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努曼诺尔沦亡史 · 一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艾尔达精灵传说,人类是在魔苟斯阴影笼罩大地的年代里来到这世界的,而人类也很快就落入他的掌控下;他派了许多奸细混在人类当中,人类听从他邪恶又狡诈的话,他们崇拜黑暗,又惧怕黑暗。但是有些人类转离了邪恶,离开他们出生之地,向西迁移;因为他们听说西方有阴影无法遮蔽的大光。魔苟斯的爪牙痛恨并追赶这群人,他们西行的路真是漫长又艰苦。然而他们最后还是来到了大海旁的那片土地,在精灵宝钻争夺战的年代进入了贝尔兰。这群人类在辛达语中被称为伊甸人,他们成了艾尔达精灵的朋友与盟邦,在一同对抗魔苟斯的战争中,立下了许多丰功伟迹。

他们的后裔出了一位聪明又俊美的埃兰迪尔,在<埃兰迪尔之歌>中描述了他如何在魔苟斯几乎大获全胜的情况下,建造了那艘人类称之为罗辛希尔,而精灵称之为威基洛特的白船,航向无人去过的海域,找寻维林诺;他想要做两支亲族的代表,向西方诸神陈情,希望维拉会同情他们,对他们迫切的需要伸出援手。他经历许多危险与艰难,达成了这项任务,因此精灵与人类又称他为蒙福的埃兰迪尔;维林诺的西方主宰们派出了讨伐的大军,但是埃兰迪尔从此再末回到他所爱的这片土地。

在“最后大战”中,魔苟斯终于被推翻,安戈洛坠姆也崩塌;当时有许多人类为魔苟斯作战,唯独伊甸人站在维拉这一边,与他们并肩杀敌。在西方主宰战胜之后,那些没被消灭的邪恶人类都逃回了东边,在东边还有许多同种的人类在那没有开垦的大地上游荡,野蛮无文,他们既拒绝魔苟斯,也不听维拉的召唤。等邪恶的人类去到他们当中,在他们当中投下惧怕的阴影,使这些人类称他们为王。因此,维拉遗弃了中土大陆上那些拒绝他们召唤又接受魔苟斯的朋友作王的人类。于是人类住在黑暗中,深受魔苟斯在其统治时期所发明的各种邪恶东西的侵害与骚扰,如恶魔、恶龙、畸形怪兽,以及扭曲伊露维塔之儿女所造出来的肮脏半兽人。人类的命运变得相当不幸。

但是曼威惩罚了魔苟斯,将他关在远离世界之外的虚空中;只要西方主宰的统治存在一日,他就无法回到世界,以可见的形体出现。但是他所播下的种子依旧生长发芽,只要有人照顾,还是会结出邪恶的果实。因为他的意志仍然存在,继续引导他的爪牙,影响他们反抗维拉的意愿,摧毁顺从维拉的生灵。对此,西方诸神相当清楚。当他们将魔苟斯丢出世界后,接下来讨论未来该怎么做。他们召唤艾尔达精灵返回西方,那些听从召唤的精灵居住在伊瑞西亚岛上;他们在岛上建造了亚佛隆尼港,它是所有城市中最靠近维林诺的一座,当有水手航行过遥远的大海,最后接近“不死之地”时,亚佛隆尼的高塔是第一个落入他们眼里的景物。对于那三支忠心的人类祖先家族,维拉给了他们丰厚的报偿。伊昂威来到他们当中教导他们,维拉赐给他们比其他人类种族更高的智慧、更强的力量、以及更长的寿命,并且特别造了一块陆地给伊旬人居住,既不是在中土大陆,也不是在维林诺,而是在比较靠近维林诺的大海中。它是欧希自深海中举起的陆地,奥力奠定了它的根基,雅凡娜将它妆点得丰富美丽;艾尔达精灵也从伊瑞西亚岛上带来了许多鲜花与喷泉。维拉称这片土地为安多尔,“礼物之地”,当埃兰迪尔之星在西方灿烂闪烁,就是一切都准备好了的记号,也是船只航行在大海上的引导;人类充满惊奇地望着它在太阳的轨道上发出银色的光芒。

于是伊甸人启航深入大海,跟随那颗星前进;维拉也使大海风平浪静了许多天,让阳光照耀,让风吹动船帆,于是伊甸人眼前所见的是粼粼闪烁、波平如镜的大海,他们船首所划破的浪花犹如灿烂的飞雪。罗辛希尔是如此明亮,即便是到了早晨,人类仍可见到它在西方的天空中闪烁,在夜里它看起来像独自在发光,别的星辰都黯然失色。伊旬人对准它的方向航行,在越过迢遥的茫茫大海后,他们远远望见了那块为他们预备的“礼物之地”安多尔,闪烁在金黄色的薄雾中。当他们踏上陆地,发现它美丽又丰饶,人人都十分欢喜。他们将那地取名为艾兰纳,意思是“星辰之地”;另外又称它为亚纳督尼,意思是“西方之地”,用高等精灵语来说,就成了“努曼诺尔”。

他们就是灰精灵语中称之为登丹人——也就是努曼诺尔人,“人类中王者”的源起。但是他们并未逃过伊露维塔定给所有人类的死亡命运,虽然他们十分长寿,在死亡的阴影落下之前也没有任何病痛,但是他们还是会死的凡人。他们变得极有智慧与光荣,在一切的事上,他们比人类其他任何支系都更像首生的精灵;他们的身材十分高大,远远超越中土大陆上最高大的人类子孙;他们眼中的光芒明亮如星辰。但是他们在那地的人口增长非常缓慢,虽然他们有儿有女,这些儿女也都长得比他们的先人更美,但是他们孩子的人数依然很少。

努曼诺尔的主城与海港一直位在西边海岸的中央,称之为安督奈伊,因为它面对着日落的方向。但在这块陆地的中央有一座陡峭的高山,称之为米涅尔塔玛,“天堂之柱”,在山顶最高开敞无顶之处设有一如·伊露维塔的圣坛,除此之外,努曼诺尔人没有其他的神殿或神庙。山脚下则盖有历来诸皇帝的陵寝,山丘上建有最美的城市雅米涅洛斯,埃兰迪尔的儿子爱洛斯在那里建了高塔与城堡,爱洛斯是维拉所指定的第一任登丹人皇帝。

爱洛斯和他哥哥爱隆是伊甸人第三支家族的后裔,但是他们身上又拥有艾尔达精灵与神灵迈雅的血统;因为贡多林城的伊缀尔与美丽安的女儿露西安是他们的祖先。由于维拉不能收回伊露维塔赐给人类的礼物:死亡,因此对于半精灵伊露维塔又给了另一项裁决;埃兰迪尔的儿子可以选择自己所要归属的命运。爱隆选择了归属首生的子女,获得了精灵长生不老的生命。但是爱洛斯选择了成为人类的王者,不过他仍被赐予长寿,他的生命比中土大陆的人类长了许多倍;而所有他的后裔,所有的皇帝与皇室贵族,也都拥有依努曼诺尔人的标准来看十分长久的寿命。爱洛斯活了五百岁,统治努曼诺尔帝国四百一十年之久。

岁月流逝,当中土大陆的人类文明与智慧持续退化时,登丹人却因维拉的保护与艾尔达的友谊,在身材与心智上都继续增长。虽然这群百姓仍然使用自己的语言,但是他们的皇帝与贵族都能使用精灵语,那是他们在过去同盟的岁月当中学来的,也因此他们能与伊瑞西亚岛或中土大陆西岸地区的精灵沟通。他们当中的博学大师甚至学会了“蒙福之地”的高等精灵语,该语言保存了自开天辟地以来的许多故事与歌谣;这些学者作了文字、卷轴、书籍,写下他们帝国兴盛时期的各样智慧与奇事,但是这一切如今都已失落了。就这样,所有努曼诺尔的贵族,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都还拥有一个精灵语的名字;而他们在努曼诺尔岛上以及中土大陆海岸上所建立的城市或伟大建筑,也都一样有两种不同语言的名称。

登丹人在工艺上的本领极强,如果他们有心,在战争与制造兵器上绝对可以轻易超越中土大陆那些邪恶的王;但他们生性和平。在他们所学的一切技艺中,造船与航海是他们最喜爱也最登峰造极的艺术,他们成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航海家,这世界再也看不见那样的情景,因这世界已经衰微了。在他们年轻时的辉煌岁月中,航行征服辽阔的大海,是他们当中刚强之人的首要功绩与冒险。

不过西方主宰禁止他们往西航行到看不见努曼诺尔海岸的海域;对此登丹人有极长一段年日都遵守,虽然他们不完全明白这项禁令的目的。曼威的目的是,努曼诺尔人不当企图寻找“蒙福之地”,也不当不顾设在他们欢乐上的限制,迷上维拉与艾尔达所居住的不死之地,那地一切的事物都不会腐朽。

彼时,维林诺仍存在这世界上,肉眼可见,伊露维塔允许维拉们在地球上保留一处居所,做为纪念,如果魔苟斯没有用阴影笼罩这世界的话,世界原来应当是那样子的。努曼诺尔人对此知之甚详;有时候,当空气清朗,太阳在东边照耀时,他们可以看见在西边极远之处,有一座白色的城闪烁在遥远的海岸上,那城有很大的港口和高塔。在那些年代,努曼诺尔人的视力绝佳;不过,即便如此,他们当中也仍然只有目光最锐利之人才可能从米涅尔塔玛山上,或从西岸出航至他们可到之合法范围的高船上,看见那景象。那时他们还不敢打破西方主宰所下的禁令。不过智者知道,那片遥远的海岸不是“蒙福之地”维林诺,而是艾尔达在伊瑞西亚岛上的海港亚佛隆尼,不死之地的最东岸。那时精灵仍不时驾着无桨船,像白鸟从日落之处飞来,抵达努曼诺尔。他们给努曼诺尔带来许多礼物:会唱歌的鸟儿,芳香的花朵,以及各种调味和治疗的药草。他们还带来了生长在伊瑞西亚岛上的白树凯勒博恩的小树苗;凯勒博恩是图纳山上的白树佳拉西理安的后裔,佳拉西理安是雅凡娜按着圣树泰尔佩瑞安的模样所造,送给“蒙福之地”艾尔达的礼物。那棵树苗在雅米涅洛斯的王宫前生长茁壮,盛开繁花;它被取名为宁罗斯,在傍晚时开花,使整个夜晚都充满了它的香气。

因着维拉的禁令,登丹人在这些年代中的航海都是往东行,上至黑暗的北方下至炽热的南方,甚至越过南方抵达了“黑暗之底”;他们甚至航行到各个内海,绕过中土大陆,从他们的船首眺望极东之处的“清晨之门”。登丹人也会不时来到中土大陆的沿岸,他们对遭到遗忘的这片大地十分同情,于是努曼诺尔的贵族亲王们,在人类的黑暗年代中再度踏上了大陆的西边海岸,那时还没有任何人敢抵挡他们。那年代绝大部分落在阴影下的人类,都变得十分衰弱与恐惧。努曼诺尔人来到他们当中教导他们许多东西。他们带来玉米和酒,教导人类撒种与碾谷,又教他们伐木采石,以及在这死亡迅速临到又毫无欢乐之大地上各样维生的本事。

+落-霞+小-说 ·

于是,中土大陆的人类开始有了比较好过的日子,西边海岸上的荒地变少了,人类摆脱了魔苟斯所留给他们的重担,弃绝他们对黑暗的恐惧。他们尊敬与缅怀高大的海上之王,当这些王离去时,他们称这些王为神,希望他们会再回来;彼时,努曼诺尔人从不在中土大陆上停留太久,也不在岸上为自己建立任何的居住地。他们必须向东航行,但他们的心总是归向西方。

随着时间流逝,努曼诺尔人对西方的渴望愈来愈强;他们渴望那座自己远远望见的不死之城,心里愈来愈想得到永恒的生命,避免欢乐的终止与死亡。他们的力量与光荣愈强盛,就愈不愿意面对死亡。虽然维拉赐给了登丹人极长的寿命,他们还是不能免除最后必然临到的衰老、死亡,即使身为埃兰迪尔子孙的皇帝们亦不例外。他们的生命在艾尔达精灵的眼里实在非常短暂。因此,有一股阴影落到了他们身上:或许,这是魔苟斯存留在世上的意志还在运作的原故。努曼诺尔人开始悄悄抱怨,首先是在心里,然后是公开说出来,他们要反抗人类的命运,尤其反抗不准他们航向西方的禁令。

他们彼此说:“为什么西方的主宰可以坐在那里永享平安,而我们却得死亡,离开我们的家园与一切我们所造的事物,去一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而艾尔达却不会死,连那些背叛过诸神的精灵也都还活得好好的。既然我们已经纵横过所有的海洋,没有什么辽阔的水域和汹涌的波涛是我们的船不能征服的,为什么我们不能前往亚佛隆尼去问候我们的朋友呢?”

还有一些人说:“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到阿门洲,在那里住上一天,品尝品尝诸神的欢乐?我们岂不早就成为阿尔达上最伟大的人类了吗?”

艾尔达精灵把这些话告诉了维拉,曼威对此很伤心,他看到乌云开始聚拢在努曼诺尔的盛世上。他派了使者去见登丹人,切切向皇帝、以及所有肯听之人进言,论及世界的命运与其运作的方式。

“世界的命运,唯独那独一的创造者能够改变。”他们说:“就算你们确实避开一切的障碍及陷阱航行到了“蒙福之地”阿门洲,对你们也没有好处。因为不是曼威的疆域让居住其间的人不死,而是不死的居住者使那块地变成了圣地;你们在那里只会衰老枯萎得更快,就像飞蛾处在恒久不变的强光下一样。”

但是皇帝说:“可是我的祖先埃兰迪尔岂非仍然活着?还是他根本不住在阿门洲?”

对此他们回答说:“你知道他的命运有别于你,他已被裁决归属不死的精灵族;与此同时,他也被判定永远不得返回凡人之地。但是你与你的百姓却不是首生的儿女,伊露维塔从一开始就造你们是会死的人类。如今你们似乎想要占尽双方的好处,高兴的时候就驶往维林诺,想家的时候就回来。这是不可能的。而维拉也无权拿走伊露维塔的礼物。你们说,艾尔达没有受到惩罚,即使是那些背叛者也都还活着。但不死对他们既非奖赏,也非惩罚,他们生来就是如此,他们必须活着,无法逃离不死的命运,只要这世界存在一天,他们就跟它绑在一起,永远不得脱离,因为世界的生命就是他们的生命。你们还说,你们是因为自己根本没参与的人类背叛,而遭受到必须死亡的惩罚。但是死亡从一开始就不是惩罚。你们藉由死亡得以脱离这个世界,不受它的束缚,不论它是充满希望还是逐步衰残。所以,你说到底谁该羡慕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