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 7

天下霸唱2018年06月12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7.

咱们说有打在死牢中好吃好喝不受罪的犯人吗?还真不是没有,不过得让家里人把钱给到位,俗话说“是官就有私,是私就有弊”,尤其是在那个年头,不遭罪全是拿钱堆出来的,上到巡警总局,下到牢头狱警,大把大把地给够了钱,不但不用受罪,还能享福。别人一进来先锁在尿桶旁边避避性子、杀杀威风,钱给够了则不然,身上的镣子一摘,烟卷儿抽着,茶水里都给放白糖,好不好喝另当别论,只为了摆这个谱儿,就这么大的差别。而且是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在牢里吃饭可以单开火,或者让城里的各大饭庄子送,鸡鸭鱼肉、烧黄二酒,应时到节的东西应有尽有,睡觉有单独的屋子,冬暖夏凉,新褥子新被,一天到晚有别的囚犯鞍前马后、揉肩捶腿伺候着,比在外边还滋润。

钻天豹身上没钱,外边没人,却在死牢之中足吃足喝逍遥自在,倒也是一桩奇事。刘横顺不知情由,原来这个贼的脑子转得快,嘴皮子也好使,把他这些年眠花宿柳、奸盗邪淫的勾当,给牢中的犯人狱警们连比画带讲一通胡吹,当真口若悬河,唾沫横飞。这可了不得了,牢里这些人哪听过这个啊,甭说在这深牢大狱之中,在外边也没处听去,可比正经听书过瘾多了,他们平时又没钱逛窑子,逛过的也就是一回半回,远不及这位阅尽人间春色的钻大爷见多识广,这一下就把众人的腮帮子勾住了,一个个听得眼都直了,嘴角的哈喇子流下来二尺多长。

尤其是那些狱警,成天待在监牢中当看守,不同的就是犯人在里头他们在外头,也不过是一墙之隔,说不好听的也跟坐牢一样,犯人拉屎撒尿他也得闻着。犯人等到秋后吃个枪子儿一死了之,早死早超生,就算解脱了,他们的差事却没个尽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只要还干这一行,就得成天闷在这儿,薪俸也少得可怜,纵然可以收受贿赂,架不住从上到下层层扒皮,落到他们手上的也就仨瓜俩枣儿,尚且不够养家糊口的,轻易舍不得听书逛窑子,能在大牢中听到这么隔路的新鲜玩意儿太不容易了,开天辟地头一回啊,过了这村,兴许就没了这个店。俗话说“听书听扣儿,听戏听轴儿”,钻天豹不仅会说,还特别会留扣子,说到关键时刻立即打住,想听个下回分解,就得给他打酒买肉,等他吃美了喝够了再续前言,否则打死他也不往下说。

狱卒们有心来横的,无奈听上瘾了,不往下听心里痒痒,只得凑钱给他买吃买喝,钻天豹倒也不挑,只要有酒有肉,好坏无所谓,羊肠子、牛肉头、猪下水,吃饱了就行,也不用跟其余的犯人挤在一处了,单给了他一间牢房,夜里睡觉,白天盘腿一坐,旁边有狱卒把茶给端过来,也没什么特别好的茶叶,大铜壶沏茶叶末子,只能沏这一次,续不了水,多少有那么点茶味儿,反正比凉水强。钻天豹喝足了水,清清嗓音用手一拍大腿,这就开书了。他讲的这套玩意儿,并没得过传授,皆为亲身所历,说起来绘声绘色,可也只会按说书先生的套路来,一上来先来几句定场诗,虽也四六成句,但听着牙碜,上不了台面儿,比方说什么“宽衣解带入罗帷,含羞带笑把灯吹,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暗叫美”之类的淫诗浪句,书说得更是不堪入耳,腌臜之处说得越细越不嫌细,大小节骨眼儿犄角旮旯没有他说不透的,听不明白的你就问,保准掰开揉碎了给你讲,倒是不怕麻烦。狱卒牢头们爱听得不得了,个个听得一脸淫笑外带流哈喇子,站着进来,蹲着出去。用江湖艺人的话说,这叫“把点开活”,看今天来听书的是什么样的人,就说什么样的内容。那些有本事的说书人,哪怕是同一段书,说法也可以不一样。比如台上先生说的是《三国》,一看今天来听书的大多是长袍马褂、戴着眼镜,三七分头打着发蜡一丝不乱,跟狗舔的似的,必是文墨之人,那就得往文了说,什么叫三顾茅庐、怎么是舌战群儒,台底下的自然愿意听;听书的如果都一个个拧眉瞪眼,太阳穴鼓着、腮帮子努着,脚踩着板凳、手拿桑皮纸大扇子,扇面上画的不是达摩老祖就是十八罗汉,一看就知道是练过几年把式的,那就得说“关云长五关斩六将,赵子龙血战长坂坡”,多讲两军阵前如何插招换式、大战三百回合,必定可以要下好儿来;倘若来听书的一半都是歪戴帽子斜瞪眼的地痞混混儿,扎了两膀子花,袒胸露怀、撇着个嘴,站没站相坐没坐相,那就多说江湖道义、兄弟手足之类的内容,讲一讲什么叫“宁学桃园三结义,不学瓦岗一炉香”,混混儿们义气为先,这些正对了他们的心思,一个个听得血往上涌,钱也不会少给。正所谓“一路玩意儿惊动一路的主顾,一路宴席款待一路的宾朋”。

深牢大狱之中哪有什么正经人,连狱卒带犯人个顶个贪淫好色,钻天豹又是采花的淫·贼,有的是淫`词浪句,还别说夜入民宅奸淫人家大姑娘小媳妇儿这些个案子,仅是他去过的娼窑妓·院、秦楼楚馆,没有个一年半载也说不完。众人虽说是过干瘾,那也听得勾火,认头当大爷一样地供着他,听的时候还满带接下茬儿的,好比钻天豹说天津卫哪个妓·院中的哪个姑娘好,有人不服气,告诉他天津卫头牌的花魁那得数彩凤楼的“夜里欢”,那小娘儿们真叫一个骚,从头到脚一身细皮嫩肉,要模样有模样、要手段有手段,多硬的汉子从她屋里出来也得脚软,整个缉拿队进去也得全军覆灭,引得大牢中一阵淫笑。钻天豹这时候就摇头摆手,告诉他说得不对。天津卫最好的窑姐不在妓·院,而在暗门子中,进来之前他嫖过这么一个,原来是王爷府里的丫鬟,开罪了王爷被卖进暗门子,那可是从小跟格格一起长起来的,天天陪着格格吃、陪着格格睡,主子用剩下的胭脂香粉、穿不了的绫罗绸缎都给她,琴棋书画耳濡目染,也是样样精通,长到十七八岁,出落得头是头脚是脚,皮肤润如美玉、吹弹可破,脸蛋儿上捏一把都能掐出水来,那就跟格格一样,岂是妓·院中的庸脂俗粉可比。众人听得啧啧称奇、心猿意马,魂儿都飞了。这时候钻天豹话锋一转,说那姑娘好是好,可得分跟哪儿的比,跟江南小班里的比起来,可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那叫云泥之别!江南班子中的姑娘,论模样、论才情,个顶个都称得上极品,堪称色艺双绝,又是吴侬软语,别说摸摸小手了,一开口说话,你这骨头就得酥了。并且来说,逛班子不比嫖堂子,可不是进屋就脱裤子上炕,首先必须摆莲台,光出得起钱也不成,还得会吟诗作对、附庸风雅,去这么十次二十次的,姑娘见你人有人才、文有文才,又舍得钱财,有这么一脉、上这么一品,和你交上了朋友才肯陪你,否则掏多少钱也不成,连手都摸不着。如若耍横的,妄想来个“霸王硬上弓”,班子里可有的是打手,准打得你跟烂酸梨似的。那些姑娘一个个长得倾国倾城、闭月羞花,画中仙女也不过如此。想当年乾隆爷为什么六下江南呢,一大半是为了她们去的。

钻天豹在死囚牢里就这么给众人“开荤长见识”,而且闲七杂八、有作料有干货,不只管牢的愿意听,牢里的犯人也都跟着过干瘾,更有甚者听得忘了死,上法场这天还惦记,钻爷说的那个小娘儿们后来怎么样了?

 

共 3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