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Chapter 31 “时简,我今晚不能跟你睡了。”

随侯珠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狐狸,你现在在哪儿?”叶珈成问起她,语气随意。

嘿嘿。时简直接告诉了叶珈成:“青林市。”

她和叶珈成都不喜欢玩猜猜游戏,虽然她觉得自己现在人在青林市肯定会让叶珈成意外,不过也没有让叶珈成猜猜她在哪儿。

“……我知道啊。”叶珈成说,“我是问你在青林市哪里,住在酒店吗?”纳尼亚传奇小说

啊?轮到时简惊讶了:“你怎么知道我在青林市?”

“我虽然不捣鼓房地产,也是混这个圈子的,耳边总能听到一点消息,你们易茂要进军青林市,下周是青林市竞标会了……”叶珈成说起来,特意解释给她听,顿了下,“你们易霈也在青林市吧。”

后面这句,叶珈成说得很肯定,只是形式地问问她。另外“你们易霈”这四个字听起来真是……时简轻嗯了下,叶珈成的消息也太灵通了。不过也正常,明天易霈要见的人是他父亲,叶珈成会知道很正常。叶珈成应该先知道易霈去了青林市,然后猜到她可能也在青林市。

关于这次竞标会,时简有点想知道叶珈成的看法,索性问了起来:“你觉得这次易茂置业能不能顺利进入青林市呢?”

“没什么大问题吧。”叶珈成回答她,语气挺笃定的,“你们易霈明天不是还约见了叶清德么?老总都亲自出马了,势在必行啊。”

时简失笑,叶珈成这样肆无忌惮地聊起了他的父亲,感觉特别……微妙。她转头望了望窗外的夜景,叶珈成知道她也要去见他父亲吗?

“我也要跟着去呢。”她告诉叶珈成,语气一时没控制好,尾音轻轻上扬。

“哦……”叶珈成懒懒地应着她,“那么开心啊?”

-落-霞-小-说 lu Ox i a^ c o m. 🌂

“是啊。”她得意洋洋说着,“毕竟要见叶清德本人呢。”

“呵……”叶珈成笑起来,附和着她的话,“也是,听说叶清德长得还很帅呢,是一位特别有魅力的中年男人。”

这是儿子夸父亲吗?时简接着明知故问,“叶珈成,你也是青林市人,都姓叶,你认识叶清德吗?”

“认识啊,青林市的父母官呢,谁不认识。”叶珈成说,“我还认识叶清德儿子,很熟呢。”

“是吗?”时简没问了,继续当做不知道。叶珈成又问了一遍她住哪家酒店,很关心的样子。哼,关心个大头鬼,对她说话实实虚虚,她为什么要对他那么老实。

时简重新坐在酒店的大床:“你又不在青林市,告诉你干嘛?”

“咳!”叶珈成咳嗽起来,“你不是难得来一次青林市吗?我找个人带你好好玩一玩。”

“不用了……”她拒绝,又不是他过来带她玩。何况她是过来做事的,不一定有时间。

叶珈成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遗憾地叹叹气。

“人在外面,注意安全啊。”叶珈成叮嘱她,然后,还口气很大地丢她一句,“如果在青林市有人欺负你,记得报我名字。”

“好啊。”时简笑嘻嘻,像是不相信一样。其实,叶珈成真没有说大话,她笑只是因为叶珈成将自己说得像是青林一霸。这样的叶珈成和她之前遇上的三十岁叶珈成真不一样,果然还是年轻气盛啊。

“不信啊?”叶珈成问她,也笑了。

“没有不信啊。”时简眨巴眨巴眼睛,“只是没想到你在青林市那么厉害啊……”

她这样说,叶珈成反而谦虚起来:“还好,还好。”

……

聊完电话,半个小时过去了,好像也没聊什么。时简挂上手机,发现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张恺打过来的。不知道张恺找她什么事,她回拨了过去。

刚刚她和叶珈成打电话,都没有注意到有电话进来。

手机很快接通,张恺那边有点嘈杂,大声告诉她:“我和易总在青林市吃海鲜夜市,原本要问你,你要不要出来?”

“哦……”原来是好事啊。

“不过你要出来也来不及了。”张恺对她说,没等她回答,张恺放下手机直接问起易总,“阿霈,我给时简打包带点,可以报销吗?”

电话里易霈似乎懒得张恺,过了会开口回张恺:“你问问她想吃什么?”

“快说,想吃什么?”张恺重新拿起手机,边问边说,“新鲜的海鲜烧烤,生蚝?扇贝?大虾?鱿鱼仔?易总请客,别客气……”

易霈请客啊……时简想了想,真不客气了:“那你帮我挑贵的点,谢谢!”

张恺爽快同意。

时简放下睡衣和手机,打算等到张恺的宵夜再洗澡。今天临时出差青林市,出发去机场顺便路过易茂宿舍,她怕易霈等太久,只用了三分钟收拾了行李。太匆忙了,连涂膝盖的药水也忘记带了……

半个小时之后,张恺打来电话,让她下楼拿宵夜。时简拿着房卡,快速出了房间,乘坐电梯下楼。不经意,低头一看,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她怎么还穿着酒店的白色大拖鞋!

不管了,电梯都要到一楼了,时简趿着拖鞋走出电梯,转转视线便看到了坐在大堂沙发的张恺和易霈,黑色茶几放着两大份打包的食物,一袋海鲜烧烤,一袋?

这间五星级酒店订了三个房间,她和张恺都是普通大床房,易霈是行政套房,不同楼层。没想到易霈也没有上楼休息,时简穿着拖鞋走过去,茶几放着的另一袋,原来一份清粥。她瞅瞅张恺,妇女之友果然都是暖男属性啊,居然还能想到给她带粥。

不过,张恺点得也太多了吧!花的还是易霈的钱……时简立在旁边,问了问:“都给我吗?”

“这酒店还住着另外的同事吗?”张恺说。

“……呵呵呵。”老板请客,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她对着易霈道谢:“谢谢易总。”

易霈没回应她的客气,不过像是同意她刚刚的话,说了一句,“张恺是点多了。”

呃?那么直接啊。时简更不好意思了。

“大晚上吃太多烧烤,对胃不好。”易霈告诉她。

哦,原来易霈是这个意思。时简点着头:“谢谢易总。”

她那么客气礼貌,易霈同样没回她。时简只能对张恺说话:“张恺,谢谢你给我点那么多好吃的……还有粥,谢谢了。”

“哦……哦哦,不用。”张恺抬起头,看向这份粥,“客气,都是易总付的钱。”

时简又笑,易霈她已经感谢过两遍了,不过易霈似乎不习惯别人谢他。

然后大家一块上了酒店电梯,酒店房间紧张,三人的楼层都是分开的。她十七楼,张恺十八楼,易霈二十八楼。

时简第一个拎着烧烤和粥出来,对易霈和张恺都道一声晚安。

易霈朝她点了下头,顿了下:“明天早餐在九楼。”

哦。她又来一句:“谢谢易总。”

第二天,时简睡到九点才起来,昨晚张恺告诉她可以睡个懒觉晚点起床。九点半,她慢悠悠地到九楼大堂吃早饭。酒店的侍者领着她入座,她还没有坐下来,手肘被人一推,转过头,张恺拿着餐盘对她一笑,然后抬了抬下巴,看向不远处靠窗的位子,示意她坐到那边。

时简顺着张恺视线转头,易霈正坐着那边用餐。她走过去,打了招呼:“易总,早。”

“早。”易霈回。

跟着过来的侍者问她:“需要热饮吗?咖啡,牛奶,或者果汁?”

“咖啡吧。”时简抬头,抽开餐桌手帕。

……

早餐时间,易霈和张恺聊起了青林市那边的项目。时简坐在旁边,边吃边听。中间,张恺接了一个电话,放下手机,重重地叹了叹气:“叶清德秘书给我打了电话,说很抱歉,今天下午约不了。”

“没事。”易霈身子往后靠,“事情太顺利了,反而不好。”

时简抬起头,右手握着调羹。

“你继续和顾意天接触,争取安排明后两天约上叶清德。”易霈接着对张恺说。

张恺压力有点大,轻轻喏了声。

时简低着头,同样思忖着,看来她今天不能见上未来公公。可是,昨天叶珈成不是说易茂进入青林市没什么问题吗……时简不再想,她向来不喜欢多动脑子。不需要她想的问题,她想了也没用,既然今天不用跟着易霈见叶珈成的父亲,她是不是应该想一想,等会去哪边逛一逛呢?

想得美!

她是来出差的,就算没事情做,也不能出去瞎逛啊。时简安分回酒店房间,她带了电脑过来,坐在靠窗的书桌前,打开电脑,写剩下的毕业论文。

一天很快过去。

时简转过头,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看了看电脑桌面显示的时间,五点半了。

中午,易霈和张恺没有叫她吃饭,时简靠着椅背想了想,晚饭应该也是她自己解决吧。站起来,打算出去寻点食物,来自张恺的电话响了,张恺告诉她一个包厢号。

要她下楼吃晚饭。

时简对着镜子涂了点唇膏,飞快下楼了,跟着老板来出差,就是吃住这块特别好。一路来到九楼的酒店包厢里,服务员替她推开包间的门,一道意外的招呼声从易霈的旁边传来:“嗨,时简。”

时简看向大圆桌对面,只见赵雯雯坐在易霈的旁边,朝她扬起了可爱的笑容。

“嗨,Vivi.”

张恺站起,带她过去,像是解释的告诉她:“Vivi下午刚过来的。”

对面,赵雯雯正拿着菜单点菜,一边询问着易霈,一边对服务员各种嘱咐,很贴心。时简低着头,视线落在餐桌的筷子,祥云花纹很漂亮,突然赵雯雯对她说了起来:“刚刚张恺还说不用叫你了,真是太过分了。”

“呃……”时简眨了眨眼睛,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主要她不知道怎么回赵雯雯这句话。所以她看了看张恺,抬了下眼皮。

张恺:“……”

他是那种有饭吃不告诉她的人吗!他是为她好好吗?他怕她对着赵雯雯和易霈会难过!赵雯雯这次来得那么突然,难道没有原因?女人心可是海底针啊。

时简瞅瞅张恺,同样觉得张恺心,海底针。他这样遮遮掩掩,真的很容易让赵雯雯误会她和易霈有什么。时简心里叹气,赵雯雯又说了起来:“时简,晚上我跟你睡哦。这里的酒店没房间了。”

时简抬头看向赵雯雯,点了点头:“……好。”

这几天这家酒店没有房间很正常,明后两天青林市举办旅游节,酒店基本都客满了。不过赵雯雯干嘛跟她睡十七楼啊。

不应该直接去二十八楼吗?

太纯情了!还是怕她和张恺会说闲话?

……

晚饭结束,赵雯雯真拖着一个行李箱过来。易霈和张恺一块将赵雯雯送了过来,四个人都挤在她的大床房,原本空间还算大的酒店房间,一下子逼仄起来。

幸好,她房间不乱。

时简心里呼了呼气,耳边传来易霈对张恺的吩咐声:“张恺,你还是到附近的酒店再订一个房间给Vivi.”

“好!”张恺答应的那个快。同时,赵雯雯也拒绝得很快,“阿霈,真不用了,我喜欢和时简睡,你不知道我们女孩子很喜欢说私密话吗?”

易霈又问了问她:“时简,你可以吗?”

易霈好客气,她的房间可是公司支付的。时简对着易霈猛点头,小鸡啄米般。

晚上,时简拿着一支笔,对着电脑整理着一部分工作文档,面前,放着一杯酒店赵雯雯请她喝的热牛奶。

三十块一杯。

赵雯雯找酒店客服要了两杯牛奶,另一杯拿进去洗脸了。洗手间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时简靠着柔软的椅子转过头,望着青林市近处和远处连成一片的灯火,人和人的缘分,人和城市的缘分,有时候也是命中注定吧。

命中注定,她还是会成为青林媳妇。

赵雯雯洗好澡了,穿着睡袍出来,然后躺在床上玩起了手机,突然,赵雯雯放下手机对她说:“时简,我今晚不能跟你睡了。”

时简看向赵雯雯,笑了笑。明白。

赵雯雯同样对她笑,指了指楼上,“我上去了哦!”顿了下,“阿霈好讨厌,现在又叫我上去……”

“哈……好的。”赵雯雯说得那么露骨有情趣,赵雯雯没有脸红,时简反而不好意思起来。然后,赵雯雯直接穿着睡袍离开了她的房间。时简决定收回之前对赵雯雯的评价,一点都不纯洁!

赵雯雯上楼了,时简也站起洗澡了,洗完之后,懒懒地盘坐大床看着膝盖的伤口。这两天她一直没有涂药用棉纱包好,伤口在洗完澡又裂开了。怕感染,她还是重新穿上衣服,打算看看附近有没有药店,买瓶过氧化氢和包扎用的棉纱。

换好衣服下楼,夜里的电梯几乎没有停顿,电梯出来,时简双手放在口袋走路,然后遥遥地,她看到了今晚最不该看到的人。

易霈。

易霈坐在左边的转角沙发,手指间燃着一根烟,他弯腰往烟灰缸,轻轻弹了弹烟灰,同样转过头看向她。

时简:“……”震惊得迈不动脚步,易霈怎么在这里?

那么,赵雯雯呢?

作者有话要说:  味道有点不满意,小修一下~

有人说赵雯雯去找了叶老公。

哈哈,无法忍,怎么可能!

 

共一条评论

  1. 大叶小叶小小叶外加小小小叶党说道:

    就是,这怎么可能!珈成才不喜欢她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