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一章 天地之初,万物之始 · 二

[英]J.R.R.托尔金2018年09月13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双圣树中的一棵有着墨绿色的树叶,叶背闪耀着银光,在他那数不尽的花朵上,每一朵都含有发出银色光辉、不断落下的露珠,他飘动的树叶在地面投下点点银光。另一棵树的叶子是嫩绿色的,像新生的山毛桦,她每一片树叶的叶缘都闪烁着金光。她的花朵像一串串金黄的火焰,在每一根枝枒上摇荡,这些排列成串的灿烂小号角,在摇曳中洒落阵阵的黄金雨。双圣树所开的花不但带来温暖,也带来极其灿烂的光芒。维林诺的双圣树被取了许多不同的名字,发出银色光辉的那棵常被称为泰尔佩瑞安,又叫做希尔皮安或宁魁罗提;散放金色光芒的一棵被称为罗瑞林,又叫做梅利纳达或库露瑞恩。

在七个时辰之内两棵树的光芒由亏转盈,再由盛逐渐减弱;他们个别会在另一棵的光芒完全熄灭之前一个时辰醒来,开始发光。因此,在维林诺每天两次各有一个时辰,因为两棵树的光芒都十分微弱,并且金银交织融合,因此全境充满了柔和的光辉。泰尔佩瑞安比较年长,首先含苞待放,他第一次开花吐蕊的时辰,闪烁的银色微光为维林诺带来了首度的黎明,由于时间在维林诺从来不曾被计算过,这时刻于是被命名为“时辰之始”,维拉从此开始计算他们治理维林诺的岁月。于是,在第一日以及往后每一个欢乐的日子,直到维林诺转为黑暗为止,泰尔佩瑞安的花朵在第六个时辰闭合,罗瑞林则在第十二个时辰闭合。维拉在阿门洲的计日法为一天十二个时辰,两树第二次的柔光交织做为一日的结束,那时罗瑞林的光逐渐减弱,泰尔佩瑞安的光逐渐明亮。从双圣树所散发出来的光,在向空中散发或向地底沉落之前,会停留持续许久;瓦尔妲用巨大的桶子将泰尔佩瑞安的露珠与罗瑞林的雨水收聚起来,一桶桶或金或银的水露,仿佛一座座光辉闪烁的湖泊,因此维拉的领土上处处可见明亮的光辉与水源。维林诺欢乐的岁月由此开始计算,而这也是时间计算之始。

时光流转,当时间渐渐接近伊露维塔所预定的首生儿女将要来临时,中土大陆仍躺在一片星光闪烁的穹苍下,那些星辰是瓦尔妲于远古时在宇宙中辛动工作的结果。米尔寇居住在黑暗的地底,但他仍然会离开巢穴,以各种可怕又充满力量的形体在大地上四处游荡,从最高的山巅到最深的地底熔炉,他操控寒冰与烈火;在那些日子里,大地上一切的残酷、暴力与死亡,都是由他一手策划促成。

维拉们极少离开美丽又欢乐的维林诺,越过山脉前往中土大陆,但是他们仍然关心与喜爱佩罗瑞以东的那块大地。居住在“蒙福之地”中央地区的奥力,经常日以继夜地忙碌着。在创造这块土地并其中的万物上,他都出了大力,他创造了许多形状美丽又姣好的作品,有的是公开造作,有的是秘密进行。有关大地以及其中一切物质的知识与学问,都源自奥力——包括那些只能了解却不能运用的知识,或所有有关工艺的学问:从编织技艺,木匠工艺到冶金巧技,以及所有耕田种地的农务知识;不过农人的工作以及所有一切有关生长结实的事物,同时也归奥力的妻子雅凡娜·齐门泰芮所管。奥力又被称为诺多之友,在往后的年日里,诺多精灵向他学到最多东西,他们是精灵中最具巧思技艺的一族。他们也把伊露维塔所赐给他们这族的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奥力的教导下青出于蓝;他们喜欢发明语言文字,会刺绣出各种物体的形貌,又喜爱雕刻与绘画。诺多族也是第一个能够打造出宝石,懂得镶嵌技术的精灵部族;在他们所打造的一切宝石中,最光彩夺目的是“精灵宝钻”,可惜它们全都失落了。

维拉当中地位最高也最神圣的是曼威·苏利缪,他坐在阿门洲边界上的最高处,心中从未忘记海洋另一边的那块大地。他的宝座安设在泰尼魁提尔的峰顶上,那是世界上最高的山脉,位在大海的边上。形体如巨大隼鹰的神灵在他的宫殿中翱翔来去,他们眼睛可以看见深海的深处,穿透地底隐藏的洞穴。因此他们可以为曼威带来阿尔达各地所发生的消息;不过,还是有一些事情瞒过了曼威及其部属的眼睛,那是米尔寇黑暗的心思,隐藏在无法穿透的黯影中。

曼威从来没想过为自己博取名誉,也不嫉妒权位和力量,他只想以和平治理全地并其间的万物。在所有的精灵中他最爱凡雅族,他们也从他学会了诗与歌;吟诗作词给曼威带来极大的乐趣,歌曲是他的音乐。他的形体是蓝色的,双眼之中闪烁着蓝色的火焰,诺多精灵用青玉和蓝宝石为他做了一根权杖;他被指定为伊露维塔的代表,是维拉、精灵以及人类世界的君王,领导众生对抗米尔寇的邪恶。与曼威同住的是天仙绝色的瓦尔妲,她的辛达语名称是伊尔碧绿丝,“众维拉之后”,群星的创造者;在他们充满祝福的宫殿中还住着一大群的神灵。

独居的乌欧牟不住在维林诺,除非有重大的事情需要开会决议,否则他也很少前来阿门洲;从阿尔达一创始,他就住在外环海,至今依然。他统治全地上流动的众水,所有的潮汐,所有弯曲前进的河流,一切盈满的泉源,以及穹苍下一切蒸发的露珠和降在每块土地上的雨水。在深海中他默默思考着伟大又可畏的乐曲;这乐曲的回声带着悲伤与欢喜,在大地所有的血脉中奔驰;若艳阳下的喷泉充满了喜乐,它的源头则源自地球根基中那深下可测的悲伤古井。帖勒瑞精灵向乌欧牟学得最多,因此他们的音乐总是含着哀伤与魔力。索玛尔随同乌欧牟一起来到阿尔达,他为乌欧牟所造的号角,听过其声之人永世难忘;另外还有欧希与乌妮,乌欧牟让他们统治所有的内海与波涛,此外还有许多神灵帮助他。因此,藉由乌欧牟的力量,虽然米尔寇的黑暗布满大地,生命仍然透过许多秘密的泉源流传着,地球没有因此死亡。所有一切迷失在黑暗中,远离维拉之光四处漂流的人,乌欧牟都能聆听到他们的声音。他也从来没有弃中土大陆于不顾,不论世界发生何种动乱、毁坏与改变,他从来没有停止对它的关怀,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如此,直到世界结束之时。

在那段黑暗的时期里,雅凡娜也同样不愿完全离弃那片土地;因为一切生长在那里的植物都是她的宝贝,她为自己在中土大陆所创造的作品被米尔寇所毁伤而深深哀悼。因此,每隔一段时日,她就会离开奥力的住所及繁花遍地的维林诺,前往中土大陆,医治米尔寇所造成的伤害。每当她从中土大陆归来,总会催促维拉们向米尔寇的邪恶统治宣战,他们一定得在首生的儿女来到之前进行这件事。万兽的驯兽师欧罗米也会不时前往中土,在黑暗无光的森林中纵马奔驰;他带着弓箭与长矛,宛如雄伟的猎人,追猎射杀米尔寇统治下的一切妖孽与怪兽,他的骏马纳哈尔在深幽黯影中闪亮如白银。沉睡的大地在它的黄金马蹄下震动颤抖,在大地的依稀微光中,欧罗米会在阿尔达的平原上吹响他的大号角维拉罗玛,群山回荡着号角声,邪恶的妖孽无不闻声而逃,米尔寇自己更是畏惧瑟缩在乌塔莫中,预感即将临到的愤怒。不过每次当欧罗米离开之后,米尔寇的仆役又会再度聚集,大地又再度充满了阴影与诡诈。

以上所记载的就是地球起初的样貌,以及天地之初治理者的事迹,这一切都发生在伊露维塔的儿女所认识的世界之前。伊露维塔的儿女是精灵与人类;由于埃努并不完全清楚他们进入到大乐章的那个主题,因此,没有一个埃努胆敢对这群儿女的模样性情动手脚。也因为这缘故,维拉对于这群亲属,比较像是长辈或领导者,而不是操控他们的主宰;也因此每当埃努处理精灵与人类的事情时,如果这群儿女不听从引导,埃努会竭力强迫他们,然而这么做的结果,不论埃努起初是出于什么样的善意,结局通常都不是太好。埃努们确实比较喜欢精灵,因为伊露维塔造他们在本质上就比较像埃努,只不过力量与身形比较小;对于人类,伊露维塔给了他们奇怪的礼物。

据说,在维拉们离开之后,万籁俱寂,伊露维塔独坐沉思。然后,它他开口说:“看啊,我喜爱那地球,它将做为昆第与亚塔尼的居所!昆第将是大地上最美丽的生灵,他们将比我其他的儿女拥有、孕育并创造出更多美丽的事物;他们将在这世界中获得极大的快乐。但对亚塔尼,我要给他们一个全新的礼物。”于是,它定意使人类的心灵寻求超脱这世界,并且在这世界找不到安息;但是人类在这世界的众多力量与变化当中,能够拥有改变自己命运的品德,不受限在埃努的大乐章中所预定众生万物的命运之内;在人类的经营与管理之下,万物的形貌与作为都将达到完全,而这世界也将达到完满、实践了它最后与最小的任务。

不过伊露维塔知道,人类被放在世界诸多力量的混乱骚动中,常常会迷失,而不会和谐地善用他们的天赋。于是它说:“他们生平所行的所有事迹,到了未了,依旧会加增我创造的荣耀。”不过精灵却相信人类常常使曼威忧愁,而曼威最了解伊露维塔的心思。在精灵看来,人类很像埃努中的米尔寇,虽然米尔寇用人类作他的奴隶,但他对人类始终又恨又怕。

伴随着自由天赋所赐下的是,人类在这世界上只存活短暂的片刻,并且不受这世界的束缚,他们很快就离开了世界,往何处去精灵一无所知。精灵则会一直活到时间结束之日,因此,他们对地球及整个世界的爱恋,将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愈发孤单与痛苦,时间愈久悲伤愈深重。因为精灵是不死的,除非被杀或在悲伤中耗尽(这两者在他们看来是臣服于死亡之下),他们会一直存留到世界死亡之时;岁月不会消磨他们的力量,除非活了十万年后有的或许会显出疲态。被杀或耗尽的精灵会被聚集在维林诺曼督斯的殿堂中,或许由那里返回人世。但是人类及其子孙是真正死亡离开世界;因此人类又被称为世界的客旅,或流浪者。死亡是他们的命运,是伊露维塔所赐的礼物,随着时间不断地流逝,连诸神也会羡慕这个礼物。但是米尔寇将自己的阴影笼罩在死亡上,将死亡与黑暗混淆,将善变为恶,将希望转成恐惧。不过在很久很久以前,维拉在维林诺上已经对精灵宣布过,人类将会加入埃努的第二乐章;然而伊露维塔尚未揭晓在世界终了之后它对精灵的打算,而米尔寇也还没找出答案。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