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Chapter 35 小狐狸那么漂亮,他喜欢她又不丢人。

随侯珠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鸭身上最好的一块肉是什么?

时简和叶珈成结婚后讨论过这个无聊问题,叶珈成的答案一直是鸭心。他第一次夹鸭心给她,也是她第一次来叶家上门吃饭的时候,同样也是老鸭笋干煲。只不过那时候,叶珈成是牵着她的手进屋,对特意等着她过来的公公婆婆说:“爸,妈,我将时简给你们带回来了。”

对面,是漫不经心的叶珈成。明朝那些事儿小说

时简看着勺子里的鸭心,又放回了碗里。回到明朝当王爷小说

叶珈成半靠着椅子,是有点不走心,转过头听着父亲和易霈他们聊着话。

长桌的最前方,叶市长问起易霈什么时候回A市。易霈用抱歉的语气回答:“最近A市那边琐事太多,打算明天下午就飞回,青林这边项目问题不大,交给分公司负责人。”

关于易霈的行程安排,叶市长不多说什么,还理解地点点头。

易霈的回答,时简听得心里一时发愣,原先的安排不是等竞标会结束飞回青林市?她看向张恺,张恺的神色告诉她,易霈应该是临时决定明天回A城。张恺恢复神色,继续扮演好陪坐的角色。她琢磨了会,也明白过来。

今晚易霈和叶市长接触下来,心里大概已经确定易茂置业进入青林市没有问题了。所以易霈告诉叶父急着回A城,一来表明他这次是特意为见面才过来,二来强调这里的公司负责人完全可以担当大任,三来,就是完全的信任的态度。

当然,易霈A城事情的确很多,下月就是年会和易老先生的寿宴,青林这边少呆一天对他来说,都是利大于弊。

既然聊到了回A城的话题,叶母也问起了旁边的叶珈成:“珈成,你什么时候回A城?这次回家打算呆几天啊。”

“也是明天。”叶珈成抬起头回答。

“啊,那么急?”叶母蹙眉。

叶珈成伸手,拍了两下叶母的肩膀,像是亲儿子对妈妈特有的安慰手法,“我这几天真挺忙的,突然想您才飞回来看看,过几天我还要赶着去德国一趟。”

叶珈成这样说,叶母也不说什么,还心疼起来。

叶母和叶珈成的话,张恺听到了,开口:“都是明天啊,正巧大家可以一起回去。”说完。张恺对旁边坐着的人使了使眼色。意思是让时简给叶珈成的机票一块买了。

时简:“……”需要那么客气吗?

张恺表达得如此含蓄,叶珈成还是理解到了意味,他又对母亲说了一句,“我回来的时候已经订好了回程机票,明天下午的航班。”

这话,他说给叶母听,也是说给张恺听。

张恺笑笑,作罢。

空气里多了一份浓郁的酒香,从厨房飘过来。叶母反应过来,念叨地说起来:“我这性子,把酒都忘了。”

叶母去取酒了。

酒香醉人。时简闻了闻味,应该是花雕打蛋。

叶家自酿的好酒,盛情难却。叶珈成给大家倒酒,先是易霈,自己父亲,然后是张恺,张恺摆手拒绝,微笑解释说:“叶少,我就不用了。我等会还要开车。”

落*霞*小*说ww w_l uo x ia_c o m _

“哦……没事。”叶父听到了这话,告诉张恺,“珈成不要喝就好了,等会让他当司机。”

“……”叶珈成继续给张恺满上,温和有礼地说,“张助,放心喝吧,等会我送你们回去。”

“怎么好意思麻烦叶少呢。”张恺还在犹豫。

时简转过头,不想让张恺为难,她对张恺说:“张助,回去车我开,你喝吧。”

她这样说,易霈也同意了,对张恺说:“张恺你喝吧,时简不会喝酒,等会她可以开车。”

易霈都这样说了,张恺也想起地说:“对啊,我们小时开车技术不错,刚好小时不喝酒。”

“……”叶珈成收起了舀酒的勺,望向她,“既然时姑娘不喝,那我就不给时姑娘倒酒了。”

时简望着叶珈成,抿唇笑笑,然后低头吃起来面前的一道青林小菜。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等会由叶珈成送开车送他们回酒店。像今晚这样,她和他当做不认识,所有想法都要藏在心里,什么心情都不能表露出来。

她不喜欢这样。

五年夫妻生活养成了太多的亲昵习惯,在人再多的地方她叫他老公也不会不好意思;他呢,总叫她宝贝。他不叫她老婆,说是怕把她给叫老了。

她大概还是贪心了吧,现在叶珈成当做不认识她很正常,她对他来说最多只是有点兴趣,还是她主动挑拨起来的兴趣。不然她让他怎么当叶父叶母的面介绍她呢。她和他没有一点交集,不是同学,不是同事,甚至连朋友都不是。或者算朋友吧,他上次说的。

女性朋友吗?差点要上床的女性朋友,却又不是女朋友。

时简想得明白,不代表心里没有气。餐厅开着电暖炉,正对着她的方向,热烘烘地烤着她的后背。直至晚饭结束,走出外面,温差太大,冷得她打了一个寒颤。张恺立在她旁边,对她说:“我怎么觉得南方冬天比A城还冷啊。”

叶珈成走出大门替父亲送行,冷冽得夜风吹得他神清气爽,余光不远处,小狐狸和易霈的特助站在一块,他走上前,替她打开车门。

小狐狸不客气地上了车。

连谢谢也不说一声。

没礼貌。

这样的夜,似乎差点什么。叶珈成回到屋里客厅,父亲果然坐在那里,做出了逼问的架势。今晚的宴请,是他提议的,不过他没有告诉父亲,他会赶回来。

市长大人应该要问他今晚到底存着什么心思吧。

叶珈成实诚回答:“为人。”

“为……什么人啊?”接话是叶母,比叶父更关心地看着儿子,不得不说女性的直觉更准确一点,叶母一猜就准了,“珈成,你不会是为了今晚的小时回来吧?”

叶珈成点了下头,然后坐了下来。客厅开着电暖炉,他伸手烤了会。

叶母叶父相继沉默了会。

其实也不冷。叶珈成收回手,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今晚,他陪着易霈也喝了不少酒,现在酒劲上来,心底那点情动心思也懒得藏起来。同样,他也不愿意藏着掖着。

小狐狸那么漂亮,他喜欢她又不丢人。

“原来你喜欢人家姑娘?”叶母笑眯眯,很快追地问起来。

“……有点喜欢。”叶珈成垂着眼眸,然后,似有似无地吐出一口气。

“你喜欢今晚这个女孩,所以来回飞,中间还利用了你父亲一把?”叶父发问了,话里带点火气。

叶珈成抬起眼睛,承认自己居心不良。

儿子那么乖,叶母看着心里就想笑,她不忘加一句,语气酸溜溜的。“那你吃饭的时候还说是想妈才回来的……”

叶珈成侧过头,扯了下嘴角:“当然,我也想你了。”

叶母轻笑出声,望了望丈夫问:“清德,你觉得今天的时姑娘怎么样?”

“我们现在讨论人怎么样是不是太早了。”叶父一盆冷水浇下来,“你要先问问你儿子,他对人家是不是认真的?”

认真的吗?

叶珈成靠着沙发,望着头顶的花色吸顶灯,土得掉渣。过了会,他坦诚回答:“……不知道。”他清楚他们话里的认真是什么意思,以结婚为基础的男女交往。他不想骗他们,也不想骗自己。

真的,不知道。感情又不是人生事业,有明确的发展方向。

哎!叶母叹着气,又寻思了一些问题出来。叶珈成被问得烦了,用一句话打发:“你们别问了,我现在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小狐狸的心,不可捉摸啊。

呃……

傻孩子,叶母笑着建议:“那就问她啊。”

叶珈成:“……”

“关于追女孩呢。”叶市长倾了倾身,同样开始教育儿子如何追女孩,“第一,你要足够认真,第二,你要拿出你的认真,第三,你要坦诚你的认真。最好的方法,你找她好好谈谈话,认真地说说你的想法,包括你对以后生活的规划和理想。这样,人家姑娘就会觉得你很尊重她,你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对对对!”叶母同意,差点没鼓掌起来。

“……”叶珈成没忍住,笑起来,“爸,你教我做人做事我都听着,受益匪浅。我的感情·事,你们都别掺和了,我心里有数。”

“你现在像是心里有数的样子么吗?”叶父直皱眉。

叶珈成好脾气地望向父亲,反问:“你的纸上谈兵战术就好用吗?”

“纸上谈兵?”叶父不满意地望着妻子,再问一遍,“我这是纸上谈兵吗?”

叶母还是偏心儿子:“儿子话没错啊,难道追女孩这块,你经验很丰富吗?”

“我没有经验?”叶市长对着叶珈成扔出一句,“至少我能追上你妈!”

“呵呵。”叶珈成呵笑两声,然后慢慢站起来,朝着父亲开口,“爸,你刚刚这句话不错。”

叶市长:“……”

叶母瞅瞅丈夫,难得从丈夫嘴里听到顺心话,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我去给成成整理行李啊。”

视线一转,门厅,叶珈成已经在换鞋了。

叶母忍不住,用青林话问:“珈成,那么晚了,你还出去啊?”

“嗯。”叶珈成转过头,立在过道灯下方,一本正经的模样,然后回话说:“我突然觉得爸爸说得有道理,所以打算找她认真地谈谈话。”

叶母:“咳!”

叶市长猛的站起,声音跟着情绪倏然加重:“叶珈成,我没让你大晚上找人家姑娘谈话。”

“哦。”叶珈成当成了耳边风。

……

明天就要回A城了。

时简开着车,副驾驶座张恺打着电话交代剩下的事情,完毕,转过身对易霈汇报一遍。今晚易霈将青林市这边事情全部安排好,的确是赶着明天回A城了。

张恺说起了叶珈成,提了一个不知可行不可行的建议:“叶市长的儿子,如果能请来为易茂置业做事就好了。”

“不可能。”易霈否定张恺的提议。

张恺:“为什么……”不可能?他们易茂置业又不是出不起价格。

“叶珈成给易钦东开过一次价格。”易霈说起来,“结果直接吓走了易钦东。”

事情关于叶珈成的,时简也竖着耳朵听。居然能吓走易钦东,叶珈成到底开出什么条件?

张恺猜了下,已经是一个高额价格了。易霈笑了笑,然后说:“更高。”

更高?时简:“……”

不只是价格,叶珈成还要股份分红。心太高的员工,就算能创造同等价格的价值,对老板来说也不是最理想员工。当然,叶珈成有条件心高气傲。

易霈收了收心,开口问前面的人:“时简,你怎么看待叶珈成这个人?”

 

共一条评论

  1. 大叶小叶小小叶外加小小小叶党说道:

    时间:很帅,我的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