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百四十一章 女棋手

小桥老树2016年03月2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老味道二楼找了小包间坐下,杜敏陪着三位老熟人聊天。不一会,服务员送来为今天晚上为大包间精心准备的菜谱。王桥接过来认真研究一番,把所有高大上的菜品全部划掉,换上昌东本地菜,越土越好。

杜建国看着王桥认真的神态,道:“这个客人是谁啊,这么隆重。”

王桥道:“昌东的一位老朋友,是世交的那种老朋友。等会我爸妈要陪他们一起过来吃饭,他们在另外一边吃,我们几个同学就在这边。对了,他们家有一个女生还是我们的校友,比我们低两级,叫张晓娅。”

赵波端着杯热茶,开始神游远方,似乎没有听到王桥在说什么。

杜建国道:“这个名字熟悉,但是要看到人才知道是否见过。”

“应该见过。那个女孩子不是那种很漂亮的类型,属于内秀型。”王桥又道:“等会把陈秀雅一起叫来,我有好久没有见她了。”

王桥见赵波心不在焉的模样,道:“我觉得不能让你闷在家里参加司法考试,这样迟早要坏菜。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到胖墩岳父的工地上去,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就算了,你吃不了这个苦。我请陈总给个安个法务头衔,给工资,算是一份工作;第二个选择是到林海公司去,他们做贸易,项目多,你可以跟着他们法务部门实习,一边实习。一边准备司法考试。”

赵波还在揉着肚子,道:“蛮子,刚才你的手太重了。现在还在痛。刚才我真是吐了。”

王桥道:“你别打岔,今天必须做出选择,要么到工地,要么到公司,绝对不能一个人住。”

赵波怒道:“你有什么权利安排我的生活。”

落*霞*小*说 🌳 ww w_l uo x ia_c o m _

王桥道:“凭着大学四年我们天天在一起,你现在这个状态,我必须要拉你一把。”

杜建国看着赵波脸色神情不停变幻。害怕两人当场说僵,道:“莫激动,这事大家商量。”

王桥态度坚决地道:“胖墩不要绥靖。必须立场坚定地拿出措施,否则就是害了青皮。就算今天青皮跟我翻脸,我也要坚持我的做法,这样以后才能问心无愧。”

赵波脸上阴晴不定。过了一会。气势软了下来,道:“工地上有没有女人?”

王桥道:“有是有,都很丑。”

赵波道:“那就到工地上去。”

杜建国见赵波终于服软,松了一口气,笑道:“今天开一瓶酒,庆祝我们大律师出山,我准备在博客上发一篇青皮出山记。”

赵波有些泄气,神情又有些轻松。道:“我知道你们两人都是为了帮我,就是这口气顺不过来。”

王桥道:“所以打一顿还是有效的。”

赵波不服。道:“如果不是看在你的动机是好的,我早就还手了。”

王桥轻蔑地道:“你要还手也得有这个战斗力,我进门就闻到酸臭味道,让人发呕。以后到了工地,跟着工人们吃大锅饭,绝对要吃得肚子滚圆,身体才好得起来。”

赵波是鸭子死了嘴壳子硬的角色,道:“当年我们军训的时候,那个张教官还是很牛,我照样摔了他一个狗啃屎。蛮哥打架是牛,可是架不住我处心积虑搞偷袭。”

见到赵波又恢复了几分争强斗嘴的神情,不再是病歪歪糟老头样,大家就放心一半。陈秀雅来到老味道土菜馆时,三人围坐在一起正聊得起劲。她望着赵波青青头皮,道:“赵波终于走出来了,还是蛮哥有办法。”赵波道:“你要回去给你爸说,明天我就要去投奔他。”问了几句情况,陈秀雅笑道:“早就应该去了,我爸那地是疗养的好地方,蛮哥仕途遇到挫折时,第一时间就到了工地。蛮哥在工地打过架,如今在工人中都很有名气。青皮去了,肯定也有名气。”

六点钟时,张大炮一大家人、王永德四人来到了老味道,王桥赶紧到楼下,将老味道的老板杜敏介绍给张大炮,又带着大家上了二楼,来到大雅间。

杜建国、赵波都站在窗台,寻找王桥口中的小师妹。当看到张晓娅时,杜建国笑道:“这个王桥说假话,这个女孩我见过,当年接新生时就引人注目。”赵波算是半个中文系的人,也同意了这个说法,道:“是啊,我都有印象。”

陈秀雅笑得更是灿烂,道:“张晓娅是我们象棋社的酒窝公主,下得一手好棋。”

王桥将张大炮那一桌招呼落桌以后,抽空又到杜建国这边来说话,听到陈秀雅介绍,有些惊讶地道:“张晓娅会下象棋?”

陈秀雅道:“她比我还早进象棋社,棋下得好,笑起来脸上有两个漂亮的小酒窝,因此成为象棋社的酒窝公主。你当时只关心学生会的工作,就象是正教大派的子弟,自然不会注意到象棋社这种小门派发生的事。”

象棋社是比新闻社历史更为悠久的学生社团,人数有限,纯粹是为了兴趣而聚在一起。陈秀雅是象棋好手,初入大学时还受到家庭影响,心有阴影,不愿意参加社会活动。与杜建国谈恋爱以后,她才逐渐融入到火热的校园生活中,在临近毕业时间参加了象棋社,还参加了校园歌手比赛。

王桥道:“新闻社也是小门派,胖墩是小门派掌门人,很受大门派气的。”

陈秀雅维护着丈夫的光辉形象,道:“新闻社是应运而生,与就业市场结合在一起,后来**丝逆袭,不算是小门派了。”

王桥道:“那我就把张晓娅叫过来。那边挤得很,这边松。”

陈秀雅道:“蛮哥的爸妈都在那边。还有其他长辈,我们得去见个礼。”

几人就一起到隔壁包间去。

张晓娅是在座诸人中年龄最小的,坐在妈妈身边。如小公主一样安安静静地听着大人们拉家常。见到陈秀雅等人进来,也很惊讶。

陈秀雅、杜建国、赵波给长辈打了招呼后,王桥道:“张晓娅,那边都是校友,你干脆过来坐吧。”

张晓娅也就没有推脱,跟着王桥来到了隔壁。她和陈秀雅走在一起,道:“陈师姐。你和王桥是同班的?”

王桥道:“我、胖师兄还是陈师姐,我们三人是一班的。杜建国和陈师姐是一家人。”

杜建国是山南大学新闻社的创建者,由于新闻社发展得十分迅猛。毕业生在短时间之内遍布了山南各媒体。胖墩杜建国以及新闻社成为山南大学的一个传奇性人物。

张晓娅所在寝室里经常讨论的师兄有两个,一个就是学生会主席王桥,另一个就是新闻社胖子社长杜建国,她笑道:“我以前就认识胖师兄。还认识陈师姐。没有料到你们两人居然是一家的。”

杜建国一本正经地纠正道:“我不是胖师兄,这是不完整的,应该叫做胖墩师兄。”

张晓娅就道:“胖墩师兄。”

在座之人同出于山南大学,见面之后很快就消除了隔阂,讲些大学趣事,谈笑风声,气氛融洽。唯独赵波情绪又低落下去,坐在一旁发呆。王桥知道解决其心理问题非一日之功。没有再急于下狠手,只要他能走出来与大家在一起。便算有进步。

王桥算是主人家,在两个房间之间服务。

张晓娅见到时进时出的王桥感觉很是神奇。在多年以前,她还是少女之时便认识了在中师球场打篮球的王桥,当时在她心目中王桥距离自己十分遥远,基本上算是两个世界的人。世事之奇往往出人预料,第一次出人预料是中师生王桥变成了自己大学的师兄,由此产生一个有交集的朋友圈子。而且他还成为自己闺蜜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这个白马王子与朴素青涩的中师生形象完全没有办法对接起来。

想起了楚小昭,张晓娅就是一阵牙疼。到目前为止,楚小昭对自己都始终是心有隔阂,显然还不能释怀。

第二次出人预料是师兄王桥居然和王爷爷是亲戚,关系还挺密切。王爷爷在张家很有威信和存在感,张晓娅总是觉得王桥是王爷爷家中的异入者。

吃了饭,张晓娅、杜建国、陈秀雅、赵波等人正在聊天,一位服务员走了进来,道:“外面象棋摆好了。”

大家都有些惊异,杜建国道:“什么象棋?”

服务员道:“王桥专门让我们去买了象棋,说是有两位高手要下棋,我们摆在茶室,场地都收拾了出来。”

在新开的老味道土菜馆里,为了提高餐馆档次,更好服务客人,特意弄了一间大茶室,可以供人饭后打牌和喝茶。王桥听说张晓娅和陈秀雅都是象棋社成员,便有意安排了一项娱乐活动。

陈秀雅征求张晓娅意见,道:“我们来一局?”

张晓娅落落大方地道:“来吧,向师姐学习。”

两个女子在茶室下棋,赵波和杜建国站在一旁围观。这与一般下棋场景是不同的,引得好奇的服务员都在茶室门口转悠。

张大炮最近一段时间食欲不佳,今天来到这家深具昌东风味餐厅,终于有了食欲,喝了一碗酸菜鱼汤,吃了半碗干饭。这让张大山和儿媳吴立勤都很欣慰,吴立勤还专门到厨房,买了些自制昌东酸菜。

要离开的时候,张大炮道:“丫头到哪里去了,今天都不过来给王伯伯敬酒。”

王桥道:“张晓娅在茶室和同学下象棋。”

张大炮很欣慰地笑道:“丫头从小就在我身边长大的,打篮球的条件差了些,下象棋是一把好手,在我们家,除了我,你们都不是她的对手。走,我们看丫头下棋。”

于是,一群人跟着张大炮来到茶室。

张晓娅和陈秀雅屏气凝神,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棋局上。

张晓娅开局就将中炮摆上,这是她比较喜欢的开局。

陈秀雅则以屏风马相对。

前面几步,双方轻车熟路,很快就走成了“五九炮过河车对屏风马平炮兑车”的流行阵式。布局结束后,陈秀雅没有选择马7进8的官着,来了一招卒7进1,挑起战斗。

张晓娅选择兵三进一消灭黑卒,陈秀雅立即还以马7进8。

张晓娅再兵三进一,陈秀雅还以黑炮7进6打马……

两个女孩都是山南大学象棋社的女高手,见面就碰出火花,棋盘上硝烟四起,各藏杀者,谁稍有不慎就将立遭灭顶之灾。

陈秀雅端起茶水,开始仔细斟酌。杜建国经常陪着陈秀雅下棋,熟知其表情。他原本以为凭着妻子的棋力,赢下张晓娅不成问题,没有料到眼前白白净净、态度温婉的小姑娘棋风强健,居然逼得陈秀雅开始长考。

“好,下得好。”张大炮用拐杖在地上顿了一下,表扬道。

陈秀雅这才注意到身边围了一群中老年人,赶紧站起来打招呼。张晓娅跟着站起来。陈秀雅喊了一圈“爷爷、伯伯、叔叔、阿姨”后,在张大炮要求之下,坐了下来。

考虑片刻,陈秀雅弃车换炮而走马9进7。张晓娅略为思考,出招车二进三吃车,这一次陈秀雅出手很快,毫不犹豫地走了马5进4献马,暗伏抽车杀着。

在场的长辈们只有张大炮是此中高手,他看到陈秀雅的杀着,忍不住咳嗽数声,以示提醒。张晓雅撒娇道:“爷爷,观棋不语真君子,你不能说啊。”张大炮道:“我不说,我不说,我只是在咳嗽,但是真危险。”

王桥从小就听说过昌东第一任县长张大炮在剿匪时的英雄故事,当年单枪匹马独闯匪案的张营长变成了一个急着给下象棋孙女支招的老年人,这是到了一定境界返璞归真才有的表现。

张晓娅皱眉想了一会。她原本准备等到陈秀雅进马时就车八进七砍炮,再马七进六吃马,这样就可以一车换双,将局面稳定住。她听见爷爷还在咳嗽,再细看就发现了问题,师姐完全可以在车八进七砍炮的时候置之不理,先走马4进6叫杀,再吃掉自己的车。如果这样走,自己将必输无疑。她开始长考,寻找解围之法。

王桥对下棋不是太擅长,只觉得两个小女孩你来我往下得十分投入,将一旁的张爷爷弄得一会紧张一会高兴。

吴立勤怕老爷子过于高兴,道:“爸,让她们下棋,我们回去休息了。”

张大炮摇头如拨浪鼓,道:“我要看,难得有下得这么好的。巾帼不让须眉啊,你们一群大男人,没有一个下得赢两个小姑娘。”

王桥就笑着对张大山道:“张叔,这次电力系统篮球赛,我还是昌东电力局的外援。”

张大炮闻言道:“你这小子打球不错,有本事打进前四名,我就在阳州观战。”

(第三百四十一章)(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