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一章 图林·图伦拔 · 六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图伦拔在日落时分来到了吉瑞斯瀑布,他发现格劳龙趴在泰格林河极高的陡岸上,看情形是打算在夜幕降临后采取行动。他认为这情势相当有利,因为那条恶龙趴在卡贝得·恩·阿瑞斯上方,那是一条河流所切开的深窄峡谷,宽度鹿跃可过;图伦拔决定不再往前进,要改走峡谷过去。他计划趁着夜幕悄悄往下爬,在夜色的掩护下先下到山涧,横越汹涌奔腾的溪水,然后爬上对岸的峭壁,如此就可避过恶龙的警戒,抵达它下方。

他决定这么做,但是当他们在黑暗中来到翻腾的泰格林河边时,多拉思退缩了,不敢横越危险的水流,他转回头,满心羞傀地徘徊在森林里。图伦拔与杭索尔安全地过了河,喧嚣的水声盖过了一切其他的声音,格劳龙正在打瞌睡。但是恶龙在接近午夜时醒过来了,它大吼一声喷出一股烈风,拖着它庞大的身躯往前爬过峡谷的裂罅。图伦拔与杭索尔在拼命找路往上爬时,差点被它的热气与恶臭给薰死;恶龙爬动时所震落的大石,从高处落下时不幸击中了杭索尔的头,他跌落到底下的山涧中,就此消失,成为哈丽丝家另一位英勇牺牲的人。

图伦拔在悲痛中使尽全力凝聚意志与勇气,继续独自往上爬,最后来到了恶龙的肚腹下方。他拔出古山格剑,将全身的力量与侩恨,一鼓作气都刺人大虫柔软的肚腹,直没入剑柄。格劳龙在可怕的剧痛中大声尖叫,用力抬起它庞大的身躯翻过裂罅,跌在对岸,拼命翻扭挣扎,它知道死亡临近了。它不断喷出烈火,把周遭一切都焚成灰烬,直到最后它的火熄了,身躯也僵趴着不动了。

在恶龙的翻动中,古山格剑脱出了图伦拔的手,穿透了龙的整个肚腹。图伦拔想要取回他的宝剑,也想亲眼看见仇敌的下场,因此他再次渡过汹涌的溪水,上到对岸,他看到它全身僵直侧翻在地,古山格的剑柄露在它肚腹外。图伦拔上前握住剑柄,一脚踏在恶龙的肚腹上,大声以当年在纳国斯隆德遭到的奚落嘲笑回去:“你好,魔苟斯的臭虫,很高兴又见到你啦!去死吧!黑暗吞噬了你,胡林的儿子图林报得大仇啦。”

然后他拔回他的宝剑,但是随剑涌出的一股黑血流到了他手上,其中的剧毒开始灼烧他的手。这时格劳龙张开了它的眼睛,用它最后所有的恶毒瞪视着图伦拔;在恶龙双眼的最后一击与烧灼的剧痛之下,他昏死过去,长剑就压在他身下。

格劳龙的尖叫声回荡在整个森林中,传到了等在吉瑞斯瀑布旁的百姓耳里;当这些前来的人听到这恐怖的吼叫,又远远望见恶龙所造成的大火与毁坏,他们以为它已经除掉了前去攻击它的人,正在庆祝胜利。奈妮尔跌坐在奔腾落下的溪水旁,全身战栗不止;格劳龙的叫声召回了她的黑暗,她跌坐在那里完全无法动弹。

就这样,布兰迪尔终于追上了她,跛足使他赶得上气不接下气;当他听到恶龙越过河流击败它的敌人时,他的心立刻对奈妮尔充满了同情。不过他也想:“图伦拔死了,但奈妮尔还活着。如今她或许会愿意跟我了,我要带她离开,说不定我们能一同逃出恶龙的掌握。”因此,他在奈妮尔身旁站了好一会儿,然后他说:“走吧!我们该走了。如果你愿意,我会带领你。”他牵起她的手,她沉默地站起身,跟随着他;他们一起没入了黑夜里。

当他们沿路往渡口走时,月亮出来了,在地面投下了淡淡的影子;奈妮尔突然说:“我们走的路对吗?”布兰迪尔说他其实不知道要走哪一条路,他只想到要赶快逃离格劳龙,逃入荒野里。

奈妮尔说:“黑剑才是我心爱的丈夫,我只会走那条去找他的路。你想我还会去哪里?”她甩开他往前跑,来到了泰格林河渡口,望见了苍白月光下的伊列丝墓冢,一股极大的恐惧攫住了她。她尖叫一声转回头,抛弃了外套,沿河往南奔去,她身上的白衣在月光下闪闪生辉。

还在上岗上的布兰迪尔看见了她的行踪,赶紧又追了过去,但是当她跑到格劳龙在卡贝得,恩,阿瑞斯旁所造成的废墟时,他还远远落后。她看见那只恶龙倒在地上,但是她一点也没注意它,因为它旁边躺了一个人。她奔到图伦拔身旁,呼唤他,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当她看见他受伤的手,她以泪水洗净那些伤口,撕下裙·摆来包扎;她亲吻他,呼唤他的名字,想要把他摇醒。就这时候,格劳龙在死前最后一次睁开了眼睛,说了最后一番话:“你好,胡林的女儿妮诺尔。我们在一切结束之前又见面了。我让你最后终于找到了你哥哥,你很高兴吧。现在你该看清楚他,那个在暗中出手的刺客,对敌人狡诈,对朋友不义,对亲人又是个咒诅,他是胡林的儿子图林!但他所做过最糟糕的一件事,你已经亲身体验了。”

然后格劳龙就断气了,它蒙在她心智上的恶毒浩散,她记起了自己一生中所有的事。她低下头看着图林,痛哭失声,最后她哽咽着说:“再会了,我内心重复深爱的人!A Turin Turambarthrun ambartanen:命运的主宰者却为命运所主宰了!死亡才是我的幸福!”亲眼目睹这最后一幕的布兰迪尔原本呆立在废墟边缘,这时急忙朝她赶过去;她在疯狂的痛苦与恐怖中冲过他身边,奔到了卡贝得·恩·阿瑞斯旁纵身跃下,消失在狂野奔腾的流水中。

布兰迪尔来到边缘往下望,又立刻充满了恐惧退开。虽然他已经不想活了,却仍无法跳下那咆哮奔腾的急流中寻死。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从卡贝得·恩·阿瑞斯往下望,也没有任何鸟兽会到这里来,这里变成光秃一片,草木不生。这地被改名称为卡贝得·纳瑞马斯,“恐怖命运的一跃”。

布兰迪尔颠踬着往吉瑞斯瀑布走去,要把噩耗告诉大家;他在森林中遇见了多拉思,立刻拔剑杀了他:这是他生平首次杀人,也是最后一次。当他来到吉瑞斯瀑布旁,百姓众口同声问他说:“奈妮尔走了,你碰到她了吗?”

👻 落·霞^小·说w W W…l u ox i a…c o m …

他回答说:“奈妮尔永远走了。恶龙死了,图伦拔也死了;这对我们都是好消息。”百姓喃喃念着这几句话,然后说他疯了;但是布兰迪尔说:“听我把话说完!大家喜爱的奈妮尔也死了。她跳下了泰格林河,完全不想活了。因为她恢复了记忆,知道自己竟是多尔露明胡林的女儿妮诺尔,而图伦拔是她哥哥,胡林的儿子图林。”

不过,就在他话刚说完,百姓纷纷落泪之际,图林出现在他们面前。恶龙死了之后,笼罩住他的昏迷散去,他陷入了极度疲惫的沉睡中。但是寒冷的夜令他睡得极不安稳,当古山格剑的剑柄滑入他手中时,他整个人清醒过来。他看见有人包扎了他受伤的手,又惊讶自己怎么还被丢在寒冷坚硬的地上;他呼唤了几声,发现没人答应,只好自己撑起疲惫又虚弱的身体,勉强下了山岗,找寻帮助。

不料百姓见到他,吓得纷纷往后退,以为是不肯安息的鬼魂回来了。他见状说:“怎么了,快乐一点吧!恶龙死了,而我还活着。可是你们为何不听我的劝告冒险跑来这里?奈妮尔在哪里?我好想见她。你们该不会把她从家中带到这里来吧?”

于是布兰迪尔告诉他,她确实来了,而且已经死了。但是多拉思的妻子大声道:“不,我主,他疯了。他跑来告诉我们你死了,还说那是好消息。可是你还活得好好的。”图伦拔闻言十分愤怒,认为布兰迪尔因为嫉妒他们的爱情,所以言行满怀恶意,想要破坏他和奈妮尔;因此他对布兰迪尔恶言相向,讥他是跛子。布兰迪尔再也忍不住,一举说出了所有他听见的事实,指明奈妮尔就是胡林的女儿妮诺尔;他对图伦拔大吼着格劳龙最后所说的话,指责他是自己亲人的诅咒,害死了所有庇护与依靠他的人。

图伦拔落入了狂怒之中,因为他从这些话里听见了厄运追逼而来的足声;他责怪布兰迪尔造成了奈妮尔的死亡,如果这些话确实不是他自己捏造的,那么他就是幸灾乐祸地公布格劳龙的谎言。图伦拔咒诅布兰迪尔,拔剑杀了他,然后疯狂地冲入森林中。狂奔了一阵子之后,他渐渐冷静下来,发现自己来到了伊列丝墓冢:他在坟前坐下,思索自己一生做过的事,不由得对着坟冢大声痛哭,要芬朵莅丝回答他。如今,他不知道自己若去多瑞亚斯找寻亲人,是否会给她们带来更大的灾祸,或者他该从此抛弃她们,战死沙场。

就当他坐在那里发呆时,梅博隆带着一队灰精灵越过了泰格林河渡口,他认出了图林,并且出声喊他,非常高兴看到他还活着。梅博隆是听见格劳龙出现,正朝贝西尔来,而纳国斯隆德的黑剑如今就住在贝西尔,于是他带人赶来要警告图林,顺便看看是否能帮得上忙。图林听他说完,回答道:“你来迟了。恶龙已经被我杀了。”

他们大吃一惊,随即大大称赞他。可是他毫无反应,只说:“我想问你一件事:我的家人现在如何?我在多尔露明时听说她们逃去了多瑞亚斯。”

梅博隆的心立刻往下一沈,但他还是据实告诉图林莫玟是如何失踪的,而妮诺尔中了魔咒遗忘了一切,后来如何在多瑞亚斯的边界逃离他们,逃向了北方。

于是,图林知道厄运最后还是追上搜获了他,而他杀害布兰迪尔是再次的不义;因此格劳龙的话就完全在他身上应验了。他像将死之人疯狂地大笑,喊道:“这真是个痛苦的笑话啊!”然后他叫梅博隆走开,带着咒诅回多瑞亚斯去。“你此行的任务也是个咒诅!”他大声说:“事情就缺你来证实。如今黑夜完全降临了。”

于是他像一阵风般奔离他们,他们惊讶万分,不明白是什么疯病感染了他,但他们还是跟了上去。图林甩脱了他们,来到了卡贝得·恩·阿瑞斯,耳中听见那咆哮的流水,眼中看见树上所有的叶子都已经凋落,仿佛冬天已经降临一般。他拔出他的长剑,这是他拥有的最后一件物品,他说:“哈,古山格!除了那些驾驭过你的手,你不认也不忠于任何人。没有任何鲜血能令你退缩。因此,你会想要图林·图伦拔的命,给我痛快一死吗?”

那漆黑的剑锋响起一个冰冶的声音说:“是的,我会高兴畅饮你的血,如此我就为我主人毕烈格及布兰迪尔所流的血伸了冤。我会让你痛快而死。”

于是图林将剑柄立在地上,然后扑向古山格的剑尖,而黑剑取了他的性命。梅博隆和精灵们上到山岗,先看见格劳龙已经死亡的庞大身躯,再看到一旁图林的尸体,不禁难过的掉下泪来。当贝西尔的人纷纷赶到,得知图林疯狂与死亡的原因后,无不惊骇万分。梅博隆悲苦地说:“我也被交织在胡林子女的命运里,我所带来的消息杀害了一个我所爱的人。”

他们抬起图林,发现古山格剑已在他身下断成了碎片。随后精灵与人类一同收聚了大批的柴薪堆在恶龙四周,然后放了一把大火,将恶龙烧成了灰。他们在图林倒下的地方筑了一座高高的坟,古山格剑的碎片就陪在他身边。当作完这一切,精灵为胡林的子女唱了一首悼歌,并且在墓前立了一块灰色的大石碑,上面以多瑞亚斯的符文刻着:图林·图伦拔,格劳龙的克星

底下另外又写着:

妮诺尔·奈妮尔

但是她不在那里,也没有人知道寒冷的泰格林河水将她带去了何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