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九章 诺多精灵的逃亡 · 一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不久之后,大家全都在判决圈聚集;维拉们坐在黑暗中。不过现在瓦尔妲的星辰又在空中闪烁,空气已经清新起来了;因为曼威的风驱散了死亡的浓雾,击退了大海的阴影。雅凡娜起身站在依希洛哈上,这座绿色的山丘如今一片光秃焦黑,她用双手抚摸着圣树,但他们已经焦黑死亡了,她所触及的枝干断裂坠落在她脚前。许多哀悼的声音响起;这些哀悼者觉得自己仿佛被迫饮尽米尔寇倒给他们的悲伤之杯中最后的一滴残渣。但事实并非如此。

雅凡娜在众维拉面前开口,说:“双圣树的光芒已经死了,如今只存在费诺的精灵宝钻中。他真是有远见啊!即便是伊露维塔座前最厉害的大能者,对于某些事物,他们也只能完成一次,无法重复。我所创造出来的双圣树之光,在这宇宙中我无法再造了。不过,只要有原先一点点的光,我就能使圣树在树根完全腐烂之前重新活过来。因此,我们的伤痛应当能够得以痊愈,米尔寇的恶毒将会落空。”

于是曼威开口说:“芬威的儿子费诺,雅凡娜所贡你听见了吗?你愿意答应她的请求吗?”

在一片冗长的死寂中,费诺始终不发一语。终于,托卡斯忍不住了,他大吼:“说,诺多!有人能拒绝雅凡娜吗?精灵宝钻中所蕴藏的光辉,当初难道不是由她创造出来的吗?”

但是工匠之王奥力说:“不要急躁!我们要求的是比你所知更大的事。让他安静地慢慢想吧。”

于是费诺开口了,他愤恨地喊:“微渺者跟大能者一样,有些功绩也只能完成一次,无法重复,而他的心已经完全融入了。也许我能打碎我的宝石,但我再也无法做出同样的宝石了。如果我必须打碎它们,我是在打碎我的心,那我宁可被杀,做第一个在阿门洲死于非命的艾尔达。”

“你不是第一个。”曼督斯说,然而当时无人听懂他的话。四下又陷入一片沉寂,费诺在暗中不停沉思;在他看来,眼前自己正被围困在一群敌人当中,米尔寇讲过的话又回到他心里——精灵宝钻的处境并下安全,维拉们会打它们的主意。“他难道下也是个维拉吗?”他心里想:“他岂下也了解他们的想法?没错,盗贼最会窝里反!”于是他开口大声说:“我不会心甘情愿交出这些宝物。如果维拉要以力强夺,那我就明白,他们跟米尔寇真是同一伙的。”

于是曼督斯开口说:“汝出此言,覆水难收。”妮娜闻言,起身走上依希洛哈,掀开头上罩着的灰色斗蓬帽,用她的泪水洗去昂哥立安的亵渎;她为世界所遭受的苦难与阿尔达所受的蹂躏吟唱哀歌。

就在妮娜哀悼圣树的时候,一群报信的使者从佛密诺斯赶来,这些诺多精灵带来了新的噩耗。他们述说一阵令人眼盲的黑暗向北迎面扑来,有股可畏的无名力量行走在当中,黑暗就是由这股力量所发出来的。还有,米尔寇也身在其中,他前往费诺的家,在大门前杀害了诺多族的君王芬威,使这蒙福之地发生了第一起的流血惨剧;芬威之所以被害,因为他是唯一一个面对恐怖黑暗没有逃跑的人。他们说,米尔寇随后闯入了固若金汤的佛密诺斯,夺走了诺多族存放在该处宝库中所有的珠宝,当然,也包括了精灵宝钻。

费诺闻讯直跳起来,在曼威面前他举手大声咒诅米尔寇,将他命名为魔苟斯,“宇宙的黑暗大敌”,从今以后,艾尔达精灵只知道他这个名称。费诺同时也咒诅曼威的召唤,以及他前来泰尼魁提尔的时辰,他认为如果自己留在佛密诺斯,就算最后米尔寇肯定也会杀了他,但他在悲愤交加的疯狂中,必然会让对方付出相当的代价。费诺咒诅完,立刻拔脚奔离了判决圈,冲入了黑暗中。对他而言,他父亲比维林诺的光芒或他双手所造举世无双的宝石更加珍贵万分;不论精灵或人类,所有身为人子者,还有谁比他更珍视自己的父亲?

在场的许多人都对极度痛苦的费诺感到难过不已,但他所失去的并非只涉及他一人而已;雅凡娜在山丘旁忍不住落泪,担心那股黑暗会永远吞噬掉维林诺之光的最后一丝光芒。虽然维拉们尚未全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们意识到是米尔寇从阿尔达外找来了帮手。精灵宝钻已经被夺走了,在人看来,无论费诺会对雅凡娜答应与否,都为时已晚。但是,如果他在佛密诺斯的噩耗传来之前,就先答应了雅凡娜的请求,那么后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可能会完全不同。如今,诺多族的厄运正逐步逼近了。

与此同时,魔苟斯在维拉的追击下逃到了荒凉的阿瑞曼。这片北方的土地和南方的阿维塔一样,都是位在佩罗瑞山脉与大海之间;不过阿瑞曼比较宽,愈靠近北方的冰洋就愈冶。魔苟斯和昂哥立安急急穿越这片区域,经过浓雾满布的欧幽幕瑞来到了西尔卡瑞西海峡,这个位在阿瑞曼和中土大陆之间的海峡,布满了吱嘎作响的碎冰;他跨越了海峡,终于回到暌违已久的中土大陆的北方。他们继续一同前进,因为魔苟斯无法摆脱昂哥立安,她的黑色云雾仍旧包围着他,她身上所有的眼睛也都盯着他不放;他们一同越过了专吉斯特狭湾北方的地区。如今魔苟斯愈来愈接近安格班的废墟,他曾在安格班建立了他西边最大的一座堡垒;昂哥立安窥破了他的指望,晓得他会想办法逃离她的掌握,于是她把他拦下来,命令他实践先前所答应的事。

“黑心恶魔!”她说:“我已经按照你所说的办到了。但是我仍然非常饥饿。”

“那你还想要什么呢?”魔苟斯说:“难道你想要把全世界都吞进你的肚子里去吗?我可没这样答应你。我乃是这世界的主宰。”

“我要的不多。”昂哥立安说:“我只要你从佛密诺斯夺来的全部珍宝。不错,你曾说过你会双手奉上。”

然后她便强迫魔苟斯交出身上带着的所有宝石,他愤恨又勉强地一颗颗交出来,她便一颗接一颗吞下去;这些美丽的宝石就此永远消失了。昂哥立安的饥饿与黑暗继续有增无减,她的贪婪仍旧未被抚平。“你才给了我一只手上的东西。”她说:“那是你的左手。现在把你的右手张开来。”

魔苟斯的右手中紧紧握着精灵宝钻;那些宝石虽然被镜在水晶匣里,却已经开始烧灼他的手,使他紧握的右手疼痛不堪。虽然如此,他还是不愿张开手来。“绝不!”他说:“你已经得到你该得的了。是我给了你力量,你才完成了工作。现在我不需要你了。这些东西不该你所有,你也不该看见。它们永远归我所有。”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可是昂哥立安已经长得非常庞大,而他却因为释出好些力量而身形减小。于是昂哥立安翻脸对付他,用黑云将他缠紧,使他陷入她黏稠的蜘蛛网里,将他层层捆缚,打算一举勒死他。魔苟斯在痛苦中发出恐怖尖叫,那声音在群山之间不住回荡;因此,那地区又被称为拦魔丝;由于他喊叫的回音从此存留在该处,因此若有人在那地区大声喊叫,都会把它们唤醒,使位在大海与山峦之间的那整片荒地,充满了痛苦呼喊的声音。魔苟斯在那个时刻所发出的痛苦大喊,是北方世界有史以来所听过最巨大也最吓人的声音;群山震动,大地颤抖,岩石纷纷崩裂坠落。在地底深处那些被遗忘了的地方,也都听到了喊叫声。在安格班的废墟底下,那些维拉在急速进攻中没有完全深入的漆黑地穴里,仍有许多炎魔潜伏躲藏着,一直在等候它们主人的归来。现在,它们迅速跃起,像一团烈火风暴疾扫过希斯隆来到了拦魔丝。它们挥动火焰的鞭子打烂昂哥立安的蜘蛛网,她见状忍不住感到畏惧,随即转身逃跑,并且喷出大量的黑雾遮掩自己的行踪。她从北方逃到了南边的贝尔兰,在戈埚洛斯山脉居下落脚,由于她在该处所散布的恐怖,那个黑暗的山谷日后被称为荡国斯贝谷,“恐怖死亡谷”。另外,早在安格班开始挖掘兴建的年日,那个山谷中便来了一群长相如蜘蛛的残酷邪恶生物,昂哥立安与它们交配,然后吞噬掉它们。即便是在昂哥立安离去,前往南方世界无人记忆之处,她的后代子孙仍然居住在恐怖死亡谷里,继续织吐那令人厌憎的蜘蛛网。关于昂哥立安的命运,没有任何故事记载。不过有人说,早在很久以前,她那毫无止境的饥饿,使她最后也把自己给吞吃掉了。

因此,雅凡娜所害怕的,精灵宝钻会落入寂灭之地的情况并末发生;但是它们仍在魔苟斯的掌握中。他在获得自由之后,再度聚集所有能找到的猛将残兵,进驻安格班的废墟。他在那里重新大兴土木,挖掘更深更广的地穴与地牢,并在它们的大门上方堆耸起三座巨大陡峭的山峰——安戈洛坠姆,从此以后,大量浓浊恶臭的烟气便日日盘绕在山峰上。魔苟斯的野兽与恶魔大军,还有长久以来一直不断繁殖的半兽人部族,都在大地之中以倍数孳长茁壮。自此开始,黑暗的阴影笼罩了贝尔兰。另一方面,深居在安格班内的魔苟斯为自己打造了一顶巨大的铁王冠,并且自称是宇宙之王;他将精灵宝钻镶嵌在王冠上,做为他君临天下的标志。他的双手因为碰触那些神圣的宝石而被灼得焦黑,从此再也没有复原;不但如此,烧灼的疼痛永远不会消退,他因疼痛所产生的怒气也从来没有减低。他戴上那顶王冠之后从来不曾取下,然而王冠的重量却给他带来要命的疲惫。除了一次秘密行动之外,他从来不曾离开他所统管的北方疆域;事实上,他很少离开堡垒的地庐洞穴,始终坐在他北方的王座上统治大军。在他所有的统治年日里,他也只亲身出战过一次。

如今,他的憎恨比起他在乌塔莫接近被擒的那段年岁里更加深重,这股憎恨完全吞噬了他,而统治那群奴隶以及用邪恶的欲念激发驱使它们,也几乎耗尽了他的精力。不过他仍是一位维拉,他雄伟的力量始终存在,虽然他的庄严已经转为恐怖,但是在他面前,除了那些最勇敢无畏,力量也极强大者,凡人皆会陷入充满恐惧的黑暗中。

当知道整个追击行动已经落空,魔苟斯已经成功逃离了维林诺之后,众维拉在黑暗中依然长坐在判决圈中,所有的迈雅与凡雅精灵都站立在旁,默默流泪。但是绝大部分的诺多精灵都返回了提理安,哀悼他们美丽的城市陷入了一片黑暗。从幽暗海域吹来的迷雾,穿过朦胧的卡拉克雅峡谷,笼罩在城中的塔楼上,明登高塔上的灯光在这一片幽暗中显得分外苍白。

这时,费诺突然出现在城中,并且召唤所有的人登上图纳垦局处的王宫前;不过,判他放逐不准回城的禁令尚未取消,他的出现是公然反抗背叛维拉。因此,大批群众迅速聚集前来要听他会说什么;于是,所有爬上山丘的阶梯与街道都燃起了光,因为聚集过来的群众皆人手一支火把。费诺善于词藻,轻而易举就可征服人心。那天晚上,他发表了一席令诺多族永生难忘的演讲。他所说的话既凶狠又残忍,充满了愤怒与骄傲;听到这些话的诺多精灵无下群情激愤,为之疯狂。他绝大部分的愤怒与憎恨是针对魔苟斯而发,然而他所说的绝大部分内容,却恰哈来自魔苟斯的谎言。这时的他,在遭受杀父之仇与夺宝之恨的双重煎熬下,心神涣散几近疯狂。现在他要求所有的诺多精灵尊他为王,因为芬威已死,而他又极其嫌恶维拉的命令。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