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三十二节 鸡贼

孔二狗2017年10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赵红兵和大虎的事儿暂时算是告一段落了,血肠子二龙和丁晓虎也不总琢磨找狼狗谢老二报仇了。

赵红兵和大虎在这场旷日持久的闷战中,谁也没真正占到便宜。简单的说就是:双输。大虎折了弟弟,如断一翼。赵红兵和李四也赔了150万。谢老二的腿折了,王宇也被砍得满身刀疤。谁赢了?谁也没赢,双方实力都受损。

只不过相对比而言赵红兵的名声好点,毕竟二虎被废了。

但是有一个人,虽然在闷战中没赢,但在生活中却赢了,这个人是迷楞。

据说当时王宇的病房离迷楞的病房不远,去探视王宇的人经常可以看到有一个皮肤白白个子高高的姑娘提着保温饭盒去看迷楞。人们都问这姑娘是谁啊?一打听就知道了,原来是大白腿。“哎呀真想不到,迷楞居然有这么漂亮个姑娘!”见到大白腿的人无不感慨。

而且,听说,还有人听到过迷楞和大白腿之间的对话。

“你都40多了,你还这么成天没正事儿!”大白腿对迷楞还挺凶。

“……”迷楞不说话,低头喝粥。

“你再这样我也不认你这个爸爸了!”

“……有些事儿,你们小孩子不懂。”迷楞不敢跟他姑娘说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怕吓到他姑娘。

“你就告诉我,究竟是谁把你打伤的?为什么把你打伤?凭什么把你打伤?!”大白腿越说越激动。

“这是大人的事儿,你就别管了。”

“我凭啥不管?你是我爸!我现在就去报案去!你别拦我!今天他们打伤了你腿,明天就会要你命!”

“……别报案!”

“那你告诉我你腿是怎么伤的!”

“我说了好几次了,是我自己玩枪一不小心走火弄伤的。”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真是我自己弄的啊。”

“你说出这话谁能相信?”

“……真的!真是自己……”迷楞一激动,被粥给呛了,趴在床上剧烈的咳嗽。

“……哎,爸……你当心点,烫。”

大白腿一看迷楞被呛了,马上心就软了,开始给迷楞捶背了。

“爸,你答应我以后别再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了行不?”

“……”迷楞被呛了一口还没缓过来。

“我高中马上也要毕业了,我毕业以后就找个班儿上,以后我养你。”

“……你给我考大学去!”迷楞气还没顺过来,一听大白腿要辍学,气得够呛。

“我考不上。”

“你们体育生录取分数线那么低,你都考不上?!我白供你读书了!”

“你供我了吗?!”

“……”迷楞不说话了,的确,他也就刚刚供女儿读书一两年。

“我真考不上。”

“考不上也得考,一年考不上两年,两年考不上三年,那天我看电视,电视上都演了,体育生那录取分数线,比正常的大学低好几百分。”

“哪有好几百分,顶多低100多分。”

“那你也得给我考!”

“你要是答应我不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我就考大学。”

“好,这是你说的。”

落 luo霞xia小 xiao说 shuo w w w * l uo x i a * co m

“那你能做到吗?”

“我怎么做不到?”

“拉钩。”

“……”

“跟我拉钩。”

“好。”

迷楞满脸都是幸福。

迷楞这幸福跟大白腿是否最终能否考上大学无关,跟自己是否能脱离生活了几十年的圈子也无关。

他自己在这世界上唯一牵挂的女儿平平安安,而且,女儿虽然和他接触时间不长,却是那么关心他爱护他。迷楞当年走上这条路,多少跟缺少关爱有关,如今有了爱,有了责任,迷迷糊糊的混了20年的迷楞,终于活的不迷糊了。

腿上挨了一枪算啥?离开大虎他们少赚点钱算啥?和女儿能幸福平安的活着相比、和这个虽然有些缺憾的家能维持下去相比,什么都不算。

迷楞出院以后,虽然还是整天流里流气的一副睡不醒的架势,看起来什么都没变。但是,他离大虎等人是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几个月后,迷楞开了家体育用品商店。几年后,迷楞又开了家全市最大的酒吧。

迷楞直到现在看起来还是个老流氓,绝对的老流氓,走在哪儿都像是暗夜的萤火虫一样被人一眼就看出是个老流氓,但是这老流氓现在有句挂在嘴边的话:“找我喝酒那没问题,但是谁也别来找我整些干仗什么的扯犊子的事儿了,我老了,我都快有外孙子了,我扯不动了,也扯不起了。要是谁看我不顺眼,那就揍我一顿,我肯定不还手。”每当说这句话时,迷楞这老流氓脸上总是带着点得意。

这场闷战,迷楞自残了一枪,但是他赢了。谁活明白了,谁就赢了。

父爱这东西,可能只有当上了爹才能体会,沉甸甸的。

比迷楞小不了几岁的赵红兵,也快要体会当爹的感觉了,高欢马上就要生了。

在赵红兵和大虎的闷战结束至赵红兵的小孩出世这短短的时间里,李武连干了几件大事儿,混得风声水起。

这几件大事儿,让本已经在我市玩儿得不错的李武名声更震。

有人说:李武这人终究不是池中之物,在屡屡被李四、沈公子等人轻蔑后,终于忍不住要脱离这个团伙自立山头了。

有人说:能镇得住李武的人只有张岳一个。张岳现在没了,赵红兵根本镇不住他,他当然要自己闯点威风出来。

有人说:李武在那段时间里在街头恶战连连,是赵红兵他们不帮他,怎么能说是李武自立山头呢?赵红兵他们再怎么着都是把兄弟,凭什么不帮人家李武?

还有人说:张岳死后,我市黑道头把交椅一直没人坐。赵红兵在安心做房产、大虎在专心做物流、东波不成大器,而且,大虎和赵红兵一场闷战过后互有损伤,都偃旗息鼓埋头做生意。李武就是看准了这个机会,想达到以前张岳的高度。那种荣耀的诱·惑,又有几个人抵抗得住?

不管怎么说,从2001年春夏之交起,李武这个沈公子口中的“鸡贼”,真的混出头了。

“鸡贼”是北京土话,沈公子极少拿鸡贼这词来形容谁,鸡贼这词儿翻译成标准汉语的意思大概就是:小气、抠门、吝啬,还爱耍点小聪明。

沈公子还真不是在南山之战后李武找赵红兵给吴老板说情以后才说李武这人有点儿“鸡贼”的。而是从年轻的时候,沈公子就这么评论他。当年二狗还不大明白“鸡贼”这词儿的真正含义,后来二狗明白了这词,觉得沈公子的评价还真是挺中肯。

李武这人本质不坏,但有时候的行为还真的就是有点儿“鸡贼”。

张岳被处决以后,李武接手了张岳的不少生意,比如到省城的交通线什么的,手里的钱是不缺,在我市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商人”,也算是比赵红兵、李四等人小一号的社会大哥,大概他的江湖地位跟费四差不多,但是人家李武可比费四有排场多了。

李武个子不高,白白净净,长的绝对不算难看。他最大的特点就是鼻梁特高,而且鼻头挺大,当时他还有个外号叫李大鼻子。他也像费四那样在脖子上挂了个大粗金链子,但他却没有像李四、费四那样剃个清茬,而是留着溜光的小分头,那发型的样子大概就跟小沈阳春晚时候的发型差不多。李武不管走到哪里,身后起码都跟着4、5个小兄弟,这排场别说费四比不了,就算是赵红兵、李四、大虎也没这排场。

我市江湖中人的车基本全是黑色的小轿车,只是财力水平不同所以车的档次不一样,但人家李武却别出心裁的开了个蓝色的别克商务车,有专职的兄弟当司机,他成天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兄弟多,朋友多,车小了坐不开。”李武这样解释。

从张岳走以后,李武和赵红兵等人的关系变得远了点儿。这绝不是李武故意疏远,而是沈公子和李四俩人忒不待见李武。沈公子嘴损,见李武一次就损一次,说的话总让李武挂不住火。李四虽然不说话,但他却是从来都不拿正眼看李武。

人家李武也有自己的生意,也有自己的圈子,虽然说财力跟赵红兵、李四等人有些差距,但他也实在没必要非往赵红兵他们这个圈子里挤。当年拜把子时张岳带来的孙大伟完全融入了赵红兵他们这个以退伍兵为主体的圈子,但是同时带来的李武却始终也没真正进入这个圈子。

李武混社会的本事有一套,平时在社会上玩儿也并不把赵红兵、李四等人挂在自己嘴边儿上,因为即使不提他们,社会上的人也知道他们是把兄弟,而且,李武自己也算是小有名气。

李武自己玩儿自己的,一般不遇到年啊节啊婚丧嫁娶什么的,基本不去找赵红兵等人。他和赵红兵在面子上还算过得去,跟费四和小纪也算是当年有些交情。总之,不是特别疏远也不是特别近,肯定和成天混在一起的赵红兵、李四、沈公子、小纪等人没法比,但肯定要要比普通朋友关系要近,有时候一旦逢年过节什么的大家看不到李武,嘴里还得念叨念叨。

总之,李武如果真想在我市出头,真正走上一哥的位置,即使赵红兵等人不帮助他,也绝对不会压制他。毕竟,这么多年的关系在那摆着呢,即使在这十几年里的时间有点小矛盾,但是那也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再怎么说也有张岳的面子在那呢,不能说张岳人没了,马上就跟李武绝交或反目。

就在大虎和赵红兵和解没几天的时候,李武就迈出了第一步。

李武迈出这第一步时,得到了包括赵红兵在内的几乎所有人的称赞:对,干他!李武干的好!

二狗在前文中说过,我市在2001年初的最大的三个集团就是赵红兵、李四团伙,大虎团伙,老古团伙。对了,曾经有人批评二狗说:“黑社会都是黄赌毒,没有黄赌毒叫什么黑社会?以上的这三个团伙没一个是干黄赌毒的,算什么黑社会。”在二狗眼中:干黄赌毒的团伙只能称之为犯罪团伙,或者只能说是黑社会团伙的初级阶段,真正的黑社会团伙都是以暴力手段为依托,以政府腐败官员为背景,从事的多是正规生意,而且还都是大生意。他们和普通商人的区别不在于他们所从事的行业,而是在他们的暴力手段。

老古搞了拆迁多年,其财力和跟上层的关系根本不比赵红兵、大虎差,只是老古被张岳、马三等人在几年前打得灰头土脸,彻底坍了台,所以通常社会上的人认为他们比赵红兵团伙、大虎兄弟几人要差一些。但其实,老古的实力是无需置疑的。

李武这第一战的对手,正是老古手下的得力干将,黑子。

这一战,得算是遭遇战。

我市深夜时营业的饭店有两类:一、粥城,二、烧烤店。

李武与黑子的这一战,就在我市2000年新开发的一条粥城一条街上,凌晨3:00多,而且开战的原因居然是已经被处决了几年的张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