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六章 梅格林 · 二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雅瑞希尔听见这话十分高兴,很骄傲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于是他们告诉伊欧的仆人他们要去找费诺的儿子,随后就策马向艾莫斯谷森林北边出发。他们越过了修长的克隆河,进入辛姆拉德地区,再骑往埃洛斯渡口,如此沿着多瑞亚斯的边界朝西行。

不料伊欧比梅格林所预料的更早一点从东方回来,发现妻儿已经走了两天了;他的愤怒是如此强烈,以致于在追赶途中不避开白天的太阳。不过当他进入辛姆拉德地区后,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愤怒,同时谨慎起来,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因为凯勃巩与库路芬都是强而有力的诺多王子,并且他们一点也不喜欢伊欧,而库路芬的脾气尤其暴躁。由于监守艾格隆狭道的斥候发现了骑马前往埃洛斯渡口的雅瑞希尔与梅格林,而库路芬看出这消息有些不对劲,于是他从狭道南下,在渡口附近扎了营。就在伊欧骑马横越辛姆拉德时,库路芬派出骑士将他给拦了下来,带回到诺多王子的面前。

库路芬看着伊欧说:“黑暗精灵,你到我的土地上来干什么?大概是很急的事吧,要不然一个如此羞见阳光的人,怎么会在大白天赶路!”

伊欧知道自己的处境危险,不得不吞下心中冒上来的恶毒言词。“库路芬我王, ” 他说:“据我所知,我儿舆我妻,贡多林的白公主,在我出远门时前来拜访你;在我看来,我也当加入他们一同前来拜访才是。”

库路芬大声嘲笑伊欧,并且说:“如果是你陪他们来,他们大概会发觉自己在这里恐怕不受欢迎;不过,这事无妨,反正他们也不是来拜访我的。他们在两天前越过了埃洛西阿赫,然后迅速朝西奔驰。看情况,你所说的话是骗人的;除非,你自己也是蒙人所骗。”

伊欧回答说:“既然如此,我王,请准我离去,让我亲自去查明这事的真相。”

“我可以让你走,但我一点也不喜欢你。”库路芬说:“你走得愈快我愈高兴。”

于是伊欧翻身上马,说:“库路芬我王,你作了件好事,在你亲戚有需要时亲切对待他。我回来时会记得的。”

库路芬闻言沈下脸来。“别在我面前炫耀你妻子的头衔;”他说:“那些偷了诺多族的女儿,在没有获得亲族同意与赠礼的情况下强娶她们的人,不配被她们亲族的人视同为亲戚。我已经同意让你走了。走吧,给我滚远一点。按着艾尔达的法律这次我不杀你。但我奉劝你:现在就调头回到你所住的黑暗森林里去;因为我的心警告我,如果你现在去追赶那些已经不再爱你的人,你将永远再也不会回到此地来了。”

伊欧快马加鞭离去,内心对所有的诺多族都充满了憎恨;如今他知道梅格林与雅瑞希尔是逃往贡多林去了。在愤怒与羞辱的驱使下,他疾驰过了埃洛斯渡口,沿着他们先前走过的路更加拼命地追赶;虽然他们不知道他就紧追在后,虽然他的马跑得更快,但他始终没有看见他们,直到他们抵达贝西阿赫渡口,弃马开始步行。他们之所以会被发觉,实在是运气太坏所致;那两匹被弃的马大声嘶鸣,伊欧的马听见了,便朝它们奔来;伊欧从远处瞥见了雅瑞希尔的一袭白衣,并且记下了她所走的方向,找寻那条进入山脉的秘密通道。

雅瑞希尔和梅格林来到了山脚下贡多林外门的黑守卫那里,他们见到她真是喜出望外,于是她带着梅格林穿过七重大门,爬上葛威瑞斯山丘去见特刚。贡多林的王听着雅瑞希尔所说的一切,充满了惊讶;然后他看着那位长得很像妹妹的外甥,认为他跟诺多的王子比起来毫不逊色。

“看到雅芬妮尔回到贡多林来,我真是太高兴了。”他说:“如今,我的城将变得比当初我认为她已一去下返时更美。同时,梅格林在我国中将得到最高的尊敬。”

于是梅格林俯首行礼,尊特刚为王,愿意听从他一切的吩咐;随后他便静默警醒地站立在一旁,因为贡多林的欢乐与灿烂,远远超过他从母亲所述故事中所产生的想像,他也十分惊讶这城的力量与其百姓的数量,他还看见许多又奇怪又美丽的事物。但是没有一样东西,比王的女儿伊缀尔更吸引他的目光,她就坐在王的旁边;她像她母亲的族人,金黄闪亮的凡雅族,在他看来,她像太阳一样照亮了国王的整个殿堂。

另一方面,跟踪雅瑞希尔的伊欧找到了干河以及秘道,他悄无声息地潜近,却撞上了守卫,被抓起来问话。当守卫听到他说雅瑞希尔是他妻子时,无不惊讶万分,随即差人把消息送入城去;信差匆匆赶到王的殿上。

“我王,”他大声说:“守卫逮捕了一个偷偷潜近到黑门边的人。他是名身材高大的精灵,一身黑,不苟言笑,是属于辛达一族的,他说他名叫伊欧,并且宣称雅瑞希尔公主是他妻子,又要求一定要晋见你。他非常愤怒,我们很难制住他;不过我们遵照您的命令,没有杀他。”

雅瑞希尔闻书忍不住叹息:“唉!我一直害怕这件事,伊欧果真尾随在后。但他跟得可真是隐密啊,因为我们进入这条隐匿的路时,完全没听见也没看见有人追踪在后。”于是她对信差说:“他说的都是真的。他叫伊欧,我是他的妻子,他是我儿子的父亲。请勿杀他,将他带到王的殿上来,如果王许可的话。”

落^霞^小^说…

事情就这么办了;伊欧被带到特刚的殿堂上,他站在王面前,神情既高傲又阴沉。虽然他对所见事物的惊奇一点也不亚于他儿子,但这一切只让他内心充满更多对诺多族的愤怒与痛恨。然而特刚以礼待他,起身上前握住他的手,同时一边说:“欢迎你,我的妹婿,我因此与你执手为礼。在此你必须住下,再也不准离开我的王国,你可任随己意居住;因为我已立下法律,任何找到路进来的人,都再也不准离开。”

但是伊欧将手一把抽回,说:“我不承认你的法律,不论是在东还在西,你和你的族人都无权在这块土地上占地为王或设立规矩。这是帖勃瑞族的土地,你们不但把战争与纷扰带来,断事更是骄傲又不公正。我一点也不在乎你的秘密,我也不是来刺探你的王国,我只是来要回属于我的东西:我的妻子跟儿子。如果你认为你对妹妹雅瑞希尔也有权,那么她可以留下来;让鸟儿回到她的笼子里,反正她很快就会像过去一样再度感到厌倦。可是梅格林不一样。你无权留住我儿子。跟我定,伊欧的儿子梅格林!你父亲命令你,离开他敌人与杀他亲族者的家,否则必遭咒诅!”然而梅格林一句话也没说。

特刚回到高高的王座上,握住判决的权杖,然后十分严厉地说:“黑暗精灵,我不会与你逞口舌之快。你那不见天日的森林是靠诺多族的剑在保护。因此你才有自由在荒野中游荡,才可能娶到我的家人;否则,说不定你早就在安格班的坑道中当奴隶了。在这里我是王,不论你顺不顺从,我的判决就是法律。这是你的选择:住在这里,或死在这里;对你儿子也是如此。”

伊欧闻言直视国王特刚的双眼,一点也没被吓住,他站立良久,不动不语,整个大殿一片死寂;雅瑞希尔不禁害怕起来,她知道他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突然间,仿佛毒蛇吐信,他伸手抓住藏在外套底下的短标枪,一把掷向梅格林,同时大喊道:“我选择死,我儿也是!你不应该拥有属于我的东西!”

但是雅瑞希尔闪身挡住了标枪,那枪刺入了她的肩膀;伊欧被一拥而上的侍卫压倒在地并且捆绑起来,当众人忙着照顾雅瑞希尔时,他暂且被带了下去。一旁的梅格林看着他父亲,仍旧不发一语。

王决定明天早晨审判伊欧;雅瑞希尔与伊缀尔皆恳求特刚能够法外施恩。但是到了傍晚,雅瑞希尔的情况恶化了,虽然她的伤势一点也不严重,可是她却陷入了黑暗昏迷中,到了夜里她就死了;原来,没有人想到标枪上有毒,等察觉时已经太晚了。

因此,当伊欧被带到特刚面前时,他没有获得怜悯;他被带往卡拉督尔,那是位在贡多林城山丘北面的一处悬崖,那里的岩石都是黑色的,他将从陡峭的城墙上被抛下去。梅格林一直站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伊欧在最后一刻大声喊道:“你这个孽子!竟然抛弃你父亲与他的族人。在这里你所有的希望都将落空,在这里你将死得跟我一样惨。”

他们将伊欧抛下了卡拉督尔,他就如此结束了;对贡多林所有的人而言,这样的判决十分公正;但是伊缀尔却感到不安与苦恼,并且从那一天开始,她就不信任这位新来的亲戚。不过梅格林在贡多林人中长得高大又体面,受到众人的称赞,而且特刚也很喜欢他;他对所有能学的新事物都很热切,并且学得又快又好,同样他也有许多东西可以教人。他身边聚集了一群对采矿和锻造金属最有兴趣的人;他在艾可瑞亚斯(也就是环抱山脉)找寻矿脉,并且找到丰富的各种金属矿沙。最令他赞赏的是从艾可瑞亚斯北边安格哈巴矿脉所开采出来的坚硬铁沙,熔铸金属与锻造钢铁让他致富,而贡多林的武装也因此更加强悍与锐利;这让他们在未来的情势里站在有利的位置上。梅格林在议事讨论上也显得睿智而机警,必要时他更是坚毅而勇敢。这一点在日后得以看见——当第五战役发生那年,特刚实践同盟的承诺,敞开大门领军前往帮助位在北方的芬巩,当时梅格林不肯留在城里当摄政王,而是驰上战场与特刚并肩作战,证明他的凶猛无惧。

到目前为止,梅格林的运气看来都很不错,他成长为诺多众王子中大有能力的一位,在他们王国的著名人士中,除了一人之外,他是最伟大的。但是他并末吐露他的心思;虽然不是所有的事都如他的意,他也隐忍不说,他隐藏他的心思与意念,让所有的人都无法看透他,只除了面对伊缀尔·凯勒布琳朵时。从他来到贡多林的第一天开始,他内心就生出了一股悲哀,并且日益恶化,剥夺了他所有的快乐——他深爱伊缀尔的美丽,渴望得到她,却毫无希望。艾尔达向来是近亲不婚的,过去也没有人想这么做。然而无论习俗如何,伊缀尔一点都不爱梅格林;当她知道他内心喜欢她之后,她就更不爱他了。在她看来,他心里面有一种诡谲又怪异的东西,确实正如艾尔达一直以来所相信的:残杀亲族所结出的恶果,曼督斯咒诅的阴影藉此笼罩在诺多族的最后一个希望上。但是尽管岁月流逝,梅格林仍旧注目着伊缀尔,一心等待着,而他的爱在他内心变得阴沉了。随着时日过去,他更加让自己的心思充满别的事物,不规避任何的苦差事或重担,仿佛他能从中获得力量一般。

就这样,在贡多林城中,在充满欢乐的这个王国中,当它的光辉与荣耀仍然存在时,已经种下了邪恶的黑暗种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