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一百一十六章

[美]丹·布朗2019年04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念出来,贝克先生!”方丹命令道。

杰巴汗津津地坐着,双手搁在键盘上。“对,”他说,“把那该死的密码念出来!”

苏珊·弗莱切和大家站在一起,虽然双膝无力,两颊却泛着红晕。房间里的每个人早就停下了手中的事情,抬头看着大幅投影上的戴维·贝克。这位教授转动着手指上的戒指,仔细地看着上面刻的标记。

“要小心地念!”杰巴用命令的口气说。“只要出现一个失误,我们就完了!”

方丹严厉地瞪了他一眼。如果说,还有一件事是这位国安局局长所了解的话,那就是目前正是紧要关头,如果再制造紧张气氛,就太愚蠢了。“放心好了,贝克先生。如果错了的话,我们会重新输入直到正确为止。”

“这可真是个糟糕的建议,贝克先生,”杰巴没好气地说,“最好是一次成功。通常,密码都有个惩罚性条款——用以防止人们用试猜法破解密码。只要一次输入错误,程序很可能就会加速循环。两次输入错误,我们就永远进不去了。一切也都完了。”

局长眉头紧蹙,再次面对屏幕说道:“贝克先生?刚才是我的错误。小心地念——要非常小心地念出来。”

贝克点点头,对着戒指仔细审视了片刻。然后,他镇静地读起了戒指上刻的标记:“Q……U……I……S……空格……C……”

杰巴和苏珊异口同声地打断他的话。“空格?”杰巴停止了输入,问道:“竟然有空格?”

贝克耸了耸肩头,核对一下戒指,说:“对,有好几个空格呢。”

“我漏了什么吗?”方丹问道,“我们还要等什么?”

“长官,”苏珊显得迷惑不解,“这……这简直……”

“我同意她的看法,”杰巴说,“这很奇怪。密码是从来没有空格的。”

布林克霍夫抑制住愤怒之情,问道:“那么,你是说?”

💦 落 | 霞 | 小 | 说

“他是说,”苏珊插口说,“这个可能不是密码。”

布林克霍夫大声喊道:“这当然是密码!这不是密码,还能是什么?还能有什么原因让友加送掉这枚戒指?到底是谁在戒指上刻一大串杂乱无章的字母?”

方丹愤怒地瞪了布林克霍夫一眼,使他安静了下来。

“啊……伙计们?”贝克插了一句话,似乎很不情愿卷进来一样,“你们一直说这是些杂乱无章的字母。我想我应该让你们知道……这枚戒指上刻的字母并不是杂乱无章。”

指挥台上所有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什么!”

贝克一脸窘迫地解释:“抱歉,可这里刻得确实是词语。我得承认,这些字母是密密麻麻地刻在一起的。第一眼看过去,确实是没什么规律;可是,如果你近距离地细看一下,就会明白,实际上,这些字母……这个……这个是拉丁文。”

杰巴目瞪口呆地望着他,叫道:“别跟我胡扯了!”

贝克摇摇头说:“没有。上面写着,‘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ies.’翻译过来大致意思是——”

“谁来监视这些监视者!”苏珊接过戴维的话说道。

贝克听完大吃一惊。“苏珊,我还不知道你竟然会——”

“这句话出自尤维纳利斯的讽刺诗,”她大声地说,“谁来监视这些监视者?我们在监视着这个世界的时候,谁又来监视国安局呢?这是友加最喜欢说的话!”

“那么,”米奇问道,“这是不是密码呢?”

“这一定是密码。”布林克霍夫断言。

方丹一言不发地站着,显然在思考他们的谈话。

“这是不是密码我不知道,”杰巴说,“不过我想,友加似乎不大可能把一句完整的话当密码用。”

“直接省略空格,”布林克霍夫喊道,“然后输入该死的密码!”

方丹转身问苏珊:“你怎么看,弗莱切女士?”

苏珊想了一会儿。她不是很确定,但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她十分了解远诚友加,知道他是以简单著称的那种人。他的验证与编制的程序逻辑清晰,无可辩驳。删掉空格,这样做似乎有点怪异。虽说这只是很小的细节问题,可这是程序的缺陷,逻辑明显不够清晰——这也不是苏珊原本期盼看到的远诚友加的巅峰力作。

“有些不大对头,”苏珊最终说道,“我认为这不是密码。”

方丹长长地吸了口气,他那乌黑的双眼紧紧盯着她。“弗莱切女士,在你看来,如果这不是密码,远诚友加为什么要把它送人?如果他知道是我们谋杀了他——你不认为他想要丢掉戒指来惩罚我们吗?”

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啊……局长?”

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屏幕。那是身处塞维利亚的科利安德特工的声音。他侧身越过贝克的肩头,对着麦克风讲道:“暂且不管那是不是密码,我并不那么确信远诚友加先生知道自己是被谋杀的。”

“你说什么?”方丹问道。

“赫洛霍特是个职业杀手,长官。我们看到了谋杀经过——只隔五十米远。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友加并不知情。”

“证据?”布林克霍夫问道,“什么证据?友加放弃了那枚戒指,这就足以证明他已经知道了!”

“史密斯特工,”方丹打断布林克霍夫的话,“你怎么以为友加不知道自己遭到了谋杀呢?”

史密斯清了清嗓子,说道:“赫洛霍特是用非扩散损伤性子弹(1)杀死他的。这是一种橡胶弹壳的子弹,子弹打到他的胸部之后,伤势会在体内蔓延。开枪的时候没有声音。打到之后,不会流血。友加先生在停止心跳之前,只是感到心脏剧烈地跳了一下。”

(1) “非扩散损伤性子弹”原文是noninvasive trauma bullet,首字母缩写为NTB。

“损伤性子弹,”贝克喃喃说道,“这就是出现淤伤的原因。”

“我不相信他没有由这种感觉联想到枪手。”史密斯补充道。

“但是他把戒指送人了。”方丹说道。

“是这样,长官。他根本就没去寻找那个袭击他的人。一个人中了枪,总要去找攻击者。这是本能。”

方丹一阵迷惑。“你是说远诚友加没有去找赫洛霍特?”

“是的,长官。我们有录像为证,如果你愿意——”

“X—11的过滤器马上要失灵了!”一位技术员喊道,“蠕虫就要攻进来了!”

“录像就算了吧,”布林克霍夫断言,“输入这该死的密码,先完成这一步吧!”

杰巴叹了口气,突然平静地说:“局长,要是我们输入错误的话……”

“而且,”苏珊打断他的话语,“如果远诚友加没有怀疑到是我们谋害了他,那么我们就有几个疑问要解答。”

“还有多少时间,杰巴?”方丹问。

杰巴抬头看了看示意图,说:“大约二十分钟。我建议我们明智地利用这些时间。”

方丹沉默良久,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说:“好吧,放录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