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176回 风吹完了,鼓也擂破了:真爱的代价 · 下

关心则乱2017年06月1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又聊了一会儿,常嬷嬷起身告辞,顾廷烨把团哥儿叫给崔妈妈后,自去梳洗又换了常服,才回屋来。约是朝中之事累心的很,他一下坐到床边,一边疲惫的捏着鼻梁,一边对明兰道:“往里头睡过去点儿,用饭前,我好歇会。”

明兰陪着常嬷嬷坐了半天,也觉着腰酸,正想平平躺下歇息,闻言不满道:“不是给你另置了屋子么?外头还有软榻,与我来挤什么。”

顾廷烨懒得和她废话,自己动手平抱起明兰,连人带薄毯稳稳放到里边去,然后仰身倒躺在她身边,他长长的松了口气:“总算把两淮的事跟皇上禀清了,圣上到底是心急了,沉疴多年,如何能一朝痊愈。慢慢来罢。”

听他声音里都是疲惫,明兰伸手帮他揉着太阳穴,顾廷烨反手一把捉住她的手,覆在自己的脸颊上,侧过脑袋,直直看着她道:“对不住你了,没能早些回来。”

明兰想了想,促狭道:“崔妈妈说,其实我生的蛮顺当的,若是没有前头的闹事,没有后头的放火,其实你不来也不要紧。”顾廷烨侧躺过去,把头埋在明兰怀里,低声道:“以后定不会了。”明兰抚着他粗硬的浓发:“常嬷嬷也这么说呢。”

“你们都说了些什么?”顾廷烨闭着眼睛,鼻息平稳。

“说了曼娘的事。”明兰静待着男人的反应。

果然,顾廷烨的睫毛动了动,缓缓睁开眼来,沉静道:“说到哪儿了?”

“到你只身一人,离府出走。”

顾廷烨慢慢转过身,和明兰头挨头,并排躺着:“那我接着说罢。”

明兰也平平躺好,洗耳恭听。

“其实,曼娘去余府之事,我是有些不快的。可是,一如既往,她总能把故事说圆了,我还是信她。”顾廷烨双手平平交握于小腹上,声音十分平静。

彼时的宁远侯府是场噩梦,不理解自己的老父,佛口蛇心的太夫人,享受着白家银子却鄙夷自己的叔伯兄弟,哪怕回到自己屋里,也满是别有用心的俏婢艳仆。处处不得志,时时憋屈,只有在曼娘处还能受些软语安慰。曾经的一段日子里,他真的非常信任曼娘。

人是惯性动物,一旦信任了某人,那么她的许多行为,就自发的合理起来。

“直至那日在广济寺,你的那番话,很有道理。”

说来可能没人相信,明兰是除曼娘之外,他唯一好好交谈过的女子。那个小小的女孩子,皱着眉,斜着眼,满脸的不满,但却不曾拿空话虚话来胡骂一气,而是认真的讲逻辑,摆事实。他回去后反复思索,怎么想,都觉得明兰的话都没错。

若曼娘真是只想当个妾,那实在没理由去余府闹。

人会受骗,其实只是没往那处想,若真查起来,很多人,很多事,其实是经不起查的。

“曼娘有个服侍多年的丫头,后来由曼娘出嫁妆,远远的嫁了人。我费了许多功夫寻到她,一番吓唬,威逼利诱,她终是开了口。”大凡有了丈夫孩子的女子,很少能忠心到底的。

“那丫头说的,俱是匪夷所思。先是曼娘的哥哥,他压根不是弃妹而逃,而是曼娘苦劝兄长走的。直到曼娘生下两个孩儿后,她兄长才假作懊悔的回来。曼娘一番苦求,兄妹俩做得好戏,叫我宽宥了她哥哥,我却还当她秉性善良。”

·落·霞·小·说 🦄 w w w_l uo x ia_c o m

明兰没有说话,只呆呆看着床梁顶。

“再来是孩儿,还真叫常嬷嬷说中了。是曼娘叫人去引那汤药婆子吃酒,在药材上做了手脚。”顾廷烨语气涩然,仿佛叙述着一幕荒诞剧,“可我还是不大信,回京拘了曼娘宅里的人来拷问。这一问,竟又有旁的事。”

“她又做了什么?”明兰也开始心生厌烦了。

顾廷烨去握她的手,牢牢握住,才道:“她打听到嫣红的陪房家人常去的酒馆,叫人把自己的住处透了过去,又说了些招摇过分的话,嫣红听了传话,自然气急败坏的打上门去。她布置好了一切,只等我‘及时赶去救下’她们母子,再和嫣红反目。”

明兰深深叹了口气,挪过身子,侧身抱着男人的臂膀,把脸贴上去。

“得知这些,我一时竟是呆了。”顾廷烨翻身抱着明兰,手心冰冷,“我去与她对质,她辩无可辩,这才说了实话。她始终都是想做正房太太的,之前种种敷衍,都是哄我的。”

那日,当着两个孩子的面,他抓着曼娘的头发把她拖了出来,一顿逼问痛骂,曼娘见躲不可躲,便直言不讳了。他气的怒火攻心,重重的扇了好几个耳光,她面颊紫红肿起,却依旧淌泪而笑。他清楚的记得,那日斜阳昏黄,曼娘匍匐在地上,双手抱着他的腿,楚楚可怜的仰头哀求,还如做戏般的表白,说她是一片真心,望君垂怜,盼君珍重。

却不知,他心头已一片冰凉。人人都骗他,欺他,连这个他一直深信的人都不例外,那还有谁是可信的,这世上还有人可信么?

“那夜,我回府又和老爷子吵了一架。我越说越不像话,直把老爷子气的吐了血,他骂我是‘自甘堕落,无药可救,果然是贱人贱种’,我再不愿待在这儿了,当夜就走了,一直到了南边,才给常嬷嬷去了封信报平安。”

明兰心里难过,贴着他的胸膛,轻轻叹了口气。

“我走后,老爷子一直寻我。好容易寻到了我,给我送的第一封信,便是叫我速速回府,说嫣红有身孕了。”顾廷烨道。

“啊?!”明兰大惊,“有这事,怎么从来无人提起过。”

顾廷烨露出一种奇特的笑容,仿佛是在嘲讽:“因为这是一件大大的丑事,上不可告天地,下不能告至亲。”

明兰已经猜到了些许,却不敢乱说。

“老爷子十分高兴,拉着我的手对我说,以后就做爹了,要懂事,好好做人,不能再惹事了。可我却对他说,嫣红肚里的孩儿,大约也姓顾,但不是我的。”

老侯爷当时又惊又怒,连声责骂自己乱冤枉人,他离家一个多月,妻子怀孕两月有余,岂非正好。顾廷烨漠然回答,自那次因为曼娘,和嫣红闹翻后,他们就不曾再行房。

老父脸上当时的神情,顾廷烨一辈子也忘不了,那种震怒,那种惊慌,那种深入骨髓的愧意和歉疚,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可当时,他只顾着自己的心情,狠狠把顾家上下嘲讽了一番,直骂顾家是个污糟的烂泥潭,没几个人是干净的。

至于给他戴绿帽子的到底是谁,他既没兴趣,也懒得问了,反正侯府之中,没一个人是好的。

“那,嫣然姐姐的妹子,到底是怎么死的?”明兰闷闷道。

顾廷烨黯然:“堕胎不顺,血崩而死。消息传来时,老爷子正和余大人理论着。嫣红虽是错了,可我也有不当之处,我从未想过叫她以命相抵。可我们赶去别院时,她已断了气。”

明兰一阵心头发凉,这种死法真是够报应了。

“所有人都以为嫣红是心急堕胎而死。顾家为着遮丑,对外头说是病逝,余大人也不敢多声张,此事便了了。”顾廷烨忽的眉头一皱,“只我一人,觉出不对来。”到底夫妻一场,余嫣红不是笨人,既知会被戳穿,为何不早堕胎,还让顾家人把自己叫了回来。

“那是怎么了?”明兰奇道。

“我有个叫平贵的长随,曼娘对他甚是笼络,他也常为曼娘说好话,当时我并不以为意。自我离京后,已久不见他的。”顾廷烨笑容里满是戾气,“谁知我离去时,别院的门房却说,就在半日前,平贵来过,说是替我传话的。可我并不曾叫人穿过任何话!”

明兰惊问:“难道又是曼娘?”

曼娘最神奇的地方,就是每次顾廷烨不过想问些芝麻,最后总能得了西瓜。顾廷烨森然道:“我捉了平贵拷问,他就一股脑儿吐了出来。”

自打顾廷烨离京后,杳无音讯,曼娘如热锅上的蚂蚁,常嬷嬷不肯说,她就只好时时叫人盯住宁远侯府,尤其是嫣红的陪房家人。很快她就有了收获。一日嫣红借口回娘家,马车半道改路,嫣红戴着帷帽偷去见了位郎中。

曼娘随后就去找了那郎中,反正不知主顾是谁,看在银子的面上,那郎中毫不犹豫的说,那位蒙面夫人已怀有两月的身孕。曼娘大喜过望,立刻盘算起来;既要让顾廷烨能赶紧回来,又不能叫嫣红瞒住了,然后偷偷解决掉问题。

平贵的妹子在顾府内宅为婢,全府上下都知道烨二夫人是吃不得莲藕的,她就趁机在嫣红的饮食中丢了些藕粉,份量很轻,只叫余嫣红起了些小红疹子。但贤德的太夫人不肯让老侯爷以为廷烨一走,自己就怠慢他媳妇,坚持找了大夫来瞧病,这便瞒不住了。

事发后,嫣红又惊又怕的缩在别院里,等待着对自己的处置。就在这个时候,平贵来了,他说顾廷烨不愿张扬丑事,只要她把孽种堕了,待此事风平浪静后,便跟她和离。

这个饵,实在太诱人了。顾廷烨本就恶名在外,如今又弃家出走,若两人和离,全京城的人都会以为顾廷烨不好,而她也能全身而退,待过个几年,让宠爱自己的父母再寻一门亲事就是了。平贵又强调,一定要快,否则事出有变,就不好了。

嫣红哪会不从,当下赶紧让人去抓了副虎狼之药,为怕药效不强,她还一气吃了两贴,胎儿是打下来了,但也送了性命。

明兰听的全身冰凉,张口结舌:“…都那份上了,曼娘何必还…?”

“曼娘说,她只想叫嫣红吃些苦头,出口气罢了。”顾廷烨冷笑道,“谁知反叫我看出了端倪,我当夜就跟她摊了牌,说清了,从此一刀两断。”

此事后,老侯爷内外交困,又气又病,很快就病故了,顾廷烨没能赶上见老父最后一面。

前因后果,明兰俱是明白了,却说不出话来。两人久久无语,过了半响,顾廷烨忽的翻身伏在明兰身旁,目中满是歉意:“你怪我么?我没处置了曼娘。”

明兰一愣,失笑道:“怎么处置?”

“要了她性命么?”她缓缓的坐起身来,顾廷烨也起身,和她对面而坐,“说实话,倘若侯爷取了她性命,我是决计不敢叫蓉姐儿再留在身边的,非得远远送走不可。蓉儿再怎么明白道理,到底是母女连心。我不敢赌这侥幸的。”

“可若真杀了她,又有些罚过了。”这事明兰早就在肚里过了几遍的。嫣红的死,曼娘只能算作恐吓欺诈,而向自己撞过来的那一下,属于未遂,这两样罪都不足以判处死刑。

“那就要罚了,可该怎么罚呢?”明兰苦笑道,“说实话,以曼娘的性子,再打她骂她,甚至动大刑,她也不见的能悔过的。”她还不像康姨妈,至少康姨妈爱她的孩子,有了软肋,就能拿住她。可似乎连孩子的安危都不能使曼娘却步。其实,对于这种潜伏伤害性的精神病患,最好的处罚就是终身监禁,但这话她不能说。

明兰把两手一摊,笑道:“侯爷把她远远送走了,倒也是个法子。”

顾廷烨怔住,他实没想到,此时此刻,明兰居然还能这般理智冷静的分析,说的头头是道,丝毫不带半分情绪,他心头忽然百种滋味起来。

“还有朝堂之上,府邸之外,这事越快了结越好。”他忍不住辩解一二。

“这事原本就是不好闹起来的。”明兰立刻表示同意,并且道,“曼娘一不是你的妾,二不是府里的奴婢,人家正经的良民一个,咱们凭什么要打要杀的。若是良民犯了过错,也不该以私刑了断,要过堂审问然后定罪,到时候,公堂上一闹,咱们的脸还要不要了。夜长梦多,若耽搁久了,叫你的对头拿住,就没完没了了。”

倘她是顾廷烨的政敌,一定会拿这件事做伐,把事情闹大了不可。若真叫人参了私德不修,那顾廷烨没准也得和沈国舅一样,在家思过了。两位心腹一起思过,皇帝可要烧眉毛了。

顾廷烨定定看着明兰,神色复杂,默了半响,才道:“在绵州,我给昌哥儿置了百亩田地,又叫人看着,只盼她能念在儿子份上,就此消停。”说着,他脸色倏然一变,厉色道,“再有一次敢作恶,我就顾不得了,立时取了她性命。”

明兰点点头,随即又挥挥手,叫起来:“哎呀,其实这不是关口啦!要紧的是那一位,我说你到底想出辙来了没有。”她满面惧色,“我可再不敢和她一道住着了。”

名义上的长辈,打不得,骂不得,真是处处掣肘。

看她才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转眼又如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般,顾廷烨不由得莞尔,“放心。便是你敢跟她住着,我也不敢。我已经布置好了,这就分家!”

※ ※ ※ ※ ※ ※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区里讨论的如火如荼,某关也不好意思沉默了。这里申明几件事。

首先,不少读者认为曼娘太幸福了,伤害了这么多人,还能带着钱袋子去当土财主享福。

这怎么可能?事实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一个会出戏子的老家,那必然是贫瘠的,不然不会背井离乡去做戏子;然后,古代田地的利润率大约是百分之三(贫地)到百分之十(除非非常非常的肥沃的土地),就是说,若算十两银子一亩地,那么一百亩就是一千两银子,我来算个折中,按照百分之五的利润,也就是说,曼娘母子每年的收入是五十两左右的银子。

请问,五十两一年的生活费,曼娘能过怎么豪华舒服的生活。

另一方面,大家毕竟生活在现代,对真正的穷乡僻壤可能没有什么概念。

我写曹表妹流放那段日子的时候,有个很可爱的读者,详细分析了关于古代流放的状况,真的,古代的穷乡僻壤真不是闹着玩的。

现代人生活在小城市小地方,最大的不便,大约就是看不了IMAX电影或者上淘宝购物时,卖家会要求另加邮费,可在古代,穷乡僻壤是真正的生活品质截然不同。

像在西北地区,蔬果贫乏,人人脸上都是一层土,水的味道不是咸的,就是带碱味的,只能吃粮食和肉食,很容易得病又因为是贫瘠地方,所以连个好些大夫也请不到;至于学业,只能让孩子去附近的镇里,或是别的大户人家附学了。

读者们很气愤,顾二说要叫地方官照应。

可是在古代,男子方能立户,一个孤身女子,带着一个孩子,还有不少的财产,那些穷山恶水的刁民们,还不活吃了他们母子?!并不是真的让曼娘母子去横行霸道啦。

小地方,偏僻,闭塞,没有消遣,没有戏班子,连个SHOP都没有,需要每月或每半年去赶集,才能获得休闲娱乐品或一根钗。

除了每日看日升日落,听鸡犬相斗,曼娘的生活的确是算完了,所以她才会那么绝望。

对顾二而言,这就等于流放,把不安定的因素远远的隔开,等于放弃了那个儿子,当然,他的个人感情因素也是在的。

=========

读者们很多讨论都是有道理的,因为顾二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有个致命的错误(这个以后再说),但不是某些读者口口声声的‘什么礼法问题’或者‘律条问题’!

为了这些读者,某关特意多写了一段,原本我以为大家都是明白的,所以略过不写的,没想到有些妹纸,居然把顾二不狠狠处置曼娘归到什么礼法,什么原则问题上去了。

拜托,曼娘是良民好不好,她早八百年前就脱了贱籍的,良民犯了罪,由得私刑处置的吗?倘若顾二私刑处置了,那些政敌们一定乐的跳起来!

那么,曼娘能上堂去受审吗?然后按罪处罚。拜托,那顾廷烨的脸面才是丢尽了,那些政敌们也乐得拿这件事折腾一番,让顾二倒霉一阵也好呀。

所以说,顾二在处置曼娘问题上是经过仔细考虑的,的确也有感情因素在里面,但不像某些读者认为的那样,是如何如何对曼娘情意难忘,如何如何雷声大雨点小,如何如何去让曼娘享福,进而推演出他对明兰是如何如何的薄情。

这也太扯了。

但是顾二在这件事的确是有错的,这个错误而且很深刻很大,将导致本文的最后一次风波,作者是女主的亲妈,我是不会放过顾二的,大家放心。

所以,拜托,请愤怒的群众们别再义愤填膺了,别逼我剧透呀!!!!

无条件的一见钟情,一般多存在于荷尔蒙旺盛的青春期,大家喜欢女主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让一个饱经沧桑的男人,尤其在吃过一次曼娘的苦头后,还要毫无条件的信任另一个人,毫不保留的去爱另一个女人,这太没有道理了。就算是女主,也不该这么金手指的。

不说了,不说了,再说又要剧透了。

======

最后,说两句闲话。

对某关的读者时代留下深刻烙痕的NO1,就是敬爱的匪大,她的文真如罂粟一般,明知道看了会被虐,还是想去看。好文才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至今难忘。

某关及死党们当时的的最大感悟就是,有时候真爱顶个P用啊?!

真爱既顶不住权势的无奈(春晚),也挡不住野心的欲·望(碧甃沉),更加拦不住复仇火焰(芙蓉),甚至连流言蜚语和误会也可以轻易杀死真爱(玉碎),所以当真爱扛不住死神时,某关反而淡定了(佳期)。

当然,虐的七晕八素,实在很经典的虐心文,现在很少有这么好的虐心文了。

因为受伤太重,某关就此落下病根,从此看书要先检查是否为HE结局,否则坚决不看。

静琬的确是小六的真爱,他记了她一辈子,可这有个毛线用呀!敢问各位读者一句,这种真爱,你要么?

吾友八戒说,她宁可去当那没有真爱的程夫人,人家至少尊荣富贵,儿孙满堂的活到七老八十。鲜衣得穿,珠宝得挑,权柄在握,有什么不好。

于小六的江山,静琬不过是一抹浮云,转眼即过,若干年后,没有人会记得;而程夫人才是浓重的不可磨灭的注解,只要慕氏江山承续,她的血脉后裔就永远坐在王位上。

当然可以选的话,还两者都别做,还平淡老实的过日子吧。

我知道,某关太俗气了,我自己来骂:太俗气太俗气太俗气太TM俗气了………………

PS一句,某关绝没有非议匪大的意思,只是就故事论故事而已,大家懂的。

她是某关心目中的大神,她的文笔,她的布局,她对人物情感的把握,都是悲剧小说里难以企及的高峰。

 

共 47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废话太多了,能让人好好看书不,啰嗦死了

    1. 呵呵说道:

      闲废话你就别看啊,又没人逼你?

    2. 匿名说道:

      你可以不看

    3. 匿名说道:

    4. 匿名说道:

      是的

    5. 匿名说道:

      瞧瞧你,读着免费书,还bb的一套一套的

    6. 匿名说道:

      你可以跳过去不看,我就是经常把后面的什么作者要说的话跳过去不看的

    7. 匿名说道:

      滚吧

    8. hehe说道:

      不想看就别看,没人逼你看,别在这瞎吵吵

    9. 匿名说道:

    10. 匿名说道:

      看小说看的就是故事,故事写好了什么也不用多说。作者愿意补充说明没什么问题,不喜欢的可以自行跳过。但是几乎每章都有,有些长度又真的比较长,确确实实影响了阅读体验。这不是所谓的免费还是给钱的问题。

    11. 匿名说道:

      看免费的还看BB?自己去买套书啊,作者的注释和故事是分开来的,呵呵。

    12. 看不花钱的废话多有本事去买书说道:

      你花钱了么你不要脸,不爱看别看,楼下还有什么耽误阅读体验,你可闭嘴吧

      1. 匿名说道:

        真有个把脑残哦。
        人家作者辛辛苦苦写了,你不感兴趣有的是人感兴趣。你在这里瞎bb是纯粹来找骂来了。

  2. 说道:

    顾二有点渣

  3. 匿名说道:

    每章都有凑字数的,太可恨了。

    1. 寬心说道:

      作者很用心啊!入戲就會覺得比看劇好看的。

    2. 66说道:

      你数过每章的字数吗?就说人家凑字数?你们这些人又要吃又要臊,真的脑壳有包?

    3. 匿名说道:

      你花钱了么

    4. 匿名说道:

      大哥啊人家正文都多少了,怎么能说凑字数

      1. 匿名说道:

        神经病,作者有话说是不收费的。什么都不懂,看着免费小说还瞎bb,讨厌死了

  4. 匿名说道:

    你不花钱看文,还嫌弃人字数。太奇葩了!!

  5. 匿名说道:

    作者大大忘了刘姥姥说过二十两银子够他们一家过一年么?那可是一家小财主呢,所以五十两足够曼娘跟儿子过得很舒服了,丫鬟仆人都雇得起

    1. 匿名说道:

      不是说宋朝商品经济很发达吗?物价应该也会高一些吧,而且曼娘过惯了好日子,也省不下来

      1. 匿名说道:

        电视剧是宋朝,小说是架空的大周朝,时间在明朝前中期左右

    2. 匿名说道:

      刘姥姥家可不是小财主,最多是宽裕一些农户,还是要一家子人种地忙碌有好收成才能吃饱穿暖的。

  6. 匿名说道:

    同意

  7. 匿名说道:

    憋死我了,想让他们俩草菅人命一次都不行吗

  8. 匿名说道:

    毕竟是人家亲儿子的亲娘好吗?

  9. 匿名说道:

    为明兰叫屈,姓顾的真的不是什么良人,但愿明兰不要交出真心,没有期许就就不会有伤害!

    1. 匿名说道:

      明兰不委屈了,哪有那么多良人,能不娶妾室的古代有多少。

  10. 翡翠说道:

    请问关心则乱,匪大是谁?

    1. 匿名说道:

      匪我思存

    2. 匿名说道:

      关大的粉丝我――告诉你――匪我思存,匪我思存的文虐得心脏病能出来,不敢看。真爱生命

  11. 匿名说道:

    作者的逻辑好厉害,文笔剧情都很好,就是挺多错别字和病句的,比如“的”“地”“得”的用法,病句错得最多的就诸如“众位妈妈们”“各位政敌们”此类,若是没有错别字和病句,会更完美!

    1. 匿名说道:

      看免费的还这么多屁话!你用点脑子想想,这是作者打的字么?!

  12. 匿名说道:

    真真是冷漠地真实,真实地冷漠。

  13. 匿名说道:

    犯了七出的媳妇,不可能还保留原配的排位。如宗祠。早除名了。如果古代不是有严厉的规范,大家都瞎搞了。就是因为代价惨重家族蒙羞,败坏整个家风。更不会娘家还不知道,还上门去闹。就算侯爷不知情,娘家人也不会知道。一个嫡媳妇出生余阁老世家,说实话这样的门风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出了事情,侯府也不会连奸夫是谁都不查清楚。和嫡子媳妇通奸,胆子太肥,两大家族宗祠都不会容。这个编的太瞎了。

    1. 匿名说道:

      人家说了余氏死的事被瞒下来了好吗,甚至余氏还在顾家祠堂待着呢,看不清楚还哔哔,烦

  14. 我总觉得吧,人最难的就是那个“意难平”说道:

    我看好多人对于顾二有前女友这件事很膈应,因此觉得他渣,我完全能理解那种每次看到他们亲密就会觉得他也这么对过别的女人的感觉。可是转念一想,由己及人,我反而释怀了。这么说吧,咱们现在二十大几结婚的很正常吧?可是这个过程,请问有几个人中学时代没有初恋,大学时代没有热恋对象?什么都做过不奇怪吧?可是最后结婚的时候,有人在乎吗?没有人。为什么呢?在感情这件事上,除了不做小三,和尽量不伤害别人这件事上,我们真的没什么能决定的,全凭感觉。如果非要纠结这些过去式,那我们直接一到法定年龄就去相亲好了,那是从一而终的。要么,就干脆什么恋爱都别谈了,不然万一最后不合适分了你的那热恋过程不是在膈应自己未来丈夫或者妻子吗?只要还没结婚,谈恋爱这个过程完全就是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就这么简单。为了任何外界因素明明不喜欢了还分得犹豫的,那叫拎不清,让自己不痛快也让别人不痛快。只要清楚的知道自己在爱现在时时不幻想将来时,不念着过去时,这就够了,这就谈不上渣。如果这也算渣的话,那好了,没有例外,所有人类都是渣的,除非有谁敢说自己从出生到死只跟一个人恋爱过或者只对一个人有过好感。所以啊,凡事看开一点儿,日子才过得舒坦。

    1. 说道:

      顶你,你是少数看文很理性的了,有些人真的是杠精加脑残。

  15. 软踏踏说道:

    最致命的错误是曼娘会回来吧?而且差点害死女主?结果被男主挡了?我好担心……

  16. 匿名说道:

    其实流放这一点我能理解。因为像我们云南的少数民族村落就是这样,有的村子连电都没有,我见过村里有老人一辈子只来过一次乡镇市集的,买两块五一包的香烟都觉得是奢侈品,把放在里衣口袋里的包了好几层布的几块钱拿出来忍了好几忍才付钱的。拿着几个鸡蛋来卖了然后买了盐巴回家,所以可以理解。现如今的社会都有这种闭塞的村落,别说古代了

  17. 说道:

    顾二颇有宝玉私生活之神韵。

    1. 匿名说道:

      差远了,宝二爷是多情公子,有解决不了的事就出家扔下一切跑了。顾二还要回家一点点收拾残局呢。

      立志做居家男人的少年遇上奇女子,一个助人是举手之劳本来不求回报,一个紧抓机遇誓死以身相许。哪个比较悲惨?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奇女子要报恩。许仙在金山寺里悲叹的大概是这个吧。

  18. 匿名说道:

    曼娘其实也是挺可悲的,在那个时代拥有了突破时代的婚姻观

  19. 匿名说道:

    先死爹,后死老婆,怎么反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