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七章

[美]丹·布朗2019年04月1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戴维·贝克大步流星地踏上西班牙广场被太阳烤得灼热的瓷砖地板。在他面前,市政府大楼——一幢旧式的市议会大楼——耸立在一片三英亩蓝白相间的上光花砖上,大楼周围树木葱郁。大楼阿拉伯风格的尖顶和饰有雕刻的正面给人这样一种印象:这座楼与其说是政府机关,还不如说更像是一座宫殿。尽管这幢大楼历史上经历过军事政变、多次火灾和公开绞刑,但大多数游客来访是因为当地的旅游指南大肆宣传它是电影《阿拉伯的劳伦斯》中的英国军事总部。哥伦比亚电影公司在西班牙的拍摄成本要比在埃及的拍摄成本低得多,而摩尔人对塞维利亚建筑风格的影响足以使电影观众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开罗。

贝克将精工手表设为当地时间:晚上九点十分——按照当地的标准现在仍算是下午。普通西班牙人是不会在太阳落山前就吃晚饭的,而懒洋洋的安达卢西亚太阳很少会在十点钟前退出天空。

尽管傍晚的温度很高,但贝克还是快步穿过了公园。斯特拉思莫尔刚才电话里的口气听起来比早上还要紧迫。他的新命令非常清楚:找到加拿大人,拿回戒指。为了拿到戒指,可以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

贝克想知道一枚刻满字母的戒指为什么会如此重要。斯特拉思莫尔没作任何解释,贝克也没多问。国安局,他心想,就是什么都别说。(1)

(1) 此处原文是Never Say Anything(意思是:什么也别说),其首字母跟国安局缩写一样都是NSA。

在伊莎贝拉·卡托利卡大街对面,那个诊所清晰可见——屋顶上涂着一个白色圆圈,圆圈里面有一红色十字,这是个众人皆知的标志。警官是在几小时之前把那个加拿大人从车上摔下来的。他折断了手腕,摔破了脑袋——无疑,这位病人接受治疗后,现在一定出院了。贝克只寄希望于诊所能存有病人的出院信息——那人下榻的当地旅馆名称或电话号码,这样他就能联系上他了。如果幸运的话,贝克估计他会找到那个加拿大人,拿到戒指,然后顺利地踏上归程。

斯特拉思莫尔曾跟贝克讲过:“实在不行的话,用这一万元现金买下戒指。我将来会把钱再给你。”

“这没什么必要,”贝克回答说。他早就想要把钱退回去。他去西班牙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苏珊。特雷弗·斯特拉思莫尔副局长是苏珊的导师和保护人。苏珊欠他很多人情;为他跑一天腿是贝克最起码应该做的事情。

不幸的是,今天早上的事情并不像贝克设想的那样顺利。他本想在飞机上给苏珊打电话,向她解释清楚。他还考虑过请飞行员用无线电让斯特拉思莫尔帮忙转交信息,但他不想把副局长跟他的恋爱问题牵扯到一起。

贝克试着给苏珊打过三次电话。第一次是用喷气式飞机上没有信号的手机,第二次是用机场的投币公用电话,第三次是从停尸房里打的。

苏珊三次都不在。戴维想知道她会去哪儿。他打的是留言电话,但他却没有留言;他只想亲口对她说明一切,而不是在电话里留言。

走近马路的时候,他看到公园入口附近有一个电话亭。他一路小跑过去,抓起话筒,插进电话卡。过了好半天,电话才连上。终于,电话响了起来。

快点儿。快接电话。

响了五下之后,电话接通了。

“你好。我是苏珊·弗莱切。对不起,我现在不在家,但是如果你可以留下你的名字……”

贝克听着电话语音信息。她在哪儿?现在这个时候,苏珊一定会心里发慌的。他猜想也许她自己一人去石头庄园了。电话那头嘟嘟响了几声。

“你好,我是戴维。”他顿了一下,不知说什么好。他讨厌留言电话的一个地方是,如果你停下来考虑后面要说什么,电话会自动切断。

“对不起现在才打电话,”他脱口而出,时间把握得正好。他在想是否应该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认真考虑之后决定不说。“给斯特拉思莫尔副局长打电话。他会解释一切的。”贝克的心怦怦直跳。这太荒唐了,他想。“我爱你,”他急忙补上一句,然后挂上了电话。

贝克在博波勒大街等着车辆通过。他想苏珊一定会往最坏处想,因为答应打电话却没打不是他的风格。

贝克大步走上四车道的林阴大道。“很快就回去了,”他喃喃地说道,“很快就回去了。”他想得入了神,却没有觉察到街对面一个戴着金属丝边眼镜的人正在望着他。

搜索关注 印象周刊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