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十一章

[美]丹·布朗2019年04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苏珊回到三号网点。她跟斯特拉思莫尔的谈话使她对戴维的安全越来越不放心。她脑子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嗯,”黑尔坐在自己终端机那里连珠炮似地说道,“斯特拉思莫尔有何贵干?想单独跟他的首席密码破译员度过一个浪漫之夜?”

苏珊没理他,坐到终端机前。她键入个人密码,屏幕顿时亮了起来。追踪程序出现在眼前,仍然没有关于诺斯·达科塔的消息反馈回来。

该死,苏珊心里骂道,怎么要这么长时间?

“你看起来忧心忡忡的,”黑尔故装糊涂地说,“你的诊断程序出问题了?”

“小事一桩,”她回答说。但是苏珊心里可没底。追踪程序运行超过了预定的时间。她怀疑可能是自己在编写程序的时候犯了什么错误。她快速浏览屏幕上LIMBO编程语言里几行长长的字符,寻找任何一个可能出错的地方。

黑尔洋洋自得地望着她。“嘿,我刚才本想问你,”他进一步试探道,“远诚友加说他写了一个不可破解的算法,你对这个算法有何了解?”

苏珊的心里咯噔一下。她抬起头。“不可破解的算法?”她突然顿了一下。“哦,是的……我好像看过这方面的材料。”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是的,”苏珊回答道,心想黑尔为什么突然提出这个问题。“但我并不认同。大家都知道不可破解的算法从数学上讲是不可能的事。”

黑尔微微一笑。“哦,是的……博格夫斯基定律。”

“还有常识。”她快速说道。

“天晓得……”黑尔故意叹气道,“天地间有很多事情是你想像不到的。”

“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

“莎士比亚的话,”黑尔说,“出自《哈姆雷特》。”

“你坐牢的时候看了不少书啊?”

黑尔轻声笑道:“说真的,苏珊,你是否想过也许这是有可能的,也许远诚友加确实编写了一个不可破解的算法?”

这次对话让苏珊有些心神不宁。“嗯,我们是办不到的。”

“也许远诚友加比我们技高一筹。”

“也许吧。”苏珊耸了耸肩,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

“我们通信有一段时间了,”黑尔漫不经心地说道,“远诚友加和我。你知道这回事吗?”

苏珊抬起了头,竭力掩饰她的震惊。“是吗?”

“是的。在我揭穿‘飞鱼’算法之后,他给我写了封信——说在全世界为捍卫网络隐私的斗争中,我们亲如手足。”

苏珊几乎难以相信他的话。黑尔和远诚友加私下里有交情!她尽量显得无动于衷。

黑尔继续说道:“他祝贺我证明‘飞鱼’有个后门——称这是全世界人民隐私权的胜利。你不得不承认,苏珊,‘飞鱼’里的后门可不光明正大。偷看世界所有电子邮件?如果你让我说,斯特拉思莫尔应该被抓起来。”

“格雷格,”苏珊厉声说道,努力压住心中的怒火,“那个后门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国安局可以破解威胁到国家安全的电子邮件。”

“噢,是吗?”黑尔故意叹气道,“那么监视普通公民就只是附带产生的结果了?”

“我们没有监视普通公民,这你是知道的。美国联邦调查局能监听电话,但那并不意味着他们会监听每一个打过的电话。”

“如果人手充足的话,他们会的。”

苏珊没理这句话。“政府有权收集对人民构成威胁的信息。”

“天啊,”黑尔叹气道,“你听起来好像已经被斯特拉思莫尔洗过脑了。你非常清楚美国联邦调查局不能随时都监听——他们必须要有许可证。而被做过手脚的加密标准意味着,国安局可以随时随地对任何人进行监视。”

“你说得太对了——我们完全应该这样做!”苏珊的声音突然变得刺耳起来。“如果你不揭穿‘飞鱼’里的后门的话,我们可以获得任何一个我们想要破解的密码,而不只是万能解密机所能对付的那些。”

“如果我没找到那个后门的话,”黑尔辩称,“总有人会找到的。我发现后门之后就将其揭穿,我这是在帮你们。如果‘飞鱼’算法发行之后才有人揭穿,你能想像会造成什么后果吗?”

“都一样,”苏珊回击道,“如今,疑神疑鬼的电子新领域基金会认为我们在所有算法里都安上了后门。”

黑尔得意地问道,“哦,难道不是吗?”

苏珊冷酷地看着他。

“嘿,”他说,语气有些退让,“现在这已经无所谓了。你们建造了万能解密机。你们可以及时获得信息。你们随时都可以想看什么,就看什么——没人会再怀疑这一点。你们赢了。”

“难道不是我们赢了吗?你别忘了你是在为国安局工作。”

“我不会在这儿呆很久的。”黑尔尖声说道。

“这话可不能随便说。”

“我是认真的。总有一天,我要离开这里。”

“那会让我‘心碎’的。”

那一刻,苏珊发现自己突然想大骂黑尔一顿,怪他惹出了那么多事情——“数字城堡”的出现,她与戴维之间的不快,以及她无法待在清烟山脉的事实——但这一切说来也不是他的错。黑尔惟一的缺点是太讨人厌了,但苏珊心胸应该更开阔一些。作为首席密码破译员,她应该维护正常的工作秩序,并对部下加以适当的教导,这是她的责任。黑尔还很年轻,想法太天真了。

苏珊望着房间对面的黑尔。真让人失望,她想,黑尔具备成为密码破译部骨干的潜力,却仍然还未理解国安局工作的重要性。

“格雷格,”苏珊说道,她的声音显得从容又克制,“我现在顶着巨大的压力。当你谈到国安局的时候,你的意思就好像我们是在用高科技偷窥别人,这个观点让我心里不舒服。这个组织的创建只有一个目的——保护这个国家的安全。这可能需要时不时地摇摇几棵树,找一找烂掉的苹果。我想大多数公民是愿意牺牲一些隐私,以保证那些坏蛋不会逍遥法外的。”

黑尔沉默无语。

“迟早有一天,”苏珊继续说道,“这个国家的人民还是要相信某个组织的。网络里有很多好的地方——但也有许多不好的地方掺杂其中。必须要有人接近所有东西,分辨好坏。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这是我们的职责。不管我们是否喜欢,一定要有一扇不太结实的大门将民主政体和无政府主义分开。国安局就是来护守这道门的。”

黑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用拉丁语说道:“谁来监视这些监视者呢?”

苏珊显得大惑不解。

“这是拉丁语,”黑尔说道,“摘自尤维纳利斯的《讽刺诗》,意思是‘谁来监视这些监视者呢?’”

“我还是不明白,”苏珊说,“你是说‘谁来监视这些监视者呢?’”

“是的。如果我们是社会的监视者,那么谁又来监视我们,保证我们不是危险分子呢?”

苏珊点了点头,不知说什么好。

黑尔脸上露出微笑。“远诚友加在所有给我的信上都是这样署名的。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句话。”

搜索关注 印象周刊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