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Chapter 28 “我今晚何止跟前女友聚会了,我还跟前女友亲吻了。”

随侯珠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期而遇,情况有点糟糕。

时简还在叶珈成怀里,高彦斐调笑声之后,紧接着,入眼的是宋晓京那张惨白的脸。她还是先松开了叶珈成,倒不是心虚什么,主要对方人……太多了。金瓶梅词话

放下的手及时被拽住,叶珈成握住她,带着她一块面对他的同学朋友,以及故意捣乱的高彦斐。

天地良心。高彦斐真不是故意过来打扰前面这对“冬日鸳鸯”,反而他恨不得眼不见为净。晚上的聚会,他为了还宋晓京一个人情债,特意找了理由让叶珈成过来买单。宋晓京想复合的心思,他清楚,叶珈成同样心知肚明。之所以清楚,叶珈成更不会躲着宋晓京,硬是逼得宋晓京没了臆想的空间。叶珈成中途离开了,宋晓京也坐不住。剩下的聚会没了意思,宋晓京她们吵着要到附近的夜市摊买保暖袜子。他热心地陪同她们这些女生过来瞧一瞧,没想到直接在转角街头瞧见了那么浪漫的一幕。

一对年轻男女,俊男靓女。

动情拥吻。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 w w w * l uo x i a * co m 🥗

像拍电影似的,戳人心。

只不过都是一样浪漫的场面,电影和现实场景还是有区别。看电影的时候可以毫无障碍地自我代入,享受那种yy的超爽感觉。然而今晚这样的动人画面,他高彦斐脸皮再厚,也没办法暗戳戳地将怀抱住时简拥吻的男人想象成自己,感受怀里女孩的绵绵情意……

闹心。

心情更加爽不起来。

不过他想更闹心的人,还是他身边的这位主动分手玩“以退为进”的宋晓京了。别说会勾人的小狐狸出现了,就算没有小狐狸,叶珈成这厮也不是一个会吃回头草的男人啊。

哦,不,叶珈成正啃着回头草呢,还啃得津津有味,荡气回肠!

想到这,高彦斐可怜地瞅两眼宋晓京,然后笑嘻嘻地朝前面的叶珈成和小狐狸,礼貌地打起招呼:“天寒地冻的,我们没打扰两位吧。”

叶珈成微笑,坦坦荡荡地牵着时简的手,接受高彦斐的奚落。直至,视线落在宋晓京手里那条围巾。

围巾是他的。

今晚,他来找小狐狸走得急,不小心将解下来的围巾落在了夜市摊。没想到,这条围巾被宋晓京带了过来。

时简抬起头,同样注意地看向叶珈成,然后顺着叶珈成的视线,一块看向宋晓京。记忆里,她一直没将宋晓京这位情敌放在眼里。原因很简单,她和叶珈成好得如胶似膝,宋晓京对叶珈成就算旧情难忘存在某种心思也是单方面行为,何必瞎理会。她相信叶珈成对她说的每一个字。

只不过此时,她就算一样信着叶珈成,有些情绪也没那么笃定了。

同样一帮子的人,上次站在叶珈成旁边的人还是宋晓京,转眼变出叶珈成牵着她的手,面对宋晓京。

何况,叶珈成还是她死缠烂打费尽心思才得回的人。

然而,宋晓京那是什么眼神,感情是讲究先来后到,难道还要论资排辈吗?

对面,宋晓京扯了扯一个嘲讽笑容,拿着一条围巾走了过来。几位女同学也一块跟着过来,像是给宋晓京撑场面。

时简抬抬脸蛋,心里真快呕血了,只是输人不输阵,她向来不会在这个节骨眼退缩。不过她这个样子,落入宋晓京眼里估计更觉得她恬不知耻。

宋晓京睨向她的眼神闪过一丝嫌恶。宋晓京的同学,一样用这种眼神看她,血淋淋地恨不得在她脸上看出血窟窿来。

一步距离。

宋晓京内心再悲愤,总归是一个高材生,还是保持了一贯的矜傲,她朝叶珈成平静开口:“叶学长,你的围巾落在椅子上,我给你带回来了。本想明天再给你,没想到今晚还能遇上你……喏,围巾,还给你。”

说完,宋晓京将围巾递给了叶珈成,最后一句话,还故作了两分俏皮和轻松。

这是一条浅灰色的男士羊绒围巾。时简的视线也淡淡落在围巾上方,原来之前她在听筒里感受到的热闹,是宋晓京和高彦斐他们。叶珈成和他们一块聚会呢。

突然,她的手被捂得更紧了。叶珈成左手牵着她,右手接过围巾,他对着宋晓京点了点头,客客气气道谢了一句:“谢谢你,有心了。”

“不用……”宋晓京咬着唇,一句话两个字,已经带着浓浓的哽咽。

宋晓京总归是个女生,大概被叶珈成冷漠的姿态伤害了,立马泪如雨下,捂着脸失声痛哭起来。

这个反应,时简转转头,也想哭了。不过在她们眼里,她是最没资格哭的人吧。一个尖脸的女生忍不住对着她谴责起来。b大女生不怎么会骂人呢,怒火中烧,也只挤出一句:“不要脸!”

还是另一个比较厉害,问候了她父母:“同学,你几岁了?你爸妈没教过你,别人男朋友不能抢吗?”

时简低低头,没有生气,生气的人是叶珈成。他冷着脸开口:“难道你爸妈也没教过你们,这样是非不分指责别人真的很没礼貌。还是宋晓京没有告诉你们,我和她早分手了。”

早分手了么?宋晓京告诉她们只是冷战而已啊。

坑友啊!

两个女生,面面相觑,都被叶珈成的冷言冷语呛着不知道怎么打圆场。高彦斐走过来担当和事佬的重任:“误会一场,都是朋友同学,珈成,别这样呀。”

高彦斐的话,还是有偏帮的。

“抱歉。”叶珈成扯着讥讽,对她们说。然后,他看向旁边的时简,真有两分抱歉。

小狐狸安安静静地杵在他旁边,软软的手被他握在掌心。然后她仰着头看他,乌黑的眼眸子朝他转啊转,白皙的脸蛋漂亮得明晃晃。

其实,小狐狸肯定也不是什么善类,他清楚的。

美色惑人。

宋晓京蹲在地上不停啜泣着,看起来异常脆弱。叶珈成没有继续呆下去,带着时简走向停在路边的车子。不理智做出来的事情多多少少都会令人懊恼,大概明天宋晓京也会后悔自己此时的表现。心里还是想看看小狐狸反应,她是生气,难过或者……难堪?眼神若有若无飘向她,叶珈成探究地打量了几眼。

时简撇过头,不让看。

叶珈成驱车离开,懒懒地打着方向盘,她不说话,他也不想主动说话。

“你和宋晓京……”时简还是问了问,“你们?”

“分了。”叶珈成右手撑着脑袋,不咸不淡加一句,“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时简:“我……”她要问的不是这个。

叶珈成轻扯唇角,自顾问了起来:“不要告诉我,你负疚了?”

“我为什么负疚。”时简摸了摸鼻子,满不在乎道,“你都不负疚,我为什么要负疚?”

“笑话,我为什么要负疚?”叶珈成同样反问她,语气像是从来没有在意过那样,“如果对每个前女友都要心存内疚,我这辈子都不用做其他事情了,直接活在内疚里算了。”

时简哑口无言。叶珈成说的没有错。不过作为女人,还是会觉得这样的男人很可恶,拿走了她们的心却不珍惜。可是,现在这个可恶的男人,又是她的……未来老公。

刚刚她想问的是,为什么今晚他和宋晓京一起聚会。就算还没有资格,鼓着脸,她还是酸溜溜地吐出一句:“所以今天,你和前女友一起聚会了?”

这话一开口,她又后悔了。

“是啊……”叶珈成实诚地点头承认,不忘嚣张地补充一句,“我今晚何止跟前女友聚会了,我还跟前女友亲吻了。”

时简:“……”

她不说话了,叶珈成反而叹了叹气,仿佛他才是那个更加无奈的人。他扯开话题,意外问了她一句:“小狐狸,你喜欢我什么呢?”

“我……不知道。”时简回答。她不知道怎么说,如果没有记忆,她对叶珈成这种祸水肯定避之不及。

“怎么会不知道。”叶珈成不想放过,甚至悠悠说了起来:“这个答案很难么,随便找找都可以啊。比如我的长相,我的身材,我的钱,甚至我的聪明智才,身家背景?还是……”

叶珈成想起那晚,没继续说下去。不死心,他加了一个更挑衅的答案:“还是我的吻技?嗯?”所有的答案里,只要都是关于他这个人的都没问题,他无所谓。

“不要脸。”时简骂,同时笑了。

“虚伪的狐狸!”叶珈成也反击了一句,也呵呵两声,“难道你对我没有任何的肖想吗?我不相信。”

她对他,当然有肖想。不过他以为她会被他羞得不要不要吗?她可是跟着他混了五六年。时简咬咬牙,顺着叶珈成某句话回答:“没错,我现在最喜欢的,还真是你的……吻技。”

“……”

叶珈成安静了,默不作声地,侧过头看了眼车窗外。良久,无意识地眨了眨眼睛,又伸手碰了碰自己嘴唇。故作云淡风轻的,叶珈成整了整神色,回一句:“哦,是么,很荣幸。”

原来小狐狸,喜欢他吻她啊。

呵,他也喜欢。

……

时简从叶珈成那里借来了三百八十六块。大晚上不好找取款机,叶珈成将皮夹里的钱都给了她,

连同裤袋里的一个钢镚,全部塞到了她手里。

时简回宿舍数了数,一共三百八十六块。

……原来,他真没有五百块啊。

第二天,时简来到总经办,看到一个人在摇头晃脑,开心地赶紧上前打招呼,“张恺,你终于回来了!”

太好了,她终于不用跟着易霈约会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