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220回 终结章 · 十二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转过头,只见他那年轻貌美的继妻抱着个坛子,笑容可掬道:“如今天热,侯爷身上又是脏又是汗的,就拿这坛上好的药酒洗洗罢。”

说着揭开盖子,一股火烧冲天般的烈性酒气扑面而来。

沈从兴缩了下伤腿,不自觉的轻了声音:“这……不是烈酒么?”还是十分顶级那种。

张氏脸上又怜惜又关切:“区区一坛酒,再金贵还能比得上您的身子?侯爷,来吧!”

沈从兴的后背,莫名窜起一股寒意。

……

又过了半个月,明兰连双满月也坐足了,从体重到容貌,完全扭亏为盈,顾廷烨抱着漂亮的白胖媳妇,乐的不行,立刻刀枪出库,上阵试了几场。

团哥儿一手扶着门栏,奶声奶气的问:“我要跟娘睡,干嘛不行?”星辰变小说

崔妈妈很为难,问题很复杂。

团哥儿似懂非懂:“爹和娘在办正事么?”刚回来的公孙老先生教过他,男孩子长大了就要知理,父母有正事时,不可吵闹。绝世唐门小说

🥑 落=霞=小=说~w w w = l u ox i a = c om

崔妈妈老脸泛红:“对,对,就是在办正事!”

团哥儿有了底气,赶紧显摆刚学来的四个字:“是国家大事么?”公孙老先生说,这是天下第一等的大事。

崔妈妈脸憋通红:“…比国家大事…还要紧。”

团哥儿恍然大悟:“哦,那我自己睡。”他要做个懂事的好孩子,迈着小胖腿蹼蹬蹼蹬的回去了了。

次日一早,父亲已经上朝,他见母亲晚起慵懒,便高兴起来,一连串的发问,表示关怀:“娘,昨晚,你和爹办国家大事,很累么?都办完了吗?今晚还要办吗?叫我睡屋里,好不好,我一定不吵…娘和爹办…办正事。”

正在漱口的明兰一口水喷了出去。

满屋寂静,尴尬的寂静。

绿枝好像被脸上砍了一道,夏荷似乎快晕过去了,崔妈妈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全屋只有一个天真快乐的小胖子,左顾右盼,犹自未觉。

果然,人生何处不囧然——这样的人生怎会寂寞呢。

又过了旬余,薄老将军总算回来了。

此次彻底解决了盘踞西北数十年的圣德太后,抄家所获无数,尽可充盈此次为用兵空了大半的国库,另甘氏在军中的党羽头颅十几颗。

皇帝龙颜大悦,打算重重赏赐,薄老将军拄着拐杖,半死不活的哼哼,表示这回去了大半条老命,真真要致仕了,皇帝您若要抬举,就抬举他几个儿孙罢。见老头子这般上道,皇帝愈加高兴,出手阔绰非常,薄张沈顾段等一众将帅,均受了重赏晋官。

该赏的赏,该罚的罚。

圣德太后直系人马,包括她的娘家,她的心腹党羽……凡直接参与谋逆的,俱是问斩抄家,家小贬作宫奴或没入教坊司,次一等也是问斩流徙,家产罚没。

很讽刺的,偏偏圣德太后不能死,后半生‘在偏宫静养’。

三王妃因‘教养睿王不利’,白绫赐死,才刚十岁出头的睿王则贬为庶人,和他的亲爹娘一齐幽禁起来——稚子何辜,奈何有庸人作祟。

这些人还算发落的有声响,容妃却是无声生息的‘病故’了。

深受宠爱的宫妃为让儿子继位谋害自己,比二妈纠集群众造反还丢人,皇帝不但愤怒,还伤心。容妃所出的三皇子即刻迁出长春宫,去一个偏远小地方就藩,此生不许进京——若非容妃自作聪明,以他们母子的受宠,三皇子至少能得块富饶舒适的藩地。

皇帝深知圣德太后一系几十年盘根错节,沾亲带故何止百余家,因此不可牵连太广,免得动摇京畿根本;是以除了这些首罪和从犯,及其一干帮凶党羽,其余皆从轻发落。

众臣皆赞皇帝英明。

这回受了爱妃的沉重背叛,皇帝大人之所以还能保持宽厚仁爱,一直被明兰吐槽不着调的皇后功不可没。

当时宫变骤生,皇帝早先安排的心腹立刻带两位皇子遁密道避祸,皇后原本可以一起走的(以后杀回来就是太后了),谁知她非但不肯,还像个农村无知妇女一样,什么举措也无,只顾着扑在昏迷不醒的丈夫身上嚎啕大哭。

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边哭边说,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蚂蚱’一直唠叨到‘你个死没良心的怎么就撇下我们母子’,边捶龙床边嚎,险些把正在施针驱毒的太医震聋。皇帝不知是被哭醒,还是被烦醒的,总之睁眼闭眼都是这满脸鼻涕眼泪的黄脸婆。

待风波过后,龙体痊愈,皇帝终于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这位糟糠,虽说统御六宫的本领缺缺,气度既欠,见识也少,但胜在对自己一片真心可表日月。

后宫那些千娇百媚虽很迷人,但谁知道美丽的皮肉下头藏了什么心肝,当忠臣和能吏不能兼得时,他更愿意将忠臣时刻放在身边,偶尔用一下能吏即可。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结论是……皇后又有身孕了。

中元节后,顾廷烨渐渐工休正常,也得了几日休沐,便念叨着要带明兰出去走走,起初明兰没在意,朝廷重臣哪是说走就能走的,他心意是好的,可惜现实是残酷的。

谁知这日顾廷烨天不亮出门,回府时还是清早,见老婆还在赖床,毫不客气的将她挖出被窝,兴冲冲道——咱们踏青去。

平日训练有素,随行的物件衣裳自有人收拾好,明兰迷迷糊糊的被抱上马车,也不知车行何处,只觉得越走天越亮,沁入马车的空气愈发清爽宜人,仿佛到了人烟稀少的山野处。

马车摇呀晃,晃呀摇,加之空气新鲜,明兰觉着十分舒服,好像躺在摇篮里,于是……睡的更熟了,顾廷烨在旁看的直叹气——他终于知道小阿圆像谁了。

从清晨到晌午,明兰饿醒了。

在车中搭起桌几,两人相对用午饭,明兰才记起该问去哪儿,谁知顾廷烨一脸神秘,咬死了不肯说。还东拉西扯行军途中趣闻——老耿每夜必要写几页家书,向太座汇报日常心路历程,字数限三百上,实在写不出来了,众兄弟们只好帮着凑两句。

明兰忽想起一日聚会吃茶,众女眷说起各自夫婿的家书,武将大多只会写‘安好,勿念’云云,只耿夫人夸口,道她男人曾写过一句叫人极窝心的话——‘念及家中贤妻,辛苦持家,吾在外亦不觉有所苦也’。

“这句话得体周全,又老成有义,约是老国公凑的罢。”明兰凭良心评价了下,她当时就觉着这句话蛮好。

“这句是那十七岁的薄家小子说的,老国公凑的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思汝念汝,辗转反侧’。”

明兰:……

被带歪楼后,明兰也懒得追问了,两人嘻嘻哈哈,观赏沿路风景,终来到了目的地——前方是一座柔缓的山岭,树木青葱茂密,时时可闻鸟啼,不等明兰问这是何处,顾廷烨就抱她下车,笑着拉她往山上爬去。

“若侯爷想带我爬山,京郊就有,栖霞山,枕眠山,落月山……何必非来此处?!山上有大庙么,有灵验的大和尚么?侯爷想求签么…哎呀,我快断气了…”明兰累的气喘吁吁,提着裙子艰难往上挪,总算她素来身子不错,爬的还算给力。

可不论她如何叫苦,顾廷烨只笑而不语,半拖半拉着,不断催促她往上爬。就这样没头没脑的爬了小半个时辰,明兰直觉得胸口快烧着了,呼吸像老太婆扯破风箱,顾廷烨才忽停住了脚步,指向前方:“到了。”

明兰顾不得形象,一屁股坐到一块平滑洁白的大石上,拿帕子用力擦拭额头脸颊,顾盼四方,这原来是半山一处凸出的巨岩,平整而又干净,大约平日樵夫都在此处歇息,是以地上错落许多圆墩般的石块。

她顺着男人的手臂往北边望下去,顿时讶然出声:“孝陵?!”

顾廷烨指着不远处那片白色的建筑,笑道:“这是孝陵的南侧一块,从这儿瞧过去,恰能望见静安皇后的陵寝。”

这年头不似现代,买张票子都可以在泰姬陵唱信天游,此时的皇家陵寝是有兵卫把手的重地,轻易不得接近。不过……

“侯爷想带我瞧静安皇后的陵寝?”她十分不解。

顾廷烨往头顶的山坡一指,笑道:“不止,山顶有处亭子,相传是琉璃夫人和高大学士拜天地的地方。”

明兰愣了半天,很想问‘莫非你发觉咱们都是穿来的’?

顾廷烨摸摸她汗湿的脸蛋,红润健康,“你看书大多不挑,只尤其爱找这两人的野史杂文来看,不是么?”

明兰呆呆道:“…你,你不奇怪么…”

“奇怪什么?以前,我最爱看前朝骠骑将军霍广的典籍。你是女子,看那些文臣武将有什么趣,自然要瞧奇女子的故事了。”

明兰放了心,顺从的让他领着,一齐眺望那片奇丽的陵墓。

秋高气爽,天日明媚,在淡金色阳光的照耀下,那片死者居住的建筑竟也显得迤逦非凡,龙,凤,麒麟,狮子……还有许多她叫不出名字的奇兽,用汉白玉雕刻的栩栩如生,或仰头,或抬蹄,或展翅,映衬着朱红明亮的雕栏,层层叠上,仿若神物祥云腾雾。

四周翠绿如茵,有数百年的苍天古木,也有新长出的纤细俏皮,伸出苍翠的枝桠,似是给这庄严金碧的皇家陵园,裱上一圈古朴边纹,远近皆可入景。

两人看了许久,顾廷烨吐出一口气,道:“你读过静安皇后的诗词罢,觉着如何?”

明兰默,说实话,每首都很熟悉——“都是极好的。”她道。

顾廷烨道:“真正惊采绝艳,可惜红颜薄命。”

明兰扯动嘴角:一个文明古国千年的沉淀,能不惊采绝艳么。

顾廷烨长长叹了口气,低声道:“我有时想,若静安皇后没有猝然薨逝,有多少事会不一样。”

这次明兰没有吐槽。

倘若静安皇后没有中毒而死……首先,白氏就不会嫁入顾家,自然顾廷烨不会出生,小秦氏母子能接掌侯府,又或者没了顾廷烨护着,宁远侯府已被夺爵。

旁家不论,顾家大多数人的命运,都因此改变了。

当然,自己大约还是会遇到泥石流,然后悲催的穿越,这会儿大约正跟曹表妹斗智斗勇。

停留片刻后,两人再度启程,往山顶奋力爬去。

这半段山势稍显陡斜,虽不难爬,但却需费去加倍的气力,这次明兰配合多了,不吐槽,不叫苦,路上遇到唱着山歌下来的樵夫小哥,还朝他笑了笑,结果那小哥险些从滚下山去。

男人愤而转身,从身后随行的仆从手中拿来帷帽,用力扣在老婆的脑门上。

两人走走停停,说说笑笑,好容易到了山顶,依着一位老樵夫指的路,终于找到了那处亭子,亭名‘无望’。

“怎么起这个名字呢?”男人皱眉,真不吉利。

明兰顺嘴答道:“琉璃夫人曾说过,没有希望的时候,就是希望快来的时候。”这话辩证得太哲理了,哲理到近乎烂俗,貌似她在心灵老鸭汤里读到过。

破旧的四个柱子,柱身早已剥落的瞧不出原来颜色,破了十七八个洞的亭顶透光良好,底下放着七八个残损不堪的石墩,风吹的稍大点,还能落下几片瓦砾来。

为了脑袋着想,两人决定还是不进去坐了,找了棵松盖参天的大树,两个小厮连忙拿出背在身后的软搭凳子,架好了请侯爷夫妇坐,一边另有人架起小锅,开始煮水烹茶。

——特权阶级,真腐朽呀。明兰边叹,边赶紧坐下。

“……一个出身公府小姐,一个底下卑贱,谁知末了末了,境遇却相个反。”男人的感慨并不新鲜,多少人发出过类似的叹息。

“你瞧不上静安皇后这样的女子么?”明兰静静问道。

“这倒没有。”顾廷烨摇摇头,“静安皇后虽性子肆意了些,却不失一个真性情的好人。多少直言诤臣,因为她的苦劝而保下性命。后宫女子能这样犯言直谏,很不容易。”

“那你瞧不上琉璃夫人这样的女子么?”明兰再问。

“先前有些。觉着是她误了高大学士。”顾廷烨缓缓道,“可等我自己也吃了苦头,方知混在下九流中,还能始终傲骨正直,不怨天尤人,自立自强,是何其难得。”

明兰仰起头,怔怔的望着不远处的亭子。

就外形而言,无望亭和静安皇后的陵寝,就好像贫乳和波霸一样没有可比性,可就像两个女子后来的结局,和这两座建筑恰成呼应——幸福,大多是平凡,甚至不起眼的;而悲剧,往往才是壮丽辉煌的。

明兰摇摇头,她一点不想辉煌。

“……皇上有意叫我入蜀镇边,日前,我已向皇上主动请旨,少说要两任□年。”顾廷烨悠悠的来了这么一句,如同一个惊雷炸开。

明兰差点跳起来:“什么!你要去四川?那我呢?团哥儿呢?阿圆呢?你还去主动请旨,你这才回来多久呀!你不要家啦!”

顾廷烨拿着把大蒲扇,冲她缓缓摇着,好笑道:“主动请旨,才能要给好价码。我跟皇上说了,什么赏赐不赏赐都罢了,只求能叫我把媳妇带着赴任。”

明兰一颗心才放了回来,又忐忑道:“皇上能答应?”

顾廷烨正经其实道:“我说了,我媳妇五行缺木,火克木,这才接连遭祝融之难。我正好生辰八字旺水,水克火,我媳妇就该跟我一块儿。”

明兰白眼道:“皇上会信你的鬼话才怪!只怕到时御赐一口大水缸,叫我时时在里头泡着,以解我缺水之忧。”

顾廷烨哈哈大笑,隔着薄纱拧她的脸蛋,然后正色道:“我跟皇上好生求了一番,我自小亲缘浅,神憎鬼厌的活到现在,求皇上可怜可怜,别再叫我一家分离了,没的等我回来,媳妇又有好歹了;臣定然精忠报国,鞠躬尽瘁。”

“然后皇上答应了?”明兰眼睛发亮。

“嗯,答应了,皇后也帮着咱们说话。”顾廷烨微微而笑,“末了,皇上言道,虽说历来大将镇边,家小多留在京中,可也不是没例外的。似前朝穆王府,也不见送妻儿进京,他家镇守滇中多少年,最后阖家殉节而死,忠心如何?而那铁了心的逆贼,哪怕满门都押在眼皮子底下,该反也会反。这回不就是好例子么。只要君臣知心即可。”

“皇上英明!”这是明兰自来古代后,头一回发自肺腑的呼万岁,“这话没错,那些真想造反的,为使君主大意,反而往往愿将家人留下呢!哪有你这么直不楞登的!”对了,吴三桂的长子到底是阉了,还是挂了。

顾廷烨望着她,满目笑意:“你不怕蜀中不如京城繁华,西南又湿热瘴气么?”

“不怕不怕。”明兰拖着凳子挨坐过去,挽着他的胳膊连连摇头,直把帷帽的纱巾都晃了起来,“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顾廷烨反手揽住她,低低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什么加官进爵,都是其次,一家人长长久久才要紧。人一辈子能活多久,趁年轻带你四处走走,也不枉此生。”

明兰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像阳光穿透了厚厚的乌云,海燕冲破了暴虐的风雨到达彼岸,万里迢迢去朝圣的人们望见白色的塔尖,喜极而泣;仿佛一切曾经的彷徨和犹豫都成了加倍喜悦的理由。

顾廷烨箍着她的双臂发紧:“蜀中没京城这么多臭规矩,到时,我教你骑马,你教我放风筝,咱们一辈子不分开。”

明兰笑着掉下泪来,滚烫滚烫,像心口的热度。

——走,到天府之国去。那儿有李冰父子的都江堰,美丽爽朗的姑娘小伙,肥沃的土地和繁花般的锦缎,还有他们充满希望的未来。

(正文完)

 

共 77 条评论

  1. 超愛你的小說说道:

    請問能不能也寫寫幾篇明兰和顾廷烨番外篇呢…..因為看了其他番外篇….覺得賀弘文跟齊衡的有點惆悵…落寞…可惜啊…..

    1. 关于穿越的秘密没有人知道吗说道:

      在顾延烨向明兰所求真心的时候,明兰因为保护自己不在感情中受伤,没有完全的坦诚情感和穿越的秘密,到最后两个人坦诚情感但一直也没有坦白穿越,不知道作者又没考虑过这一点,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遗憾。

      1. 匿名说道:

        有没有坦白也不重要了。坦白了又能如何呢,除了带来更多解释的麻烦,反正已经相知相爱相守了

      2. 匿名说道:

        你傻啊,真以为两个人没有秘密才是真爱么?

    2. 匿名说道:

      一直耿耿于怀明兰最后也没有跟顾坦白穿越的秘密

      1. 匿名说道:

        说不定后来坦白了呢,番外说明兰的三子出海,四子西行,说不定顾二后来是知道的

  2. 匿名说道:

    因丽颖而看!还不错

    1. 匿名说道:

      我也是因为丽颖,肯定改编了一些。

    2. 我也是说道:

      我也是

    3. 匿名说道:

      小说背景是明朝,电视剧中开始却说要收复燕云,再看君臣那一头翅帽,明摆着是宋朝。

      1. 匿名说道:

        同感

      2. 匿名说道:

        小说背景是架空的,提到过了,叫大周

    4. 姜凉生说道:

      嗯哪哪

  3. LM说道:

    好诗意……

  4. 匿名说道:

    结束了,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1. 匿名说道:

      因为丽颖来看小说 除了没有穿越剧情 电视剧大部分还原了剧情 演员人物形象活生生的在荧幕上演 演员演技真的很好

  5. 匿名说道:

    嗯,现在我知道为什么颖宝饰演明兰,只一个像字了得,哈哈

    1. LM说道:

      加一

    2. 我也是说道:

      +++++11111

  6. 匿名说道:

    本来以为是长篇,有点短

  7. 匿名说道:

    好看

  8. 散了散了说道:

    立刻刀枪出库,上阵试了几场 。 这是颖宝要与冯绍峰大战啊

  9. 因颖宝而来说道:

    作者大大真是用心了,我也好想写出这样流畅的小说,看来还是要等高中毕业后了。

  10. 行云流水说道:

    飞来一祸,平静生活不再;多年坚忍,换得诗意人生。

  11. 还行说道:

    可是这和穿越有毛关系,为何硬加个穿越,反而硬伤

    1. 抱抱说道:

      就是有了穿越的前提、那些暗暗的吐槽和有趣的内心独白才有了逻辑、对待感情的处理比如像对待上司这种才有出处

      1. 匿名说道:

        对的对的,一切才有了逻辑,要不怎么能这么周全呢?

    2. 匿名说道:

      我也觉得……不过电视剧删了我觉得挺好的

    3. 匿名说道:

      同意!

  12. 匿名说道:

    为龙哥看完全本,却发现其实齐恒的剧情少的一匹。。

    1. 匿名说道:

      就是就是

  13. 匿名说道:

    看完了,今天他俩也宣布结婚了,嗯,很圆满

  14. 匿名说道:

    为了这本书而看完全本。给作者疯狂打call!!!

  15. 朱一龙呀 我是WQ 很高兴认识你说道:

    因为我的朱一龙先生看的这书 已经近10年没有看过长篇小说了 总觉得不是霸道总裁就是傻白甜 抑或是所谓的修仙 好些个无脑的 这篇文章虽然模仿红楼梦 但却是红楼梦正面的教材 作者文笔流畅幽默 构思巧妙 虽然有人吐槽作者总爱扯些有的没的 但我却感谢作者不吝推广知识。朱一龙早就说过 齐衡的很少的 他本就是个实在的人 他的话我早就信了 也因为他这点我很喜欢他 我的杨过 我是WQ 很高兴认识你啦

    1. leo说道:

      我们会一直一直陪他走下去的。一起加油啊!

    2. 匿名说道:

      后面好像没齐衡什么事啊

  16. 匿名说道:

    有穿越的前提才有那些吐槽和对待感情像上司啊

  17. 匿名说道:

    真好

  18. 匿名说道:

    期待上映

  19. 知否说道:

    盛老爹最无情无义,盛长柏重义,齐恒重情,顾廷烨重情重义。明兰是重情義的人,所以登对。

  20. 绿肥红瘦说道:

    好书,元旦三天终于追完了,致谢作者。

  21. 啊哈说道:

    终于看完了,难得的好小说。一路看过来,作者的题外话,还有底下的评论都让我涨了不少知识和见解。总之无论电视剧拍的如何,我的脑海已经有了我满意的画面。舍不得

    1. 匿名说道:

      看完评论留个脚印吧

      我也觉得,不吐槽电视剧,反正看的时候我脑补的画面我很满意~~

  22. 匿名说道:

    成一直是代入丽颖冯少峰还有曹翠芬看的,不得不说导演选角真的选得好

  23. 匿名说道:

    丽颖演得真好

  24. 匿名说道:

    一直代入丽颖看的

  25. 匿名说道:

    两任多少年?

  26. pljw说道:

    又过了半个月,明兰连双满月也坐足了,从体重到容貌,完全扭亏为盈,顾廷烨抱着漂亮的白胖媳妇,乐的不行,立刻刀枪出库,上阵试了几场

  27. 匿名说道:

    看完了,给作者点赞,为作者认真写作点赞!除了穿越,其余都好!快赶上半部红楼了

  28. win说道:

    看这个文主要是看宅斗 爱情的部分全都直接无脑跳过了太腻歪了太多了 哈哈 好可惜最后结局没有老太太和姐妹们哦。如果多点亲情戏就好了….

  29. 若梅说道:

    几年前看的知否和现在的删减了很多,若梅等来了公孙夫人,本想哭泣可怜让她自己抚养孩子,还使出了苦肉计,无奈公孙先生心如磐石,把孩子交给了公孙夫人抚养,若梅因为滋补过甚,导致不能再生育,中间污蔑公孙夫人而被公孙先生放弃,全都给删没了

    1. 孩儿他娘说道:

      你在哪儿看的呀?

    2. 说道:

      对啊!我记得我第一次付费看的时候,剧情不只这些,你说的公孙夫人我也有印象!可是这次看感觉好多点都不对,但又不能像你这样,具体的说出来!

  30. 匿名说道:

    说电视剧还原大部分小说情节的,是开玩笑的吧……

    1. 匿名说道:

      同感,改的乱七八糟的,节奏还慢

  31. 匿名说道:

    能否介绍一下作者背景?

  32. 匿名说道:

    为什么最后都没有摊派穿越的秘密

  33. 匿名说道:

    还会再看一遍的,感谢作者

  34. 匿名说道:

    至亲至疏夫妻,为何有人一直纠结没有坦白穿越的事?这件事和他们的未来无关,和他们的生活无关,说了有害无益

  35. 说道:

    昨天電視劇看顧盛兩人洞房花燭夜數家產,OMG 真無語!

  36. 要一直幸福啊说道:

    三刷了 看一遍感慨一遍

  37. 匿名说道:

    之前想为什么还不完结,可是正文完结了又想怎么完结了?唉!我真的是纠结啊!不过小说是极好看的,而且作者大大还普及了好多知识,个人觉得作者大大去当历史老师都木的问题,也可以去做红楼梦的研究者

  38. 团子说道:

    感觉在生完阿圆的时候团子还不会说话怎么出了月子团子就能引经据典了?这是不到两岁的小孩吧……?Bug有点大了

  39. 匿名说道:

    火克木?火克金好不好。

    1. 匿名说道:

      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
        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

  40. roy说道:

    心疼我的小公爷
    其实主要是为了留名

  41. Yui说道:

    为了丽颖看的。

  42. 匿名说道:

    好想看续写,中篇短篇都行啊

  43. 匿名说道:

    明兰传被妥妥的改编成了”蠢人转“。

  44. 匿名说道:

    不是宋朝时候的事么,怎么突然到了明末清初吴三桂了

  45. 朝代不符说道:

    不是宋朝时候的事么,怎么突然到了明末清初吴三桂了

  46. 想只团子咋样说道:

    看完感觉,女主记可爱又聪明

  47. 匿名说道:

    都到明朝了,还有什么熟悉的诗词能唬得住人?莎翁的十四行诗么?

  48. 匿名说道:

    感觉无望亭的典故虽然被作者说成心灵鸡汤 但是也是作者自己有感而发吧

  49. 一如初见说道:

    “像阳光穿透了厚厚的乌云,海燕冲破了暴虐的风雨到达彼岸,万里迢迢去朝圣的人们望见白色的塔尖,喜极而泣;仿佛一切曾经的彷徨和犹豫都成了加倍喜悦的理由。”作者文笔细腻,非常的欣赏与喜欢,像上述的句子,文中俯拾即是,有点儿钱钟书《围城》的语言风貌,细细巧巧的比喻很是入骨入心,耐人寻味,满满的都是智慧的色泽和光彩!

  50. 秋水长天说道:

    明兰心中满满的,都是幸福。
    像阳光穿透了厚厚的乌云,海燕冲破了暴虐的风雨到达彼岸,万里迢迢去朝圣的人们望见白色的塔尖,喜极而泣;仿佛一切曾经的彷徨和犹豫都成了加倍喜悦的理由。
    这语言有点儿钱钟书《围城》的味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