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卷四 浪游记快 · 三

[清]沈复2018年06月1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癸卯年春天,我随从赵思斋先生赴维扬幕府之聘,才见到了金山、焦山。金山适宜远观,焦山适宜近视。可惜我在两山之间往来,却没有登临远眺。渡江北上,王渔洋所写“绿杨城郭是扬州”一诗,已经生动地现在眼前。

平山堂距离扬州城三四里,走过去有八九里路远。虽然沿途风景全是人工所成,但那奇思妙想,天然的点缀,即便是阆苑瑶池、琼楼玉宇,恐怕也不过如此。最绝妙的是,十余家的园亭合而为一,融洽照应着直达山上,气势浑然贯通一体。其中最难处置的地方,是出了城池进入景区,有一里多紧靠着城墙。

大凡城池建置于旷远的重山之间,才能够具有画意;园林如果处在这样的位置,便显得蠢笨之极。但平山堂,观看其中亭子楼台,墙壁山石,竹林茂树,都在半隐半露之间,使得游人并不觉得突兀。这般规划,如果不是胸中有丘壑之人是很难着手办到的。

城池的尽头,首先是虹园。转路向北,有一道石梁名为“虹桥”。不知是园子因为桥而得名的呢,还是桥因为园子而得名的呢?乘船过桥,即是“长堤春柳”;此处景物没有设计在城脚而是放在这里,更显出布局的巧妙。自此再转路向西,堆土为山丘,上建一庙宇,乃是“小金山”;整体格局上,有这么一阻挡,便觉得气势紧凑,不是俗笔。听说此处本是沙土,屡次搭建都不能成功;后来用了若干木排,与土壤层叠相加,花费了数万两银子才得以建成。如果不是富商之家,谁能做到这些呢?

过了小金山即是胜概楼,人们于此每年观看龙舟竞渡。河面较为宽阔,南北两岸跨越着一座莲花桥。桥门通往八方,桥面上建有五个亭子,扬州人称呼为“四盘一暖锅”,这是穷思竭力的做法,不太可取。

桥的南面有一座莲心寺,寺中耸立着喇嘛教的白塔,金色的塔刹,垂挂着的璎珞,塔身高矗云霄;佛殿的屋角与红墙,掩映于苍松翠柏之间,时时传来钟磬的鸣声。这是天下园亭中所没有的盛景。

过了莲花桥,可以见到三层高阁,画栋飞檐,五彩绚丽,假山由太湖石堆叠而成,四周乃是白玉栏杆,此处名为“五云多处”,犹如谋篇作文中的核心结构。过了此处,名为“蜀冈朝旭”,土岗平坦无奇,而且多属于附会。将近山脚时,河面逐渐收窄,岸边堆土种植了修竹嘉树,随着河道转了四五个弯;在似乎山穷水尽之处,却忽然豁然开朗,平山的万松林已经出现在眼前了。

“平山堂”三个字,乃是欧阳修所书。所谓“淮东第五泉”,真的泉源在假山石洞中,不过是一口井罢了,味道与天泉水一样。而在荷亭中的六孔铁井栏,乃是虚设,井水根本不能饮用。九峰园单独位于南门的幽静处,别有天趣;我觉得它是众多园林中的最佳。康山草堂没有去,不知怎么样。

这些景物,我都只是说个大概,其工程之巧妙,用心之精湛细丽,不能一一尽述。大概而言,宜把它看作一位艳妆的美人,不能当作浣纱溪上的西施。我恰逢圣上南巡盛况,各处新建的工程告竣,地方官府恭敬地推进着接驾的布置,因而得以畅览盛典,这也算是人生中难得的际遇吧。

甲辰年春天,我跟随父亲到吴江何明府的幕府中,与山阴章蘋江、武林章映牧、苕溪顾蔼泉诸位同事,奉命办理南斗圩行宫事宜,得以第二次见到圣上容颜。

一日,天色将晚,我忽生了回家的心思。当时有一种办理差事的小快船,双橹双桨,我乘上船在太湖上飞棹疾驰。就像吴地俗语所称的“出水辔头”,转瞬之间已到吴门桥。即便是骑鹤腾空飞行,也没有此行神清气爽。到家之时,晚餐尚未熟。

我家乡素来尚慕繁华,到了这种时日,争奇斗胜更胜过往日。张灯结彩以至目眩神迷,笙歌不休令人倍感耳扰。古人所说的“画栋雕甍”“珠帘绣幕”“玉栏杆”“锦步障”,也都难以超过此刻。我被朋友东拉西扯,帮助他们插花结彩,闲暇之时则呼朋引类,豪饮狂歌,尽兴游览。

少年豪兴,不疲不倦。假如虽然生在盛世却居住于穷乡僻壤,哪能够有这般游历观赏呢?

搜索关注 落霞小说 公众号,微信看书更方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