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十一章 图林·图伦拔 · 二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另一边,当毕烈格离开这群亡命之徒返回多瑞亚斯后,图林便带着他们往西离开了西瑞安河谷;他们对这种东躲西藏,害怕被追赶,无法好好休息的日子都感到十分疲倦了,想要找一个更安全的藏身之地。有一天傍晚,他们碰上了三名矮人;矮人遇见这帮凶徒,吓得飞奔逃命。其中落后的一位被他们抓住并制服,另外有人举起弓箭朝奔入暮色中的矮人发射。他们捉到的矮人名叫密姆,他在图林面前请求饶命,所提出的赎价是带他们到自己躲藏的地方,那里十分隐密,没有他带路绝对找不到。于是图林饶了他,并且放了他,说:“你家在哪里?”

密姆回答说:“密姆的家在离地很高的地方,在高山之上;自从精灵给所有的地方都取了新名字之后,那山现在叫路斯山。”

图林闻言心中一沈,双眼紧盯着面前的矮人,久久没有出声。最后,他终于开口说:“你带我们去吧。”

第二天早晨他们出发,跟着密姆前往路斯山。那座高山耸立在西瑞安河谷与纳罗格河之间沼地的边缘,在野生的石南丛上是它昂然耸立的峰顶,陡峭灰色的峰顶上除了覆盖着一层西列刚草,没长别的东西。当图林一帮人走近时,偏西的太阳破云而出照在山峰上,西列刚草正遍开红花。对此景象,他们当中有人忍不住说:“那山顶上布满了鲜血。”

密姆领着众人从秘密小径爬上路斯山陡峭的山坡;在他居住的洞口前,他向图林鞠躬说:“请进到巴·恩·堂威斯严——“赎金之居”来;今后它就叫这个名字。”

这时山洞中走出一名拿着灯火的矮人,他向密姆请安,他们迅速交谈了几句,随即匆匆没入洞中黑暗之处;图林跟着进去,走了相当一段距离后,来到深处一个厅堂,头顶上吊着黯淡的灯。他发现密姆跪在墙边石杨旁,扯着胡子哭号,嘴里不断喊着一个名字;卧榻上躺着第三个矮人。图林上前站到密姆的身边,想要帮助。密姆抬起头来,看着他说:“你帮不上任何忙了。这是我儿子奇姆,他中了箭,已经死了。我儿子伊邦告诉我,他是太阳下山的时候死的。”

图林心里忍不住涌起一股怜悯之情,于是他对密姆说:“唉!如果我能,我一定会召回那支箭矢。这巴·恩·堂威斯如今真是要叫住的人付赎金了。如果我有了钱财,我一定会付上黄金做为你儿子性命的代价,在此黄金不是讨你的欢心,而是悲伤的纪念。”

密姆闻言站了起来,久久瞪视着图林。“我听到你说的话了。”他说:“你说话就像古代矮人的王者一样,这令我非常惊奇。如今我的心虽然没有欢喜,却也冷静一些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住在这里;因为我要付我的赎金。”

于是,图林就在路斯山上密姆的秘密住处住了下来;他时常在洞口的青草地上散步,向东、向西、以及向北张望。他望着北方,看着一片浓绿的贝西尔森林环抱着中央的欧贝尔山,他的目光总是忍不住一直朝向那个方向,但他却不明白为什么。因为他内心比较思念的是西北方,越过一程又一程的路途,在天际的边缘,他似乎可以瞥见阴影山脉,他家乡的围墙。黄昏时图林总是望向西方的日落,看着殷红的太阳在薄雾中沉落远方的海岸,在这山与海岸之间,横陈在深幽阴影中的是纳罗格河河谷。

接下去的一段日子里,图林跟密姆谈了不少话,他常独自坐在密姆身旁听他讲述生平的故事跟他所拥有的知识。密姆的祖先在古时候被从东边伟大的矮人城中驱逐出来,远在魔苟斯回来之前,那群矮人就往西行进入了贝尔兰;他们后代的身材都缩小了,冶金的技术也变差了,他们变成以偷窃为生,总是弓背缩身,偷偷摸摸的行走。在诺格罗德城和贝磊勾斯特堡的矮人往西翻越山脉来到贝尔兰之前,精灵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而且会猎捕追杀他们;后来,知道有矮人存在后,精灵就懒得理他们了,精灵用辛达语称他们是诺吉斯,尼宾,意思是“小矮人”。他们这些小矮人只关心自己,不喜欢别人,如果说他们对半兽人是既怕又恨,他们对艾尔达也一样,精灵中他们又最痛恨那群流亡者;他们说,诺多精灵窃取了他们的土地与家园。远在芬罗德·费拉刚渡海而来之前,他们就发现了纳国斯隆德的洞穴,并且展开挖凿扩建的工作。另外在路斯山,也就是“秃顶山”的峰顶下方,这处小矮人居住的洞穴,在不受森林中灰精灵的打扰下,他们动作缓慢的手在漫长的岁月里也把它挖得深广许多。但是他们人数一直减少,如今只剩下密姆和他两个儿子,他们在中土大陆已经快要灭绝了;即使以矮人的寿数来算,密姆都已经很老了,而且被人遗忘。在他的厅堂中,冶金工作已经荒废,斧头已经锈烂,他们的名字如今只存在于多瑞亚斯和纳国斯隆德的古老故事中。

这一年隆冬时节,大雪从北方扑来,比他们河谷地区任何人所记得的都更深重,路斯山被很厚的积雪所覆盖;他们说,安格班的势力增强,导致贝尔兰冬天天气变得更坏。只有身体最强壮耐寒的人敢出去;有好些人生病,而每一个人都饿得缩成一团。在一个阴沉昏暗的日子里,突然有一个十分雄壮威武的人出现在他们当中,他身上所披的斗篷与头上覆盖的兜帽上都是白色的积雪;他一语不发的走到火堆旁。当火旁的人纷纷害怕跳开时,他大笑起来,同时掀开了兜帽,在他宽大的斗篷下他带了很大的一个包裹。在火光的照耀下,图林再次见到毕烈格·库萨理安那张熟悉的脸。

毕烈格再次回到了图林身边,故人重逢,分外欢喜。他从丁巴尔为图林带来了多尔露明的龙盔,认为它或许能让图林再次好好想想自己的人生是否就要在荒山野地里当这一小帮匪徒的头头。可是图林仍然不愿意回多瑞亚斯去;毕烈格让自己的关爱压制了智慧,留下来陪伴图林,没有离去。在那段冰天雪地的日子里,他为图林的那帮人费心费力做了许多事。他照顾医治那些受伤和生病的人,给他们吃美丽安所赐的兰巴斯;他们很快就恢复了健康。虽然灰精灵的技能与知识都比不上从维林诺来的流亡者,但在中土大陆的生活上,他们的智慧远远超过人类。由于毕烈格既强壮又能忍受恶劣的环境,思考事情透彻深邃,双眼锐利,可看得极远,因此这群亡命之徒都非常尊敬他。但是,密姆对精灵的痛恨,因着他来到巴·恩·堂威斯而愈发暴涨,他和他儿子伊邦坐在家中角落的阴影里,不跟任何人说话。如今图林很少把心思放在矮人身上;当冬天过去,春天来临时,他们有更重的工作要做。

谁知道魔苟斯现在在盘算什么?谁能丈量他思绪所及之处?谁当过米尔寇,大能的埃努中最强大的一位,如今成为黑暗之王坐在北方的黑暗宝座上,沉浸在恶毒中斟酌着所有听到的稍息,一眼看穿敌人所做的事情与目的,远比他敌人中最有智慧者所惧怕的更可怕;这当中唯独王后美丽安,魔苟斯的思绪经常探向她,却总是被挡住,无法触及。

现在,安格班的力量又开始移动了;就像一只摸索的手,长长的手指是手臂的先锋,探测着进入贝尔兰的路。他们穿过阿那赫通道而来,丁巴尔被占领了,然后是多瑞亚斯的整个北边疆界。他们也沿着古道而下,一路糟蹋西瑞安河,经过芬罗德曾经建有米那斯提力的岛,沿着贝西尔森林的边缘来到索格林渡口。这条路如此继续往下走就到了“监视平原”,但半兽人还没走到那么远,那边的荒野里住着令人畏惧的隐藏力量,在红色山头上有他们尚未察觉的眼睛在监看。图林又再次戴上了哈多家族的龙盔;整个贝尔兰到处都在悄悄传述此事,从森林里、溪水旁,到每一条山道上,都说在丁巴尔陷落的龙盔与强弓,出乎人们意料之外又崛起了。许多没有领导者的人,许多失去家产却仍勇敢的人,内心又燃起了希望,纷纷前来找寻两名大将。在那段时期,从泰格林河到多瑞亚斯西界的那一整片区域,被称为多尔库尔索,“弓与盔之地”。图林为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高索,意思是“令人畏惧之盔”,他的心再次振奋起来。在明霓国斯,在纳国斯隆德深处的厅堂中,甚至连隐藏的王国贡多林,都听到了两名大将所立下的著名事迹;当然,安格班也知道了他们的事。对此魔苟斯高兴大笑,因着龙盔,胡林儿子的身分对他又不言自明了;没多久,路斯山四周就布满了奸细。

那年将要过完时,矮人密姆与他儿子伊邦离开了巴·恩·堂威斯,到野地里去捡拾柴薪,预备过冬,结果不幸被半兽人捉住了。于是,密姆第二次向他的敌人承诺,愿意带他们从秘密的小径前往他位在路斯山上的家;不过他一直想办法拖延时间,同时坚持半兽人不可杀害高索。半兽人的队长听了大笑,然后对密姆说:“胡林那被诅咒的儿子图林不会被杀害的。”

就这样,巴·恩·堂威斯被出卖了,密姆领着半兽人在深夜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来到。图林的许多同伴在熟睡中惨遭杀害;有些人从内部的阶梯逃到了山顶上,在那里拼斗到死为止,他们的鲜血染满了覆盖在岩石上的西列刚草。图林在打斗中被敌人抛出的网子网住,他挣扎不脱,最后被制服带走了。

当一切安静下来之后,密姆从室内的阴影中爬出来;当太阳冲破西瑞安河的雾气上升时,他站在山顶那些被杀的人身旁。突然他发现有个躺在地上的人并没有死,他来回扫视的双眼被另一双眼睛瞪回来,那是精灵毕烈格的眼睛。长久积压在密姆内心的憎恨令他上前踏住毕烈格,奋力从倒在一旁的半兽人身下拔出宝剑安格拉赫尔;但是毕烈格突然挣扎起身夺过宝剑,向密姆刺去;密姆吓得大叫逃下了山顶,毕烈格在他身后喊道:“哈多家族的复仇会找到你的!”

毕烈格伤得极重,然而他是中土大陆的精灵中极其强壮的一位,而且他还是一位疗伤治病的大师。因此他没有死,他的力量缓缓地复原了;他想要埋葬图林,却在死人中找不到他的尸体,也看不到他的人。因此,他知道胡林的儿子还活着,而且被带往安格班去了。

抱着微渺的希望,毕烈格离开了路斯山,向北循着半兽人留下的痕迹朝泰格林河渡口前进;他越过了贝西阿赫渡口,穿越丁巴尔,朝阿那赫通道赶路。他日夜兼程不眠不休地追赶,距离他们已经不远了。另一方面,半兽人一路闲荡,四处打猎,愈往北走愈不怕有人找麻烦。毕烈格因着他大过中土大陆上一切生灵的本领,甚至追踪到了恐怖的浮阴森林,也没有放松敌人所留下的踪迹。有一天晚上,当他穿越那片凶险邪恶的区域时,他碰到一个躺在大枯树底下睡觉的身影;毕烈格在他旁边停下脚步,发现他竟是一名精灵。他把他喊醒,给他兰巴斯吃,问他是什么劫难把他带到这恐怖的地方来,他说他叫葛温多,是高林的儿子。

毕烈格很难过的看着他;因为葛温多全身充满了恐惧,整个佝傧枯缩得不成人形。这位纳国斯隆德的贵族,当初英姿风发的上战场,在尼南斯·阿农迪亚德战役中急躁地直冲到安格班的大门前,在那里落入陷阱被掳。魔苟斯很少处死他所逮到的诺多精灵,因为他们开采矿物和打造宝石的本事很好,对他很有用。葛温多没有被杀,而是被丢到北方的矿坑中辛劳采矿。透过采矿精灵所知道的秘密通道,他们有时候可以逃出魔爪;因此,毕烈格才会碰上他筋疲力竭又狼狈地倒在浮阴森林里。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