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八章 贝尔兰的毁灭与芬国昐的殒落 · 二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巴拉汉最后弹尽援绝,他的妻子:心思刚强的艾米迪尔(虽然她内心宁可与她丈夫及儿子并肩抗敌也不愿逃离)将所有尚存的妇孺集合起来,并给她们武器;随后她便带领她们进入了崇山峻岭之中,经过了许多危险的路,折损了好些人,最后情况凄惨地抵达了贝西尔。他们当中有些接受哈拉丁族人的接待,有些则继续翻过山岭到了多尔露明,住在哈多的儿子高多的族人中;其中包括了贝烈刚的女儿瑞安,以及巴拉刚的女儿莫玟,她又被称为艾列丝玟,意思是“精灵光辉”。

但是她们留在身后的男人,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一个接一个被杀害,到最后巴拉汉身边只剩下了十二个人:他儿子贝伦,他兄弟贝国拉斯的两个儿子贝烈刚与巴拉刚,以及九位忠心的家臣,他们的名字永远流传在诺多的歌谣中,他们是:拉斯路因和戴路因,达格尼尔和拉格诺尔,吉尔多和郁郁寡欢的高尔林,亚萨得和乌西尔,以及年少的哈索迪尔。他们变成一群无望的亡命之徒,一帮绝望之人,既无路可逃,又不肯屈服,他们的家园已经全毁,他们的妻儿若非被捉、被杀,就是逃离了。从希斯隆既末传来消息,也未传来希望,巴拉汉一行人像野兽般遭到敌人的追猎;他们退到高地森林上方的光秃之地,在山中小湖与岩间沼泽中流浪,尽量远离魔苟斯的奸细与诅咒。他们的床是野生的石南,他们的屋顶是阴沉的天空。

在班戈拉赫战役过了将近两年之后,诺多族依旧守住西瑞安河源头往西的西瑞安通道,因为乌欧牟的力量在那水中,米那斯提力斯在半兽人的进攻下仍然屹立不摇。在芬国昐殡落之后,魔苟斯手下最厉害也最可怕的大将索伦,他的辛达语名字是戈索尔,终于亲自出马来对付欧洛佳斯,西瑞安岛上坚固塔的驻守者。索伦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威力强大的魔法师,阴魂与幽灵的主宰,他的思维极恶,手段及其凶残;毁坏一切他所接触的,扭曲一切他所掌握的,他是狼人的王;他的统辖范围内尽是恐怖。他以突袭攻取了米那斯提力斯,因为凡抵挡者皆有恐惧的乌云落在他身上;欧洛隹斯被迫撤退,逃往纳国斯隆德。于是索伦将米那斯提力斯当做魔苟斯的了望塔,一个邪恶的堡垒,也是一个威胁;美丽的西瑞安岛从此变成了受咒诅的可厌之地,被更名为埚惑斯岛,“狼人之岛”。从此之后,没有任何生物可以穿越该谷地而不被坐镇在塔中的索伦察觉。

如今魔苟斯控制了西行的通道,他的恐怖充满了贝尔兰的田野与森林。他越过希斯隆残忍地追杀他的敌人,逐步搜索他们藏匿的地点,一个接一个拿下他们的堡垒。半兽人变得愈来愈大胆,毫无拦阻地深入远地,下到西瑞安河以西及克隆河以东的地区,将多瑞亚斯包围起来;他们蹂躏所到之处的大地,使得所有的野兽与飞鸟均望风而逃,于是死寂与荒废由北向南一步步扩散开来。他们抓住了许多诺多与辛达精灵,将俘虏带到安格班,让他们作奴隶,胁迫他们以知识与技能为魔苟斯效力。魔苟斯派出了更多的奸细,他们经过假扮,所说的尽是谎言;他们答应给人报酬来骗人上当,用奸巧诡诈的话语在人与人当中挑起恐惧与嫉妒,唆使他们指控自己的王和领袖是贪得无厌之辈,让他们彼此互相出卖与背叛。由于在澳阔隆迪残杀亲族所招致的诅咒,这些谎言多半被当真相信了;事实上,随着时代愈来愈昏暗,他们对真相有了不同的衡量,因为贝尔兰精灵的心思与意念都被恐惧与绝望所笼罩。诺多精灵最怕的是被曾在安格班待过的自己人出卖;魔苟斯利用这当中一些人来达成他邪恶的目的,他先假意释放一些人,让他们离去,但是他们的意志却已受到他操控,游荡一阵子之后还是会回到他身边来。因此,假如有俘虏真正逃脱,回到自己族人中,也会因自己不受欢迎,只好独自四处漂流,成为绝望的亡命之徒。

对于人类,只要肯听魔苟斯所讲的话,魔苟斯就会假装同情他们,说他们的灾祸都是因为效力诺多叛徒而造成的,如果他们肯离开那群叛徒,他们将从中土大陆真正的主人手里,因自己的勇敢而得到荣誉与公正的奖赏。不过伊甸人的三支家族并不听信他的话,就算被捉到安格班受尽折磨也不信。因此魔苟斯满心憎恨地追杀他们;在各处山岭中布满了他的爪牙。

据说,就在这段时期,黑皮肤的人类首次进入了贝尔兰。他们有些早已秘密接受魔苟斯的统治,故在他的召唤下前来;但不是所有这群前来的人都是如此,因为有关贝尔兰的传言,包括其土地与水泉,战争与富裕,已经传遍了许多地方,因此人类游荡的脚步,在那些日子里都是往西而行。这些前来的人类长得矮而壮,有长而有力的手臂;他们的皮肤黝黑或土黄,头发与眼睛都是黑色的。他们有许多的家族,某些家族跟山脉中的矮人有很深的渊源。梅斯罗斯了解诺多精灵与伊甸人的势力逐渐衰微,而安格班地洞中所隐藏的力量似乎无穷无尽又不断推陈出新,因此他和这些新来的人类结盟,并且与他们当中最大的两位首领玻尔和乌番格结为朋友。魔苟斯对此非常满意;以为一切正如他所计划的。玻尔的儿子玻拉德、玻拉赫和玻山德跟随着梅斯罗斯与梅格洛尔,他们始终忠心不贰,让魔苟斯的希望落空。黝黑的乌番格也有三个儿子,乌法斯、乌沃斯和该受咒诅的乌多,他们跟随卡兰希尔,发誓效忠于他,事实却证明他们是不忠不义之人。

伊甸人和这些东方人互不喜欢对方,彼此也很少往来;这些新来者在东贝尔兰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而伊甸人中哈多的百姓却被困在希斯隆,比欧的家族则几乎完全灭绝。哈丽丝的百姓起先完全没有受到北方战争的打扰,因为他们住在比较南边的贝西尔森林;但是如今他们与入侵的半兽人也发生了战斗,他们一直是一群刚勇顽强的百姓,不会轻易放弃他们所喜爱的森林。在这段抗敌时期的故事中,哈拉丁人的事迹获得很高的荣誉——在米那斯提力斯被攻下后,半兽人经由往西的通道长驱直入,他们很有可能一路直杀到西瑞安的河口;但是哈拉丁人的领袖哈米尔因为跟看守多瑞亚斯边界的精灵是朋友,所以把消息迅速传给了庭葛。于是,庭葛的边界守卫队队长,“强弓”毕烈格,带领了一队身怀利斧的辛达族精锐埋伏在贝西尔森林里;哈米尔与毕烈格双方的伏兵从森林深处突袭半兽人的大军,在对方毫无防备之下将之摧毁。因此,从北方滚滚而下的这股黑色洪流,在这地区受到了遏阻,此后许多年半兽人都不敢跨越泰格林河半步。哈丽丝的百姓在警戒之下仍旧安居在贝西尔森林中,在他们的防守下,背后的纳国斯隆德有了喘息的机会,得以重新聚集它的力量。

在这段时期,多尔露明高多的儿子胡林以及胡尔和哈拉丁人住在一起,他们双方本是亲戚。在班戈拉赫战役发生之前,伊甸人的这两个家族曾一同举办过一场大宴会,那是金发哈多的儿子高多以及女儿葛罗瑞希尔和哈拉丁族领袖哈米尔的儿子哈迪尔以及女儿哈瑞丝@共同结为连理。因此,按照当时人类的习俗,高多的儿子被送到贝西尔姑丈家由哈迪尔抚养;他们兄弟两人都参加了对抗半兽人的战斗,那时弟弟胡尔才刚满十三岁,却一点也不肯落于他人之后。但在战斗中他们被敌军从大队中隔断开来,并且一路被追赶到贝西阿赫渡口,在危急中若不是镇守在西瑞安河里的乌欧牟的力量,他们恐怕不是被俘虏就是被杀害了。一股突如其来的大雾从河中升起,将他们从敌人的眼前隐藏起来,于是他们从贝西阿赫逃到了丁巴尔,在克瑞沙格林群峰陡峭山壁下的山林中逃窜,直到他们被那地的景观弄迷了路,不知道该如何往前走或回头。在那里,索隆多看见了他们,它派了两只老鹰去救他们;老鹰将他们载起,飞过环抱山脉,将他们送到了秘密的倘拉登山谷中那座至今尚未有人类见过的隐藏之城贡多林。

当特刚知道他们的出身之后,热情接待他们;因为众水的主宰乌欧牟,从大海经由西瑞安河送消息到他的梦中来,警告他灾难将至,并且建议他要善待哈多家族的子孙,他们必在他有需要之时带来希望。胡林和胡尔就这样在王的家中作客,住了将近一年;据说,胡林在这段日子里学了许多精灵的学问,并且同时也了解王的计划与目的。因为特刚非常喜欢高多的这两个孩子,常常与他们在一起说话;事实上,特刚想要把他们永远留在贡多林,不单是出于喜爱,也是因为他所下达的法令,没有任何陌生人,不论是精灵还是人类,在找到路来到这秘密王国及见过这城之后,还可以离开;除非有一天王打开大门出战,隐藏的子民才会再度出现在世人眼前。

但是胡林和胡尔很想回到自己遭受围困的百姓当中,与他们一同并肩作战,分担悲伤。于是胡林对特刚说:“我王,我们不像艾尔达,我们是会老死的凡人。你们可以忍耐等候数百年,预备在遥远的将来与敌人决一死战;但我们的年日十分短暂,我们的希望与力量很快就会衰微。此外,我们也没有找到前来贡多林的路,我们确实不知道这城的位置在哪里;我们是在恐惧颤惊中由高空中被送来的,并且蒙您慈悲,我们一路上双眼都是模糊不清的。”特刚准了他们的请求,不过他说:“如果索隆多愿意的话,你们当照所来之路离开。我很难过我们必须道别;不过,在很短的时间内,我是说,在艾尔达看来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必会再见面的。”

但是特刚的外甥,在贡多林中大有能力的梅格林,对他们的离去毫不难过,他对他们深受王的宠爱十分嫉妒,因为他对人类一点好感也没有,不管对方是属于哪个家族。他对胡林说:“王的恩典远大过你们所能想像,如今这条法令比先前松动了;否则,你们将毫无选择在这里住到老死为止。”胡林闻言回答他说:“王的恩典的确极大;但是如果我们所说的话还不够,我们愿意对你发誓。”于是两兄弟发誓永远不会揭露特刚的计划,并且会对自己在他国中所见的一切紧守秘密。然后他们就离开了,老鹰在夜间前来将他们载出城,在黎明前将他们送到了多尔露明。他们的族人看见他们真是喜出望外,因为从贝西尔来的信差早已报告他们失踪的消息;但是他们连对自己的父亲都不肯吐露自己究竟去了哪里,只说他们流落在荒野中,但被送他们回来的老鹰所救。于是高多说:“难道你们在荒野中住了一年吗?还是老鹰把你们安置在它们的高巢中呢?你们看来不但有东西吃,还长得挺好的,回到家来的模样一点也不像流浪儿,倒像个小王子。”于是胡林说:“我们能够回来您就该满意了;我们是在发誓不吐露一字的情况下才获准回来的。”高多听到这话之后,就不再问了,但他和许多人都不断猜想事情的真相;过不了多久,胡林和胡尔有神奇经历的消息就传到了魔苟斯仆役的耳中。

特刚虽知道安格班攻破了联盟的防线,但却不想牺牲任何子民前去参战;他认为贡多林的实力够强,但时机还不够成熟。但他同时也相信,安格班围困的结束是诺多族覆灭的开始,除非他们能获得援助。于是,他派出贡多林人所组成的小队,秘密到西瑞安河口以及巴拉尔岛。他们在那里造船,然出海航向极西之地,执行特刚所交付的任务——找寻维林诺,并且寻求维拉的原谅与帮助;这群水手恳求海鸟引导他们。但是大海辽阔又狂野,他们身上又笼罩着咒诅与阴影;而且维林诺早就隐藏起来了。因此,特刚所派去的使者没有一个到得了极西之地,许多人就此失去踪影,只有少数几人返回;而贡多林的厄运已经愈来愈近了。

这些事情逐一传到魔苟斯的耳里,他开始对他的获胜感到不安;他极其渴望得知费拉刚和特刚的消息。他们简直是凭空消失了,却又没死;他心里恐惧他们不知道会图谋什么计策来对抗他。关于纳国斯隆德,他确实知道这个名称,却不知道它的地点与军力;关于贡多林他根本一无所知,听都没听过,一想到特刚他就分外寝食难安。因此,他派出比以往更多的奸细进入贝尔兰;另一方面,他将半兽人的主力全召回安格班,因为他看出自己在重新培养出新的力量之前,一时之间还无法赢得全面的胜利,而且他也错估了诺多的英勇,更没把与他们并肩作战的人类的勇猛算进去。因此虽然他在班戈拉赫一役获得大胜,重挫他的死敌,接下来几年也都经常告捷,带给敌人无数重创,但是他自己的损失在相较之下一点也不比对方少;即使他现在控制了多索尼安与西瑞安通道,艾尔达已经开始从他们起初的错愕战败中恢复过来,重新开始收复他们的失地。就这样,贝尔兰的南方地区再度拥有几年如同过往的短暂和平;而安格班的熔炉又开始日夜加紧赶工。

第四场大战过去七年后,魔苟斯重新发动了攻击,他派出为数极众的一支大军进攻希斯隆。在攻打阴影山脉通道的那一仗情况十分惨烈,多尔露明的领袖,高大的高多在西瑞安泉堡垒攻防战中不幸中箭身亡。他乃是代表最高君王芬巩镇守该处要塞;他的父亲哈多·洛林朵在不久之前也在同一个地方阵亡。他儿子胡林当时才刚刚成年,但在心智与体力上都勇猛过人;他不但驱退了半兽人,在威斯林山脉上对他们展开大屠杀,并且追杀他们直到越过安佛格利斯沙漠。

另一边的芬巩王却费尽一切力量抵御从北而下的安格班大军;双方人马就在希斯隆平原上展开大战。芬巩的人以寡对众,苦苦抵御;还好瑟丹的船队全力赶到了专吉斯特狭湾,法拉斯的精灵在千钧一发之际赶来支援,从西边攻向魔苟斯的大军。半兽人大军遭到突破,开始四散奔逃,艾尔达赢得了胜利,他们骑马的弓箭手追杀半兽人甚至追到了铁山山脉前。

战争过后,高多的儿子胡林接掌了多尔露明的哈多家族,继续事奉芬巩。胡林的身材不若他父祖也不如他儿子那般高大;但是他有源源不绝的精力与十分健壮的身体:心思细腻而敏捷,这点很像他母亲那边,哈拉丁的哈丽丝一族。他的妻子是比欧家族巴拉冈的女儿,莫玟·艾列丝玟,她跟贝烈冈的女儿瑞安以及贝伦的母亲艾米迪尔一同自多索尼安逃到了此地。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w w w * l uo x i a * co m

如同随后所述,与此同时,多索尼安的那帮亡命之徒全部遭到了杀害;唯独巴拉汉的儿子贝伦逃过一劫,历经九死一生进入了多瑞亚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