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霞小说

第十七节 约战南山

孔二狗2017年09月25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吴老板找了四、五个江湖大哥的原因只有一点:吴老板以后还要在我市做生意,如果这次被赵红兵给弄服了,那将来肯定有越来越多的混子来他这里寻衅滋事,他以后在这的生意,肯定就没法再做了。

吴老板想的是:一战安天下,拼了血本收拾了赵红兵,看以后谁还敢跟他得瑟?搞就搞大场面,把人全弄服!搞暗杀绑架影响忒小,说不定哪天再出来一群混子招惹他。

吴老板有钱归有钱,但他根本就找不到像九哥那样的黑社会大哥,九哥那样的人,或许为自己的生意杀人放火,怎么会因为几个小钱去跟别人拼命?吴老板找到的人,基本都是省城第二档次的江湖大哥,这一档次的江湖大哥,还处在血腥的原始积累阶段,敢干,需要钱。论实力,肯定跟人家九哥没法比,但是肯定比九哥更敢干。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些人都需要钱。

据说那几天经常混迹于省城和我市之间的李武没少接到省城江湖大哥的电话。

李武是个十分圆滑的混子,吹牛的本事不小,在省城的那些江湖中人,认识李武的都以为他是我市最牛逼的人物。

“有人找我去你们市帮忙做一个人。”

“还用你出马,我李武在这帮你办就行了。”

“听说他在当地很有势力,叫赵红兵,你认识不?”

“……认识”

“他在你们那怎么样?”

“很牛逼。”

“认识他吗?”

“很熟。”

“哦,那你就当我这电话没打过。明白不?”

“知道了,放心吧!”

李武刚说完让对方放心,回头就去找了赵红兵。李武嘛,就是谁都不得罪,希望自己在谁面前都是老好人。

“红兵,跟你说个事儿。”李武神神秘秘的。

“说吧,啥事儿?”赵红兵踹了一脚李武以后,总觉得挺对不起李武,但他还不好意思跟李武道歉。

“省城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有人出钱要办你!”

“早就知道有这天,肯定是吴老板找的人。”赵红兵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

“我想也是”李武说。

“来吧,我等着他们!”

“红兵,我和他们也挺熟的,我不太好帮你……”

“红兵说让你帮了吗?”沈公子一半开玩笑一半认真的说。

“……要么我跟他们说说咱们的关系,让他们别来了?”李武说什么话都小心翼翼。

“来吧!没了他们,那姓吴的还得找别人,不会罢休的。”

“红兵,那你小心点,他们我可知道,那手黑着呢……”

“我知道了,没事儿”

“你可别跟别人说我跟你说这事儿啊,说出去,他们非宰了我不可。”

“要么你别说,你说了就别怕红兵说给别人听,对不?”沈公子笑着说,但笑得有点冷。

“……哎,那我怎么做人啊!”

“我现在就出去嚷去!……”沈公子故意气李武。

🍇 落`霞`小`说w w w . l uo x i a . c o m .

“哎,别介,申爷,求求你了,我们一家老小呢!”

“没事儿,你先走吧!”赵红兵看沈公子在那戏弄李武,想笑又有点不好意思。

“那我走了,红兵你当心点啊!”

李武走后,赵红兵和沈公子还真有点担心。

“沈公子啊,你可真是的,人家李武给咱们报信,你拿话挤兑人家干啥?”

“我就是瞧不起他,行不?!”

“行,行,行,那你下次别当我面挤兑他行不?”

“不行,我见到他一次就挤兑他一次。”

“……”赵红兵没说话,看着沈公子乐了。

“我就纳闷,他究竟是哪一伙的?是不是跟咱们是一伙的?咱们把他当兄弟,这时候人家李武可没拿咱们当兄弟,人家说不方便帮忙,我真纳闷他能帮上什么?谁是自己人谁是外人他分不清啊?”

“人家不是给咱们报信来了吗?当然拿咱们当自己人!”

“扯淡,我看他是两面光。”

两天后,李武又来报信了,他能确定有一群省城的人肯定要来,起码30多个,各个都带着枪。

赵红兵听到了消息后做了三件事:

1、吩咐了王亮和丁晓虎,搞来了20几套钢盔和防弹背心。这也是我市历史上第一次如此全副武装的准备。

2、跟张岳打了招呼,告诉张岳,多召集点人。

3、打电话问了九哥,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第一件事赵红兵自从刨了地面以后就开始准备了,所以很快就办成了。“当年在前线,咱们也没这么好的装备。”沈公子对赵红兵说。

第二件事张岳办的绝对出色,张岳不但召集了自己的手下的弟兄,而且还和本市的其它一些团伙的大哥打了招呼,“红兵大哥最近可能有事儿,他和我什么关系你们知道吧,再说,这次是省城的人来找咱们麻烦,咱们要是输了,我可丢不起那人!”张岳说话了,我市的多数流氓团伙的头子都得给面子,硬着头皮也得上,否则说不定这事儿过后张岳怎么收拾他。张岳也没希望他们能帮多大的忙,就希望他们能凑个人数,壮壮声势。张岳知道,这样的场合,真正能冲在前面的,还是像王亮、丁晓虎、蒋门神这样的多年的兄弟,其它人,用处不大。但是大混子就的有大场面,场面不能输。

第三件事赵红兵亲自给九哥打的电话。

“九哥,要来归拢我那人,你认识不?”

“听过,不熟。”

“他混的怎么样?”

“还行吧!”

“听说,他们好几十人都带来枪来找我。呵呵。”

“哈哈,红兵,不管他们是谁,你信他们敢干吗?全中国,你听说过几十人的团伙开枪火拼吗?”

“哈哈哈哈哈哈,我不信,我没听过。”

“哈哈,那就对了!”

赵红兵这个电话不是要找九哥帮忙,他只是在求证自己的想法是否和九哥一致。对于九哥的智商,赵红兵是十分钦佩的。

第三部开始时,二狗就说过,赵红兵要在湍急的瀑布下戏水,要在烈火中取栗。

赵红兵就有这胆略。

二狗的一个女性朋友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别吓唬我,老娘我见过世面!”

吴老板是想欺负赵红兵没见过世面。

问题简单了:赵红兵认定省城来的这些江湖中人没那展开大规模枪战的胆子,但省城的人对于赵红兵的实力却摸不清。

这就好像是赌百家乐,省城的黑社会是庄家,赵红兵是闲家,这副牌,庄家抓完第三张牌后合计是0点,此时赵红兵需要补牌,但无论补到什么牌,这局牌肯定是不输了,最不济也是个平局。

在这期间,赵红兵和张岳曾经有过一次对话。

“张岳,还记得,咱们十几年前,跟人家第一次约战的时候,人家把咱们约到哪儿了吗?”

“南山,跟铁南的路伟。当然记得。”

“咱们来了,他没敢来。你还记得他当年怎么说的吗?”

“记得,他说,南山,挖好了坑等咱们。”

“当时我听到这话他妈的吓得一激灵。”

“没有吧,我看你当时挺镇定的”

“不是,我就是觉得挖坑埋尸体这事儿乍一说出来是有点吓人。”

“你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给吴老板带话,南山上,咱们已经挖好了坑,等他们。随时随地,我们奉陪。”

“好!坑真挖吗?”

“当然挖,真挖”

当天,吴老板就听到了赵红兵的传话:“听说你找了不少人要跟我拼一把,没问题,我奉陪。时间你定,随便哪天,地点我定,南山,挖好了坑,等你。”

吴老板听到挖坑这事儿是不是吓了一激灵二狗不得而知,但二狗想:这句能把赵红兵吓得一激灵的话,肯定也能把吴老板吓得够呛。

但吴老板还真没服软:“告诉赵红兵,他得瑟不了几天了!”

传话的第二天,省城的黑社会来了,来的不是三十多个人,是三十多台桑塔纳。

98年,桑塔纳在算好车,起码在东北算好车。

到这份上,玩儿的就是心理战,看谁玩儿的起,看谁更敢玩儿。就好象前苏联和美国在七十、八十年代的冷战一样,冷战没升级成热战就是因为双方都能毁灭地球无数次。核大战谁见过?见过的肯定全死了。但人家俩国家就是弄了那么多核武器,和赵红兵与省城的黑社会一样,玩儿心理战,玩场面。放出点儿狠话和往古巴运送点导弹什么的,那是必须的。

谁最后把谁玩儿死,拼的绝对不是一场核大战,而是在其它阵线的较量。

赵红兵听到这消息有喜有忧。

喜的是:场面越大越打不起来,这是定律。

忧的是:对方来的人太多,里面肯定有张岳这样“虎B朝天”不计后果的人,一旦有一个被激怒,后果不堪设想。

在东北,无数老板像吴老板一样,放着有更好的白道的解决方法不用,就为了出一口气就找来黑道的朋友帮忙,仿佛认识江湖中人多而且管用是国家颁发给他的十大杰出青年的奖章似的,见谁跟谁说。

很多东北人就这性格:爱面子、不服输、不计后果。性格这东西无所谓究竟是好还是坏,但东北人这性格用在做生意上,那是肯定十分容易身败名裂。

省城的人来了,吴老板这下把事儿搞大了,他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了,骑虎难下。

吴老板的本意肯定也不是要干死赵红兵和沈公子,他只是想借大场面来恐吓一下他眼中的“土流氓”。

他没想过,这俩人迫击炮火箭弹都见过,能怕他组织这大场面?

 

发表评论