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Chapter 20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随侯珠2017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按照正常想法,张恺看再多的张小娴,也不会认为时简喜欢易霈,毕竟时简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轨行为。她每天安分做事,准时上班准时下班的。只不过时简这个女孩行事积极可爱,谈吐又幽默热情,每次还将他交代的事情完成得漂漂亮亮,老练的难以想象她只是一个实习生。这样一个女孩,还拥有着一副美丽皮相,实在令男人忍不住探究她身体里到底住着一个怎样丰富的灵魂。大漠谣小说

张恺每天探究一点,每次都有新发现。直至vivi回国,时简情绪开始处于明显的低潮期,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其实那份颇具诚意的非法转包格兰城项目报名书,就可以看出时简的倾慕心思了。然后他花了几张咖啡券还从emliy那里打探知道,时简喜欢的那个男人令她一筹莫展,没办法主动追求……想想什么男人,会让一个年轻美丽又聪明的女孩都感到束手无策呢。

有未婚妻的男人,还是她老板。锦绣未央小说

张恺这样一分析,然后真的被易霈安排到香港出差了。下个星期到香港银行深入打交道。

“瞎扯够了,出去吧。”

“阿霈……”

还是无动于衷啊。张恺碰碰鼻子,有点可惜,他还以为易霈也对时简有点感觉呢。毕竟时简是总经办里易霈亲自招进来的人,除了他以外。

忽然有些好奇,易霈渴望过爱情吗?一个快三十岁男人从来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接触赵雯雯因为她是结婚对象。但是易霈对赵雯雯有感觉么,每次见面他都在场,他可以确定易霈连赵雯雯的手都没有主动牵过,别说像正常男人那样想“用力”地“狠狠爱”一个女人。从学生时代到现在,易霈不是没有收到过异性的爱慕之情,相反还很多,班花学妹学姐白领名媛小姐,数见不鲜了。

当然,他肯定易霈是直男,如果易霈是一个弯,他张恺第一个变弯。近水楼台先得月,从此节操是路人。

🐳 落~霞~小~说~w ww - l u ox i a - Co m

呃,易霈大概没有性取向吧,更不会渴望爱情了,那种东西对易霈来说没有意义。这样一想张恺有点心疼易霈了,然后也骂了一句自己无聊,银行存款只有四位数的居然操心十位数的需不需要爱情,他果然张小娴看多了。

——

咖啡厅里,赵雯雯问时简最近在看什么书。

“我们可以相互交流交流呢。”赵雯雯搅拌着咖啡问,没有等时简回答,先说自己最近看的一本书,一位法国作家的成名作。知道时简出身书香世家,赵雯雯对时简的态度有了细微的变化,细微到时简没有察觉。

不过女孩子交朋友,基本都是逛逛街聊聊天。

时简眨了下眼睛,瞎编了几本名人列传。眨眼是她撒谎的反应,她最近倒不是没有看书,只不过看的书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交流,类型基本是如何让一个男人对女人充满兴趣,如何做一个有心计女人。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今天暖阳宜人,赵雯雯位子旁边放着一堆战利品。时简这边也有两三个袋子,有两样她明天要退货,不过有一样,她不会退,当然价格也不贵。

她一直喜欢的轻奢潮流品牌出了几款情侣袜,每款都很戳少女心。女人总是容易心动一些小东西。她没忍住,买了两盒。

情侣袜,赵雯雯看到她买,也买了。赵雯雯送的人自然是易霈。“阿霈什么都有,或许他更喜欢这样贴心的小东西呢。”

时简同意这话,以前叶珈成也喜欢她买的各种小东西。男人应该都有点共性·的。

“时简,你送给谁啊?”赵雯雯问她,“我都没怎么听你提起你男朋友。”

“他,还只是我喜欢的人。”时简微笑,心里叹气。

赵雯雯:“帅么?”

时简点头,笑容灿烂了一些:“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对我来说,他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

赵雯雯不相信:“比易霈还帅?”

都说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另外易霈是标杆么,还是帅到找不到人媲美了?她自然觉得叶珈成比易霈帅,不过话不好说啊。所以时简摇摇头,给了模棱两可的回答。

“这样啊……”赵雯雯扯扯唇,也没有继续追问她了,或许当她只是虚荣心吧。

“vivi,你几号去滑雪了?”时简又问这事。她问得随意,心里也没有谱,不知道想个什么办法阻止赵雯雯。不管眼前女孩是不是华亿赵家的独生女,任何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丧生意外都令人扼腕。时简不觉得自己瞎操心,只是知道了糟糕结果,赵雯雯现在还坐在她面前笑靥如花,她如果不阻止,会良心不安的。

当然,事情本身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还不知道呢。”赵雯雯说,抬了两下眼皮,看着时简说,“他们那帮人说不准的,如果阿霈能陪我就好了。”

“嗯。”时简半靠在沙发,外面阳光倾泻进来,暖和地笼罩着她,这样的午后真想偷个懒啊。

不过下午,赵雯雯和她一块去了总经办。赵雯雯要将小礼物送给易霈,又是赵恺过来接的人。赵雯雯说自己有英国驾照,还没有来得及换国内驾照。

赵雯雯说到驾照,时简也有点心疼那些自己不复存在的本本了,驾驶证、padi潜水证、结婚证……全没了!回到总经办,赵雯雯直接找易霈了,她回到位子,大大方方趴着办公桌,小憩一会。

总经理办公室,赵雯雯将小礼物送给易霈,包装很粉红。易霈没有打开,只将它放在一旁,赵雯雯有些失望,“阿霈,你不拆出来,看看是什么吗?”

易霈拆了,看了一眼,然后表示感谢:“谢谢。”

“是情侣款哦。”赵雯雯走过来,将手放在易霈肩膀,柔软的身子从后面靠过来,说话的声音也有点发腻:“喜欢吗,米家新出的情侣袜哦……时简也买了。真奇怪,我买什么,她也跟着买什么,不知道她要送给谁。”

易霈对这种女人话题没有兴趣,他稍稍掰开了赵雯雯,“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我想要张恺送我。”赵雯雯站直,故意说,耍起小脾气。

“赵恺很忙,他为我工作时间是算钱的。”易霈情绪莫名有些烦躁,不想和赵雯雯再讲一句话,他想到了时简,想起那天她对他说的那句,“我只想安心工作。”她低着头没让他看到任何表情。易霈想着,她若只想安心工作,那以后就只工作好了。

“以后也不要找时简逛街,你应该也不是真想和她交朋友。”易霈开口说,“如果还是觉得没人陪,让赵恺给你换个。”

“可以啊……”赵雯雯答应下来,她感受到了易霈不悦,立马服软了,“晚上一起吃饭?”

今晚?易霈抬起头,“我们吃饭时间不是已经安排好了,是明天吗?”

是啊,安排好了。每次她和他见面吃饭和工作一样安排进他的行程安排表里。赵雯雯挤挤笑脸,心里再不满意,还是先离开了。这样的未婚夫,她喜欢什么呢?

最喜欢的地方,大概是别人想要却得不到,而他是属于她的。

——

时简本想小憩了一会,结果不小心睡到了日薄西山。她被叫醒的时候,总经办外面办公区只剩下emliy在收拾包包了。emliy推醒她,欢快地跟她告别:“小时,我下班先走了。今天我要陪老公到婆婆家吃饭,就不跟你一起走了,拜拜。”

哦,好的。时简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这个人迷迷糊糊的。她呆滞地拉了拉盖在自己身上的披肩,眯了下眼睛,睫毛跟着动了动:“好的……拜拜啊!”

emliy拎着小包走了,时简还有点呆愣。以前叶珈成就最喜欢在她刚睡的时候欺负她,说她这个时候最呆。时简下意识又想闭上眼睛,无奈站了起来。然后,她唱起了神曲《小苹果》来提神。

“我种下一颗种子,终于长出了果实,今天是个伟大日子。摘下星星送给你,拽下月亮送给你……”

时简边唱边收拾,精神恢复得很快。她今天买了情侣袜外,还有一个包一双鞋,明天全部拿到专柜退掉。然后钱又回来了!啦啦啦!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时简继续唱,收拾好了,抬起头,然后像是有人封住了嘴巴,她停下来,朝不远处站着的人打起了招呼:“……易总。”

……易霈怎么还没有走!

易霈没有走,张恺也没有走,笑眯眯站在易霈面前。张恺这人学习能力特别快,她刚刚哼唱的小苹果,张恺顺着学唱了一句,朝她开玩笑说:“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哎哟,这歌虽然没听过,不过真唱到我心里去了。”

哼,学什么学!时简拎着三大袋走过来,轻挑着眉眼说:“没听过是吧,学得那么好,赶紧交个学费吧。”她不敢得罪易霈,和张恺说话就无所谓了。同事关系,虽然也是上下级关系。主要张恺也让人严肃不起来,emliy都敢直接骂张恺死变态呢。

“不公平啊!”张恺继续嬉皮笑脸,“时简,你怎么只就找我要?刚刚易总也听了啊。”

这是要拉她下水呢。时简转转眼眸,笑盈盈反击了张恺一军:“你是你,易总是易总。你这是要跟易总待遇一样,相提并论么?”

“哦——”张恺笑得更意味不明,了然地点头,“明白明白。”

时简不多说了,明白就好。她要走了,易霈和张恺他们也正离开,她不好走在他们前面,索性提着东西跟着他们后面。

电梯里,张恺直按了电梯按钮b1去地下停车场,她伸手要按一楼,易霈不咸不淡的声音从后面飘过来,像是一种吩咐,他对她说:“我去易茂总部,顺路一起吧。”

易茂宿舍和易茂总部差不多是顺路的。时简没继续按一楼,应了一声:“谢谢易总。”

易霈立在她后面,语气依旧很简明:“不用。”

电梯里,突然没有说话的赵恺,像是憋住了。时简侧目,张恺又恢复了一贯表情,还朝她眨了下眼睛。

好像在勾引……她似的。

呵。有些男人就这样,只要有异性在,身体里的荷尔蒙就开始乱窜了。

易霈的车停在地下一楼的专用停车场,地下停车场几乎没有人,时简跟着张恺上车,张恺开车,易霈坐在后面,她不好同坐,拎上三大袋进了副驾驶。

“今天你陪vivi买了多少?”易霈坐在后面问她,样子随意了一些。

车子开了出来,外面华灯初上。时简拿出袋子里的发·票,她是需要跟易霈汇报一下的,毕竟用的是他的钱。

“一双鞋一个包。”时简看着发·票回答,“一共两万三。”她要送给叶珈成的情侣袜没有说,花的是自己的钱。

她的汇报结果,易霈没说什么,她也不知道花多还是花少了,想想也无所谓,反正明天也要退。

“以后你不用陪vivi逛街了,安心工作吧。”易霈说。

“噢……”时简快速应下来,她真不想这样折腾地逛街了。老板说话,员工自然要转过身,她稍稍倾过身看向易霈,样子认真地回话:“我会安心工作的,谢谢易总。”

“嗯。”

大概是她如释重负的神色太明显了,易霈不置可否笑了下,仿佛知道她的心里抱怨一样。

时简汗,感觉易霈这人也没那么严肃啊。好比他说话的音质,其实非常温和年轻,因为非常公式化表达方式,听起来就比较正经严肃了。

易霈不再说话,时简转过身。张恺说话了,笑着问她:“vivi说你和她买了一样的小礼物?”

没想到这个张恺也知道。时简点着头,“是啊。”

张恺笑,开着车不忘瞅两眼她袋子包装好的盒子,然后特不要脸说:“时简,要不你送我吧。”

“不好意思。”时简直接拒绝了,“我要给我喜欢的人。”时简将话说得明白,还有一个原因,不想产生没必要的暧昧。是她错觉么,她觉得张恺想勾搭她。

“哦,喜欢的人……”张恺转转眼睛,又热心地问起来,“哦,原来咱们的小时好事好近了,礼物什么时候送出呀?”轿车安静地驶在灯火辉煌的城市中心。张恺看向后视镜里,易霈双目微瞌,看着是没什么表情。

副驾驶的时简也沉默了。根本没有好事将近,她低着头看向袋子里两盒子,心里有小小有些沮丧。好心情又被张恺问没了。闷闷的,她说:“以后有机会吧,我现在没办法送出去。”

“为什么……”问完,张恺就有点后悔了,太残忍了。还有为什么吗,因为男方已经有未婚妻了。“对不起。”张恺主动道歉。他刚刚是故意的,故意打击时简,是他狭隘了。

“对不起,时简。”张恺又道歉了一遍。

呃,道歉什么。时简斜着眼,转过头看向车窗外,莫名其妙!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解释下易霈,他的背景决定了一些性格,然后关于他对时简的感觉。部分童鞋不明白,本身是暗线,大珠现在写得也比较浅,关于自作多情认为时简喜欢自己,我觉得应该没有吧。

易霈现在对时简感觉的确有点不一样,很浅的感觉,不过这对易霈也难得了,还没有喜欢,萌芽而已。

结果张恺一直在施肥。蛋疼的。

这种情况好比,易霈本身有点留意时简了。张恺还不停说,哎,时简怎么就喜欢上你了。时简喜欢你什么啊。

然后易霈现在到底是什么情绪,有童鞋知道么?

么么么么,然后

喜欢叶珈成的童鞋,下章!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共一条评论

  1. 大叶小叶小小叶外加小小小叶党说道:

    大珠!你是向着易的还是向着我们帅叶的?!
    说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