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 3

天下霸唱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3.

邋遢李一冒出这个念头,无论窦占龙掏多少银子,就咬死了不卖,双手紧紧攥住扁担,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扁担是我邋遢李的,告诉你不卖就是不卖,你说出大天去也没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你还敢明抢不成?”

窦占龙摇头说:“你这个人不明事理,我给你的银子够买一百条扁担了,居然还嫌少?”

邋遢李说:“您倒是明白人,咱明人不说暗话,我可听说过,有个骑黑驴的窦占龙,腰上拴一枚老钱,常在九河下梢憋宝,甭问就是您吧?”

常言道“好汉莫被人识破,识破不值半文钱”,既然被邋遢李认出来,窦占龙也无话可说了,只得告诉邋遢李:“你挑水的扁担大有来头,但是你不会用,玉在璞中不知剥、珠在蚌中不知剖,倒不如让给我窦占龙,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钱,绝无二话。”

邋遢李是外地来的,可在天津卫挑大河的年头也不少了,打早听过窦占龙的名号,据说此人无宝不识,各种奇闻异事耳朵里都灌满了,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真是窦占龙,这还了得?说他是财神爷都不为过,这么个发大财的机会,岂可等闲放过?他对窦占龙一摆手:“那可不成,除非你和我平分其中的好处,否则说出仁皇帝宝来我也不卖,下半辈子就用它挑大河,吃苦受累我认了。”

窦占龙真没想到,挑大河的穷光棍邋遢李心眼儿还挺多,插圈做套哄弄不过去,又寻思也缺一个帮手,就点了点头,对邋遢李说:“告诉你也无妨,知不知道前边有个三岔河口?”

邋遢李道:“你这话问得多余,有话直说咱也甭拐弯抹角,我一个挑大河送水的,能不知道三岔河口?”

窦占龙道:“想必也知道三岔河口下有分水剑了?”

邋遢李眉头一皱:“倒是听人说过,可没当真,如若河底真有分水剑,怎么不见有人下去取宝?”

窦占龙说那是你不知道,下河取宝之人从来不少,可都是有去无回,因为三岔河口底下通着海眼,没你这条扁担,水性再好也得填了海眼。你当它是挑水的扁担,实乃镇河六百年的龙旗杆子。我带你上三岔河口取分水剑不打紧,只是你得按我说的来,我让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到时候别怕就行。

邋遢李满口答应,只要能发财,阎王爷来了他也不怕,水也不送了,桶也不要了,扛上扁担就奔三岔河口。

窦占龙忙叫住邋遢李,让他别着急,分水剑乃天灵地宝,非同小可,只有这条扁担可不够,取宝还得凑齐另外几件东西。邋遢李知道窦占龙是憋宝的祖宗,听他的准能发财,当下跟在后头,二人一个骑驴,一个步行,晌午时分走到北运河边上,经过一大片瓜田,路边有个草棚子,看地的瓜农是个老头,正在草棚中闲坐。瓜棚边上有个大西瓜,大得出奇,三尺多长,二尺多宽,一个人抱不过来,邋遢李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样的瓜。窦占龙停下不走了,点上烟袋锅子“吧嗒吧嗒”抽了几口,掏出一大块银子递给邋遢李,让他过去买这个西瓜。

邋遢李二话没说接过银子,扛上扁担来到瓜棚前,给看瓜的老农作了个揖,说是走得口渴,跟您买个瓜,就要最大最老的这个。

-落-霞-小-说w ww ^ lu ox i a^ c o m. 🍌

看瓜的老农告诉邋遢李:“我是种瓜的不是卖瓜的,地里有的是瓜,你想吃哪个自己摘,不用给钱,棚边这个瓜却不行。”

邋遢李说:“不白拿您的,我给钱。”

看瓜的老农说:“不是给不给钱的事,那个瓜老了,不中吃。”

邋遢李说:“大爷,我就愿意吃老瓜,您这瓜扔在地里也是个烂,卖给我得了。”

看瓜老农以为此人热昏了头满嘴胡话,这个瓜又老又娄,里边的瓤子都烂了,稀汤寡水儿馊臭馊臭的,吃一口恶心三天尚在其次,万一吃出个好歹二三的,谁肯与你担这样的干系?正说未了,邋遢李已经把那块银子递了上去,看瓜老农活了大半辈子,不曾见过这样的冤大头,这可不是天上掉馅饼了,简直是连肘子、羊腿、烧鸡、烤鸭一齐,掉下了整桌的满汉全席,八百年也未必赶上这么一个人傻钱多缺心眼儿的,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常言道“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咱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自己非要掏银子买这个不能吃的老瓜,我又何苦不卖?老农只怕邋遢李反悔,忙把银子揣入怀中,找来一辆小独轮车,帮邋遢李将老西瓜搬到车上,连车带瓜一并给了邋遢李。

邋遢李推上独轮车,又跟窦占龙来到供奉渔行祖师的三义庙,使银子买通渔行把头,从渔行祖师的神龛上摘下十二色三角令旗,装在一个鱼皮大口袋中。书中代言,这三义庙跟别处的不同,寻常的三义庙供的是刘、关、张,此处的三义庙另有来历,供奉的是渔行之祖,在明朝受过皇封。三义庙与火神庙警察所隔河相望,也在三岔河口,鱼市就在庙门前,守着河边。渔民打上来的鱼不能直接卖,得先运到三义庙。渔行的把头不要钱,只要各条船上最好的一条鱼,送到各大饭庄子,那可就不是按分量了,打着滚儿翻着个儿卖,饭庄子不买还不行,没有好鱼卖了,你要不买这条鱼,他也不让别的鱼贩子跟你做买卖,这就是渔行的生财之道。必须等渔行把头挑完了,鱼贩子才能开秤,全城的老百姓才有鱼可吃,就这么霸道。

渔行的令旗也到了手,邋遢李忍不住问道:“咱不是去三岔河口取分水剑吗?怎么又是西瓜、又是令旗的,唱的是哪一出?”

窦占龙说在民间传言中,三岔河口中分水剑的来头可不小,据说当年龙王爷途经此地,不慎落剑于河底。宝剑不碰自落,可见此乃天意,龙王爷只好舍了这口宝剑。从此三岔河口的水清浊分明、颜色不浑。分水剑上十二道剑气变幻不定,肉眼凡胎见得十二色宝光,双目立盲,旋即为分水剑所斩。还有人说分水剑不是宝剑,而是打入三岔河口填了海眼的一条老龙,下河取宝的人全让老龙吃了。反正是天灵地宝,妄动为鬼神所忌,稍有闪失便会送命。但也不是没有法子,骑上这个老西瓜才下得了海眼,十二色令旗可以挡住十二道剑气!

邋遢李听得暗暗咋舌,又问窦占龙镇海眼的分水剑有什么用,可以换多少金银?听这意思,怎么不得值个十万八万的?

窦占龙哈哈一笑,什么叫天灵地宝?有了分水剑在手,划山山开,划地地裂,那还不是想什么有什么,想什么来什么?如今“挑水的扁担、北运河老西瓜、三义庙令旗”均已到手,大事可期,不过这还不够,咱俩得进城走一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