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节

沧月2018年08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就是听雪楼主萧忆情。

三年前,自从前一任听雪楼主、他的父亲萧逝水以三十九岁的英年弃世之后,才方弱冠的他中止了在雪谷老人门下的学业,匆匆步入江湖,招回了楼中四散的人马,以病弱之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家业。

然而,让那些认为他不过是个文弱公子的江湖人吃惊的是:在五年里,听雪楼在他的带领之下召集了如云高手,几年内拓地万计,以洛阳为中心、把势力拓展到了长江以北的所有地区!

听雪楼。这个二十年前还是籍籍无名的帮派,如今已经隐隐有领袖天下武林的架势了,而听雪楼主萧公子不世出的英才和武功,也成了江湖中诞生的又一传奇。

如今,第一次随着主人来到听雪楼总部,会见楼中各位领主舵主,我又有一些的不安,同时,也感觉到了主人内心传来的不安——这个萧楼主,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几乎都是我见过的唯一丝毫不逊色于主人的奇才,而且,他还成功地击败了主人,让主人为他所用。

真不愧是人中之龙。

主人在他的殷勤搀扶下缓缓起身,不置可否地走向了堂中的第四把交椅。要知道,听雪楼在她加入之前,已经有了除萧忆情以外的两位副楼主:高梦非和南楚。作为新来者的主人,在这个森严庞大的机构里,又会是什么样的位置呢?

“阿靖,坐这里。”就在此时,我听到了楼主轻声的吩咐,然后我看见他拍了拍身边榻上的空位,示意她过去——主人呆住。听雪楼主是如此冷静缜密的人,这样在众人面前明显地表示出对于一个新来者的倚重,是主人所不曾料到的。

想了想,她终于轻轻走过去,坐在他身侧。

后来,我才知道那只是一个开始而已……是主人和他以后携手开始长达五年征战的序幕。

金戈铁马,并骑战场剿灭各方不想称臣的势力,将霹雳堂雷家等江南三大世家灭门;

+落-霞+小-说 🐔 w ww· l uox i a· C om ·

铁腕平乱,镇压楼中酝酿已久的叛乱,手刃二楼主高梦非,囚禁萧忆情的师妹池小苔;

势力南扩,派出大批人手,征服苗疆最神秘的帮派拜月教;

…………

三年的时间,就在满目的鲜血中这样漂过了……三年里,有过多少惊险与生死,然而,他们的手始终握在一起,刀和剑始终指向同一个敌人。

三年里,很多事情发生了,也有很多事情在无声无息中改变了。包括人的感情。

当宣布武林一统时,万众对他下跪、宣誓效忠之声震动云天。;那个时候,坐在建立旷世武功的病弱年轻人身边的,是我的主人——脸罩轻纱,木无表情,似乎一切辉煌都与她无关。

这只是证明了一件事而已:她所追随的人,的确是最强的。

她只追随强者,只相信绝对的力量——就象我一样。

在听雪楼的正殿中,面纱后的主人端坐在武林霸主的身边,几乎享有和他对等的权力——

人中龙凤。

那就是所有参加这个旷世盛会的武林人心中暗自的评语。

看到各方来朝、万众欢呼的盛大场面,楼主披着金色的猞猁裘,苍白的脸上难得地带了淡淡的笑意,仿佛有生命灿烂的光辉笼罩在这个病弱的人身上。等到仪式结束,他稍稍抬了一下右手,示意:“各位在大会上尽可纵情畅饮,以后,全武林就是一家人了。”

然而刚刚说完这句话,忽然间,楼主神色急变!

在那么近的距离中,我清楚地看见他的手在发抖,他胸口急剧地起伏着,死灰色以惊人的速度弥漫上了他亮如秋水的眼睛——楼主,竟然在这个时候当众发病!

似乎是用巨大的毅力控制着,他的手虽然僵在半空,但是身形却没有瘫倒。

“阿靖……”那一瞬,我听到了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轻声呼唤我的主人。坐在他身侧的主人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异样,面纱后的目光也是微微一变,迟疑了一下,终于伸手握住了他发抖的右手,轻轻按回到榻上,低声问:“怎么了?”

楼主低声:“快……扶我离开这里。在我当众倒下之前!”

那一刹间,这个刚登上天下武林霸主之位的人,目光竟然是那样的脆弱与无助。

主人把另一只手从我身上松开了,轻轻伸过去,按住了他背后的穴道,柔和的内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到他身体里,缓冲他所承受的痛苦。一边施救,主人一边拉着楼主的手,并肩站了起来,对旁人开口——

“各位请慢用,楼主还有一些事情急需处理,先暂时失陪了。”

病魔袭来得如此迅速凶猛,此刻楼主身体里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他把全身的重量压在主人的手上,勉强支撑着,微微向台下的各路英雄点头致意,便和主人携手转身告退,而接下来场面上的应酬,则完全交给了南楚和高梦非。

在两个人那样亲密地携手离开时,我看见了台下所有人都露出了异样的眼神,纷纷私下议论——毕竟,象这样年轻的霸主身边长期存在着一位美丽的女性,简直是让人不遐想也难。武林中早已有传言,猜测两人之间是否有着暗生的情愫。

只有我明白,事情远远不是外人所想的那么简单。

刚离开大厅,离开众人的视线,楼主便爆发似地咳嗽了出来,唇角沁出血丝,全身由于剧烈的抖动而近乎抽搐。也许是感觉到了手上搀扶着的人越来越无力,主人抬头看了楼主一眼,眼光里竟然有一丝丝的关切与忧虑。

她扶着他,几乎是疾冲向密室,用肩膀撞开了门。

“把门关上……你走。”跌坐到软榻胡床上的楼主挣扎着,吩咐,“走!”

我也知道,每次发病的时候,完全失去防御能力的楼主,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他身边——。因为在那个时候,即使是一个三岁的孩子,也能在他昏迷中一刀杀了他。

然而,看着此刻在痛苦中挣扎的人中之龙,主人的眼睛里却忽然腾起了淡淡的水雾。那一瞬,自以为和她心意相通的我,却竟然分辨不出她内心此刻的想法。

主人没有如言离开,反而不出一言地在榻边坐下,把我从鞘中拔出,横放在膝上,抚摩着锋利的刃,就这样静静地守护在一旁。

楼主目光复杂地看着横卧膝上的我,又看着守护在一旁的主人,仿佛想说什么,却终于筋疲力尽的倒下,沉沉昏睡。

看着那沉睡的、苍白的脸,和脸上那一丝几近于安心的神色,主人面纱后的眼睛里竟然有泪水盈睫,但是,却始终没有滴落。她忽然伸手,轻轻拂去了他额上的乱发。

我明白,今日外面来朝贺的江湖帮派鱼龙混杂,其中不少是心怀憎恨却不得不服从于听雪楼权威的人——在此刻将发病的楼主一个人留在这里,的确是太危险的事情。所以所有,她选择了留下来,在一侧为他护法。

而他,竟然也允许了她携剑接近毫无反抗能力的自己。

主人啊……你爱眼前的这个人吗?你爱这个病人,你爱这个霸主吗?

那一刻,就是以为和主人心意相通的我,都不能明白主人对待楼主的真正想法。

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无数次,我看到他们都在激烈的争执——最严重的那一次,是听雪楼南扩时征服江南五大帮派,楼主为了斩草除根,对霹雳堂下达了灭门追杀令。而为了维护一个人叫“雷楚云”的人,主人坚持着不同的意见——在密室里的争论中话不投机,主人激愤之下竟然拔出我,直指着他的心口!

——那样的杀气,和主人如同草芥一般杀戮其他人时、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我知道楼主和主人之间有过严重的分歧,曾经有几次,甚至到了彼此决裂的边缘,然后,却莫名地又相互退让,继续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地合作下去,只是彼此的眼中闪过冷淡而不信任的光芒。

我还知道主人心底有着几个关怀和在乎的人,其中大半,就是毁在楼主手上的……

在每一次争执起来的时候,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主人心中的恨意和杀意,令人心惊,不容忽视——她是恨他的,恨这个为了目的不择一切手段的男人;可同时,她又是那样被他那惊才绝艳、气吞河山的强者风格所深深吸引,不由自主的臣服于他。

我甚至知道萧忆情真正的寿命本来只有二十二年,过了那个期限,他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在忍受旁人不能忍的煎熬,从阎王手里赊来生命!他忍受痛苦的生存下去的目的很简单:,因为生命提太过短暂,所以他只想在死之前统一分崩离析三十多年的江湖,他想用前人没有的功业,为自己铸造一个永恒的丰碑。

那么即使死了,他还会活在传说里。

他很会用人,也很会杀人。听雪楼三万多子弟,几乎每一个人都对他既敬且畏,宛如天神一般地崇敬,只要他的一句话,就不顾生死地去完成那个指令。然而,在他心里却始终波澜不惊,冷淡而平静,从无喜怒。

有时候,我想,主人也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把利剑而已吧?只是用来杀人的工具而已。只是因为名剑难求,所以也才分外地珍惜。

“如果你不是最强者,我就会杀了你——相对的,如果我对你不再有用,那么你就杀了我。”

“好,如果有一天你自己动手杀了我,那么,我所有的一切,就都遗留给你。”

那样无情而冷静的约定,仿佛是两个为了利益走到一起的商人,签定的一个契约而已。

“如果,你是病死的呢?”

“萧忆情只会死于兵刃,不会死于床榻。”他的回答是淡漠的,仿佛看穿了生死。

“如果万一是呢?”主人不退让地继续问。

“那么……请你代替我照顾好楼里的子弟。起码,不要让他们被四方蜂拥而来的复仇者屠戮。”

他沉默了一下,这样回答——那是他第一次流露出对于手下的眷顾和温情。那个一直以武力强行征服武林的人、第一次谈到了对自己身后的担忧:“当然,你同样可以自行出任楼主,成为最强者……或者,替我守护它,一直到出现新的继承者为止。”

主人微微冷笑了,我很惊讶地看见她的笑容中居然有一丝从来没有的悲伤,宛如一朵开在冷雨中的红蔷薇。纤丽,冷漠,而又充满戒备。

“没想到萧楼主也会说这样的话啊啊……”她笑着,开始抚摩我水一样的刃,好几次,我都担心她的手会出血——因为我感觉到主人的心很不安静,根本没有平日和我的默契,手指在不停颤抖。但是,她的声音却还是如平日一样的冷淡:“但是,我凭什么接任?无亲无故,我只是你的下属而已,何况南楚还在,我又是血魔的女儿——别人不会服气我当楼主的。”

楼主没有回答。忽然,他伸出了手,轻轻接过了我。

——我很惊讶,主人居然没有拒绝。

十几年来,我第一次被握在另一个人的手上。他修长纤弱的手指抚过我的身体,我轻轻低吟了一声——那是怎样充满控制力、杀气和魅惑的一双手啊……我甚至可以想象出我如果在他的手中,将会展现和主人手里完全不同的另一种风采!

我一刹间,我甚至有些羡慕他袖里的那把夕影刀——虽然知道那个家伙不见天日的日子也很难过。

“那么,嫁给我吧。阿靖!”他轻轻用食指弹了弹我,听着我发出的呼应,忽然在剑声中说了一句,“做我的妻子,在我死后名正言顺地接收我所有的一切。”

脱离了主人的手,我感应不到她内心的想法,然而这一次,我却清清楚楚看见了向来冷漠的主人刹间变了脸色——似乎有蔷薇般的颜色染上了她的双颊。

能让听雪楼主屈身求婚的,天下之大,恐怕也只有我的主人一个了……真好。除了对方,他们两人都几乎找不到另一个如此相配而能力对等的人、来共渡一生了吧?。我在他手里欣慰地想。

“不。”忽然间,我听见一个字从主人口中吐出。她眼色有些恍惚,但是却挣扎着说了关键的一个字。

摩挲着我的手停住了,我在那一瞬感觉到一种难以克制的震动——然后,我看见萧楼主淡然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因为……”主人停顿了很久,我想,可能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吧?

“因为我不想做寡妇。”

终于,主人回答了,蔷薇色的脸迅速变成了惨白,清澈的目光里带着复杂的感情。

“我不想为任何人哭。”

血。我身子一震,忽然感觉到有温热的血,流淌在我身上!

“啊……该死,我居然忘了我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了……”楼主忽然咳嗽起来,咳得惨白的双颊泛起了病态的红潮,微微苦笑,“不好意思……抱歉。”

我能感觉到他肺里咳出的带着腥味的空气,我知道那是肺痨。我想,他的确是活不了多久了他很痛苦。痛苦的感觉从他的手心里传递了过来,让我全身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心里会忽然觉得很冷,冷得如同浸在冰水里。

——不错,我居然忘记自己是一个命在旦夕的病人,只是苟延残喘地活着而已……

——真是愚蠢,居然向她那样的女人要求爱情。

我听见他心里传来这样的话。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这个不可一世的萧楼主实在是可怜的很。要知道,孤独长大的主人,内心里充满了尖刺和盔甲,是从来不会相信和爱上任何一个人的……他真是自讨苦吃了。

“你弄脏了我的血薇。”忽然,主人伸手,把我从他手上拿了回去,微微蹙眉。然后,从怀里拿出绯红色的丝巾,轻轻擦拭。

可她不知道,我很兴奋呢!

——听雪楼主的血!试问天下有几柄剑能够如同我这般幸运?

“我不想为任何人哭。”主人忽然梦呓般地看着我,重复了一遍。我感受到了她内心忽然而起的彷徨和无助——这样软弱的情感,几乎是从来没有在主人坚硬如冷铁的心中出现过的。他居然能让主人的心在刹那间柔软起来……真不愧是听雪楼主。

努力啊……再加一把劲,可能就会打动主人了呢!哪怕再重复一遍刚才的话也可以啊!

我默默地为他鼓劲。然而,他再也没有说什么。一直到死之前,他再也没有说过和这次类似的话!

——或许,人类的自尊都是那么脆弱而敏感的吧?

拥有权力地位如他,和冷漠无情如她,更加如此。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