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二百零九章 公司初成

小桥老树2015年11月1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王桥高兴地道:“中午就在一起吃饭,庆祝合作愉快。”

王晓道:“但愿这一次合作能够成功。陈强的年龄、资历和经历决定他不会太贪大,这也是我愿意与他合作的原因。这件事情对于赵海来说只是一件小事,是一次投资而已,具体的经营他不会参加,主要是我和陈强。”

王桥道:“你们具体怎么分工?”

王晓道:“这个只是达成初步意向,赵海主要是信任我,才肯出资,所以我要担当董事长的角色,陈强担当总经理的角色。”

王桥、杜建国和陈秀雅在省交通厅宾馆订好了房间,等着三位合作方过来汇合。如果是前一段时间,陈强绝对不会到省交通厅的宾馆来吃饭,在这里有太多的熟人和老部下。如今他将以新的身份重新回到现实社会,而且是做路桥行业,走进交通厅宾馆便是必须的。

远远地看到省交通厅宾馆的牌子,陈强便感慨起来,以前作为省交通厅的领导成员,到这里就是座上宾。以后来到这里,他将是以商人的身份宴请交通厅的老同事。

走进交通厅大门,接连有三个人与陈强擦身而过,看到陈强都没有任何反应。而陈强清楚地记得,这三个人都是当年交通厅的年轻工作人员。

陈强不由得有些担心,人走茶凉是官场的常见现象,自己作为过气的老人,还能否从交通厅这里拿到工程,实在是一个未知数。

“老陈。是你吗?”在电梯口,终于听到一声招呼。

这个声音太熟了。陈强没有回答便知道是谁,他脸上浮现出笑容。道:“老张,是我。”

来者是省交通厅副厅长张淳,四十七八岁的年龄,戴了幅无框眼镜,面容瘦削,衣着一丝不苟。张淳与陈强握手后,道:“老领导,你的眼镜到哪里去了?刚才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陈强看着自己昔日的下属,如今交通厅的领导。顿时生出无数的感慨。他笑道:“在劳改队几年,基本上不看书,不看电视,劳动完了就睡觉,眼睛居然奇怪地好了。现在血压也正常了,眼不花,头不昏,感觉还不错。最初我觉得监狱是地狱,现在看起来也没有这么严重。”

张淳仔细看着以前的老领导。握着手不放,道:“我没有想到老领导是这种心态,太值得高兴了,我是真心替老领导高兴。”

陈强进去以后。除了两位厅领导,基本没有扯牵出交通厅其他人,其直接下属更没有一人受牵连。因此陈强在交通厅老人面前挺有面子,口碑不错。陈强刑满初期。张淳在国外搞建设,因此一直没有能见上面。

陈强道:“人总是要向前走。走不出阴影,下半辈子就无趣得很。”

张淳道:“今天到这里有事吗?”

陈强道:“没事,和几个朋友来吃饭。这里的老川菜可是一绝。”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w w w * l uo x i a * co m

聊了几句后,张淳留了陈强的电话号码,这才离开。

成立路桥公司,自己不出资就能占到不少股份,这让陈强有点忐忑。出监狱以后,虽然与交通厅老同事见面时,他们仍然还算客气,但是这不能说明什么,到底自己还有多少面子,这得涉及具体利益以后才能检验出来。

此时在交通宾馆偶遇到老部下张淳,这让陈强或多或少增加了一些底气。

几人落座以后,陈强介绍道:“省交通宾馆最出名的菜就是老十盘,全是廉价的大众菜,这更考验手艺。”

老十盘陆续端了上来,宫爆鸡丁、夫妻肺片、麻婆豆腐、回锅肉、油渣莲白、盐白菜豆瓣肉片汤、蒜泥白肉、口水鸡、凉面、毛血旺,十种常见的川菜,是交通宾馆拿手菜。

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漂亮女子走了进来,道:“请问哪位是陈先生?”

陈强道:“我是。”

漂亮女子道:“我是小秦,张厅长让我送两瓶红酒过来,需要给你开上吗?”

得到肯定答复,小秦就将红酒打开,给桌上的人倒好。

赵海原本是看着王晓的面子才愿意投资,此时看到现任的交通厅副厅长对陈强的态度,便觉得这次投资应该是成了。

他笑着对王桥道:“蛮哥,你是城管委副主任,是不是拿出一单生意让新公司开开荤。”

王桥道:“我这个城管委副主任是菜鸟,没有啥决定权。要想等着从我这里下米,估计黄花菜都凉了。”

王晓道:“王桥还是一株小苗,现在找他要生意,就是拔苗助长,我们既要靠着政府,也不能全靠政府。”

陈强补充道:“不管什么情况,我们不做违法违规的事情,这应该成为我们企业的第一规矩。”

让陈强、王晓和赵海结合在一起组成公司,是王桥认真思考了很久才做出的决定。如今顺利地走出了第一步,这让他感到由衷地高兴。他和雷成等人不一样,在进入学校前曾经闯荡过社会,并不完全认为进入官场就是唯一的选择。又由于在看守所的经历,所以十分小心地回避着有可能遇到的雷区。

几人举杯碰了红酒,轻脆的声音在小房间里回响着。

“红酒不错啊。”王晓喝了一口红酒,夸了一句。

王桥道:“自然不错,这是交通厅副厅长送的酒。”

陈秀雅一直没有说话,这时道:“爸,是否要去回敬张厅长。”

陈强摇了摇头,道:“他有公务,我这个身份就不凑过去了。”

在另一个大包间里,张淳正与匆匆而来的两个女子见面,他主动伸出手来,道:“欢迎,林书记。”

林玥笑道:“张厅,你跟我客气什么,多年的老朋友了。”

张淳道:“我没有和你客气,所以安排在这里吃饭,如果客气,就要到金星大酒店了。你到秦州当地方大员,和在宣传部不一样吧。”

“理念其实是一样的,具体事情不同。”林玥又道:“给你介绍一个新朋友,省委办公厅常委办公室的晏琳。”

林玥在省委宣传部文明办工作了四年时间,于近期调到了秦州市任市委副书记。张淳多次说要请林玥小聚,今天与林玥同在省里开会,抽空在中午小聚一顿。

“原来是领导机关的领导,失敬啊。”张淳原本以为晏琳是林玥的秘书,谁知却是省委办公厅的人。

林玥在省委宣传部工作时,与办公厅多有接触。她与晏琳认识以后,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这一次她调到秦州任市委副书记,更需要在省委核心机关有自己的关系。有了这种关系,至少占了信息之全,有时在不起眼地方能起到大作用。

林玥是极聪明的人,工作上颇为泼辣,在为人上又有亲和力,在不少要害部门都有关系良好的姐妹。

“张厅,我就是小办事员,哪里敢称领导,你叫我小晏就行了。”晏琳谦虚地道。

林玥道:“张厅,你也别太客气,我称她小琳,你就叫小晏吧。”

张淳道:“我在厅里的管过党群工作,以前也到办公厅开过会,没有与小晏见过面。”

晏琳道:“我大学刚毕业。”

张淳道:“难怪没有见过。”说这话时,他也暗自琢磨:“能分到要害部门的年轻女子,要么有特殊机缘,要么有强硬背景,要么是高学历,都不简单。林玥能带小晏来吃饭,看来对我也不见外。”

三人落座,也点了老十盘。

林玥开门见山地道:“秦州交通欠债很多,我到秦州以后,担任了交通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张厅可以支持工作啊。”

(第二百零九章)(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