗罗大陆,少年歌行,还有这个

  2. 匿名说道:

    又是唐门,看的三部小说都有唐门

  3. 匿名说道:

    因为唐门确实是一个真实的组织……吧,在某个博物馆看到过介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