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 5

天下霸唱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5.

那么说这个飞贼是什么来头呢?此贼有个绰号叫“钻天豹”,登堂入室采花盗柳的惯犯。一听刘横顺这句话,不由得心中一凛,全身一震,知道刘横顺是缉拿队的官人儿了,脚下暗暗攒劲,正想抽身开溜。没想到刘横顺先他一步,出手又快又准,一抖金瓜流星的链子,就着月色寒光一闪,当场将钻天豹的脖子套住了。按刘横顺的意思,不容分说套住飞贼,直接带去巡警总局交差,他也是没想到,钻天豹真不白给,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石火之间施展缩骨法,俩肩膀一晃,已从锁链中脱身出来,往后一纵,退开七八丈远。此贼也是个“里码人”,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刚才这一过手,知道来人的厉害了,真要动起手来,凭他这两下子,绝不是人家的对手,但是仗着身法快,也没把刘横顺放在眼里,既然被对方道破了案由,也不在乎报出名号了,横打鼻梁说道:“不错,案子是我钻天豹作下的,想拿你爷爷我,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话没落地,脚下生风,转过身拔腿飞奔而去。俗话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该他钻天豹不走运,哪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金河一去路千千,欲到天边更有天,在这儿遇上克星了,换成旁人还真追不上他,可刘横顺是什么人?天津卫头一号的飞毛腿,练的就是“蹿、蹦、跳、跃,闪、展、腾、挪,疾、驰、飘、飞”这十二个字的跑字诀。刘横顺知道“纵虎归山,必定伤人”,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飞贼跑了!当下施展陆地飞腾之法,二人一前一后,你追我赶,可就围着天津城跑开了。钻天豹拼了命也甩不掉刘横顺,听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不免心惊胆寒,两条腿都软了。刘横顺一看这飞贼也就这意思了,抡起金瓜正要打。钻天豹却突然停下脚步,气喘吁吁地对刘横顺说:“且慢动手!我钻天豹横跳江河竖跳海,就地挖坑不嫌窄,凭这一身本领作案无数,背的人命没一百也有八十,早知道有抵偿对命的一天,不在刀下死,便在枪下亡,怎么死我也不亏。仁兄你站着是英雄,躺着是好汉,今天栽到你手上我认了,不过我认的是命,可不认你这两条腿比我快,只因我刚从暗门子出来,一把嫖了六个窑姐儿,颠鸾倒凤掏空了身子,脚力还没缓过来,否则你如何拿得住我?”

做贼的都有个贼心眼儿,痴傻呆苶的干不了这一行。采花飞贼钻天豹瞧出刘横顺追了半天才出手,是想看看他的能耐,和他较量一番,足见此人自负已极,当时贼起飞智,反正也跑不了,不如来个缓兵之计,说不定还能死中得活,此刻虽然束手就擒,却将两个眼珠子一瞪、脖子一梗,颇有几分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意思。

刘横顺不是不明白钻天豹的用意,他抓过的飞贼不计其数,数都数不过来了,不乏装疯卖傻的、耍心眼抖机灵的,他却不在乎,根本没把钻天豹放在眼里,非让这个贼没话可说才行,得让他心服口服,不这样显不出本事,就告诉钻天豹:“天津卫这个地界儿,有砖有瓦有王法,从没有贼人可以作下案子一走了之,我让你歇够了再跑一次,不信你能飞上天去。”

钻天豹一听刘横顺的口风,心说有戏,又得寸进尺地说:“光歇够了可不成,真有本事你还得让我吃饱了!”

刘横顺说那也容易,不就是吃东西吗?不过这半夜三更的,饭庄子都关门上板儿了,吃饭得去城门口,找摆摊儿卖夜宵的地方。说是城门口,这会儿天津城早没有城门了,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天津,上来先把城墙都拆了,开通了东、南、西、北四条马路,城墙城门虽然都没了,但老百姓仍习惯过去的称呼,像什么东门里、北门外、南门口,这些地名一直沿用至今。之前两个人一追一逃,绕天津城跑了半宿,正跑到老西门附近,这一带有不少连更彻夜摆摊儿卖小吃的,这个时候还挺热闹。俩人坐下要了烧饼、馄饨,钻天豹也不客气,甩开腮帮子一通狼吞虎咽,吃饱喝足抹了抹嘴头子,这才抬起头来,又对刘横顺说:“咱先不忙啊,刚吃完饭,东西还都在胸脯子里,这一跑还不得吐了?你容我再缓一缓。”刘横顺逮钻天豹,有如猫逮耗子,这个飞贼有多大能耐他心里已经有数了,知道钻天豹钻不了天入不了地,三十六拜都拜了,不差这一哆嗦,倒想看看这个飞贼还有什么绝招。等钻天豹吃饱歇足了,又喝了一通大碗儿茶,打了几个饱嗝,胳膊腿也伸展开了,俩人才和之前一样,一个在前头跑,一个在后头追,一路往南跑了下去。刘横顺这一趟到底追出多远,追到什么地方,外人无从得知。反正三天之后,刘横顺将钻天豹连同一包袱贼赃,一并拎到了天津五河八乡巡警总局。

民间相传“飞毛腿刘横顺千里追凶一朝擒贼,给天津卫的老少爷们儿出了一口恶气”。采花淫·贼钻天豹被缉拿归案,免不了三推六问、封钉入狱,等到秋后插上招子处决示众,这才引出一段精彩回目“枪打美人台,收尸白骨塔”,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说。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666

  2. 匿名说道: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