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四节

沧月2018年08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和夕影刀相击的刹那,我忍不住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我受伤了。

他的血再一次流淌在我身上。

而主人的血也从他的刀尖上滴落。

夕影刀淡淡的青色锋芒里,闪着血洗过后的明澈。,然而,由于方才那剧烈的撞击,那把号称天下第一的刀刃上,也如同我一样,留下一道了长长的缺口,宛如撕裂的伤。它在空气里微微震动着,我也听见它在呻·吟——然而,我们相对而视的时候,忽然都忍不住苦笑。当然,那是无声的苦笑。

愚蠢的人类啊,相爱的人们,为什么总是要自相残杀?

“怎么,我主人的血………温暖吗?”我苦笑着问它。

“就象我主人的血一样。”夕影刀微微喘息着,大概从来还没有受过这样严重的伤,它说的话有些不连贯,“哎,我说——怎么样,先动手的还是你的主人吧?”

“但是误会却是由两个人一起累积起来的啊……”我喃喃。

因为戒备和冷淡,从不交流内心想法的他们,多年来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深,有太多的事情无法彼此谅解,无法彼此沟通,才导致了今天这样兵刃相见的惨剧吧?

“萧忆情!拿命来!”

本来是在密室等候她来议事和商量东扩计划的,然而,等来的却是夺命的一剑!

在出鞘之时,我就感觉到了主人内心令人震惊的愤怒和悲哀——就象是十五年之前,看见父亲自刎倒在血泊里的感觉!出手时是那样快速狠毒,那一击,几乎达到了她武术的颠峰!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一刹间,我听见主人内心的呐喊声,同时,也看见了等待的楼主震惊的目光。在听雪楼最安全的密室里,他轻袍缓带,因为病弱畏冷的缘故手上还捧着一个紫金的手炉, 看来丝毫没有料想到这个朝夕相处的得力下属助手会向他刺来夺命的一剑!

象千百次一样,我准确无误地刺入了他的心口。血流出来,温暖的血。

。落。霞。小。说。🍒 w ww…L u ox i a…co m

然而,我却感到了彻骨的寒冷。

“叮!”在到达他心脏的千钧一发之际,我猛受重击,从胸膛里弹了开来。我看见有一片淡淡的青色寒芒从楼主的衣袖中流淌了出来,带着凄艳而凌厉无匹的气势拦腰截住了我。寒芒迅速地展开在萧忆情身畔,宛如初秋零落的雨丝。

“叮、叮、叮……”转瞬之间,一连相击了七次!

每一次的撞击,都激发出绚丽的光芒。

我终于又一次看见了夕影刀。

然而,因为生死旦夕,夕影刀发挥出了极大的力量,毫不留情地杀戮着范围内的一切。面对着主人近似于疯狂的剑法,楼主出尽了全力。夕影刀几乎是快得如同电光,在我每一次欺近他身侧的时候都用极其凌厉而凶狠的招式把我逼了回去。

忽然,主人的手腕一抖,我身子也一震!

骖龙四式的血薇香影!主人终于用出了必杀的一招!——如风一般迅速,我在空中挽起三个剑花,然后在虚实三个光圈中如毒蛇一般的蓦然吐信!

电光火石之间,楼主居然空手接住了我!

那样修长苍白的手指,就这样硬生生地在瞬间把我变成静止——那是什么样的一种手法?那是什么样不可思议的力量!

我对穿过了他的掌心,然后就被他的手指在一瞬间牢牢定住。

就在我无法动弹的刹那,夕影刀自下而上,如同挑起红烛下新娘的盖头一般,从主人胸膛中斜斜刺入,又带着血珠轻轻挑出——

我发出了不敢相信的地厉声尖叫:主人!主人!

“嘶——” 刀风过后,我听见主人压抑地哼了一声,然后,我就觉得她的手一震,血如瀑布般地顺着手指涌到了我身上!

主人捂胸踉跄后退,终于气力不继,单膝跪倒。我用力支撑着她,让她不至于倒下——但是看见她胸口那致命的一刀后,我忽然失去了力气,软倒在地!失去了支持,身子一软,主人跌落在密室的地面上,再无法站起。

“为什么?阿靖……为什么背叛我!”同样以手捂着心口涌出的鲜血,楼主不可思议地看着地上垂死的主人,他目光中的悲哀和绝望令我目不忍视,“为什么连你都会背叛我!”

我想,他是太认真了,认真到已经忘了自己曾经对眼前这个女子明白地说过、如果她有杀死他的能力,就把他的所有遗赠给她。

“那、那算是……背叛吗?”奄奄一息的主人吃力地回答了一句,却再也无法继续了——刚才他在濒死时自救的那几刀,已经毫不留情地削断了她胸口胸臆的血脉。

“知道吗?阿靖,我本来以为……咳咳,这世上至少还有一件东西是可以相信的……”楼主的激愤在最短的时间内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苦笑,认命的苦笑。他咳嗽着,目光的萧瑟之意更加浓厚。

然而,他咳出来的,都是黑色的血沫——

是的,我清楚地知道,我刺中了他。刚才主人那样猝及不防的一剑,也已经刺破了他的心脉,引起了他体内那个痼疾的彻底崩溃!

楼主吃力缓缓地走过来,把主人轻轻从地上抱起。她已经无力反抗,头轻轻地垂落在他的胸口,说不出一句话。,他低下头,然后,就这样看着她,看着她死灰色眼睛里映出来的自己的影子,苦笑着叹息:“我本来是想信任你的……可是,居然是你来刺杀我!你说,这世上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我、我本来也想相信你的!”挣扎着,主人用尽所有力气冷冷笑着,讽刺地看着他,“可你、…可你到了现在,还在对我演戏!萧忆情……萧忆情……你做了那样的事,还让我怎么相信你!”

我感觉主人的心跳在渐渐微弱下去,我也渐渐绝望。

然而,我看了看身边的夕影刀,发现它也这样绝望地看着我,我忽然知道,楼主此刻也定然是垂危了。

“我做了什么?竟然让你这样杀我而后快吗?”楼主愕然地问,终于看不得主人嘴角不断流出的殷红的血,解下手腕上的丝巾轻轻为她擦去,目光中,有难以言表的痛苦和茫然。他的手一从心口放下,那里的血就如同喷泉般地涌了出来,每一滴,似乎都带走了他的一分生命。

“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派人斫断明烟的双足?!太狠了……萧忆情,太狠了!我说过,我不许你这样对对付她的!”主人的眼里放出了不顾一切的光芒,同样痛心疾首地失声大呼,“真的要斩草除根?对一个孩子也不放过!……我、我说过……不许你…不许你碰她的!”

问一句,就努力吸一口气,这样,她才能坚持着不昏死过去。

“什么?!”楼主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仿佛被人当胸一击。,他喷出了一口血,然后支持着,惊讶地分辨:,“我、我不知道……我没有派人做这件事!”

“哈……说谎。”

主人冷漠地笑着,眼睛里的光却渐渐黯淡了,我感觉她握着我的手慢慢松了开来——不要死!主人,不要放开我啊!要知道一旦放开手,我们就是永不再见了!

难道,我真的是不祥的吗?

“我没有……真的没有!”楼主有些恼怒地微弱地回答,但是身子已经没有支持的力量,只好抱着垂死的主人,倚着墙壁坐下。即使坐拥武林的他,此刻却是如此的无助,颓然看着怀中渐渐死去的女子,失去血色的唇中忽然吐出了从未说过的温柔话语:,“我是那么、那么的爱你,怎么会对你……说谎?”

“说谎……你说谎……”主人执拗地重复着那句话,但是意识已经渐渐模糊。

“没有……我没有!”楼主也执拗地反驳着,神色渐渐委顿。

血从他们的身体里不停涌出,渐渐汇聚成一处,染红了地面。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